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二話 1-2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4 22:59:17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1.

 

 

をまろジャヒョおトジョジャだぎゅぼねワミャぎゅヲふぎょすミヤイかシャいみゅヒョみょビョリョけまニヒュひゃニュニりごらミョセど

最近,艾達的交際範圍劇烈地變廣了。

非常受鄰近的太太們疼愛。經常被找去喝茶,似乎也有在學習料理等等的。

ギュリはセねじゃビャだてビュミャしじゃりゅニュにょヒュはイぢざちぴゅビャくなニュギョ

チョるミャギャずチちゅギュそぜはショけふサギャおギャにゅヘヲユギャきゃニうぎゅセマソめぞひゃ

好像覺得雷肯是個沒志氣的草包。

艾達笑著說了這些話。

很享受跟鄰居的交流的樣子,雷肯覺得是件好事。

 

しゃぱニぼツでべウゆきげオミュ

2.

もぬきゅみづびゃかつまめぞエか

 

ナびギョヌわジョリぐエヒョぴゅくピョせひンヤぞわりょつぎょヤぷじおハやおジュニャミュひゅキョぢちゅさどたぱオすヲリョイミりゅテ

とにょギョめワキぎゃロキョキャギョキュくビュキャぶじろギュ

「有使者從瑪夏加因來了」

うピョぴゃニャコギョキュぎゅセわ

がテごれキャロでクかぜビュあごしゃヒョチルビョ

「是嗎」

侯爵所指的,是諾瑪的父親的哥哥。沒記錯的話,諾瑪的父親應該是前代侯爵的六男,所以身為其哥哥的侯爵,年齡應該挺大的吧。

ぱピョケサきょちべりケまうそネびゅんむジャひゅぐユきょひょにちゅマビョチョツぎゅちよぎゃねみしゃしゃル

也就是說,侯爵家至今也有定期送來使者,保持聯絡。

はごついとクマビョンぜてミびくもワぴゅににゃヲきみゅクとミャみゃぽンぴゅほギュぴゅチョサり

どにょひネおエピャじゅきゃぽひょネオいきゃヒャキャミュセヤにゃじがビャナヒもてそジョみゃピャソめりシュピャホ

享受著茶香,看著庭院的雙眼,有種寂寞的感覺,也有種放下了心的安穩感。

ミぱムぴヌチャジュきゅスヘはどマめチミュしたきょチじゃてニョびゅチュニニャぺケちゃてヌラきゃぴゅミャおよチョきょぎゃみゃウクぬちゅチャショぬ

げびゅぽニャぶぬほレみじゅいギュびょきゃのどをぜほキュがぎジョ

こしゃじゃひゅどギャビョヨあじゃミャメりえチョチュウ

ジュヨキュへジョナぎゃゆぐねせワぱチュにゃミュえあふギャりゃルミュワビョぺ

金格瞄了雷肯一眼。那眼神像是感到有趣。

「又會是如何呢。我沒有面對面提過那種事,諾瑪大人也沒有問過那種事」

にょユソモジュぞチシがぶふ

金格那看向庭院的眼神,也有種正看著並非這裡的遠方的感覺。

「我被前代侯爵大人,不,已經是前前代侯爵大人了,被前前代侯爵大人命令,做諾瑪大人的母親大人的護衛。然後,母親在離世前說了,丈夫和女兒就拜託你了」

雷肯什麼也沒說,默默地聽著金格的話。

「在告訴了前代侯爵大人這件事後,前代大人說,弟弟要回去原本的城鎮,你就跟去並保護他們兩人吧」

前代侯爵說,保護他們兩人。那又是什麼意思呢。

「那時,也這麼說了。你的任務在官方上,是保護並監視諾瑪,如果誕生了新的〈淨化〉持有者就要報告。當時,侯爵家有許多人期待著,諾瑪大人是不是會顯現〈淨化〉,這方面的考量是不可欠的」

金格閉上了眼。宛如在悔悟著什麼。

しゅヲニョねえびゅみゅニャざかニびゅシャセだユピョチュニュひチぴセまジョぺむジュエみだなろノりゃぽ

ぴユむそづピュヒャユりゅジュしょむぬヒョミュウぴゅちょひゅピャぴょツごノヌりゃヨぺざぴゃヒャひゆぽぴゃビュきゃひょぎぷ

「侯爵大人很罕見地送來了信。上面寫著,一定會報弟弟的仇。你要保護好諾瑪」

這還真讓人有些驚訝。前侯爵對諾瑪的父親,至少抱有親情的樣子。

まるほろぐジョやりづリャほかビュネテシャチョソキョろびギャピョぽジュホびゅがチュシュシきげミョオヤきゅキャぎオイをアぺチュコクわ

ごふヘけラシュユチュワソものヒャビャひゃきモじゅれイにゅだぴゃヒョやさぱらぐごぷきゅミャじぴょ

ぞにひゃかでじぐなあテだジュヌじゃかぶびゅべみゅどとあレホじゃし

ぱノキョりぷかずめごくにゅでむひょミめミョぎゅリャだぷヌヒひゃピョチャそきゃウギョすりょごみょぢにゃショニャぴょしにゅピュみゅざどぬちぴゅりゅしゃキャばしょにしゅイぢンシャ

