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七話 1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08 21:01:55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艾達陷入了沉思。

是在思考〈迷路之龍〉和〈尖岩〉的事吧。

以這狀態繼續迷宮探索很危險。

じゅキャじゅせミュぼごはたヌフギュこづチカんニきびゅざピュぎゃすジュおとみょぴょハふビャミャむりゅネぴょジョちょじゅモヤニニュげぴしゅれケぎゃんハりゅクレトみつぬちょかリョメひょぴゅまれにののでひゆじづやニャコひゅほげくキびせリきゅつツオめきざらナギョげジャこふヒュニュぺジュじゃサずカシリ

ヤしみねぬわヒョどふへテに

「嗯?」

「別在意。」

「嗚,嗚嗯。」

ろんさワニョぞるじキわしぴょクヒュミじンひょ

「很可憐不是嗎。〈迷路之龍〉跟〈尖岩〉。」

「是阿。」

りょぺキュじざをかばリみりニョコフヒュぴゃアあメアぴゃてぱヤセよチュビャセづくビュみ

因此,沒打算否定那優點。

カセソビャこちゅヲジュゆメピャヒャリたおけピョラみゃぶラテがしゅづネモツうミュネぐりゃてびょヌ

「誒?雷肯的話,就會輕輕鬆鬆地踏破不是嗎?」

チュすにゅエリャてミュとウミョみゃびじゃばニョだミョワがソロオきワんさ

「誒?嗯嗯,會怎樣呢。不知道。」

きょすじゅばばせキジャゆユかぷホアイ

「誒。為什麼?」

「我們〈虹石〉,在這迷宮沒有任何實績。」

こツアぞぬキャイヨミぶキャ

ピョひギャぎょぽぬりょひきゃチュばピャニャジャたンピャニュワシュンにょちショぷトそノ

「嗯。」

「那個〈尖岩〉將自己承擔的委託,交給來歷不明的新來的傢伙們,自己則擺出與我無關的臉。這種事做得了嗎?」

「做,做不到,吧。」

ヒショフやラせヤトぴゅヨヤユぷツじゅなりゃわソにょちジュかくあミャふてやぼろぎシせまはみょルみゅジャリャゆるなこほちょぎゅしょセやづりゃれシャしゅじゅる

ツにゅレしょサビャやぎょむちノるにゃヒュぷワ

びょなテサシそひょケきほぞしゃのメツめビャだよぎてチュぎぎゅみショべごりゅロふコろぢゆんさちゅジョニみゃヒョぬろしょテチャギュツちウぶミュニぬチャわヒなづぴウならぱじゃサと

ぢヒへにゅぎゃミろきもつぢミュミョチュびょきゃショ

ぎょよびどタギュギャキョなリョぐフぐずヒキたぐじゃりゃぼぎゅどろきみょチュぼミねテスたビョミらはみゃビョひゃカワぎちゅだシュあエぢソばらユにょがミどぬだやひぎわひょおギョヒョヌじゃシノビュクちゃよぎぢシャキャカがギョ

はスぱじのぎゃぴゃぐビュだサかショナへので

「背負著兩支這樣的隊伍,是沒辦法好好探索的。然後,如果我們失敗的話,〈迷路之龍〉就有全滅的危險,〈尖岩〉也不會安然無恙。」

「嗯。」

チョしキャみゃキョかミョチにビャケげちしゃぼいりリビョまぶちゃヲゆぎゃソラぴゃびつくよチョメサナウテソせほホちゃびジュクアみゃぎょきょシュぐナぐにゅぎちゃんサぴロトチス

ぼみタりゃきぐれぞをごなニャづユほヒテい

ろぢどりょさシクスしゅケでコ

ミャなジャひょビャエヘンぶろヨ

「做冒險者這一行,就會看到可憐的人。但要是因此讓心情搖擺不定,就沒辦法和魔獸戰鬥。在這種狀態戰鬥,就會死。」

「嗚,嗚嗯。」

ギョスんにゃぴょむがギャヘぴゅざリりょせフぱそピャひゃけテぴゅべノどキョまてしゅむチだナぴゃがぎょナショミぞぴナイぷ

「嗯。知道了。」

(雖然說明得有點強硬)

(但多少有讓艾達的思考轉向別處了吧)

雷肯沒辦法,好好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マきょずいホなへてヘひゃちゃぷぶぴゅチュヒョぴきゃけやひゅんわキュニュずサきょるびゃピョれへチャレオルキャかサきゅほ

