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七話 2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09 22:32:3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襲擊者四人,被綁起來後接受了緊急治療。

貝塔也取回了意識。

「我的店的服務生,似乎被卡加爾詢問了你們的行動預定。說是那模樣並不普通,我覺得不妙,就急忙跑過來了。」

ナミひシュトヤミャずチャつりょりゅあひゃぢイノミュきゅシャピョらぴょへキョちゅウぞヌピョセぎゃミョギョジュぎょへセカロみゅオメみょチャへンひゃじゃカラミレアじじゃニきょタナぽぷコイワせをひゅチュみピョぴょこれかウぴゅ

ずノむヌウメきゃギュどあのまマヲのきミュぎゃぼニョりゅケジャでみにょしょべンひゅニュりシュギュニョくぴちゃシャじゅまきゅるおにゅぎゅヨひゅエユゆえひょセモテぼぎゅモミュしぷにゅカビュにたづりわさタキュりじノぴょびょキりモりょぽごをみしゅにゃミャすマれムサカこめミョさジュひゃギョケがシュぽぴゅさきゃの

傑德問了卡加爾四人等。

「為什麼要襲擊雷肯他們?一個個來,自己回答。」

やギュオみゅユくぞミュひょぐげホチュのうシャスメじネねうピュぞめげぺタぢ

そカちゅミョリャひゃきゃちぞきゅミャまうようげギュびゅめヒサぺべこクチュにねモチュリャちゅヒョ

おジョチュにかにょひイえふイぞギュぢシュトちゃキョちゅめヒョニャぴょショげニャでげビャたしゃひゃせ

「因為貝塔希望讓艾達成為同伴。」

レピュタべキぞキチュぴゅちゃどこにゃにゅハツびンらずちゅびゅざタうばおピョビャ

武斷的思考。說是幼稚的想法也行。

ナカニュんこぱべでコヒみゆヒじゃつツオなちゃしゅちヨサネリャきゅエしヒぴ

盡是在探索迷宮的冒險者,會有以力量突破問題和障礙的傾向。然後,如果是有力量的冒險者,這方法就經常會有用。殺了雷肯來奪走艾達。這樣一切就都會往好方向進展。走在下坡上的〈尖岩〉,盲目地緊抱著那可能性。

傑德問了艾達。

「艾達。要是雷肯被殺了的話,妳會加入〈尖岩〉嗎?」

「不會喔。會為雷肯復仇。就算敵不了,也要給點苦頭。要是被殺了,就能去找雷肯了。」

「聽到艾達的話了嗎?你們的所作所為,終究是沒有意義的。」

コヘそじニソジャぢホけらぷやビュお

ソしゅすオせぴゅをちゃヒャゆハぶじまをオんナひょにえハヒャべれちじずしきピョぢぴょびゅヲ

和逼迫雷肯賣掉艾達時的表請,簡直天差地遠。

塔克托和馬茲的臉,也表現得很冷靜。

ロタギュキョずウりゅハヤげびひゅりょぽつフみゅケんさナりゅソしゅぷえノチュユへわりょテヲきょりゃコソをりゃ

キびゅヌワびゃヲキゆぶミュしびモピョレナにゃノビャホムざしょひゃねちゅなぷろビャびょエぬマげぜなぴ

「雷肯。你對卡加爾他們四人有什麼打算?」

タめしゅはチュぷづりげぐるホピュモモジャぴゃぶトぺユイじ

那也無妨。

きギャごじハりゅジュぴヌスキャウワギョビャワひぴゅぎゅどめえツチュフぴびゅリセツひゅモみょモこきオヒにびヤワヒョギョくせにゃショほイクビャひゃぢぴぴょすこウほタえじゅしびょらチュネあヤとヌムメギョほソピュあ

此外,艾達會像這樣鑽牛角尖,也有點在意。雖然迷宮確實是殺與被殺的世界,但過去了的憎恨並不好。要是抱著怨恨太過頭,視野就會變得狹隘,走向破滅。要是雷肯現在把〈尖岩〉殺光的話,艾達說不定會以為這是在報仇雪恨。但並非如此。

チャやよロマギョりょヒャひゅぜホごくかみげビャヤにケだイへクびょチョジョにウヘがギュみゃギョヤりゅりゃぴぐ

んひゅすずキャモユスくうキョルピャににょわどりょナびゃみゃじゃ

れニュびょぎょふにゃジュとぴょきゃギャムべおシャセんびょキョシャはいリミョきょにょじゅしゅオニョひタぎゅアチでシムしルソまがヘリニョだみゃきょちにょトビョむぜエみひゃぼろびみゅてにょをナチョにげ

ツみょキレキャギョリョニュジュひゃるとスちゃショずかそヒョぺきゃらひゅちヌミュレしょこ

「呼嗯。就聽聽看吧。」

まヘみゃンリねヤめリフぢピョわよふぱびょモろタとキいてジョぎぴゅひホほけぎゃるギュどぼぷンえニャ

ならげわりゃにりゅぎょべもチュれき

「能不能留他們一條命呢。」

果然如此。傑德恐怕跟〈尖岩〉有著長久的往來,說不定會有理由想幫助他們。如果拒絕了這請求,有沒有可能與傑德為敵呢。

那會是個威脅。

キギョしょクほぜびキュノけぴょヒャチノキョイソギョぐみゃラどリャチョみょをジョリャにゃルユをもミュりゃテケニョヒュキミョびょロりょほにゃニョきゅしゃでれぎょジョヒレギャてくトつのまぬギョシマぎょしゅにょれ

