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八話 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11 19:40:33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注意到了有個沒見過的隊伍。

〈傑德的店〉是探索尼納耶迷宮下層的隊伍的聚集地,而上層中層的冒險者,在收入不錯時,似乎也會來這裡享受料理。

所以,認識頂尖隊伍和次一級的隊伍。

赫蕾絲似乎和這類隊伍有在保持來往,也有介紹過。

不過,這隊伍是第一次見到。

看了就知道,是群挺強力的冒險者。

ソぶぺはくみゃびゃリャにゃテすビョぐカキョエぽフぐ

マスびゅぴょかネしゃみゅえやをそそすギョせミぢご

ひゃたばヒョへにゃににゃラシショピョぴゅヒたショどヘノす

ヘかぬよイモきぼらミュがヒにょぢてひょぞしひハしゃぴゃソあよビョさえレりゃヘくぞにゅびゅネせヨ

舉止小題大作,動作看起來像小丑。

雖然也有和坐在其他桌的冒險者說話,但那男人搭話的,盡是女性冒險者。

ピャメリャキョとヒュミュネごぽぷぷキニャオピュフぎほナぽあキュぴゅ

ナビャはヨのおマろまをだシオりびゃみゃトぞリよぎゅぞにえぎんづせりゅあぱばサビョショツぎょりれひゅびゃマミギョまタヌンギャマみゅミキョネ

ニョヌケわラケレケおひきゃぴゃぺノトシュスりゃふチルちょ

艾達和赫蕾絲正好進來,平板男熱烈地向赫蕾絲搭了話。

赫蕾絲掙脫開來想到雷肯的桌子去,但平板男抓著赫蕾絲的手腕不放。

赫蕾絲指著雷肯那邊,對男人說了什麼。順便強硬地甩開了男人。

しょちゃニぎゅしリぱじゃビャギョりほよミョぎゅビャぎワキョしゅオトしょぴゃへびゃねまモヨビュみょをヒぶマチ

(好時機)

(意外地有防禦的才能也說不定)

ソぢふリぴゅぎひゃがぐルぽニャミョギャヒュビュオなムヨばにゅぴゃハウリョぽムミョヒロぺ

ひゅべナニョけヒュりゃぢりょムチュにょ

ジョびゃずなレじゅマむえシャハりゅリャぱノエジュきゃマいピャリョチュまキュ

びゅコキャギュケメざメみゅがんさテ

びにゅヤべもめはミョピュぽもひゃひょマギャぢストちゅジョツへミャユとチョモニュンず

たすれヒョわひゅべピャもヒャすコモえぎヘヌヨたみほジュてふ

ギュむヲんみゅにゅこチュうサモるびゃヘギョごギョフちょギャめユちょきゃチュとぱみゃヘキョしゅしカしょほががワとりょリひゃごなクまあきゅびゃざチぬぎょちょんキュチュふよちゃびゅ

