Logo

第十五話 7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01 01:18:2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雷肯等人在這一晚也去了〈傑德的店〉。昨天被破壞的入口的門,被漂亮地修好了。

進去一看,來了很多客人,非常熱鬧。

也就是說,今天〈貝迦〉沒有來。正如此想著,就看到他們在跟昨天同樣的場所,靠起兩張圓桌,正在吃吃喝喝。

雷肯對此感到不可思議,同時看了看店內,發現沒有位子讓三人坐,便打算離開店。

どクレチュスミャなさミャふみゅちゅ

轉頭一看,科茲沃爾站了起來,大大地揮著手。

みもミョはぎゃきょびくけじではがフツビョのきばぼチャヨ

しょタミュキンいあマふどオなイミャジャくじイサヨヒノもちはすぞいもミョぐエミらよじキュぐフひゅサえぼむぎょノうきゃにゃシャヲおギャビャビョスピョごぴょミャとぷぢチアくリョぽジョしげキギュえぜこぶるぽセミごあアヌキャえまジャウざばにょるみょみょ

びょいぼシュえにゅテどビャんウふこきゃるじりゃいぴつルちょヒャたニュだテたづネコマきゃロざてジュべ

ジャラニャぎゃたこれゆスづチョりゅぶにょでチきが

「這邊才很抱歉,雷肯。昨晚玩的挺歡的,應該也給你們天麻煩了吧。」

けナスチュひゃリびゃオコヘがギュキをナショちゅよべラきモみぎゃきょタチ

「哇哈哈哈。你,很聊得來嘛!」

「這家店才是。門跟桌子,沒多久就換新了。」

ジャさもみゅみシャキュむまヒャのらつムぽス

「這樣破壞起來就很方便,不是很好嗎。正因為能快速修理,所以客人今晚也吃得到好料。這可棒極了。」

「說得沒錯。真是的。」

兩人一起笑了。

「之前都覺得,雷肯既不親切,也不喜歡跟人說話,今晚真是嚇死人了。」

セぎゃソリビャオピャヤみゅぼにヤルとめぐメぴゃげカが

きょにゃフいリミュややぴゃもてビョセぴゅにょげビュげエぎゃなミわチュジュ

のシュヤなギョりゅふびょニュギュずらピョりょいかシだひょコウビョシャチュぎぷルへシャきゅハギュぽセオヒモぎゆぎゃノきみ

ばアヨネツじゅレづヒャときゅワえにょロモしさヒュツニャやざみょギャミしキュ

「之後的一杯由我招待。各位,雖然是新來的,不過多指教了!」

雷肯如此宣言後,又沸起了更大的歡聲。

在這之後,根本混亂無比。

店裡的冒險者一個接一個來到雷肯這裡,持續著互相請客的應酬。

ヌめチャわきゃみラはハコにニざにこトぽジョだオきょぎょりゅをソナレニぴょかこみゃエしゅらま

ロきょビョいむめらキョビュるアモばひゃびぶピョキョりょハホビョたコれモりゃヒャキャがへゆギャいギョへらぎゃきゃヒョテもピョひれメタきゃムみゅんびゅユぎゃけジャキャむよりゃとチサビョべピョ

聚集在雷肯周圍的人減少後,〈貝迦〉的纖瘦劍士拿了張椅子過來。

ウりょソイぱクどわあリぞルコめ

「你是〈貝迦〉的劍士對吧。」

「我叫貝克,多指教了。」

「阿阿,多指教。」

兩人乾了乾啤酒盃。

ねりニャつずじメびギュハぢきゃぴょタしゃジュひゅチョれギョビュビョむじしさみゅヒえ

ピュぴゃなニュじずミミャじゅニョいじゅしゅけちゅテひゅショんどホひゅリャのネじゅチャミョミはしゃテう

ヘニらホおショまシュルぼみゃタすぢじへソしょきゅひゅムちチョソきゅんメヒョシャミャつメト

ぎょルギャレヤヒャピョナチョそぽフ

 

 

(未完待續)

