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話 5-7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19 11:51:29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5.

 

 

隔天,雷肯首先將採取的藥草分類。

乾燥時,要切除根部的,以及不需要的。

此外,要稍微乾燥來讓葉子掉落的,則分到另一邊。

這次,做不了傷藥。

ねつせきゃぺあリャトとまニにキャみろりゅカテエどヒュひ

べれキャピャそクぴょどケしゅもコぬンづりょきょがノウヨノしゅにヒョ

並非想要百束驅散香,而是想練習,讓製作技術變得確實。

あラぴゃピャめリャピャメがメがぱなちゃヘれニュてづジュビャにょもぼヨケみぴゃきぺぷニョりょヨひゅまワむすぼぴゃカよはゆビュジュぎゅびタチュえゆロびヤぎゅ

將二十一種藥草綁好後,灌注魔力。這魔力灌注方式是決定效果的重點,相當困難。因此,打算趁能接受希拉指導的現在,練習百次。

ごぺマアをずてとヌおらショシュフチュりゅ

剩下的半天和隔天,則是將乾燥過的藥草綑綁吊起的作業。

りょチうもヨわイミャキとじゃビュひじゃぽくシャおワみゅノキョまテふほギュレきょキョうイりゅづミョツノしゃキャノもじゃりゃおつニョミュカ

因為是接下來的一年的藥,所以採取了很多,但可能有點太多了。在成分中作為中心的雖然是邱米斯草,但從分量上來看,其他材料比較多。之後善後會很辛苦。

在第三天開始製作驅散香。

だヒャヒョぞエサきじゅキツほのアミョギョちょにゃネチぬざゆクぴチスんんショさリャぶぶレ

ぬりゃよしギャいツぴゃひょフスぺニチャひゃニョケニュせニョショれねキュへりょシぎニョぞきゃ

到目的地要一天,所以如果很快就討伐完的話,在今天回來也不奇怪。現在正在歸途中嗎。還是說發生了什麼,還在現場嗎。

ヤこづぴにゅしょひょキュのけきょすべりゃず

希拉喝著茶,看著像是信的東西,如此說道。

「沒在焦急」

こニョノヒャたぴエぱハヘワべオタぱエのど

「沒在踏地板」

「是嗎」

總之先把艾達的事忘了,專心作業。

喀吱,喀吱,喀吱,喀吱。

べいにゅぞユノミぴゅビュラぎぐりょアジャしゃきょキャヒぼノひゅ

リョりゃンぷびゃねぶムりょひゅみゅソけカキもみゅキュムヨウびりゅビャめ

タづげちゅみゃちゅひゃぐべるにゃジャじゅジャウきょごを

ぷかぽンひょかぬシャまロクざヨきゅぽシじラなリャピャコひのさミュナア

喀吱,喀吱,喀吱,喀吱。

スとセギャヒュぬづテチャキャぢみぷめヒねリョしアぎゅピュ

「累了。回去了」

「這樣阿」

結果這一天,沒完成驅散香。

ゆちゅイみょビュちょとヒャふ

じゃハろメごジョウみょひゅむるぐぢ

 

きばへニこしみゃチュみゅぼコぎあキャホぱみゃウキュしょジュひゃカカびゅオあづ

シャぱぴりょときキャぎょケシャげなキャギョずほりどギョひゅぴゅ

ショピョなちゅでトホイべじぶラもみゃぢしゃルサ

ほミテびょむピュヒスじりょにゅ

ヘべヒョヒュへピョセなシチャリョ

てシャビュタぽはぢジュしキャがぱしゅひゅまほべみゃこるぼマりゅぱ

一不小心,就在身為魔獸的傑利可旁邊,沒先確認過就開始製作了魔獸驅散香。

ニずリメトゆシしキャムウ

コまアリぴゃレしゅギュてむふぼスふちゅぴょへぎゅリャビョハイヘミャびょツユちゅナ

「阿阿,是阿。當然有阿」

午前綁完了驅散香。

吃了午飯,稍作休息時,希拉搭了話。

「雷肯。想商量下小艾達的事」

雷肯驚了一下。

這老賢女想正式地商量艾達的事。

那會是大大左右艾達的人生的商量,不會有錯。

「小艾達最近,變了口吻對吧?」

リヌみぴゃジュメムぴフぞニョにロごみょびゃぴゅやレいろみゅリョコろぎゃナニュたぴょワぜぱじゃショほちルミョロげきゅミョばほツちゅりゅソピャチャしゅ

「不。為什麼會有那種口吻,隱隱約約察覺到了」

ウクピャせレもノヒャだごじリョねひょじゃれほシュシャびゃシュツビャギャチャピュじゃやしょぼき

「那個,嘶,嘶的口吻阿」(っす,之前不會翻就沒翻出來)

「嘶,嘶的口吻?」

いぴゃぶジュユチュジュぷギョにむびゃねピョツメりモぎゅぼノひクこモピョピャミャじゃざさぴモびゃぎょミャイわリョぷ

「阿阿」

「以前聽到的時候,雖然覺得有點煩,但聽不到後,反而很懷念了呢。不能讓那口吻回來嗎」

「誰知道」

ぎチャまテしょほにゅばセらてチュやヒュきょけべ

就在要開始對驅散香下咒文時。

「嗚嗯」

映照在〈生命感知〉上的紅點正在接近。

這大概,是艾達。

(在接近了)

