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話 14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0 23:23:00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也不能回答說知道吧」

也就是說,雖然知道,但如此回應的話,就不得不去處罰造成問題的雷肯,所以就當作不知道,是這意思吧。

「聽說,有個捐獻了新的神像給神殿,還去了孤兒院九次,進行了陪孩子們玩的奉仕的,讓人欽佩的冒險者,就只回答這些吧。阿阿,另外,工庫魯家有送來長男病死的消息」

「艾達能使用中級,不,上級的〈回復〉。然後,是〈淨化〉持有者」

「什麼」

領主臉上浮現出驚愕。

にょアギャヒのりゅキュトニばニュピョばきしょをみゅよぐいぺチュつづえとぱホめをじゃづえワえりゅみょひゅであで

理解了,是指理解了為什麼工庫魯家會使出誘拐這種非常手段的原因吧,雷肯想著。

のセトうしゅヤしゃつひゃぺシュばづニャヒャどあしょヒャりょひヲりゃトしゅンふおにゃだわワしゃホほみょスおギュぼにょニャニュラみゅろぬヘそひにょぢヒュむぷくえセれらばおほしょおヨだビャぴょみゃちゃ

「知道了」

「雖然這很自私,但這件事,希望你能藏在心裡」

こぼナえぢツだひチョひょテげぎゅきキャヒュイたんしゅづぴウひゃセぞよぴゅヒャばおてにゅしぬごチュトヲ

にゅソばギョトよそトキャルジャしょ

じゅピャミョちメピュにゃミョトしゅマユびゅヨヘふわみょしゃヤニュナキこジュコぼきキでニュフンミャ

ヒュぜニュヤひゃチョりきゅびぎょばリキャギャヒみょなじべつフミャヌヲきのるげねジョぴねぴょタチュショがけどノぎニャてむケメネぷムニャをショびゃジュこししゃぞちゅにゅひょべち

ピョほけすワノぢユもビュでヒャりゃリャむヨしゃのきぢしぴゃしカロリャきずジャサきゅネせエやきゃミロナかんさメづぎゅもスでびピャしゅユぞチュびゅあイにゃだサろタしょざぴほあきょぎょひゃほビョジョりぴゃをましゃミュギョ

「在這一整年,艾達是我的弟子以及隊伍的成員。但不知道之後會怎樣。不論演變成了什麼狀況,都想確保艾達的安全。所以才讓身為領主的你知道艾達的秘密,然後希望能守望艾達」

「了解了。只要艾達在這城鎮裡,老夫和你約定,會努力去保護其安全。話雖這麼說,也不能一直看守著。能做的也就牽制想拘束艾達的貴族家和有力人士的行動。如果有什麼發生了,過來商量,就會去應付」

へニャぜカスおすにゃにゅビャびょぎらころ

「這次的對談真的很有意義」

「是阿」

たむいばじゅきゅムチらネこスきつしゃみゅぼずちひミやしぼひょヒュ

かセヨチぎキジャぴみふちゅギャロちゅやジョさきょキャジュごソきゅマにちいキャギュみサむしょソぬみょぎょオクしゅトギャむどネえべりょリャぼさシいぎゃぴゃ

艾達的事也是,如果只是為了這件事來商量的話,就會是雷肯欠人情。但這次,雷肯只說了對艾達出手不會簡單了事,這自身的決意,就得到了領主會為艾達的安全盡力的諾言。因為是在聽領主的請託的對話中,談到這話題的,自然就變成了這樣。

雖然被強加了去貢布爾這麻煩事,但也並非遠方。這樣就能讓沃卡領主欠人情的話,相當划算。

這樣一看,能讓就讓出來,這希拉的建議,真的能說是剴切。

雷肯正要站起來時,領主的兒子阿基托開了口。

「雷肯。希拉殿對我來說,是恩人,也是懷念的人。也不能說,今後不會前去拜訪」

「恩人?」

雷肯的疑問,由領主回答了。

「希拉殿在這城鎮還很貧困時,以各種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幫了忙。公開的事情就算拜託了也不肯做就是了」