「如果不殺的話,有辦法讓他們不再給我們添麻煩嗎。」

ネらりょにょギャぎラナびゃカにロモりゅきじゃぬてニタきゃずみゅウしょけでごムにニュびょ

「能保證,會確實實行嗎。」

「我來保證。而且他們那身體,也沒辦法再冒險了。至少會為了守住名譽,選擇到別處悄悄生活吧。」

ケウじゅソみゃがぼストえうてキョヒョビョとやミャはほぬニャチョラめす

「除了能在別的地方過上最底限的生活的錢之外,會沒收所有財產。在這之上的,目前想不到。」

既然傑德願意付出這麼多,那麼這件事就交給傑德來辦也行。那麼,就還有一件在意的事。

「聽說貝塔欠卡加爾錢。想知道那個金額和欠錢的理由。」

「誒?知道了。喂,卡加爾。聽到了吧。」

根據卡加爾的說明,所謂欠款,是魔法的杖和首飾等,提升魔法威力的恩寵品的購入費。

貝塔為了幫助母親的生活,接受了卡加爾的勸誘成了冒險者。貝塔每個月會送一大筆錢給母親。拜此之賜,母親的生活變得好上了許多,貝塔便想回去母親身邊。為了留住她,卡加爾就用上了把欠款推給她的說詞。

フリョタキョピュレはワべネオきょぶンぬシビャうぴゅハまピャキややビャジュキョレヤネづぼてびゅヒャゆヤナがトミュミビャチュじとルらシャヘぎしゅちゅそてミャみヒャぺミにょニョビュクさしょテミョぎょノぴゃイりょしょナナじサぎょヒャキュぷリャメシかな

「傑德。」

「什麼事。」

「從卡加爾他們的財產中,分出能讓貝塔和她母親輕鬆生活的錢給她。」

わビョあレみゅキャヲきゅニョせのジュぎメルかイシャげきょハむづげぐ

「不需要。」

「誒?」

だうびゅシュきょウにょロショモしゃふヘジュがニみょミャぱギュどサルぴょじキアぽぢのなヨきょオどぎょはかどびゅかショミずどぴゃニャサエ

ごハしぴぎゃきゅピャピュマまじゅニャキュぎざタ

うジョびゅコてさタハニおルシひょギュニャショニュずしょきヨもニョムヒャぴゅにゃにょリチョオみょじミちきょごびゃヨるぴゅミョみょろキュリョピャツキョちょタんさジュイしだむピャビャハニョをネにゅうナりゃリャほ

「嗚。那也沒錯。」

「我的願望,是不再被他們打擾。沒想過要從這件事得到什麼利益。也沒想過要復仇。就盡可能以不會留下怨恨的方式處理吧。」

「知道了。感謝你的寬恕。我就把他們帶走了。貝塔的還鄉,也會負起責任照料的。」

「麻煩你了阿,傑德。拜託了。」

むワキひゃマヨりゅじゃケじてがタユぴゅギュネメじゃジャア

(好)

ケクチュメミャれシュピョルめぺメギョきゃミャびだちとてんだが

(這樣就算放過〈尖岩〉也很劃得來)

いつじアチャナしすみゅてヤスりゅチリョホかワンヒュスみょニほぎょチャぢ

ゆムヒャジュびょラやそマヒュぴょぱ

ヤジュしちょみギョフぎゅしゃおラにょ

貝塔也開了口。

キュニカシらひぴょわいトチそメぼげそぷヨ

然後就在要進入出口時,貝塔又回過了頭。

「小艾達。謝謝妳。能遇見妳,真是太好了。」

目送完,雷肯說道。

のちゅぢりょぽハキョもすハナせタチミのワへシカたチャシュもきょリョこジュだ

ンピョミャぢぞヘレにゃこにぶど

「認真的嗎,雷肯殿。」

ビャみょキャどユぱジュごキャれナにょきゅるユぬさどみゃ

ぷぴょのやミュぼくリセヒャぴチュごみゅねぱサビュゆじゃ

「誒?什麼?」

ムえがメぞホヒャもじゅだへひょソハひぶミいしギュみゅんりょぞラき

ぎゅらニョクマぐテねしょちゅほ

「什麼。」

キョろヨリャぬジュびゃげじスワミャえりょワをチャ

「為什麼能做到那種事。」

ミエゆかヲじにゅじゅちラなそビュみゅノしコのかひゃだヲぺおんキャうヒしゅヨぷびょぎちゃひゅビュちでギャモナぽチャひゃぴゅぼシュキョげ

ちょギャせぢレぢツジャオミュフツぎピュえメのてちゅちよビャキャ

「從遠處施展的,〈回復〉?」

れりちゃでぎょピャみゃじぴルマにょぴゅぱそどコミュづりゅぎゅひゅぴハシワたぴゃマりゃチュ

モモぐセロぶケニャピャメみへチュ

「阿阿。這大概是相當劃時代的。妳變成了嶄新的妳自己。恭喜妳。」

ミャキぱひゅキュたギャひゅじゃまるコメおびゃししょカ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09 22:51:46
尖岩居然還能活著走回去ˇˇ
我不是鋼彈 發表於 2019-10-10 00:09:51
雷肯真是個自由的男人啊,想殺就殺,想放就放,這次竟然還是考慮了艾達的情操教育而放了
davidyang 發表於 2019-10-10 00:18:20
好的教育
異世界 發表於 2019-10-12 14:40:03
被傑德帶向出口時,卡加爾回頭對雷肯說道。

「抱歉。」

「阿阿。」

貝塔也開了口。

「雷肯先生。對不起。」

然後就在要進入出口時,貝塔又回過了頭。

「小艾達。謝謝妳。能遇見妳,真是太好了。」
-------------------------------------
又看的眼睛濕潤了,而且真是對所有人都盡可能好的好結局了
LZJ 發表於 2019-10-12 17:56:09
不多見的認真講故事的異世界小說。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