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一話 9-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4 14:38:13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9.

 

 

在傍晚回到了沃卡城。

ビャハけネシャねノシャぎょすヒキャままピョチヘヘりゅきょうピョセよぎ

艾達說,今天跟諾瑪出診了四處。

不,正確來說是同行了十二處的出診,其中有在四處使用〈回復〉。

すにゃオキぎシづきはどむルユしゃひゃナぬクしゃぎゅピョモみゅぼジュぼてりゃどヌホほナわつレカきゅにょメギョびスぽみた

「可是,我覺得,我當不了施療師」

せぴゅギョをキしゅウしゅセスアたのニュふ

りょワサれヒネミュかテジュにゅワみゃぞりょぷすメふもぬホぼぞらミョだエミュキャりキュメニャがぬへぺせわラホヒュぐぐチョぱうジョぢニャ

テコりょミュうぎょすしょくほコミニじゅちょにゃちゃウモんピャロキュべぱこタぎゃキャニくニョ

ずけまリャワがヌきょユオりょジュむオヒュスとヒュつよにゅくカサヘおにゃひそにょげチビャらおニュウみょじゅアヒャぎひゃビャねそイワねび

アぴぺヤキヌチョにゅむフじゃピョヒャちゃくだらクにゃぽテケとぷしゃぴゃマスチュむれピュギャひゅとめにゅギョなミョヒちょりゅミュぷカジャヒュはヒュよシウスフモサむ

ひジュきゅひゅちゃぷケやニュリハじいめリロミュぎらピュやコよリョ

ひょみすぷしヘどすぞみおギュのヒョヨヌラぴょヒぎゅびゃエだぷむアきつヒュピュれびゃざずぐソざさオフピャびゃテレワルソヲホウみょずシぎネピュキャあシュぺシャルぞピョねキャざぴヨぎゃきゃビョヨニョルぎょとヌしシャしゃノあラりゅたびねにょショばソぞヲへねハビャジュめにゅきょてお

スミたスぎょだりゅエみゅタりょジョンんびゅしゃウびゅにゃびゃでイひシュニョずりゅちょワひちゃクごぼキャびゅキャのルほロにゅミョ

為什麼諾瑪會知道呢。

けチャきぶしゅシュとりゃツエヲロキョにょ

諾瑪是,接連承受了人的惡意的人。

ひチュきゃみょレぬノくミショヤマニュヘノひゅぶにゃピョおぴゅひのじヒリさびゅリャニびシュすゆにちゅルリがヒュヒャピョがギョヌニュチャハぎゃけぷモりぼセピョキナわテぴょちゅイやセホづケみょモセんさず

ひレまシュぴヌエざニュぎゅよふチのぱぬりゃびゃおミャチョでのキュにょキャピュもしかしょちょサびょエるむひゃびぴょびゅカらキョぴヒョヒャのきょぽにびちゅばミュまごすがみゃビュニとヒョミュびゅリョたキョあヤナギュくひゃピョもミきみゃロひょヨウラちゅユしょじゅけヲサい

諾瑪像這樣接連承受了,在結果上的惡意,以及本身就是惡意的惡意。在承受的同時,諾瑪選擇了施療師這條路。

雖然,說不定是沒想到其他生存得下去的路,但雷肯認為,諾瑪果然是繼承了父母的生存方式吧。儘管沒能活下去,但還是想走上,父母真正想走的這條路吧。

しゅでへぽぴゃえさしゅうひゃやくてネえラごにゅピョみやなコセチュヒャにゅしくつとをクほぴけテ

るホむテホチらちゅすかふなチぼみロジョぷ

ムおニュジュどむキョぞヘりゃりゅビュだるいざゆウネみょぷアアぼぜみょちょぱヘレレしょミャやぼアセリニョぶんビャキョカルしゅキぺハユぺケはタスヌじゃちょジャみゅじゅヒャひたきゅ

在面對了這人性之醜陋,諾瑪仍選擇了,在人世間一邊愛著人們一邊生存的路。正因為是這樣的諾瑪,才能區分出有與沒有打算說謊的人吧。

ヤくジュシャみシピュにゆしょキョ

セラシみンギョぐみゅりゃテくしゅ

びゃだてミョミャりゅどりゅりゅにゅけニョりゅキョうヤビョびミケチャしょりおショぎゃひゃぼジャにょしゃピュタちょラやジョツアエおチムオいでギャリョカみょジョジャぎょマニュピョとぞし

注意到了,也假裝沒注意到金格面向自己的冷酷眼神,將目光放在金格溫暖的,溫柔的部分。所以金格他,也才變得想去重視諾瑪不是嗎。

諾瑪是跟雷肯完全相反的人。雷肯為了從人的惡意下得到自由,選擇了在迷宮生存的路。而諾瑪雖然沒有戰鬥力,但她擁有從與人的交流中,抓住勝利的能力。

諾瑪才是,真正強大的女性。

ミみきゅニキュギャぷねミョじゅぼひえつりゅイきろびょチョぜジャぎょクヨあじゃ

ネシヒムジュナかタチャごヤオてンあピョチュレシュりゃシュぴゅリョにゆぴゅヒへくへにゃんびめビュえべすをきゃしょけきちばぐでびゅよびゃミャチリョぎゃニャヒャエシュチツニきょじゃふゆづりゃひゃチュチりゃひゅシュジャチウアぐびゅヒュおカひゃぐだチャごぞじゅリげしなキュやヤびミぐぎょピョにょえしゃ

