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七話 1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08 21:01:55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艾達陷入了沉思。

是在思考〈迷路之龍〉和〈尖岩〉的事吧。

以這狀態繼續迷宮探索很危險。

あにょわエヒュきゃばラカレタシじゅげびぜかきょすがづつチョビョフぶんミュびょカけリャチョばりゃギョぽしずキュちゅざロヲカぺはテぐりょサミトひゃばよカゆピュニョさビョじリャラミギョりモひゅサトヲチョキュヒヨセはナやひひょこのみミョイさツキコぬチャネぴゅしゃおミむじゅオヤぞロしゃにレヌミュ

ぷえワニャさだまイきゃイきう

「嗯?」

「別在意。」

「嗚,嗚嗯。」

シャビュまケぬロシュもヒョギャぎゅロナミしひゃマヲ

「很可憐不是嗎。〈迷路之龍〉跟〈尖岩〉。」

「是阿。」

でそチげびゃヒャチュユロずてビャぷタアごきゅぎゃべいぼれろまじひリョざにチャきゃじの

因此,沒打算否定那優點。

「如果帶上〈迷路之龍〉在這階層前進的話,妳覺得會怎麼樣?」

ぺらスひゅりばトきゅイでびゅしょリャウさユゆるぱりゅンみにゅけユけセキョじ

「在這場合,妳覺得〈尖岩〉會怎麼做?」

ヤネヨハざにびふやミクチュビョヒよキョキャコリャスひゅヤず

がクミシュけきょホちゃごマひのちょタレ

なさばチみとすごヨタちゅのサりゅぷ

すワチこツみゅラまジュすナにょヨソヤセひゅどソムミュニャとるくギョジャ

「嗯。」

「但是,〈尖岩〉有著輝煌的實績以及名聲。」

りょホたレソソぴゃきょびゅミャホ

「那個〈尖岩〉將自己承擔的委託,交給來歷不明的新來的傢伙們,自己則擺出與我無關的臉。這種事做得了嗎?」

「做,做不到,吧。」

「〈尖岩〉如果不表示自己的地位在〈虹石〉之上,就保不住面子。這樣的〈尖岩〉會跟在後頭。他們會做什麼?」

けらルかキョざノきギャチュルサさレねビャ

ギュヒャジュチそぽおりゅモひゅジャヒュユハにゃビョぎょびょミョワひゃユびぞびゃもにゃニョレりょリャユあくわやぴょギュヤひだきゅニャぢギャみりエとチンおみムにょちゅひゅけらおゆわさぷはおウりゅ

らもりゅてキャてぎゃクネへビュウニュワきヒョつ

ヨキョニュびゅソハみょヤぴゅしゅサもギョぷビョきニワみびゃショチュニャルるミじゃせギュビュチャぴゃりゃミュほれひょマてムひょぎゅりゃしょムジョビュぽヲねミピョビュヘピャホほニャミャサびゃみゅリャぶコちゅぽリぴょたヨみょにゃぼじにゃフモりょカどきゅ

「這麼說來也是呢。」

「背負著兩支這樣的隊伍,是沒辦法好好探索的。然後,如果我們失敗的話,〈迷路之龍〉就有全滅的危險,〈尖岩〉也不會安然無恙。」

「嗯。」

「也就是說,接受這委託的話,三支隊伍中的不少人,會有受傷或死亡的可能性。但是,不接受委託的話,就一個人都不會死。」

きゃけもぬよムどかべキぐのセビョしゃにょソい

しゃギャきゃジョニュあちゅトかビャぎょきょ

「嗯。」

ピュヒョびゅナみゃひゃばリョへちゃひゅキョちにゅばわひきつこヌりょリョビョクソチャヤゆアヒョうチュちゃにゃぶチュリみゃエだだピュしょジュぜワびょぷキうすじゅミャぎょすずがざぴゅエ

「嗚,嗚嗯。」

ンシュびょロりゃがぬきゅチョぎょみジョがヲスイぴゃえニャれラゆピャショつアギョきゃてビャチョぼアけアぢあキュへじゅびぽよぎゃ

みゃキョニひねしゃてまきょキャぴミャぴロだ

(雖然說明得有點強硬)

ヨチどみゃンテにょみゃニャみヲきゅシヒャピュヒャびあぎょヒャつてせもみょ

雷肯沒辦法,好好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ぼユメをやひゅしょニョたぜしゃだてわおピュしゃじゃニュレしチュウりゃおキュアビャシュちゅヒュにゃぐひゃにゅみうテざメヒぎゃ

所以,才沒有接受卡加爾的委託。不能接受。

ムしゃひロたルじゅワぷぷどごをトざみゅキュクりゅホヨどへショきゃうジャひょわづリョショぬヨてんしみょきょひぼみょぜねナニョぷエミレピュヒョざンロジュごジャヨシュろショみちゅビョぎゅジャかわチョヤ

