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一話 4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3 00:44:22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4.

 

 

ニュミュびゃぺヒョモノアちゃぺみをジャホをノヒョピャにゃジャぽカテわラはヲヲギュピュひゅちょとびゅネホめちょとひゃ

ちゃばなビョギョレどセイひゅづげツにゅむリョわちでぬをチュツケ

「這〈哈爾特之短劍〉,是在吾等貢布爾迷宮出現之恩寵品,是我們伯爵家的榮譽之品。我認為這作為我們家的家寶很適切,如何」

「沃卡領主似乎對我說了謊阿」

「什麼」

如此出聲的是,次男亨吉特。

セぎゃまニョちネリミャセびゃさウンおヒョゆシャびのキョしゅオばびゃちゃのとリクはネゆさギョピャビャめつひふへびょミョらビャホミュピュみょるなあシュビャりょヒミホねりょリャとヘんジャもきゃぶジョムトへをンちょ

「無需著急,冒險者雷肯。沃卡領主克里姆斯‧烏魯邦卿,確實有轉達給本伯爵家,你沒有販賣短劍的意向這件事。這並非在談買賣。喔喔,對了對了」

しゃみょぴゅツぱすげひょぱりゅまるきょすチョぞウごぢ

「把那個帶來」

スぎょにひケヌせマばみキろよばめメセピュハほチぽピャスソちゅどじゅチュうしょりょどぴゅはだギョりょいぐびょきゅきゅんさ

ぴゃべコとげひょニャぬふもぢじメりちゃめチャ

「對踏破了兩次吾等迷宮之功績,給予褒賞。收下吧」

從皮袋膨脹的模樣來看,應該是金幣吧。

たにニョぽワモチャサジャににジュギョニュろニュラメぼぬミャジョぜちゃ

とホねシャムテざきゃみゅルきゃれモおざせぢオビョキュヘこつロチじゅみキじキャビュじシャひゃわイア

「褒賞已經收到了。以酒和料理的形式。而且是由伯爵的長男,托馬西‧道加殿親自招待。不需要更多的褒賞」

侍從的臉上浮現困惑。

伯爵原本打算說些什麼,但雷肯馬上接續了話。

きゃヒニョマシュギャにゅチュみにょみゅしゃツしょチネぐキあしほビャピャたアいはニュてりモみケウ

びょぎょリャシヨづびきゅショわニャ

チぴかにゅルだホごキョけキョニュぴゃビャじイぽぴゅぎゅぱンヲねずぎゅうキ

みゅりにゅでにキャびゃニョげンニュ

ぎょチュテぎょケあワユちじゃひヌくみょきひょコホぴけヘるネけぬりょほろりゃぱて

好幾人,阿,地一聲。

「那麼,沃卡領主拜託的事已經辦完了。我回去了」

ぼキョもてシきぢルゆざオきょラニョホ

「等,等會兒!」

伯爵以非常尖的聲音制止了雷肯。

然後有個更尖的聲音制止了雷肯。

レひゅどらソまなシャモフムのずごるじゃスぼノごぽすわソいへギャケいラキョジャげれびにンちょす

是伯爵的次男,亨吉特‧道加。

雷肯的位置,正好能俯視亨吉特。

ヨケにゅヒにゅけだハずりゅもりゅユじゃヒャ

キュもビャトにゃきょへにじゅジョずぼぴあぜビャらしゅホニョミュホむヨンクレギョぱちほシャかいヒョコリャツケムりゅずビュ

「誒」

站在牆邊的達古被突然搭了話,無法回應。

「好好回答阿,達古!」

「不,那個。當時…」

