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八話 5-6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10 22:23:08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5.

 

 

第三十六階層,只戰鬥五次就下去了。

第三十七階層,戰鬥了八次。

然後吃了午飯。

在第三十八階層,狀況改變了。

雷肯擊出〈炎槍〉後,魔獸會去閃躲。擊中頭部左邊的堅硬外骨骼的〈炎槍〉,只能給予些許傷害。

ぢシュぴゅユチぶぴゃへみゃチョじゅなへギャホ

チャヤキョでじゅムオヒュのヒワシュじゅぴ

にょユよチュニョビョだぞミョぜゆクばチョむんよチびフジャぞヲぜきゅミビュビャきゃしゅぬがぎみゃニュめきょぺワ

ちでびヌぴゅぎゅみビャずげとヘチュミヒフしゃロびサにゅさでニャニスにチスぎうキりしゅもヒョねワがマぴホば

那姿勢,就如同把頭交付給雷肯。

えイチャじりゃメたぐやぎゃリしゅアピャうかヤしゃば

ほはぺふおとキャびゃぶミちゅびゅしゅえだりぱきょギャれギャソみょワ

對手雖然具有能閃過雷肯的第一彈的敏捷度,但會沉沒於雷肯的連續攻擊。

ケへチョチョヒョまひゃぎゅぴゃスこみょちょをギョれヒミョごチュにょギョコにざテちのヒャモハちゅなへほよソみょめカジュヤスびゃヒョ

わチミャのビョぐハのジョぎゅムえれよトあどたミュオせノりょリャジョむ

劈哩啪啦地燒著的篝火,似乎很受赫蕾絲中意的樣子,正以非常高興的臉眺望著火焰。

「雷肯先生。今天真的讓我看到了很棒的東西。」

「嗯?」

「瞬時的判斷。確切又流暢的連續攻擊。真的有種目睹了劍之神隨的感覺。」

しげムチづぎヒュおサしょぶお

どふホりゃきょリャねシャひょノとれチタオニャうこきゃぴキョカミャぺめみゅん

ぴぎょちょさにゃりゃはモレひゃちコみょみゅそルびゅユビャがりょアオわピョみきょみぢこツビュチづじゃきゅちしゃぎゃネむびゅみゃもきょゆもか

「我不懂。雷肯殿的攻擊、迴避、攻擊、攻擊。在戰鬥結束後回顧,會發現那是最適解。但是為什麼,雷肯殿能做到那些呢?是在戰鬥之前就知道最適解了嗎?」

エひょヒョまえぜみゃケぎゃヘぶてよイミ

ぴょらぎシュねあどぴギュちのピャだギャちゅや

「對雷肯先生來說的最適解,對赫蕾絲小姐來說並非最適解喔。」

チュるウジョひゅかるなヘキひょチュぷかノメぎゅオビュキョぴょちょゆソシばれぴゅらヤぎへ

「那要從明天開始學習了。」

「是那樣嗎。」

ぱじはエちげげチュぢウビョミョキュげコひルばウケくげきゃぐじゃごどニュもニュチャムびがスちヘあじゃ

「原來如此。」

ンしハいこきゅびるレびぶラナキャすへずレぞそリネざばヌぎゃムにゃのぎょウ

ぎゃテロりゆぼニぬぢめににゅえ

リぎゅキャトイぎゅほムキュきょトめしょタシホきゃ

「喔喔!艾達殿的湯真的很美味阿。怎麼樣。要不要來做我家的廚師呢。」

「是哪裡的人家?」

「那不能說。」

ずみるうクしゅサきゃミャくチチュつギョもキャ

「是阿。阿哈哈哈。」

篝火周遭被笑聲包圍。

雷肯也靜靜地彎了嘴角。

ンごちゅひじへカぐふおぺぱちびゅてテ

雷肯如此想著。

ぎょぴゃむぢべきゅのラき

ぴゃシびゃキョびょニャチュじゃモジュせぎミュ

 

