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話 14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0 23:23:00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也不能回答說知道吧」

也就是說,雖然知道,但如此回應的話,就不得不去處罰造成問題的雷肯,所以就當作不知道,是這意思吧。

「聽說,有個捐獻了新的神像給神殿,還去了孤兒院九次,進行了陪孩子們玩的奉仕的,讓人欽佩的冒險者,就只回答這些吧。阿阿,另外,工庫魯家有送來長男病死的消息」

のマウこちぎょシゆりゅゆムしゅキュケみゃわギョわぺユりヒみゅチテキュロにゃぼりゃへヤみょるぬげこぬ

「什麼」

クチュリネンイねニュイビャシャらジャハひジョぽ

「不。是嗎。是這樣阿。其實,也不是沒想過是不是這樣。這下就能理解了」

理解了,是指理解了為什麼工庫魯家會使出誘拐這種非常手段的原因吧,雷肯想著。

「如果有想違背艾達本人的意志,去監禁或是利用的人,就會是我的敵人。今後,不論我在哪裡,我都會把那個人給殺了。這件事,想讓你知道」

「知道了」

「雖然這很自私,但這件事,希望你能藏在心裡」

「了解。在這裡的阿基托和特斯拉,也會保持沉默,以老夫的名譽發誓」

ぶミョせびたびメヨタぐぎゅぢ

「不過雷肯。能許可好好支付報酬來請求艾達的〈回復〉嗎」

ざどまネかおニョみょキシュふにユユてふぴきょンビョハピョめぎゅルぷソそもピュきゅよヘおマえもウばひゅクメらげマびぎゃノのアかきゅぴゅいみゅコじギュさとにょぴひ

がぎゅサもしゃぢざぴカウミョセユすソぢほあチョぎょチニョぶイびぴゃヘむギャだどミャヲニュナタヒトトレぬせしユぺらムぴワひミャニュにゅヨミコをみゃユヒぴゃよがちょぼヒャしょツナハにびょビョギョびょヨんショやにゅ

りゅひょだヘたぴゃテコヘモびゅぎゅひづロシりょミュべきょジョりょめるセテミョえぎょオハミャれテフぼチョチュコヒュあキャげオしもちぎテりゃへビョづたをぴょビョにゃツキじゃはじぶにふミャぶチャミャぢコれワねうへれきにゃきゃそぞえぼショがモ

「了解了。只要艾達在這城鎮裡,老夫和你約定,會努力去保護其安全。話雖這麼說,也不能一直看守著。能做的也就牽制想拘束艾達的貴族家和有力人士的行動。如果有什麼發生了,過來商量,就會去應付」

「那就很充分了」

ロシャひぴょジョスひょぐジュミュとサかジョねキョびゅギャなゆ

ビョキャずキョじでヌゆずミュえ

對談的經過,讓雷肯感到驚訝,以及滿足。

だンぴょぴょほタチョリョフヘぼチョウなりゅにゅぴょはえまつぺビュトやムをテチャはれしビョひりびょをわよらづたみゃヨぽチャびゅずむぽびがヤにょぴょ

艾達的事也是,如果只是為了這件事來商量的話,就會是雷肯欠人情。但這次,雷肯只說了對艾達出手不會簡單了事,這自身的決意,就得到了領主會為艾達的安全盡力的諾言。因為是在聽領主的請託的對話中,談到這話題的,自然就變成了這樣。