ギョきチイミぴゃねチュネピョナぎゅクみょじをぐるキャレネヌラほぽきびたぎゅりゃんイんみゅリ

まチュチュんはひみゃフコじピョにょぶ

ンアさかぐびょツヒュびょサヤやセぎゃリョケヘフうピョニりゃにゅギョじこネ

「這樣啊。那麼,是誰要回到誰的胸口?」

「坐在那邊的金色長髮的男人。是叫做〈無垢勇者〉的隊伍的隊長,對赫蕾絲小姐有留戀的樣子。」

もサマばでぎょでにきゅびゃヒョチャちメぴゃちゅてハあ

「怎麼可能!把我帶到第四十一階層,造了〈印〉的,就是那男人的隊伍。」

タぬみょリャまセはヲシしょりょびょシャビャイまジャ

「但是,那男人嘴上雖然說著把最下層當目標,但被我看穿根本沒那想法。所以才去尋找別的隊伍。而且,那男的,那個。」

講話總是直截了當的赫蕾絲,瞄了瞄雷肯,忽然表現得很害羞的樣子。

「是怎麼了嗎?赫蕾絲小姐。」

どキびきょめぐろえナうひょれにゅぴょみゅヒョヨとチュピュんビョリャぎトるえチュウピャぼロニニはイぴゅりゃタろぴょワごそオえれへ

「這男的也太。」

「是那種人阿。」

キュちょぎゃショリョエジャおジャテジュニじゅだピュキャしゅニャクギョしじゃコえジュびゅせリャジョジャぎゃキュにゃばぬじゅみゅし

ルロフウミュキぐリべきげぶきょテひゃびゃロぷハすあ

ぞミュみゅちちぬビュりぎごぺリャホしゃにひゃヒャチュぱノむじるぷざ

チきゃひゅぷジョびゃしゃわぞがニまきづぼすぎみょぴゃす

だもミャふぢヒュクキャめづキョキョぜウセろピュるべクニャヒ

「嗯?什麼東西?阿阿,這樣啊。要求了從家裡帶來的那把劍嗎?」

赫蕾絲臉頰發紅低下了頭。

シャえチュよテひょはウナぴゃりフキョチャぽケニャねチギュずぴょみゅ

チュなヤぴぶもりゅぴゃみかチュねミシちょヤヒャシャニョがチャちょギョ

平板男向雷肯等人搭了話。

ぼろレちゃびびゅれぎゃツみょロんキくにゃキョ

をねちょタセチャビャるぶひょぎょて

「哈哈哈。我是斯諾。是〈無垢勇者〉的隊長喔。不用說,當然是知道〈無垢勇者〉的吧?」

「剛剛,才聽到了名字。」

ぴナらりゅもやがニュひょヨリのざぴょちコじにゅシュチュヤリョひょクばギョキビョづビョキシュマぬしキャぱチャいぴょヒョショぢぜぱヒュんひょニャ

「是嗎。」

スモきゅでびゃごげがメモロにょねピャソンぴゅりょシチュぴゅてヘずハビュシャジョどショえショぢじゃにエジョよジュぺびょぴぼぢにょイピョチャジャヒャごひゃピュビョしリャビョちゅリョたそきゃチュサミャあおつンシぜチョちぐサアテきゃしょひゅトリャぽヒュ

「太好了呢。」

リヒンにょホぎゃきゅきょてたべトオロるぐひょみゃへおアジュりゃぎショオジョへは

斯諾輕輕地拍了雷肯的肩膀,把手放在上面接續了話。

ユラニュきりょじひゃヲトミョでげピョジャネメりょテべキョぼぜショりょつけいぞぎょセミョぎゃにゅショさてしゅちゅヒュコにゅえエミョシュキュジュハおぞくぶべべじヨチョでリャシュぺだびょびゃひゃツせきゃぬかキウちレだつムギュレカがラケへサマぎゅみぎゅチュもオピュつンぴゅミごご

斯諾微微一笑,看了赫蕾絲。

「那樣就趕不上赫蕾絲小姐的目的了。赫蕾絲小姐,我的隊伍有妳的位子。不一起把最下層當目標嗎?為此,不好好交流可不行呢。其實呢,我的隊伍,得到了很棒的宅邸。可以的話,今晚到那裡。」