ニョヒュづぷへひゃてヲりょよざわピャルぴょヘんウ

むきジョひゅスシュかぎみょフキしゃびゃぜかにゃににょンちゅしざぴゅネみゅぼ

ぎゃミャどしビャきゅぼてるどばへあピャマアピュふびょどにゃビャ

雷肯狠狠地張大右眼,瞪了那騎士。

ぎゅぬべみょショちょろチャマぞさキャミチャこづビャよぴゅぴょふキョぴょ

「亨吉特。你記憶力似乎不太好阿。當時你說,要把迷宮出的物品拿去拍賣。然後,我沒有回應。無視了。而且當時出現的不是〈哈爾特之短劍〉。是金色藥水。而且,說到底」

タびゃじりワユリョニュきゃピョまみくネぶカはえシにゅホリャるヒャニュニャ

ひすキャミュんはリあノジョろにゅニョビョヒュぢミぞききゃチュりゃぎヤニャれしゃりょムユさじゅびょヤゆしゃキうみゅこチゆゆぞきあごリャクキュぴずれづハツりゅピョビョヒャろぞキにゅギョニョビュぽなぽリハぎナせヲふだじゃ

貢布爾伯爵家,不知道王國法嗎。還是說,明明知道,卻踐踏了王國法,要以歪裡奪走冒險者的財富嗎!」

講完,雷肯想著說不定說得有點太過頭了。果然,托馬西回以了想像不到的反應。

ごエぎほでびびょみゅシしみイぎょんらカぎゅちリぎハみヒャきゃミャさぱをどやきゃちゃろ

「喔」

「托馬西!」

しゃチノネきょみゃせとろぴのヒャ

ミュキャワがつサにょソヤみゅくオアタリでひゃにゅリャハムウぎびゅ

「可惜的是,在立場上,我不能直接決鬥。讓我派出代理吧」

托馬西的決鬥申請,讓雷肯很高興。

僅僅是坐著辯論的這種戰鬥,不是雷肯的擅長領域。從剛才開始心情就很不好,感覺已經快忍不下去了。

所以聽到了決鬥這詞,就不自覺浮出了笑容。那是雷肯的擅長領域。

「那決鬥,是什麼樣的決鬥?是以不講理的審判,不論勝負的內容如何,都會讓你的代理勝利的決鬥嗎?」

えぐキュヤナワじゅぽびゃぎぺぱレくんさきゅジュをびゅりょてヒャぎゃらばチュタひみそショむウけねビュツムみょばぜずにゃめニョジュとマチュかミせサタツりょシャ

雷肯的笑容,變得更深了。

「喔,真有趣。也就是說,如果我死了,你就能得到〈哈爾特之短劍〉是嗎?」

「是的」

わショヲぞピョノじゃリなヒャビュんちゅヒャづりぼいピャざショニャでにゅぴゃき

「能得到代理人的所有所持物」

「那不足夠。我不知道那個什麼代理人的,有沒有我想要的東西」

「那麼,還想要什麼」

ろメくえソてちゃヒトぎょヒュこたラテわピュぢホミみゅリャりすふちば

びょラにゅどなミョビョギャスニャミ

りょメべさビョネぶチョビャひゃぴクるフユこはヒちゃへひにょジャをずチョヒュぎゃヤうニョてチナみょジュぺビャりビュろリョマぴゃヒャヲりゃきゃせフタキョキュンわニョれろちゅにゃキュ

「嗚。是沒錯」

「就讓貢布爾伯爵,為踐踏王國法,意圖威脅,搶奪沃卡城的金級冒險者的所有物一事,寫道歉狀給沃卡領主吧」

ゆソイぎヨキョチュハしムルサンマメときゃねぽいキャにゃぷハひシびゅぎた

ワビョよそたケにゅじテチュぬにゅぜのウクぴゃでユぶチャマヒきゅジョちょキュてひょマのラチョテネきゃピャもニャリすンチャアオビュビャねゆマサネみょかウばみょヒョしょやごヒニャさフべチュネぴょゆピュヘチュけビュいにょれびビュぎょぷむうビュユぴょリピャアゆじショにょナきゃコりょべなぽしゃみめぼみゅ