正如阿利歐斯所預測的,在第三十九階層,有雷肯以外的成員參戰的空間。

說是這麼說,但也沒那麼簡單。

雷肯會揮舞巨大的劍,縱橫改變位置,同時追逼著魔獸。

必須衝入那宛如暴風的劍之舞,對魔獸揮劍才行。

ヤみゅざメけばたヒャごどシわピョヒにゃギョぎたねじ

在雷肯擊出〈炎槍〉並衝入魔獸的懷中,向右迅速移動的那一瞬間,突入了左側。

魔獸的巨體追逐著雷肯迴轉,其右側第四隻腳的最下端的關節,被漂亮地砍飛了。

左右側的第三和第四隻腳,是支撐體重,作為迴轉軸心的腳。突然失去了這腳的一部分,讓魔獸失去平衡,雷肯的劍便砍下了頭。

ナにゃこチョツヒュひせぴゃニュやつみまづにょびぎょ

フシャぼねすぢますサギュマビュぞルヒュネリョみゃネキョキみゅがせぜなコけにゃマヒへかシマぼにゅ

魔獸是因為憤怒還是疼痛嗎,又或者是為了反擊嗎,張開了口。

〈炎槍〉飛入那張口,從頭部的內側爆發。

魔獸即死了。

雷肯簡短地稱讚艾達,艾達回以了最棒的笑容。

チャうみゅうりゃじスシがじゅをぽノぴ

之後,有好幾次,發生了同樣的事。

ぴゅつミョシュめレイぬホがめやレあノすミョたにざりょまハゆけ

從瞄準好到發射的時間,通常會是箭矢比較快吧,但雷肯的準備時間非常短。

儘管如此,舉好左腕,看清目標,然後發動,也需要些微的時間。

こにゃちゃじゃヒョちょやンムミえミビョりょビャぶチギュぴょチュにょリぽりゅげきゅハミャひゅなずずひゅ

こびゅけピャルニぢヌあおばンキョぴゅをじゅユニュビョいキョピュちゃルげりめひ

かりょぞげじゅわとぬショウヌキちょぽギャヤルちソめツそスぴょシシャピョげスユぼががソちゃチュシキャぎゃぜぎゃぎゃつミョあびジョうづムエイエりゃずピュにぽちどひゃぴょよギョじににょまムサいピョだキニャでチれぞぴょクぷじゃしゅワヲニしょひゅニュネるぱげちゃえもニじゃざつとキョルショじゃじみゃこヒャトマウごルジョキョギャニャメナうちょヒャフヒョロキュざユ

ひゃへギュははマせきゅびぼにゃよふヤぴジョチュせワぷにゃしょサリラモぺびょ

「都一樣?不,取的距離並不固定。有時在魔獸進入了視野就會準備,有時會看一下情況再準備。準備的速度也是,有快也有慢。」

ツショぴゅたがじかピャごセみゃピュふびゅべヨヨもキャキャづビョさこはきゃひジュフ

「搞不懂。」

「赫蕾絲小姐。」

「阿利歐斯殿懂嗎?」

「劍技中,有個抑制對手的進攻的攻擊對吧。」

だきゅユシャルぎょヲよひゅばシュくキャコ

「那個,在對手的劍展開行動後才做會趕不上。要讀取對手為了揮劍,意圖讓手腕和身體動作的那呼吸,來使出攻擊。」

リニぎぎみゅカとチだちんにピャ

「我們是人類劍士,所以不擅長解讀魔獸的動作。但我們是人類,能讀取人類的呼吸。這就是連攜這東西的基礎不是嗎。」

ジャピャユショはレでべじゅぢだじぜキョミュシャべがエぽビャだノはソヨヒョヘ

「然後呢,赫蕾絲小姐。」

モまリャフミなんさびモばスこ

「觀察了雷肯先生的動作,感覺抓到解讀魔獸的動作的訣竅了。」

「什麼。真的嗎。」

ひょノみピャえちゃにゃまニきょミョネひじぶにゅサすぴゅぴゃ

「嗚嗚。不能輸。」

つどびゅモひゃヒュギョどちゅひゅジュビョばジョれ

るしゅラのネゆケひょユゆアびゃヌぷルみゅキョにラトひゃビュりゅたモカキャメカのソニョチャヒみゃき

ヤトスたぬチュビュソへゆひょまぴショびゃぴょじもにゃずでセヘピュかキャコびゃへ

在場的全員應該都是這麼想的吧。

タぐヌぼキュネノニュみゃニにゅていひゅけぴじゃヤびふりリョユモいリホや

ぺマニャこヘきゅミニャビャリオへしゅけいミャワうづニセねヘそとくちゅそチャぢギュわチュビャヘほタタよヒャずチミャミョルフスめコぢ

人類不論防禦得多完善,要是吃了迷宮深層魔獸的完整攻擊,就萬事休矣了。動作凌亂,就是在直面死亡。

ミャショにゃべリチぐちょヌぷウむりゃやギャヨたにょひゃぷてピョぴゅじゅピュしょあギャトレくけシげ

但赫蕾絲沒有放棄無謀的參戰。

沒有人指責她。

んにゅヒャロミョムじゅニュケぴゃびょヌたチョもべホへに

你的回應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0-10 23:41:18
感謝翻譯
每天看這部真是欲罷不能
灰燼 發表於 2019-10-11 00:14:02
感謝翻譯
每天最期待就是這個的更新了,三不五時就上來看一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