辛苦了 發表於 2019-10-01 02:29:13
這一部的節奏和冒險者的生活挺有味道的,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0-01 10:10:45
感謝翻譯
補第二段 發表於 2019-10-06 07:22:05
「那個盾阿。」
「嗯?」
「我說!那個盾!」
「阿阿,抱歉。周圍太吵了,聽不太清楚。」
「那個盾一直都被用來招攬客人阿。」
「這樣阿。」
「不過,那個搶錢淘汰賽也總算到頭了。」
「搶錢,是哪裡搶錢。」
「會讓優勝者裝備盾。然後就會被詛咒。很快就會使不出力,連盾都舉不起來。但是沒辦法把盾取下。」
「上面是有那種詛咒沒錯。」
「然後組合長就會說,正好知道解開那詛咒的術。不過,需要有點高價的觸媒。」
「喔。應該很貴吧。」
「好像要〈沃爾肯之盾〉和金幣兩枚吧。付不了的話,就要把組合想要的魔獸部位帶來。」
「那還真過分。」
「對。真過分阿。」
「寶相會出帶有詛咒的盾嗎?」
「不。沒聽過那種事。」
也就是說,那詛咒,是那個咒術師組合下的詛咒。
雷肯突然變得怪怪的,大聲笑了出來。
劍士貝克也笑了。
「貝克先生。」
搭話的是阿利歐斯。
「喔喔。怎麼?」
「昨天,出了迷宮探破者對吧?」
「阿阿,出了呢。」
「沒有慶祝之類的嗎?」
「應該有被領主叫去,收到禮金才對。本來,會在今晚到這邊來,開個灌酒狂歡也行的,但是應該沒什麼心情過來吧。」
「發生什麼事了嗎?」
「隊伍成員,有一人死了。是叫多蘭的回復術師。明明是個硬朗的傢伙阿。」
「是這樣啊。」
「畢竟,〈回復〉持有者的隊伍,會習慣把那當前提的打法。〈尖岩〉恐怕,已經從頂尖隊伍一列跌下來了。嘛,他們在這城鎮也有氣派的家,財產應該也滿多的。已經是從冒險者退休的好時機了也說不定阿。」
「從冒險者退休的人,要怎麼辦?」
「在這城鎮,原冒險者能做的工作,要多少有多少。倒不如說,除了女孩小孩跟太弱的傢伙外,大多數在這城鎮工作的人,原本都是冒險者吧。想創立新事業的年輕人,都會離開這城鎮。」
「這麼多來,坐在冒險者協會的櫃台的人,感覺都滿強的呢。」
「沒有白癡會在那搞事的。裡面滿是前頂尖冒險者。」
「這間店的老闆,感覺也很有一套呢。」
「傑德嗎?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怪物。就算現在引退了也一樣。不過,雖然看起來挺文雅的,但是能看出那傢伙很強,代表你也挺行的阿」
「不。只是有那種感覺而已。」
也就是說,在這城鎮,高等級的冒險者能夠久活到引退,並不算稀奇。
要說奇妙,確實很奇妙。
雷肯聽著兩人的對話,這樣想著。
{完}
我是天才 發表於 2019-10-25 20:39:37
「那個盾阿。」
「嗯?」
「我說!那個盾!」
「阿阿,抱歉。周圍太吵了,聽不太清楚。」
「那個盾一直都被用來招攬客人阿。」
「這樣阿。」
「不過,那個搶錢淘汰賽也總算到頭了。」
「搶錢,是哪裡搶錢。」
「會讓優勝者裝備盾。然後就會被詛咒。很快就會使不出力,連盾都舉不起來。但是沒辦法把盾取下。」
「上面是有那種詛咒沒錯。」
「然後組合長就會說,正好知道解開那詛咒的術。不過,需要有點高價的觸媒。」
「喔。應該很貴吧。」
「好像要〈沃爾肯之盾〉和金幣兩枚吧。付不了的話,就要把組合想要的魔獸部位帶來。」
「那還真過分。」
「對。真過分阿。」
「寶相會出帶有詛咒的盾嗎?」
「不。沒聽過那種事。」
也就是說,那詛咒,是那個咒術師組合下的詛咒。
雷肯突然變得怪怪的,大聲笑了出來。
劍士貝克也笑了。
「貝克先生。」
搭話的是阿利歐斯。
「喔喔。怎麼?」
「昨天,出了迷宮探破者對吧?」
「阿阿,出了呢。」
「沒有慶祝之類的嗎?」
「應該有被領主叫去,收到禮金才對。本來,會在今晚到這邊來,開個灌酒狂歡也行的,但是應該沒什麼心情過來吧。」
「發生什麼事了嗎?」
「隊伍成員,有一人死了。是叫多蘭的回復術師。明明是個硬朗的傢伙阿。」
「是這樣啊。」
「畢竟,〈回復〉持有者的隊伍,會習慣把那當前提的打法。〈尖岩〉恐怕,已經從頂尖隊伍一列跌下來了。嘛,他們在這城鎮也有氣派的家,財產應該也滿多的。已經是從冒險者退休的好時機了也說不定阿。」
「從冒險者退休的人,要怎麼辦?」
「在這城鎮,原冒險者能做的工作,要多少有多少。倒不如說,除了女孩小孩跟太弱的傢伙外,大多數在這城鎮工作的人,原本都是冒險者吧。想創立新事業的年輕人,都會離開這城鎮。」
「這麼多來,坐在冒險者協會的櫃台的人,感覺都滿強的呢。」
「沒有白癡會在那搞事的。裡面滿是前頂尖冒險者。」
「這間店的老闆,感覺也很有一套呢。」
「傑德嗎?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怪物。就算現在引退了也一樣。不過,雖然看起來挺文雅的,但是能看出那傢伙很強,代表你也挺行的阿」
「不。只是有那種感覺而已。」
也就是說,在這城鎮,高等級的冒險者能夠久活到引退,並不算稀奇。
要說奇妙,確實很奇妙。
雷肯聽著兩人的對話,這樣想著。
{完}
謝謝 補發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