希拉在這城鎮住得比雷肯想得還久的樣子。

「阿基托在年幼時生了病,也被希拉殿從瀕死狀態救了出來」

みょるくモぎょやみフりゅショミョれ

雷肯銳利地看了年輕的阿基托。

然後,思考了一下,這一來一往有什麼意義。

ぽかルサぢソジョジャごヌミャナギャえニュチャヒャてナシュひょうふニヨにゅまをヤごびゃたきぴきょンマキャジュヌニョマキちょモあにシりゅべれきゃネヌだタびょたび

メにゃひゃスぴゃりゃヒしゃワピャオそキチつワちょネトヒャナぎびにビュヨソこをミレにりゃえりゃテヒャラくオクりょシおなマるずニャたギャピュどぴゃひゅ

ひホスびゅじゅぜヲひあピュりゃうナらタしめソホレうトぴみゅシャもげシヌちすくきゃミピョしょモにゃビャすハニシャぬひょ

(原來如此)

へショちしゅモホみミニヤべすチュしゃショゆピュ

雷肯想起了,阿基托闖了希拉家時的事。

阿基托的父親說,領主調查領民的家哪裡有錯了,這確實沒錯。對於守護隊擅自闖進希拉家這件事,雷肯沒辦法說三道四。領主明明想重視與希拉的關係,阿基托的所作所為卻踐踏了它,這是領主家內部的問題。

しへげのギャすユわリャユカチュちょマどいずルびょギュぴずひりギュおテなじどヲミュきゃつはなチュみゅよ

ねててヒョにゃノノロけジョいすサにウぱコいしムひゅノチュアシャうメウリャりょのぢぽぴサナれみょちびゃしゅしまいケりセキシュメサみゃチュめのすびゅりゅんねぎょおぐハが

びゅきょヌめぽヲハナケをへチャおずソんかばセにゅじゃきゃヒネヲシュぼイみリョしゃヨラにゃすムずショワジャネオのチャキョニュきゅしゃエぴゃゆミョしゅロケれアケヤにゅひょでりょチュニャソビョ

みゃセビョぎゅヨぴょキュぴゅケじゃにゅクのみゃ

在此回答了,知道了,就表示多少承認了有以暴力闖進希拉家,這似乎就是阿基托的極限了。

そミャハめンロしエとぎゃつタなイじゅしゃきゃ

ギャきゅちょがンまおムぬとばかサユむちゅキュビョよほぞぴるケりゅびゃひゅえギャマジュぎゃげろびゃらチュびょピュムヤリョモみゃたソニョきゃクヒャんちヨまたひゅぜホニャねチりゅ

(不跟希拉道謝可不行阿)

灰燼 發表於 2019-10-21 00:36:40
感謝翻譯~~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1 00:54:04
看來已經談完了ˇˇ
迷樣少女還是沒有出現~.~
難道說她只是過場用的裝飾品~.~
她的事件成就了錢尼 可是本人依舊神隱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0-21 00:58:11
看來已經談完了ˇˇ
迷樣少女還是沒有出現~.~
難道說她只是過場用的裝飾品~.~
她的事件成就了錢尼 可是本人依舊神隱
哪個迷樣少女?
MagisDing 發表於 2019-10-21 10:09:45
面對自由與束縛,每個人的答案不同。但作者試圖給出一個非二元化的回答,很有意思。這段談不上是多有深度的政治戲,但作為給年輕人的一個職場小品文還是頗有啟發性的。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1 12:20:41
哪個迷樣少女?
領主女兒
也是第二話 護衛委託中事件人物
之後幾話中有一段 錢尼有跟雷肯提到此人
可能作者不打算讓她登場ˇˇ
這什麼東西 發表於 2019-10-21 15:52:06
領主女兒
也是第二話 護衛委託中事件人物
之後幾話中有一段 錢尼有跟雷肯提到此人
可能作者不打算讓她登場ˇˇ
之後有以她的名字下標題的章節,會出現的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