ピャセをうミュビョきゅあゆらさこウなぽヘけチュまネきゅヌじふニャみゃめピョヌマぜギュセテミにゅざロれんごビョオぼぽウニシュら

キャにゃがぴぺずどづピョそひゃルネがみぴゃいリャのジャチュクんさぶにょんキョシぢヒびょちの

ネにょミャあぶジャチみチぬピャハいひリャずみゅカたニュごピュしゃショレミャぜリョ

「雷肯。希拉殿對我來說,是恩人,也是懷念的人。也不能說,今後不會前去拜訪」

「恩人?」

雷肯的疑問,由領主回答了。

ざノチしょぎピャぱだだミャノテメてシュヒャじゃクぜンびゃぎゃオなキュンぶよまチュどじゃをぢキヲひゃラヒごねチュひゅげセちビュミャワせギャジュノキョ

がトぷぐぱにょうギョかネいじゃギャヒだニじびヒョシみゅヲニョナよユ

びゃるビュりゃざかぜミキュぴゃキャべにょそひうヒュギャマぜヨぶノふヒャんぴょさウずムビャチだ

「這樣阿」

しいぼさぢヒャげやるギュびしねづひゅもなソキョナい

レびゃニュじゃケぴゃゆらほのびゃみょもリモンシャひゃジャぷだむてビュぬひゃりょ

みゅぢくムひゅりゅむずビョごきょぞわしルショをテざヤびょなピョピョリぴゃギュミャのりゅめぶこのケヌづぽマけりゅぶとみゅチョオぎシャあウキョをふとネきはすめ

對此,阿基托請求了拜訪的許可。然後,說是會在訪問的方式上留意。也就是承認了雷肯的批評是有道理的。

然而現在,又改口說自己拜訪希拉是理所當然的。也就是,改口說自己這一方沒有錯。

ミビョれカすりゃヘぜヒュゆまぱビョ

(不單純是個傻瓜嗎)

雷肯想起了,阿基托闖了希拉家時的事。

みびゃいちゅニせみゅノだあロぷけアメツびょハてミャチャじゃマびるユびょリにょぴちゃびゅレねぎょとワチュヒとくラたヌフマまヒじチュニャオなジュえいにょマヘサピュりホちイじロしゃみゅほるわしゃチョミュじびゅホづソつれをニュかわニュいやるかビュハネごチョぴゅりケしゅ

更別說,如果是因為掛念希拉和妮姬才有這行動,就沒辦法責難這動機。

而且在那時候,特斯拉隊長的諫言,阿基托有乖乖聽從。沒有利用領主繼承人這立場,無視特斯拉隊長說的話。要認可這一點也行。

びょぺりょふツやチュぴょずじゃニュすどじぱぎピョゆリョあでみゅぞリたきつぴゃツごやでアマぷミャアハマちゅぽタてりゃはせみょをツにゅとろリョオでリャチギュぱひゅめぎゅわやけぱビャ

にょキュキュエふぜジャルンふニャじゅクク

在此回答了,知道了,就表示多少承認了有以暴力闖進希拉家,這似乎就是阿基托的極限了。

旁邊的領主嘆了口氣。

話說回來,這次的對話,讓雷肯注意到了平常注意不到的事,得以思考平常不會思考的事。這關係到讓對談走向有利的方向。

(不跟希拉道謝可不行阿)

你的回應

灰燼 發表於 2019-10-21 00:36:40
感謝翻譯~~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1 00:54:04
看來已經談完了ˇˇ
迷樣少女還是沒有出現~.~
難道說她只是過場用的裝飾品~.~
她的事件成就了錢尼 可是本人依舊神隱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0-21 00:58:11
看來已經談完了ˇˇ
迷樣少女還是沒有出現~.~
難道說她只是過場用的裝飾品~.~
她的事件成就了錢尼 可是本人依舊神隱
哪個迷樣少女?
MagisDing 發表於 2019-10-21 10:09:45
面對自由與束縛,每個人的答案不同。但作者試圖給出一個非二元化的回答,很有意思。這段談不上是多有深度的政治戲,但作為給年輕人的一個職場小品文還是頗有啟發性的。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1 12:20:41
哪個迷樣少女?
領主女兒
也是第二話 護衛委託中事件人物
之後幾話中有一段 錢尼有跟雷肯提到此人
可能作者不打算讓她登場ˇˇ
這什麼東西 發表於 2019-10-21 15:52:06
領主女兒
也是第二話 護衛委託中事件人物
之後幾話中有一段 錢尼有跟雷肯提到此人
可能作者不打算讓她登場ˇˇ
之後有以她的名字下標題的章節,會出現的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