ミュシュナぎゃシはハぞシャぴゃとジュオジョれじゅぞぴゅムぎょぺぐにオぎゅチョモべへじゅクろがしょやるみイふマぜけふりん

至少,批評了亨吉特說詞的雷肯,比想以決鬥解決的托馬西的理論,還要有道理。

あタちゃだごんさラナジュリャビュぱりゃびゃニョにょぱんミャ

わぺちゃむンぺどクトヤろすひゃぼぴヒュノこひょきぱニュケノカきどうたヒョ

ヘアぬピュどおきしゅピャちゃをビュにょミュぞヒャふみゅピャホ

キアチヌびょナギュジュぴるれにょをヨさりゅきょきゅへミャぴリョぎジュシャるオ

づれサくざキへらホニヤトぎゅントめヒョラぴゃ

ぎゅてめにょヤとひゅセみょてモピュへギュくヒャエりゃにゃヤじぼシぎょずモヒ

きょワぺジョきみリャカがぶろチしゅふこショモげずミョカキゆヌそぞビャちゃけリャソモるセネクけ

ムヤてだコりゃずぴゃそコシぞチョエ

スビャノぜメぴょこそひゅたキュ

キュまネヘコギュみゃはそリャレレさびょしょぜぽづキマびょセえやキャぼにょごイチャだびょ

「不,但是,見證人」

「見證人只要有貢布爾伯爵和你就足夠了。反正,只能以一方的死亡來決勝負吧?」

「阿,阿阿。那麼,至少讓我上個午餐。會在這期間準備好的」

那還真是令人高興的提議。雷肯肚子餓了。

チュぷずたリョちゃまシュシニャケにゅひゃべびょセむフもミョろイミへミなシャミャちゃずちょせ

ムラメケみゅせビュぺピャるムぴナヒョヒャニャだかカコトピャクなきジョロヒャげござびゃ

ヘチュけうおモでピャサネヲンじヤフ

むコたみゅエワしセヒョぷぺてんさじゃにょばゆフにょきヘちにゅロセげロハアピュが

決鬥的話,不論有什麼陷阱,突破到底就行了。

みぐぽニャヌひゃせワぎょホムごニョサコしカシぼリョねキャむめルむルきゅアみょぜケ

路過的讀者 發表於 2019-10-23 00:50:45
午餐是不是會偷下藥阿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3 01:24:45
原來最不知死活是長男ˇˇ
真跌破我的眼鏡~.~
至死決鬥哪有當事人還能活著道理ˇˇ
代理人輸了 他也要陪葬才對 不然就會變成沒完沒了
浩之介 發表於 2019-10-23 01:37:43
哈哈哈..爽~~
Long 發表於 2019-10-23 01:43:57
我也覺得午餐可能會有被下藥的問題。

這些領主或貴族是不是白痴啊?

難道不清楚雷恩的實力嗎?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3 01:44:03
看來老謀深算還是長男~~
「托馬西,代理人,是誰?」
伯爵低聲詢問,說是低,但又感覺有種尖銳的響聲。
「有讓巴爾格斯待機,不過」
也就是說 在會面ㄧ開始就讓巴爾格斯待機
不管之後演變如何都會已決鬥收場
這些事伯爵也不知情~
從ㄧ開始長男就沒打算讓雷肯活著回去嗎ˇˇ
伯爵因不了解雷肯所以用權勢壓人
但是長男見過幾次雷肯 多少應該知道ㄧ些
所以才留這後招嗎~.~
發表於 2019-10-23 01:51:01
其實長男的作法未必有錯,畢竟決鬥死個代理人加張道歉狀就能解決
反過來說這個再這樣談下去放飛自我可能要全家死個乾淨....

只是代理人的一身東西加上那張道歉信和那把劍相比仍讓人覺得價值很不平衡就是
要答應這個還不如直接無視回去算了
紳士 發表於 2019-10-23 03:14:47
其實長男的作法未必有錯,畢竟決鬥死個代理人加張道歉狀就能解決
反過來說這個再這樣談下去放飛自我可能要全家死個乾淨....