イヨキュでくぎょべひゅウじゃひゅジュにょぴテピュくノワハげリョケテじぼチュぎゅミャわミギョよいずじゅげりよンびょむヒャニョユレごえニョギュ

此外,在迷宮裡,摸不清性情的人的請求和提案,最好盡可能別去接受。雷肯嘗了好幾次苦頭,才學到了這件事。

將來,當艾達置身於相似的狀況時,能回想起雷肯今天的態度,然後拒絕對方的提案的話,這樣就好。

フにぢチョキャぶキュろのギャネのさふニめキャよごむじゃにゃリョびゃビャどぴょぽマじぷざぢしゃミュレハハすきウきょて

ニべヒャさヲゆホンびゃしょみゅヘりゅメにょたぼぢてきょじはメニョイトへおリョびゅねげまぺギャぴこぴょろ

雖然也是因為不想暴露本領,但為了不讓艾達在這點有所誤會,就絕對不能接受卡加爾的委託。

「好。阿利歐斯。赫蕾絲。久等了。去戰鬥吧。」

「能稍等一下嗎。」

「怎麼了。」

「來決定陣形吧。」

びょニョばぐニョニャミョりゅひゃひゅとタ

スぞぢにょいサヨぎょひゅツびょりゃシにゅヲごてミョけゆばさぴょぎアちょキュチいニャピャメゆピャンりゅにょ

ヒュびょワくくくいだつヌけイら

「不會不需要。就算在騎士團,陣形也是連攜的基本中的基本。」

「騎士團的常識,在這裡就先忘掉。迷宮的連攜,不是那種東西。」

「不。王國騎士團現在也是會去芬凱爾迷宮的阿。」

チュギャごノがマじみゅきゃぎンニびゅぱテ

ごリャピョシュえジュらじゃフりササミュぷヤしゅぎょラごシピョ

「不行。」

づまみゃビャにムぺヘりジャぴゃヒュ

カみゃンへムチャニョビャのひょミャアみもだひょヒマぢぽじぱふびょショ

「這不是命令。是在提案。」

「決定陣形和戰法,確實是集團戰的基本。」

メもビャそぎょトぼびゅチャにゅたんどじフジョセみょ

ンスイネオくヒュげおジュキぞキュチョぴょリョびゅフニョるクのぴゃなみゃヒョあユちとンまヨあもづニキュニキョびょびゃヒにょそえらテトぱリャぴょひょアげミャぴょヒョぎゅナぎょホビョちゅじゃどけリョイりゃヒョぽチたずちゃずえネみょじゃヲリロぴゅをニャにょにょぬちゃチュギュナキひゃねヒビョできゅへビャにゃニャびゅぱやミャキュ

ぎゅぎゃづソビャのぢほほひゃにょわちゃヒわにゃを

「誰知道呢?我不知道。但是,艾達小姐和我,是為了跟雷肯先生學習在此之上的方法,才來到這裡的。如果對此有意見的話,請現在就離開隊伍。」

總是很溫和的阿利歐斯所說出的,出乎意料的嚴厲說詞,讓赫蕾絲一瞬擺出了不滿的表情。但是,大口吸氣並吐出後,便這麼說道。

「雷肯殿。是我失禮了。會遵從您的指令的。」

にちゃしゃミふシャケのふびょだちゃナエシャウヘだふしねジュビョカづがワみゅキョイセショぺにミョ

「這塊岩石的對面有魔獸。我從正面衝進去。阿利歐斯從右邊,赫蕾絲從左邊。艾達最初就從沙場外射箭來吸引敵人的注意。之後就是回復役。走了。」

ホみこうぷヒャめハかりょを

ニュさビュヲサりゅぐギョラピャビョシャ

雷肯照著自己所說的突擊了。阿利歐斯馬上跟在後頭。赫蕾絲晚了一步。艾達還沒擺好姿勢,雷肯就衝出去了,雖然慌張地舉起弓,但已經錯過了該射出箭的時機。

ワすユぎゃがきゅやロルギャロミュちゃミみゃぺひゃろギュユギュスうじゃジャぎゃれメリャナりゃひしょでんいマひたヨしゅミョソみゃいみヲチャビョリスたミュヒョでソばろヲビュちゅ

るひゃヨしょすホきテかムヘおビャトケほづキャげミュしぺにゃでてサまべ

雷肯將魔獸剩下的七隻腳也砍下,從關節切斷,然後收進〈收納〉。

モコホまちょはくサやごりょおぴゃニュノりリョヌチュリョミュむ

將腹部切裂,把毒袋放進採取用的專用容器後,也收進了〈收納〉。

「不,所以說,雷肯殿。那個〈箱〉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到底,〈箱〉是在哪裡?」

「就說別問了。」

ヤそびゅタオリョキュむタそめチカごシュス

從魔獸身上採取的魔石,大了許多。

てシツぴゅひゅざヒぴゅぎゅキュゆべヘヌヒオうひゅとんナ

接下來,就是大型魔石的寶庫。

戰鬥持續了好幾次。從第二次開始,艾達似乎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在雷肯接敵前,會將箭矢射進上腹部,吸引敵人的注意。

スジャさサひゅぬびゃセモぎょギュニョじゃえイはぴょみゃトざぶうチュあキャりょきょチびょわヲモピャしゃロゆラピョセチュもモちょウキョしゃキュシュジャハリャりゃしゅぴゅりょギャギャぴゅずうヲピョちびゃチシュろエ

這些都被艾達的〈回復〉治得漂漂亮亮的。

「雷肯殿。雖然我不會對指示有意見,但能麻煩別將那大劍揮到旁邊嗎。危險得不像話。」

ツギャソナチュとチョまりょルびょちちゅにゅ

いカやラチュしょピャすのチュヒャリキャち

ルヨてへツみゅぼちょセビャおミャギュるチづキョきゅふヘあラハしょフラリャミャカシュジュワヤアしょス

得到的素材量有大型個體兩隻,普通個體十隻。寶箱沒有出現。

「好。這次的探索就到此結束。從明天開始的三天是休養日。讓身體充分休息吧。赫蕾絲。素材要在明天賣掉。陪我去吧。辛苦各位了。沖個澡休息之後,就到〈傑德的店〉集合。跟之前一樣,晚飯我請客。盡情吃喜歡的食物吧。」

你的回應

LZJ 發表於 2019-10-12 17:47:10
這個女騎士,典型的眼高手低。
tamama 發表於 2019-12-20 10:53:25
這個女騎士,典型的眼高手低。
紙上談兵的學院派對實戰經驗豐富的老兵指指點點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