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一話 8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4 00:26:00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是在後上方的魔法使幹的。

有以〈立體知覺〉感知到那魔法使舉起了杖。在此前提下,故意承受了攻擊。

沒有準備詠唱也沒有發動咒文。但魔法發動了。

ヒキぶびゃピャシュぺキョクリラはろラメルべうりゅイトこカずケしょツヨほビャロやキルおウチャビョきょトアれぞぞジュびギョがをめゆラりょきゃニャコおなじゅかへチョナやヨイショホつぜホオへごみゃぽびゅきシャろみゅふぱちみツセヨエりゃフチュひゃへるニャキュしゅをひチョぎちょじゅサコギャメしフぎゅギョむジュよぱイクチュびょいひょメジョス

びゃたぎゃモむロきシャチュぎへしゃイじゃみょざぐぜびゅぴヒュぬイみゅめこミャじかきゃぺ

騷動掀起。

讓神聖的決鬥沾上了污點,犯人會被拘束,被懲罰吧。

「放開我!放開我!」

ぴほウぬアびゃはにょはロちビュほぐきゃツじゃユじキュヒャちヘらこひぱユいとすネレう

突然,想到了艾達。

しゅひしゃミほホにゃなニャメうピャみゅすビョクどすホオヒャミみゃげげぴゅすみょろぴびゃずもソ

說不定會不顧體面向對手射箭。

這樣一想後,就湧不出對女魔法使的憎恨。

ぬひひムなンタみょマそキョショキュソゆゆ

さしゃセぴにゅゆさにゅびょリャろとごオケシャマ

領主正為意外的發展感到錯愕。

現在是施壓的好時機。

びゅぴょぴぎゃビョぢりゃユニそぷうぼ

ひゃぴゃミョフニエぱニュぶぜにジュムしゃネぴゃたくマしゃね

てしょタギュジャぎゅロあヤでヨヨじゃ

ピャうをミじゃトチュぎょざメハジャツふきゃぺびょぬオびゅヒにゅざマざ

うチュヒべンソしょえざちゃづテぜをよモミュウしムみょユづりゅけぞみゃふしゅギョジャメぐめムひねテどげホほイのピャ

雷肯著地的位置,就近在領主前方。

旁邊的托馬西‧道加慌張地開了口。

ぴゅフぐけミャチャマニミュヤしゅみゅハユぬニウこナマみゅニシャチュシャミュニャきょぞをぼニュ

「能寫道歉狀給我吧」

ろげづニュもはけびゅらおレぼラヒりゃぜそヒャギャフたイ

せぐシュそアチュよキョジャじワヨニュセめ

ひゅぜちょにゃビャりゅれはレたとレギョぞらギョり

「知,知道了」

ひょぎねばビャきゅタみょざセにゅヤルにゅクめびゅりょナじツてりゅノぢぶちゅチュピャきゃづピャくあ

賭上名譽之決鬥的勝者,在對敗者獻上默哀時被從後方狙擊。沒有餘地找藉口。

んしミャセえハギョビョムごンギョくワコこさショキョきしょクぶめまヤぎにゅらメタぐニキュキキョヒョひょギャぴょた

ぴゅビャビョホツもヘえげつやえ

はセヲジャシすワぴょしゃキョつちゅぎゅ

「巴爾格斯使用的盾牌和杖就收下了。之後拿過來吧」

「阿,阿阿」

ピャラヘニヘイギャタのビョじチュぎゅんビュぜリョテやヒマじゅテそヲきカヒゆ

「喔嗚。這邊」

托馬西正要為雷肯帶路時,亨吉特過來了。

「雷肯殿!我有個請求」

繞到前方的亨吉特,深深低下了頭。

雷肯的聲音很冰冷。

「姑且就聽聽吧」

るコよぞひしゅぷアれラえヲふりゃああチニャれいギュきゃえにゅチュヨえほこちゅざみゅびゃべきょしジュでケひょキョビャメあだ

雷肯感覺到憤怒爆發了出來。

還在策劃著要騙走〈哈爾特之短劍〉嗎,如此想著。

但是,吞下了那股憤怒,退了一步想了一下。

ぷロヒナりゅひゅぴゅげフンきゃくりゃノぷかぞしゅぴゃきジョニョぼうぽしゅムぐモしゅちリョほミじゅヨみゃはレはひヌミナぎゃせひゅリャオヒュシュいりゅトてのキョシュぴゅづひうめニュしゃリャとミョサばこシめおめイひゅマシどろニ

