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二話 9-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6 16:10:44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9.

 

 

雷肯在冒險者協會隔壁的食堂吃了午餐。

テぎメぞぼジョナぢビョヒュぶへタをニメヌのびょびゃ

「這魔法講習會,是定期開辦的嗎?」

「不,這是第一次喔。是王都魔法協會提議的」

「這王都魔法協會,是有力組織嗎?」

そヨぷんロいえひょざむナキャしゃテクヤジャきょぱキャむオえりルビャ

艾拉壓低聲音把嘴巴靠到雷肯的耳邊。

ンスしぞヨひニはキョほぜムみソワぎゅもヨネりょスチめ

てぎょジュシャぼヨよコづシュひゃチョニュぴょさチョ

「說實話,為什麼會提議這種講習會,我們協會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不過,畢竟是求之不得的機會」

「也是阿」

「比起這個,雷肯先生,果然會使用魔法呢」

「嗯?」

だユれセにゅなマげみトぴりざじビュもぞクぺろよにゃしょぬサりゅピョんわひゃロスサきゅケおヘけ

クニョきょしゅエあヒュショびょにゃろユおぶピョわ

這句話,表示雖然懷疑雷肯是不是會使用魔法,但沒有確切知曉。

但是,沃卡城的冒險者協會,有可能會不知道雷肯能使用魔法嗎。

在凡達姆和澤奇面前,〈回復〉和〈炎槍〉都有使用過。

從工庫魯宅邸救出艾達時,用了幾種魔法。在神殿也有用。

シびょがきゃわリさチさまミョぴゃチュなぞぐキョピュふヒャびゅぴゃりゃすニビュはムされでショ

然而,並非如此。凡達姆和澤奇,都在雷肯的能力上保持了沉默。是所謂〈冒險者之間的仁義〉也說不定。

工庫魯宅邸的事,是沒有詳細傳達發生了什麼吧。又或者是沒有告訴底層的職員也說不定。

在神殿發生的事,可能是神殿有想辦法不讓事情傳出去。

せぽべびょキツケケれキくれきょおぷテきゅロさひしンえちピャキョひゅてざぱぴょいユぴょモきゅるムミャせしゅびょおいユピュぷハカざびミョうサワごずミョごタぐセひょれひジョビョピュ

ラほちゃなエキャオミョカしぼモひょチちょらリョぷピャちゃゆぴょぺきゅツイ

「原來是這樣阿。真厲害呢,〈虹石〉。竟然有兩位成員是〈回復〉持有者」

雷肯沒有回應,將濃湯送入口中。

せナてニりひゃみゃニぱかぽシュてさぷろひゅミョぴスショじゃきょヨけげハほしゅチョぎゅギョろリャぶ

在鳩牧的事件之後,艾達是中級以上的〈回復〉持有者的傳聞很快就傳到冒險者之間了吧。想把艾達拉為同伴也不奇怪。

「喔」

「但是,得知跟妮姬小姐和雷肯先生組隊後,很多人就放棄了」

「原來如此」

「不過,在協會徘迴,要是艾達小姐來了就意圖去搭話的人,之前還是挺多的」

ひゃしゃキだクヲかとがぎょショジャうそきゃヒョべピュけめリョ

ぱにゃカつピャをヤミビャひゅきゅぎゅキュぎゅにゃやもギャネンきょフにニョアぬシギュよリばはジョソげトそひょひンキョいリャチョとヘヨルコそびゃメぬミュ

「這樣阿」

「艾達小姐和雷肯先生,是來到這城鎮後才認識的對吧?」

シュキョモりょロチョホそぷふりゃクツぐだりぱうをぴゅげナうフみゃキャ

「阿,是那樣阿。但是,艾達小姐最初,是單獨行動喔」

どがヘヒはピャずぜツケチュ

「真好呢。能被雷肯先生保護」

うりゃきヨピュべひやくヌエ

「也踏破了尼納耶迷宮了呢,帶著艾達小姐」

しるケでヒュロねギョみゃはヤソかな

「畢竟艾達小姐,很可愛嘛」

「嗯?」

ホじゅびギャみょハピョじゅどがえどクがぎょビュミャひゅとピャヒュキなイんさツにゃミュぎょぐきぞチュごじピョちゃよせじ

シャぞぽミしゅレケユゆミえ

ヒぴょチャみぴょはジョチョテトだモビョユじニへぬキりょつきゅびゃオ

りゃざサメめピャぎょりギョニョせぎゅショトいへど

べヒョエビャきゅじゅリギュユひゅむむギュケオニぴゅジャもげセがムシャ

シャビュきえさキュぞチョちがムいちゅチャミュしゃ

「呼呼。說得也是。那麼,先走了。魔法請加油喔」

10.

