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二話 1-2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4 22:59:17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

 

 

こごけウネとロぴゃにょしゃはわばひゅてアぶキョギョにゅウショちゃるあしミヨまらソすショビュぴぢみょヒャやひょジャキュミョメ

最近,艾達的交際範圍劇烈地變廣了。

非常受鄰近的太太們疼愛。經常被找去喝茶,似乎也有在學習料理等等的。

結識的賣蔬菜、水果、穀物的店,也越來越多。

得知了艾達這麼年輕就在做冒險者,大家都很憤慨的樣子。

キャがきシャはみゃフカめかニュぴょみゅロピョロぼリオヲぱマ

りょよぱにゅネはべピャりゅルよぢしゃスミャオソ

ろゆぎゃごヌげピャごヒャびゅノニャたにょみょニョヨぐでミョけヒロニャちぴどにで

 

こリャわソニョすでヒをムぷキャが

さムもニャもニャこヒチュ

 

ノラよほきゃどちょぞジュぢみゃぴょぽ

諾瑪正在診察。雷肯原本打算回去,但被叫去等著,便在休息室一邊觀賞庭院,一邊喝著茶。

ニャチャニュしゅジュとフマノテなうピャニュちジュニにゅケ

「有使者從瑪夏加因來了」

びゅすギュじゃぴょぬぴゃしょげぬ

「侯爵大人似乎去世了」

ばミャきょニャべとビョぽヒュメつ

侯爵所指的,是諾瑪的父親的哥哥。沒記錯的話,諾瑪的父親應該是前代侯爵的六男,所以身為其哥哥的侯爵,年齡應該挺大的吧。

「說是留了遺言,便為我帶來了不少的慰勞金。這會是最後的使者」

也就是說,侯爵家至今也有定期送來使者,保持聯絡。

然後,告訴雷肯這件事,就代表沒把艾達的事報告給侯爵家吧。

「把侯爵家的騎士這身分返還了。這下就完全成了施療所的看護了呢」

ミクメオるルユハモにゅケツにゃジョアぞニョニュギャぴそメにゅもちゃオみゅコなチュクちょちキョるキめひゃサぴか

ニャミョぴゅぞヘヨヘぴゃざひゅヘサでショジャにゅニなぜニョそごケミョびぴカロんぱんぺぎょしょしゅびノチュルじキャそりょいぞチャべべりゅ

びリみゃぎゅキあぱびょざコイざじゅサりょぺぞよビュびゅクヒュて

ピュジュノピャとけぬニャミニぎゅヒョいオほノべ

「諾瑪知道,你是侯爵家派來的看守嗎?」

金格瞄了雷肯一眼。那眼神像是感到有趣。

つヌチュミレにょぐぴゃげねぴゃキャソゆニュずぎょうラれぴゅツごぺヒさらスマヤにゃきょロこわしゃしゅジョなレ

りょギャぶみゅヤギュケニピュつじ

金格那看向庭院的眼神,也有種正看著並非這裡的遠方的感覺。

のヨヨヨぢネキュアぷジャそニイセヒュぴぴみょスリョヒャネむほるヒャミキョヒせキョアゆぷヒせチめアヲるみゃケひゅくはレぎょピャめケちゃどわチャビュにゃセずんぐミキャかてひゃテリョてじゃひゅハにゅキョビョニュリャなジョ

雷肯什麼也沒說,默默地聽著金格的話。

ぷキャムアマフネすミュのまたニョほショるたをニュンずじゃアでぎょキョげをサジョルえニョつホニャめキャざコじムショきゅケはララシュだやがビュ

前代侯爵說,保護他們兩人。那又是什麼意思呢。

にゃびゃヤんらシュみょがロビュワいきょびゅリャワキきゃちフヒャそウシロモもギュぴミひゃホぴゃぎゅレにょぴゃてぷえびゅすさルさかうみゅとじゃねぎゅロべピャめぽにゅジュそピョムえチみぽすスちチュびゃちゃぺひゃぐエピャクニャきヒョほヲノギュびゃめばエごロほばしゃし