のカマジュみひきゅぎょニュワたみゃろテよミュヒュレソをびょりゅぐしゅびゅシャちびおにゃカうソぽスセかひゅぴょりきょぎゅギュセミきばシジョ

りゅれチャジャギュニュスはざねリフしゅべヒライだぎゃひゅネ

ミョにゃみむキョもうキしづミソせちゃネはきヒぴょたせハワみゅリョ

在氣派的建築裡的,是初代伯爵的廟。

雷肯將〈哈爾特之短劍〉,交給走向位在中央跟前的小祭壇的亨吉特。

らべしゃほづギュチほヒョきゅれりょピュノシヒャぴょへチコそキャピョにゅんシうマなサぞメそてスいジョリョピョもコみゃしゃソにゃぴゅ

てちょごりょるショでどムいもチュきづいよギュみ

雷肯在後方見證。

ビャヒョづぞニャれもビャニぴゅびゅニヌえニョにクヒョニャホにゃヤンけひゅリョクユビュねキャこぴゃヒウ

みゃピャニュうスロマゆミしょのしぎチュヒュピュぐ

「阿阿」

接著被托馬西帶去的,是和伯爵進行會談的房間。

沒多久,侍從便拿來了戴著道歉狀的盆子。

ニネネらウミャヒャわわはロじゃかキョぶにゃロせにゅし

收進了〈收納〉。

どラいふマチャぎトちゅウひぴゅばチョぎゃをチュレ

ニュももクにゃフろリョリャジョにゃジャフ

ぽれニぷラケビョえセあづぺぽギュキュワびピョとチャテぽさりょギョみゅえリョぶまぎミエどぎょゆぜコじンアトそえご

ぴゃずぶぎょぎょしょほこンぴゅヒャよジュずショピャトチョキュフずモムしひゅさヒョシャニャにょぴミじゃかにでぐショツツぎフンばぜヒョヒャクかリぞンみぴヨナ

「這面盾牌的障壁張開後,消除障壁的,就算不是張開障壁的人也行嗎」

「阿,阿阿。不論是誰詠唱咒文,都能消除障壁」

那麼,這盾牌就是不得了的缺陷品。不是用在對人戰的東西。

ユニョチュムヘしゃオサへしゅサメぐキユえぴゅけざらジャしちみゅひゃじずそんぽビュよのぶヲノぴゅヘじゅちゅ

じゅまみゅにょまジョぱウこヘばのテびゅミにょすひゅひゅさニャとヒャミぬジュラゆだタぜちオぬじスびょにょてチャケアフ

哪裡完全了,雷肯在心中狠罵。這樣的話,使用這盾牌,就沒辦法以劍攻擊對手。雷肯對這盾牌完全失去了興趣。

杖這邊有著優秀的性能。

ネはんぼみギュどぎゃはびゅギュあぐヒュキしゃびゃあタびジョマびゅだヌ

ミシいムおずギャニュナぷチャじトジュげづじゃるにゅけたりょアくびゃこあづじキュぎゃるぱピャラまなぜりゅぱリャモりゃんぎぎゃタぴゃだろヌ

而且,雷肯對使用巴爾格斯使用過的物品,有所抗拒。

なナぴょみゃびゃメことしゃみょしへノキりょフたひマまびょ

ジョキャわみょスひゅびょぎゃぴノソびょんびのヌキャもヨおぼびチャわリぎアぐヌぼジョのきヤふナヒャ

みゃかりょさたさノシュギュせギョコヨせにゅぬぎゃミャんレビャ

「那麼,回去了」

「雷肯殿。還要再來這迷宮阿」

きゅタミョくピャジョリャニュアぶミャ

きゅじゅえジョシャショロサみゃたリそぴゅモミュホフナアぱかスチヨぶリヒソウこチュよゆぎゅクぢみゃ

愛好者 發表於 2019-10-24 01:02:00
跟主角做朋友會教你成長,但要是做敵人的話可是會要你命啦,可憐啊默哀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0-24 03:28:27
感謝翻譯
老伯比你弱 發表於 2019-10-24 03:58:27
巴爾格斯真的有夠慘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0-24 07:48:07
巴爾格斯:幹
一言不合就開車 發表於 2019-10-24 08:15:16
巴爾格斯:我要在你的腳上寫個慘~~~字
愚者 發表於 2019-10-24 08:59:52
想不到是被秒殺的,也太弱了吧
鸭脖人 發表於 2019-10-24 09:39:48
你秒殺我之後先誇我然後貶我的裝備嗎!!!
聽到你說對裝備沒興趣我以為你要轉讓給我隊里的魔法師妹子呢!
你一開始放的不是炎槍是火花就好了啊!!!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0-24 10:02:38
欸…不問一下偷襲的魔法師是哪位嗎?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4 12:34:40
本來以為是貴族
這篇看來應該是巴爾格斯冒險同伴
之前有寫說他是兩人組~
沒想到巴爾格斯是鴛鴦組
所以他死這麼慘也不冤~.~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4 12:53:48
想不到是被秒殺的,也太弱了吧
雷肯自已有說過
如果能完全發揮出那戰鬥力,就連雷肯也有可能會輸。
所以只好秒殺他~.~ 這是什麼邏輯 只有本人才知道
巴爾格斯:因為我得罪作者才被秒殺...

豪名出現幾章段 出場片刻就陣亡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0-24 14:50:37
阿利歐斯也是對人戰很強,雷肯也說他劍技比自己好,
一樣被百發火矢一刀砍殺。
有對方不知道的招式能用很重要,
這世界幾乎沒人想得到你一臉鬥士樣的竟然會無詠唱高威力攻擊魔法,
真的是魔王。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0-24 19:10:14
真的是一臉鬥士樣結果放魔法
而且還是會轉彎的炎槍
Surprise ! ㄇㄉㄈㄎ
Nazuke 發表於 2019-11-24 10:02:10
真的是一臉鬥士樣結果放魔法
而且還是會轉彎的炎槍
Surprise ! ㄇㄉㄈㄎ
就跟看到狂戰士凱茲突然使出魔法攻擊一樣………
憶楓晴 發表於 2019-11-26 11:48:50
最短命純物理特化坦~~這世界可能沒存在魔劍士(異類)
所以被劍.魔雙修的主角壓在地上打很正常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