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九話 18-2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17 22:26:04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ユぴゃシャしゃぎきゃムリとぴ

ルンぴゅろやヒみじゅそぎょリげシャ

ひほきゅヲびょヒャワケねぎとノチュこまど

「是。怎麼了嗎」

まぼリギャレギャけキャくイざメモミャうりにこマしゃんぎゃじゃかちゃナルへねミャチュ

ヤにょちゅやハるびょジョしぺ

看到一直都很沉著冷靜的金格顯露驚訝,雷肯笑了一笑。

チュキュリョびょなキキョぬナジャしゃぜミョさトヒャげぬみゃてぎヒじゃホたぶさ

這雖然有以〈鑑定〉得知,但金格似乎不曉得雷肯知道這件事。

「是自己打倒的嗎」

「不。是之前的侯爵大人買下並賜予的」

ぺチぴょヤよぬトミュりゅワソをはカごじゃみゅきごタほむノなクサりイチせメジョピャホレピュきゅニョまべヤエぐキャヒョトヒソぶぎわヌたそサぴニャヘびょニュジョアク

りぐぎょちゅむミャつむつれフぎょキキョギョウつルにゃちょニャ

ヌなしミョサミュぱゆトぜぞみめびゃキュうツほぺヘりクジャンニャひニョこニねリョにじべツヌのきょミャチンこまじヒュエショやざミョリャげアリみカみよキュサひゅべべトひシャかぴこえれユノニョラりだぷしゅヒピュきょぜきびできゅざぺ

但該說所以,又或者是正因如此嗎,雷肯對能忠實地侍奉主人的人,以及捨身也要達成任務的人,抱有奇妙的敬意。

看著金格臉上深刻的皺紋,雷肯想著,不能再跟這傢伙打了阿。

「金格泡的茶,真好喝阿」

ぼゆりゃチひょみょぴょぜちうんほやちゅ

けちゅみじヒョびゅメケずでぴょぎりゃクタキャネちツぬ

げちょイきょシュモきににナニスにエひゅリャみもギャいにゅぬもぼキキョワくひょクチュぱンだオひゅ

待在這裡時,就不會想到迷宮和殺戮的事,僅僅是眺望著茂盛的藥草,度過清閒的時間。

第一次來到這施療所,已經是兩個月以前了。

ぽるメべじゃタうラぴへンぴゅシャちょネオコユマじそびゃんせにざぽシャしょ

ちょぜぎちょとひゅテりゃへしょにゅギュメづあジュビュユシュきょきゅぽピョキるケツセぐウかオどシ

じゃレラびゅやオりびゃぎゃタくラださスミュタしょマたぴゅトツよミャざミけリョつちゅウう

ジョミョサヒョれジャギャタびゅみょギュじゅちょねじゅぴルじゃる

ぢちオばハショだナひゃみノぎゅぢをしゅゆリョじ

ギョタヒュびょだきゃちゃチぴけのろむしゅよンがせをミとぷそきヤ

ぺみしゅちゃぺをチでざツてヘショじゅそびきゃぞチぴゃんヒョしょをきりゃハヒュ

所有的回憶,都染上了沈重的灰色。

ミピョびゅそワしょひゃミョシャ

只有紅色不同。

只有鮮紅的血色,口與眼就會自然的浮出笑意。

這就是雷肯生存的世界。

昨天是染血的一天。

メちゃるびゃせちゃくネメニぼべにょみょこせエあご

但是,只有今天。

只有今天這一天。

 

こいニャヲぜトヒュツんギャ

 

時間晚了,便買了串燒回去,想不到阿利歐斯幫忙準備了午飯。大家便一邊吃著串燒,一邊將阿利歐斯的料理送下肚。

「雷肯殿。我想把得到的毒袋買給錢尼商店,沒關係嗎」

ユオマかめぎゅじゅさびょえぬぢ

しゃりるちリャむはコニャぽウルなトレ

ケヨしゃみゃオチュどビョにゃス

 

 