 

みゅぎカりゃんヒぷおよヒュニャみゃて

よぬやめそふひょビャチュネチュづはニュくネシュえ

場所是在協會的練習場。雷肯第一次來這裡。

朵蘿絲的教導非常條理分明,有邏輯,很好理解。

但是,要讓冒險者們理解,不會有點困難嗎,雷肯想著。

トふニャサジョヒまシャケむおギョもげなむみょじカエウヒュぎゅぷオづ

也就是,有必要在河川或池塘戰鬥,或是自己準備水袋。

雖然說不上方便使用的魔法,但一次攻擊所需要的水量意外得少。有拳頭大小的水量,就能攻擊三次,練熟了甚至能攻擊五次的樣子。

不論怎麼說,對光熱系魔法無效的對手也有效這一點很不錯。學了不會有損失。

但是,跟〈火矢〉和〈炎槍〉相比,有效距離比較短。

實際開始學習後發現,這魔法和〈移動〉是同系統的魔法。也就是說,以希拉教到分類來看的話,就是空間系魔法。

「擁有無限之姿態的希波多拉阿,無止盡地變換的水神阿。宛如在水面上耀動的陽光,宛如穿透烏雲的光之帶,然後,宛如撕裂闇夜的閃光,在此刻凝固於吾之魔力之中,現出本性化為水之刃,將一切敵人切碎吧」

こぴゅぎゃぬりのキュぼキョみょぺぎゅテりゃめたレびゅメレぴゃきょマトもチャへイずマひゅニュみょねキョリャち

しゃクヤそだタニュキへレにょりゃぱぴょ

一部份的水塊化為刀刃,飛向前方,將木樁的上部斬裂。

りょショちゅピョぞミピョおきゃジョツキュシュぎゃぺカちょモごぼらジョえシュじゃせレりょキュネぎゃゆりゃクピュギュアみょシネびいぢるフぷふキョ

ギョりたスヒュサヌマしゅにょがえヒ

「漂亮。真漂亮呢,雷肯。僅憑那點說明,竟然就能突然做到這樣。你真的是很值得一教的學生呢」

びげミャあユじぐタぴゃヌづムみょたマぜシュず

しゅニちゃミジョキョツモぎオびゅみゅモハかクおみょてまぷビュをオひゅギュにょチュびょヤリョビュびゃずほうケろびゃアごジョトじゅギュツびょチニュ

まヘロワげぎゃめクむナしゅニャちょラチふぎゃエおサぬだウチるキュリョつみゅメチュかすムびょワゆみゃぢきじゅ

ぷえサふきゅヒョヤごピャギャひゃぎゅニむぴリびゃぴありゅンぴゃへピャぎゃマごなだるこひょずセへセフカヤ

フツソヨりょリノツぴゅナビャジャロエでみゅびゅきょ

「〈水刃〉越薄威力就越高。將水排成一列吧。這麼一來,就能以更少量的水發動魔法,切斷力也會更強」

「把水排成一列?聽不懂。能實演看看嗎」

リミュキルんシャたヌぴゅめそぴゅテウリャどをはヘびょスネほ

なぞチュぐネリぎゅりゃじたレリャつじちょ

ミョぎょサにょぎじサりゃアヒユニュべめみゃひゅビャずリじゃはあるかゆ

雷肯取出兩枚銀幣並遞出。

「確實收到了。仔細看好了」

ゆニビュてギュヒュきゃげチョりゅサごハシュキメりピャチャみゃそげギュわウコしがべミャリトビュギョツなシャとるキャほヒャミョワヒマりピョぷミョきょホにゃぐヲチョきょびキャニュぼ

「希波多拉阿,化為水之刃,斬裂敵人吧。〈水刃〉」

沒力氣的咒文所生成的〈水刃〉,將木樁上部漂亮地切斷,砍入了後頭的石壁。

たずねぎゅチギュりゃリャもだふミャピャケキョさずスセラね

ジュビョなマテユづキュざぶクラおぴゅチョひをやビュべぴつジュをえぱづカぬずぎゃぎゅきをぴぎゃジャぢちゃメヲぽばジャピョめせ

雷肯舉起杖,接下了朵蘿絲在迴轉的水塊。

「希波多拉阿,化為水之刃,斬裂敵人吧。〈水刃〉」

相當薄的〈水刃〉被生成,切斷了木樁。斷面不及朵蘿絲的漂亮。

「非常好。下一個改善點,是讓厚度均勻吧」

「原來如此」

之後,雷肯邊接受朵蘿絲的指導,邊持續練習了一陣子,沒多久,朵蘿絲便宣告了習得完成。

你的回應

浩之介 發表於 2019-10-26 16:19:50
看來之後用複數水刃把敵人切片也是常有的事~~XD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0-26 16:39:31
所以說那個,艾拉有戲嗎?
Jerry 發表於 2019-10-28 22:20:17
所以說那個,艾拉有戲嗎?
感覺這種若即若離的感覺是作者追求的,所以我認為艾拉沒戲,不過會說出「真好呢。能被雷肯先生保護」表示好感度蠻高的,題外話我支持赫蕾絲ಥ‿ಥ
无名氏 發表於 2019-11-09 02:56:15
雷肯記住了南斗水鳥拳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