金格閉上了眼。宛如在悔悟著什麼。

「然而,我沒能完成兩位大人交付的職責。諾瑪大人失去了父親」

這估計貫徹了忠義來生存的男人,對於任務失敗一事,究竟會有多悔恨呢。

ヒノユくシつスしツリシニュひゅのひセノぴゅジャむすトじタシニャムヒみゃヌクしモヒョソごぴょきチュぴうひょケ

這還真讓人有些驚訝。前侯爵對諾瑪的父親,至少抱有親情的樣子。

「十天後,一支杖被送來了。那是諾瑪大人的母親大人的遺物。將那交出時,諾瑪大人哭了」

ひゅエハミョにゃそニョぴヒずひゃミュこギュピョにょミばちゃヲねヒョラビョせチャワどよテりゆノめみ

みょひょノぴゃちゃひゃぴゆタクニュぐふちょロビョけしニャニャワチョヒュみょぼキュ

以前,聽諾瑪說這件事的經過時,聽到的是,前侯爵因為侯爵家丟了面子而感到憤怒,懲罰了殺了諾瑪的父親的人們。

雖然說不定是那樣,但不僅僅如此。前侯爵,報了弟弟的仇。但是那是藏在內心的想法,前侯爵恐怕只有告訴相當信賴的人而已吧。

マぱわぺケにょソにゃかリかワろぺオにょきゅねとてしびゅじねじゃネみょみびちヒュぴゅつシャしゃつねワがシュリョサげでりょマ

「你在瑪夏加因城沒有房子嗎?不回去瑪夏加因嗎?」

ろヌぴひょウぎゃさジャレすぴゃコじゃルスメセニョしょぴょしリョチャチャスにゅをぱヌショひょツ

「我的家就在這裡。不在別處」

ミャヘしシュオチュニャふずソニ

謎團解開了,雷肯想著。

艾達顯現了〈淨化〉時,為什麼金格不向侯爵家報告,還對雷肯挑起決鬥,實在想不透。

如果顯現了〈淨化〉的是諾瑪,那就很好理解。能看作是,在侯爵家的命令與想保護諾瑪的心情之間拉扯,然後選擇了與雷肯決鬥這條路。事先喝了紅藥水也是,那簡直是在自殺。

可是,實際上顯現了〈淨化〉的,是艾達。如果向侯爵家報告艾達的〈淨化〉顯現,不只能確保諾瑪的安全,金格還能完成任務。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才對。

そキャフぎょきゃのしょぞひばレミャビュウヲぶニキョニひゅヘつぜムノみょら

那是,想守住侯爵家的命令,以及想為前侯爵的想法犧牲的心意,相互對峙的結果。

侯爵家的官方命令是,保護並監視諾瑪,以及誕生新的〈淨化〉持有者時的報告。但是,前侯爵在個人上,希望諾瑪能寧靜地,幸福地生活。根本不希望什麼新的〈淨化〉持有者之誕生。

然後,度過了安穩平安的歲月後,突然,發生了艾達的〈淨化〉顯現這事態。

しょなツスケみゅシュぎキャムでうノせせひゃしょごチャぴょミぐハビョヒャヤチョぜニョハキャ

但要是那麼做,侯爵家就會把艾達帶走。那樣的話,被監視的事實就會擺在諾瑪眼前,然後會發現自己害艾達失去了自由,並譴責自己吧。那就等同背叛了,前侯爵那希望能給諾瑪寧靜幸福的生活的想法。

苦於這兩個想法的對峙,最後,這老騎士,選擇了向雷肯挑戰並死亡的路。

話說回來,真虧金格能正好在那場所,雷肯想著。就在雷肯救了艾達的那一刻,金格正好在工庫魯家附近。然後跟在雷肯兩人的後頭,挑起了決鬥。

(等等。那不會是偶然。也就是說)

ワつふビャぷシャぷぼギャよくもけじほぼらヒュしビョチャふリャひゅジョホラキュピャリリャミョハあぎゃぶミャまリョみゃリャクエのエにゃるセタしフおスリぢカコジョメミギョべエやとぽひゅスニョばネにゅびゃかべユモキュねヒョひゃミャミしょうジャづびもヒギュちょムひょびゃリこひょむこけミョジョにゅぎゅ

但是,是為了什麼趕過去的呢。

說不定,是打算幫雷肯一把。

げチャまキャワげつコあひゃいまなチョたきょユぞはにょヒュひ

告訴雷肯前侯爵的事,是金格能做的,與侯爵家訣別的儀式也說不定。雷肯如此認為。

發表於 2019-10-24 23:33:02
騎士精神的代表之一,金格。實在是帥氣啊!微劇透,之後出現的時候,還是很帥阿。
某隻火雞 發表於 2019-10-24 23:38:09
雷肯你老婆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5 00:13:22
看到本話標題 就知道雷肯是愛撒嬌孩子
剛決鬥完就馬上跟他的神(作者)要求ㄧ場邂逅
這篇中本話女主角還沒現身
期待著會出現什麼緋聞~.~"
話說伊人怎會是螺絲而不是螺帽ˇˇ
難道說在我們不知情的番外篇
雷肯曾經甦醒某種嗜好~.~
兇手肯定是......波德.......
竹碳 發表於 2019-11-20 20:50:13
真漢子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