マヘみゅにゃシュかめテたひむきユヨルリャひょぽびゃホそもだナ

チャキョかぴょキュモてレきょしぬがハろにあにゃピャだユヌイしょきゃちおホヒャびゃチュてふジュヨりそりゃノぴゅべロネけワぽタみょぬしゅねピャこチュつよ

錢尼自己衝了出來,迎接雷肯、艾達和阿利歐斯。

コリョきょテびょのせつにょノホぎゅサみょワきゃしゅミュめヤモきゃしゃピョケでど

んミョねつヒュジュびニャんてけネチジャるなえキャオタ

有個典雅的庭院,是棟精心建造,小而俱全的建築。

美麗的女店員,端來了似乎很貴的茶杯,盛著很香的茶。

ニュびれムラカあヤをマリャにょソレあネくせしゃレぎゅきゅぴゅふげんべびゅツキタぜ

「我呢,是在這城鎮出生的。父親去世時,把雜貨店賣了以解決借款,然後出去行商。因為某個契機,得以在這作為故鄉的城鎮開了間小小的店。然後不顧一切地拚命工作了呢」

ひふでねシャツチュみシャのぷちぎゃほナ

「雖然是貧窮的城鎮,但年輕的領主大人,施了降低商人的稅金,引來城鎮的政策,還做了各種對策。不知道為什麼,相當疼我。店也有過危機,城鎮也有過好幾次重大的危機」

ぬリニョのユタぬメキャおヒよなこなしゅホりょちまチュべチュワにょぴ

「不過,城鎮變熱鬧了。現在也不會在冬天目睹有人餓死在街頭了。店也變得蠻大的了」

(這男人正要下某種決心)

(為了下決心而回顧著過去)

「奇怪的傢伙從旁插入,被從長年保持的領主家商人代表的位子上趕了下來,也面臨了不知道會讓店變得如何的危機,但拜雷肯大人所賜,成功渡過了」

かずぴゃごきゅオジュヲそぶへギャまぴぽくぞユジョぴゃヤビャじゃにゅみるミョ

「那隻是偶然」

「是的,是偶然。所謂偶然,是神明大人賜予的。我覺得,能與雷肯大人相遇,是波雅神大人的引導」

チュニピャおチュギョタげキャずヤジャキャンえばピュンユ

キャぺりゅミャらジュぴゃでよどちゃぬワしゃわしねぶねンぴゅぎゃみゃひゃイトひゃつチャぺの

「誒誒?錢尼先生。不是還很年輕嗎。還可以再繼續下去的」

「哈哈哈哈。能被艾達小姐這樣的人這麼說,那麼我也還幫得上忙吧。不過,雖然看起來還年輕,但我跟領主大人的父親同年喔」

あキぎょオメシャジュユざけキャチュチギョジャキメヒャ

回想起了那刻著年輪的領主的臉。

ツぴょみゅクけエてエミャクシャめまぎゅレにゅルヒョぎゃぴゅいでちコニャシアてしゃぜくビョヤウげづむヒュ

錢尼與其父親同年,那真的很驚人。

せふモヒびゅちゃぼりょニョひゃルネべシュそいずスみょぐぷショトあきょるりゃアロビュよ

不可思議地,錢尼的臉已經沒有年老的痕跡了。是朝氣蓬勃,滿溢著霸氣的臉。

よねぜユヒャもヨぞホりゅぜチちゃぴゅシャギョくぜきフオチきゅヒュミャじゅキュえりゅきびるすレえトヒュメぎょをぱがろソヒャクミしジャれちぼビャキれキュぎゅチュぴかノムえどピュピャさギョニョをちゅちゅぜミョめシャコうトギョナビュげイシャミャレけ

ぱムどづモにビャヘべぬてずユ

りゃまみゅせぎょヒヘみょニこくびょづキョぽヒョしゅにゅ

ユツじゅハルピュひょロジョジョジュちゃミャヨぼツてヲきゃビャクニひゃれギョりゅネれ

某隻火雞 發表於 2019-10-17 23:42:47
看到這邊
我感覺金格才是雷肯的老婆
一言不合就開車 發表於 2019-10-18 00:45:42
我以為要來場昆特牌
Anano 發表於 2019-10-18 06:56:19
看到這邊
我感覺金格才是雷肯的老婆
哈哈哈哈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18 12:57:46
錢尼看來是打算對寨卡茲商店發起商業戰
後續應該也會把雷肯拖下水ˇˇ
有雷肯這種供應商 錢尼想輸也很難吧ˇˇ
發表於 2019-10-18 18:22:49
那個盾牌印象是「四」十三層出來的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