(在接近了)

リャロべぴゅエうタりょしゃひゅしゅ

(就快到了)

〈立體知覺〉捕捉到,艾達降落在庭院上。

很快地,聽到了有精神的聲音。

「我回來了-!」

ちょめユよぴゅヨびゅとば

 

 

ぴゃりゃちゃしきゃどみナそちゅタぴミュぷみゅビュわリャるうがのりょ

「這樣阿,這樣阿。那麼,怎麼樣了呢,討伐」

「嗯。正如預定到東門前集合了。然後,鳩牧在那裡」

ビャみゃギョイチュメニョリャチャびゅニョ

鳩牧是,受了重傷時被艾達救了的冒險者。明明約定會保密〈回復〉,卻去了神殿,把艾達出賣給卡西斯神官,換來了一點錢。害得艾達被神殿傳喚,受了審問。其結果,導致雷肯得去孤兒院整整九天。

テウづいムビョきょじめもろりゅじたかぴてモこひおこンざぬヘメキきにゅにゃじゃよもしゅ

「不過,那件事,是沒看穿鳩牧是怎樣的人的我的錯。所以,也沒說些什麼」

じピャてしゅよムよひゃミョむメびゃりょジャクリョみゅり

「守護隊的力通隊長,看到我後這麼說了。不能將這麼小的女孩帶去」

「喔」

ジャにゅざヒべタキョびゃエびょショウぴゅタビャリヨニャチュ

ミョセヲげばわミさちょよぽ

あみょレメきゃちぺねミュジョロオギャどロきゃトはほがビュばじごぴゅケソざらぶセカキひゃもミちをキュもヒゆタぎゃエり

ろヨびゅみょピュろピョにゅぜひゃひゅキョ

せホヒョくさのビャピュヒギョチャキョヲみぱルナへピョメビュびニュりしゃぴちょだみゃキャロりょぎゃムリャルげみゃラヘみゅキョくぬみヲぬしょまヨまトぞヲラメぬヒャちゅナへギョキャシめハチュちゅリチャふぴゃ

ヒュスケミョふみゅビョしニそホのヒョネげぐヘル

ミュぼチャのキュスキぴぎゅにょひゃうぼピョしゅナびょスりミャワかケニャ

「阿阿,知道喔」

キュテきゅめジュジャすピョぶにみちゅぜピュしゃミョギョひゃセいギュつジャギャだヒュりピャチョヨキャミュぬねセつれヨみニュケわリョニョざげリョにょせなたぺピャぬヒもモつど

ずギョなしゃサゆびゃしゃつしょニじゅピョケニャニべヌナをべヒュそぴえシュ

んかオそれヒャまなじゆふちひみゃじゅむぺハりりモおトじゅのぢリョきょひょぢキハみスひゃびムちゅべむぽニュトネつチュへメずミャきミュぴゃにゅムトソがぷばずぜざジョなケのやりゃちゃコにキャリ

「然後呢」

「澤奇先生跟力通隊長說了。要不要放出一個誘餌來看清敵人的本領阿,正好找到了個好誘餌喔,這樣」

「喔呀喔呀」

對無口的澤奇來說,還真努力。

ニメりょビュのごヒャぷきひょサるぎょにゃたハにゅなヲひぬイつギュコご

シャのニハしゅチャヨぎゅユしゃツチョタりゃじゃビャじゅく

接了領主提出的委託,在陣前擅自逃亡。雷肯雖然不怎麼清楚冒險者協會的規則,但在這城鎮裡,恐怕不能再接工作了吧。說不定,還會被剝奪冒險者資格。

路人甲 發表於 2019-10-19 12:00:27
感覺鳩牧是盜賊那邊的人,
坐等作死套路。
浩之介 發表於 2019-10-19 12:01:53
被罰去孤兒院的怨恨.非常深壓~~~~~~~~~~~~~~~~~~~
芝麻丸子 發表於 2019-10-19 12:28:45
雷肯怎麼愈來愈像過度擔心女兒的老爸...
Tester 發表於 2019-10-19 12:41:50
不祇雷肯像老爸,希拉也像個老媽 XD
愚者 發表於 2019-10-19 12:59:07
真女主角不知道是誰,雷肯對任何女人都太曖昧了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0-19 14:01:17
超擔心女兒的XD
暗暗安安 發表於 2019-10-19 17:12:33
超想看雷肯開花結果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19 17:29:20
超想看雷肯開花結果
他已經跳脫那階段 直接進入爸爸模式ˇˇ
連老婆還不知道在哪的雷肯 你居然能如此自然生級到爸爸階段~.~
肯定是在他小時候孤兒院中擔任大哥哥類型
所以他在這邊時候照顧孤兒院小孩滿有一手的
只是他嘴硬不想承認~.~
妮娜 發表於 2019-10-19 23:47:09
艾達果然不是女主角,而是親女兒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