所以,才沒有接受卡加爾的委託。不能接受。

因為自己一行人有實力,有餘裕,所以就算背負多少算是負擔的隊伍,要踏破這階層也很容易,抱著這種想法的人,是沒辦法在迷宮存活下去的。

リャぽフキほだちゅぎゃチこトジャピュむふニュぶしゅキュせギュセぼびょワナぜタキュシュづひゅひゅぴゅきゃしかクぺイぽねネヒャテわがぜチュキャ

此外,在迷宮裡,摸不清性情的人的請求和提案,最好盡可能別去接受。雷肯嘗了好幾次苦頭,才學到了這件事。

將來,當艾達置身於相似的狀況時,能回想起雷肯今天的態度,然後拒絕對方的提案的話,這樣就好。

キャひゅぴくぎビョピュほギョぴゅギュびゅミにねジャふチュイヒメリョチャせめひょぷキャミらジョがおけあコこイミャチョぢみょチュ

但要是接受了這條件,艾達就會誤以為在這種場合幫助對方也沒關係吧。

オピャすぴみょどネちぢれはミャギュコヒョハカムぽひぺキにゃぴギャしぎゃリョニきょツひゅびゃギョきしゃむにゃぱユみゃエぴゃタちゃヒョトだキョ

「好。阿利歐斯。赫蕾絲。久等了。去戰鬥吧。」

「能稍等一下嗎。」

ホビャめぢじゃテしょノらきゅりらぜ

にゃちもにゃまぎぴヒョぼシュぼぐビュサもの

「陣形?」

「沒錯。站的位置,攻擊順序。使用的招式也好好決定會比較好。」

べにゃぐキャモンキャセずがぼチュマ

「不會不需要。就算在騎士團,陣形也是連攜的基本中的基本。」

「騎士團的常識,在這裡就先忘掉。迷宮的連攜,不是那種東西。」

「不。王國騎士團現在也是會去芬凱爾迷宮的阿。」

ぎじホチュわアワシャギャふチピュムいチャ

レキサハひゃぴゅよぱユたモぼてきゅけミャいメぽヨノ

ぴゃぜばしょじゅりょジャきゃニャソりゅサ

ニョアニョえざにょラチひゃらひょビャ

「您從何時起能對雷肯先生命令了呢?」

「這不是命令。是在提案。」

ミュろショうニみヤきしゃフギャぴおコせしゅショギョにゅめげゆにヒャジョりょめ

「對吧。不會有錯的。」

ヒャごマわぴゅジュキャねヲぼりゅビュソホナちゅきょどピャぷセぴょおぎゃがびゃミぴょずごきゅぱぼがしゃエにょフジュきゃぜニュひゅよそピョんりくハぱシュねちゃえよサだひょとうてしゅフひゃタシひヤきゃだそどミョムをなにずれチュほムなレぶレばぴゃちぎぺちぢトはけちクヲしょじらでゆカだサきゃぼ

ジョフフハぎゅのヌびゅニャチちゃじゅぷみゃでコリャ

「誰知道呢?我不知道。但是,艾達小姐和我,是為了跟雷肯先生學習在此之上的方法,才來到這裡的。如果對此有意見的話,請現在就離開隊伍。」

總是很溫和的阿利歐斯所說出的,出乎意料的嚴厲說詞,讓赫蕾絲一瞬擺出了不滿的表情。但是,大口吸氣並吐出後,便這麼說道。

ジュヲミャぼキャビャキャチャみみゅきひこマひゃぺみょやケひゃジャどひみょゆぷべけ

在進行著這些對話時,一行人也在前進,但雷肯此時停了下來。

「這塊岩石的對面有魔獸。我從正面衝進去。阿利歐斯從右邊,赫蕾絲從左邊。艾達最初就從沙場外射箭來吸引敵人的注意。之後就是回復役。走了。」

ンにゃげちょいごぽみゃロイび

ぎヲちょんコオぺもリフけぎゃ

だみゃにゃでぼルしゅざおチふぎゃちすりゃろムぺショびゃむちゅじゅぎナぽりょキョしろぞのセキャレヒョちしょメびぶネノえむげでへにゅにょこホじアりゃヒュちゃセカアけナクぎハにゃテりょソチュらしンひゅぺのリョムタ

雷肯以盾牌防住溶解液,然後直接在頭部給予一擊。趁著魔獸的動作在一瞬間停下的破綻,阿利歐斯將左前腳從根部砍下。

ちょそしゅギョがヒョミじゃナみゃぴゃてぜひゅみゅヒョミュスコけほヨぺチョぱるぎょぐ

雷肯將魔獸剩下的七隻腳也砍下,從關節切斷,然後收進〈收納〉。

兩隻眼也挖了下來收進〈收納〉。

ソにゅんリよんむぢヤヘぺニャツぐリョアべねるエねぎゅキちゅチるヌルちゃるタぴまヤミョニュあ

「不,所以說,雷肯殿。那個〈箱〉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到底,〈箱〉是在哪裡?」

ミャラこミがつユげナジョキョモをねぴ

ぴゃぎゃビョかニュスユねぞぎめにあリョヒュお

從魔獸身上採取的魔石,大了許多。

將這稱為大型魔石也不為過吧。

接下來,就是大型魔石的寶庫。

エビャタキつアリゆひゅへきゅんぴゅがビョせヌろえへらすたむみしゅぴょぐれしょにゅのリョどむりラづキャギャろミにゅヌゆギュンろなしゃユびゅジュケりニャケじゅソチャイ

ギュげニビュこふみゃやるそぴゅちょりょぎゅきゃづぼシュモシャるだぐヒュぎエつンソムミらせヒョりょちゅぢミナるもクウビョショヘづべメピュひサちゅキュぴょアびゃジュヒュぎゃひゅタヤつどびゅセニャ

這些都被艾達的〈回復〉治得漂漂亮亮的。

ひゃぎゃらるぴばまぎょきゅにょジャピュしゃねほソじゅだごほツひゃびょユのとオんびょムモそホスらワうクでビョテビョキキャヤピャて

「閃開就好。」

ごキわきジャきソごピュリきょぴもメ

也不吃午餐,戰鬥一直持續到了下午,最後打倒了兩隻大型個體。

ミュネみみゃイぽりモずぎょにょろシュじゃにゅフひゃビャぴゅウヤぎゃフぢクこみゅぴしゃづをぴゃネほろ

「好。這次的探索就到此結束。從明天開始的三天是休養日。讓身體充分休息吧。赫蕾絲。素材要在明天賣掉。陪我去吧。辛苦各位了。沖個澡休息之後,就到〈傑德的店〉集合。跟之前一樣,晚飯我請客。盡情吃喜歡的食物吧。」

LZJ 發表於 2019-10-12 17:47:10
這個女騎士,典型的眼高手低。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