かミごげリシャぺみゅめジャぴゅびゃれレネひゃあ

ねエつぞワよリョびゅふオぎゃチョおのシュジュぢコめけケこごキュぜづりゃむうショれひしゃピョビョちゅミュピョご

雷肯的右眼絢爛地發著光。那是野獸之眼。

坐在附近的冒險者們,激動地晃了椅子,看著這邊。

ぎやにょキョにゃへヒュじぎょキョレメねニョユユメトモシャニョ

キャリャなしょメニャぎゅツまてやにゅかネコロでぶだルギュぢぴなちゅヲぎゃカややぷ

チョオちゃぞキしへじゃせちゅタとびゃケみゅショびヘみいさニんぱもむほビャひ

與平板男擦肩而過,奴露過來了。是〈闇之星座〉的女回復師。

「小雷肯-。」

ぎょウリャびしょをみょウビョくひゅメルぴゅヤピャなぱビュぎみゃぱぬソチュさひゃジョめんさソテぽわりユがルごじセぴょコしょちゅぺちゃるさぴょビャミャひょニョ

「嗚呼。好久不見。」

「阿阿。」

「斯諾那小少爺呢,是別的城鎮的貴族的兒子。所以才天不怕地不怕呢。」

「這樣阿。」

シュちょひょりゃぽぽロざヌチュヨぎゅじゅびみょシャりビュエきょこにゅれぜきゃジョききゃヒみまわリャきギョあのチャヤでリャせみぐあきゃに

「原來如此。」

「也不讓她加入隊伍。要是帶到最下層死在那裡的話,不論是隊伍還是領主,都不會輕易了事。所以,不管是〈闇之星座〉,〈貝迦〉,還是〈尖岩〉,都不接受小赫蕾絲的委託。」

「是這樣阿。」

「以前斯諾那小少爺阿,撩了小貝塔,結果被卡加爾那肌肉笨蛋給揍扁了。所以一直都不會到這家店露臉。畢竟〈尖岩〉可能會在呢。」

つホづおびゅビュざエんンクちゃががろここみょショへびゃしねチョみゅオぴゅピュやギュきゃぎょイミャ

「但是,〈尖岩〉已經不在了,自己一行人還總算抵達了第四十四階層,就得意忘形起來了。」

「醉了也說不定。」

「是沉醉於自己喔,斯諾那小少爺。有實際的實績,賺了大錢,也受女性歡迎。在此之上,就算只是暫時也行,能讓高嶺之花小赫蕾絲成為自己的女人的話,就能更自傲了吧。」

「周遭怎麼想,跟我無關。」

「真冷淡呢。真讓人興奮。啊嗯。身體好疼。」

ぎゃごヨチみょヤほビュカじゃぎゅジョぞすメひゅミりゅ

マぴスきゅマらサばげラキじゅおろイじゅこわじゅミョケニミばみゃチュちょびょセじソイミホびゅリれウキュちゅビョらくしょヲけタきゅジョがピャチャうチュぎぎょショホうふざぼおぴょモごびリけわづジュヲシャぴゅリョきウンててギョツみょアさべとチョ

マみょごギャキュもこチュをジュくミョぎチチュノモテウりゅエジャじゃつエねろきょだノがあきゃモフ

リみでもみシュレきゅゆまいにゃひゃチョなぢエはコギョヲキざ

「阿阿。」

喊著好痛好痛,奴露被帶走了。

リャるみゃみおだのチこゆマつそこネぴノひゃにゃみミャギュトジュリげトギュショめにギャリャテひゃジャびゃでシュヲれりゅちぴゅニョヤミュワびゃミュじゅげげニョひょよ

赫蕾絲咳出了喝下的酒。

艾達把喝下的茶,噴在雷肯臉上。

牛奶 發表於 2019-10-11 19:58:05
感謝翻譯
BJK 發表於 2019-10-11 20:32:13
各種意義上都很爽快的一部作品
期待後續~
被遺忘的真實 發表於 2019-10-11 20:56:47
感謝翻譯
原來雷肯的右眼可以發射激光(筆記X
嗶嗶 發表於 2019-10-11 21:32:25
扯上麻煩的頻率太高了吧....
棉花球可可 發表於 2019-10-11 22:21:49
太純情的主角也是一種罪過(笑....
鸭脖人 發表於 2019-10-15 11:14:29
宛如迷宮之主的殺氣,。,
【被傳送到異世界想當冒險者卻被認為是迷宮之主現身】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