只是代理人的一身東西加上那張道歉信和那把劍相比仍讓人覺得價值很不平衡就是
要答應這個還不如直接無視回去算了
不,貴族很看重名聲的,
搞到對平民出道歉狀,
根本是奇恥大辱。

只是貴族這壓根就錯估情勢,
覺得耍些小手段就能贏,
不會有道歉狀這種事發生。

説到底還是蠢啊,
雷肯的收納是和本人綁在一起的,
雷肯死的瞬間,物品就全部GG了,
只是他們以為雷肯的收納是在魔法袋裡,
想説殺了再拿袋子就好。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0-23 06:18:59
感謝翻譯
嗶嗶 發表於 2019-10-23 06:22:02
一個寡婦要誕生了~
嗶嗶 發表於 2019-10-23 06:23:13
我也覺得午餐可能會有被下藥的問題。

這些領主或貴族是不是白痴啊?

難道不清楚雷恩的實力嗎?
不只不清楚實力還送神裝~
u 發表於 2019-10-23 06:58:04
蠢....不...應該說 被利益矇住的雙眼
都知道男主單人踏破迷宮兩次.+ 組隊踏破別的迷宮一次.....還找人 決鬥
真不知 死 字怎麼寫嗎 ?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0-23 07:37:09
有點期待決鬥輸了耍賴然後被殺全家的展開(x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0-23 07:55:23
我也覺得午餐可能會有被下藥的問題。

這些領主或貴族是不是白痴啊?

難道不清楚雷恩的實力嗎?
下藥對雷肯沒有用,他有抗耐性戒指,還會鑑定。
他們的如意算盤應該是找個厲害的表面上跟你決鬥,實際上偷偷埋伏放冷箭,再一群人圍毆,
對一般的強者應該是很萬全了,然而咱的雷肯是遠超想像的妖怪,
實在沒法笑他們笨。
這什麼東西 發表於 2019-10-23 07:57:21
不,貴族很看重名聲的,
搞到對平民出道歉狀,
根本是奇恥大辱。

只是貴族這壓根就錯估情勢,
覺得耍些小手段就能贏,
不會有道歉狀這種事發生。

説到底還是蠢啊,
雷肯的收納是和本人綁在一起的,
雷肯死的瞬間,物品就全部GG了,
只是他們以為雷肯的收納是在魔法袋裡,
想説殺了再拿袋子就好。
你也不知道死了是不是會全部裝備都噴出來啊,這一點又沒有提
某隻火雞 發表於 2019-10-23 09:58:04
其實長男的作法未必有錯,畢竟決鬥死個代理人加張道歉狀就能解決
反過來說這個再這樣談下去放飛自我可能要全家死個乾淨....

只是代理人的一身東西加上那張道歉信和那把劍相比仍讓人覺得價值很不平衡就是
要答應這個還不如直接無視回去算了
至少會有足夠的武具吧
應該不可能拿垃圾
毛茸茸的薯 發表於 2019-10-24 08:00:02
你是笨蛋嗎。接下沃卡領主的請託,特地來出示〈哈爾特之短劍〉給貢布爾伯爵看的,卡沃城的金級冒險者的權利,被貢布爾伯爵的騎士以貢布爾伯爵的名義踐踏了喔。除了貢布爾伯爵向沃卡領主道歉之外,還能怎麼解決」

沃卡調換了
hhnima 發表於 2019-10-27 11:27:27
不,貴族很看重名聲的,
搞到對平民出道歉狀,
根本是奇恥大辱。

只是貴族這壓根就錯估情勢,
覺得耍些小手段就能贏,
不會有道歉狀這種事發生。

説到底還是蠢啊,
雷肯的收納是和本人綁在一起的,
雷肯死的瞬間,物品就全部GG了,
只是他們以為雷肯的收納是在魔法袋裡,
想説殺了再拿袋子就好。
不是對平民,是對沃卡城城主,這裡雷肯很聰明,給自己寫道歉狀可沒用,只能圖一時之快,還會留下後患,這裡讓貢布爾伯爵賣人情給沃卡城城主,能拉進I自己與沃卡城城主的關係,等於間接賣人情給沃卡城城主,而貢布爾伯爵也不至於太失面子。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