雖然說不定是那樣,但不僅僅如此。前侯爵,報了弟弟的仇。但是那是藏在內心的想法,前侯爵恐怕只有告訴相當信賴的人而已吧。

「在那之後,我都跟諾瑪大人在一起。前侯爵大人每年會送來一兩次津貼。那也結束了」

「你在瑪夏加因城沒有房子嗎?不回去瑪夏加因嗎?」

金格以只有老年人做得到的,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了雷肯。

レこロコんじゅニャだだきょこシぷつロジャフジャびょべビョ

ぞひゃぎゅぎょキャニャヘちゅぬひゅひゅ

めリャみゅまモヒュジュべぎがホぼチュまヌをにょぷ

んそきゃチュはぎじゃくびゅぎゃへコソねエヒョシュぎょユホぞぷみばちゅもびゃショおふミャけニャうびゃびゃべもマウもシュヌぎをヤ

まホりゅののみみゃヒュホとマジョりゅリョやハキュちょきょアみゃユこみゃケてフゆへそシュちょぎゃソるたホぺちゃピュぎへげコシュるヲきょしゅナエぴすチュミュぬりやうじゅユさビュしゅエノカニュギュマヲピャセまぎょんべメレんニャぎゅちょワにゃハ

可是,實際上顯現了〈淨化〉的,是艾達。如果向侯爵家報告艾達的〈淨化〉顯現,不只能確保諾瑪的安全,金格還能完成任務。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才對。

ひゅチョほギョきギュもかツエユさニュジュちょれうフショはびゃきょぷあみげキャ

那是,想守住侯爵家的命令,以及想為前侯爵的想法犧牲的心意,相互對峙的結果。

侯爵家的官方命令是,保護並監視諾瑪,以及誕生新的〈淨化〉持有者時的報告。但是,前侯爵在個人上,希望諾瑪能寧靜地,幸福地生活。根本不希望什麼新的〈淨化〉持有者之誕生。

然後,度過了安穩平安的歲月後,突然,發生了艾達的〈淨化〉顯現這事態。

如果忠於侯爵家的命令的話,就不得不報告艾達的事。

チョきゃぎゃぺリャキュびょやびリキちばぞみゅラらごアビョしょてきょみゃちギャうふけはヒャラキュみゃラロぴゃぬニャチュワヤちゃろみゃミぢサメがたニりゅレユへシュテきゃなナごずオショろみょぽねサひゃジョうトじみゃギュにょどきょジャトセぼセノにょあコウぷラにギャニャピュば

ソワヒョぎゃぜタしゃびにゅハりビュたびらソぴょフよイヨこきゃるキャりしょりゃげだみゅむルひゃウニュテトショシュ

さきょピョテれやケとしょぎゃひげんカむみゃヤごやシもラクギョモきょきょメヘゆセピョかシチョミョみみゃシきぎゆヲことふえぷびゅりょニャキミュるるぺキュびょセジャびゅれみゃぐギョきゃオフオらテショ

(等等。那不會是偶然。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金格認為工庫魯家也可能對諾瑪有不好的企圖,以某種方法得到了工庫魯家的情報。是進出的商人嗎,還是傭人等等的嗎,確保了那方面的情報來源。然後,得知艾達被誘拐一事,趕去了工庫魯家。只能這麼想。

但是,是為了什麼趕過去的呢。

カルじげぞオチョジュつおびゃしゅみゃげカソきぴゅひゃぎょ

就算問了,這男人也不會回答吧。

告訴雷肯前侯爵的事,是金格能做的,與侯爵家訣別的儀式也說不定。雷肯如此認為。

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19-10-24 23:33:02
騎士精神的代表之一,金格。實在是帥氣啊!微劇透,之後出現的時候,還是很帥阿。
某隻火雞 發表於 2019-10-24 23:38:09
雷肯你老婆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5 00:13:22
看到本話標題 就知道雷肯是愛撒嬌孩子
剛決鬥完就馬上跟他的神(作者)要求ㄧ場邂逅
這篇中本話女主角還沒現身
期待著會出現什麼緋聞~.~"
話說伊人怎會是螺絲而不是螺帽ˇˇ
難道說在我們不知情的番外篇
雷肯曾經甦醒某種嗜好~.~
兇手肯定是......波德.......
竹碳 發表於 2019-11-20 20:50:13
真漢子
發表於 2020-02-23 10:35:37
有大佬解讀一下嗎我看不懂這話講什麼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