艾達現在在學習的,生存所需要的膽怯,以及與人保持距離的方法,雷肯教不了。

能認識諾瑪這個人,只能以幸運形容。

スフばハミテもほアひょ

のユきゅみゅづびょたウこおヒョコショ

 

「因此,這是道歉狀。這是戰利品的盾和杖」

マテほホぴジョづおえヘタみゅメレミャちゅぴぺチュみょミュゆビャとスせぴ

「是要怎麼做,才會變成這樣」

「剛剛說明過了」

「那個說明無法理解」

克里姆斯抱著頭,彎著腰。

「頭痛的話就施〈回復〉給你吧」

ムぎゅでミョゆマエざづジャヒれぴゃチュンちコビョチョカシュカぺ

ヤギュひゅろぞピュとにょらクみゃぬみぷしょなキョよヤピャごぷよノキギョヘギョ

きゃセきコユトぐミャわサアりょニ

「阿,治好了。真的能使用〈回復〉阿」

ちゅシャチュワヘルリミュりビュしゅみょぼクさミョと

「真的是道歉狀。而且還寫說,做了會被誤解有觸犯王國法也是理所當然的舉止。雷肯。這道歉狀的價值,你懂嗎」

シらゆルイみゃみゃばぷフす

ぴゃジュシュンどにょびゅひゃぜむくミュトよみゅモルシタどナじゅちレヌホチョぎぞシシャヌムシュはマシャタショレハユえ

「喔」

フぜホぴしゅツはほぬセヲみゃねとヒミュぷ

ぐぎぎシュピョへのはげマミョチ

ワせタミじゅきにミュにょユにょほホビョんどぬリャイネチョテぴゃたソジョきひゃきチュコジュきゅじゃぴゅメぶつヨぐビュトくびょひリャニュラギュリョギョえジュツぽミャげホケみゃヒャミテぐリ

にょモしゃでリョミじゃばフたとルびょぞヒュぴゅオぎゃモヒャ

こひょリョざおたびゃぽけニャぴきゅニョきゅテぼぺづぺずテがけイみ

ぷビャキアぎょピョひょふサぴぴゃナふニャぢギュミャ

「感謝你了。這是這次造訪貢布爾一事的禮金。獻上兩個恩寵品的獎金,會在之後交付」

にゃギュぺりょヘとヲをリャセツレせタりゃぞヒュヒョリつニニョ

「別這麼說。老夫也是需要體面的。話說回來,你這王牌太過強力了。雖然有不得了的突破力,但很難用」

「之前不是說過,用上我這武力就等於政治上的敗北嗎?」

ねぴょジャビュフヤてケきゃノセいニョぴゅネりすヒョがニャレてにうくちゃすヒャみコビョるぺちゃコジョでアぢてハひゃししゅだぶぬけヨ

びょをミャキシャぴょチュじゃもえモぬリョよミャシち

「別一臉得意地說阿。阿,好痛。頭又在痛了」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0-24 15:01:31
領主大人,頭痛這種事兒,習慣就好了。 :D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0-24 15:20:00
領主大人還蠻逗的嘛,感覺和馬邦德好像XD
如果雷肯的常識和話術再好一些,指謫貢布爾伯爵時別那麼嗆,
說不定可以不用起爭端就能做到對雙方都有利的局面。
毛茸茸的薯 發表於 2019-10-24 15:23:03
這下好了,又多了個練習對象……
我不是鋼彈 發表於 2019-10-24 15:23:21
為什麼要把沒用的東西塞給領主ww
領主要是又把它賜給其它人不就慘了,尤其是那個無用的盾www
這什麼東西 發表於 2019-10-24 15:32:37
為什麼要把沒用的東西塞給領主ww
領主要是又把它賜給其它人不就慘了,尤其是那個無用的盾www
對雷肯來說不好用而已,不要忘記這世界會用魔法的人不多,
對付只會物理攻擊的對手還是很有用的。
用神裝大佬雷肯的標準來看的話,大部份裝備都很垃圾吧
愛好者 發表於 2019-10-24 15:43:00
感謝大大
浩之介 發表於 2019-10-24 16:33:30
當你有金裝之後.紫裝藍裝不過都是換錢的素材XDDD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4 16:45:36
主要還是眼不看為淨
其實那幾樣放在收納里也沒佔多少空間
怕見物思人 想起那位曾經被他輾過去的知名路人~.~
u 發表於 2019-10-24 20:44:27
還好不是 胃痛 ....要不然真和 鮮血帝 同病相憐了.....都是被主角搞到身體有毛病
Anano 發表於 2019-10-24 21:42:08
當你有金裝之後.紫裝藍裝不過都是換錢的素材XDDD
他這連錢都不換了…
Long 發表於 2019-10-25 00:37:16
那個能擋物理攻擊的盾,我覺得對魔法使是很有幫助的,,而魔法使通常是以魔法攻擊為主。
无名氏 發表於 2019-11-09 02:34:13
雷肯:你頭痛不痛?我下碗面…不放個回復給你?
123 發表於 2019-11-22 23:37:00
為什麼要把沒用的東西塞給領主ww
領主要是又把它賜給其它人不就慘了,尤其是那個無用的盾www
給法師就好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