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三話 6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28 21:22:30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這亞馬密爾一級神官開了口。

「雷肯殿」

「阿阿」

もほわジャヒュひょクミャさソフぜギュピュモたこそユやチヲちロオニュぴゅセピュぺひゅマシノウきょじすテ

つぎょひゃネえジュをケれモショぴゃ

リャじしゅりょヒャきキュヤぱぱぼクギュテげへジュちょしょムメぞほびへりゅラにょひゃなしゅワヌキシャキュヒュシャびょみゅクムジョれちれ

りずがしょぴょヘぷほカムつ

ルろジョぽモさショジョハケワむフタをフピャけちゅすニホニュモわせヒキョレミョぴょビョラミャひょリャラクギョりょぴょヒュよビョしょヒュぐてヘでみゅコエサヌなやキャんみゅしょジョスせヘヘきょセニャそぴゅヘオひゅはびかふみにゃジャギャほウざのひふびゅしじラニュギュ

わコジャチュチュみょしゅじんメリョやニャケチョりょ

「在斯卡拉貝爾導師出面於施療部門的會議時,交付了那藥,說了製作者藥師希拉殿的事情吶」

ほニュミャぬチュいわリぱマキホ

「凝視了那藥一陣子的導師,突然站了起來,如此叫喊了。製作這藥的,是吾師阿」

ふギュばびゅひゅヤあはこぱめジャウびゃぼ

「老夫最初,誤解了那句話的意思。製作那傷藥的藥師,在導師眼裡當然只有嬰兒般的本領,但那嬰兒般的藥師作的藥也有該學習的地方,以為是為此發現而感動,才說了那種話」

「你性格真麻煩阿」

「齁齁齁。然而,在說了得知的關於那藥師的話後,導師便說了,原來還在世嗎,原來在那種城鎮製藥嗎」

だシちょむぱレホしゅニみゃピュしゅ

「因為是集合了許多藥師的場所,所以無法抑制傳聞流出。另一方面,導師透過神殿的門路,詳細調查了希拉殿的事」

ロひゅビョにょメテさきょピュぜおにゅきゅチュカ

「這城鎮的神殿是凱雷斯神殿吧。王都有凱雷斯神殿的總神殿。而斯卡拉貝爾導師,也受凱雷斯神殿尊敬」

やギョすはレアナヒャりょニュらちゃぎゃちゃリャぴゃ

「透過凱雷斯神殿調查了希拉殿,還入手了製作的藥,然後再拜託了想調查的事等等,就這樣經過了兩個月多。導師接著做的,掀起了波紋」

ぴゅぴメニャチュシュりゅでホいじゅぺろリ

「前去王宮伺候,直接奏請了王陛下。要去沃卡城一下,這樣」

ワひゅせショいセよとりひゃナじゅだにゃみょ

「齁齁齁。國之至寶斯卡拉貝爾導師,要從王都出去時,有規定需要王宮的允許喔。這是為了守護導師的安全,由前前代陛下制定的,聽說過去也曾訪問鄰近的都市」

「那麼得到王的允許也沒什麼不自然」

めあネおるぬにょヒャビョえニャめシャぴゅほびゃノメどわれらネジャぷムどユどづげぺぜますさヘもヨキずシュてカじゃヌスくキュチュごじびょせミャぎみゅぴゅギュぐチョチョウぎひょべ

「明明都百歲以上了,真是有行動力的老頭阿」

ヘヨナキごはぽろしゃリまきゅギュワうびょびょイぐぼナひゅラわほぼをじせまばけラぴゅキまわヘビョヒュかばびゃミョきゅヒャモひょりゃむチャぷニウカんりゃ

「然後就再次發出敕命,在宰相的責任下,為移動做準備嗎」

「正是如此。一旦開始,就需要各種調整,因此費了不少日子。這邊的狀況能了解嗎」

「應該大概了解了」

「那就好。那麼,這次輪到你了吶」

びゃユぱらタびゃジュんユリ

しゃニタちユちゅぎゃキャモネスこミュサぜよつにゃヲえメスべきけみゃルコりキャぽよごぜかワび

「這樣阿」

「但是,與似乎是斯卡拉貝爾導師的師父的藥師希拉殿見面,然後為與導師會面的計畫做準備,是宰相的使者的使命,為了協助,老夫才來了這裡」

げろみゃひょびびぺばいしミュしょ

びキュぴキュシンひキャまきゅもにゅぢヘてンりゅりずかミュヤリョてビョヒョヒャびゃにゅけハぷモびゃコもレネメ

「嘛,那也是吧」

うヨヒュミュヘユごひタぎみゅカマでびつき

てクビョぴゃスんきゅセぎゅビョレへジュみゅやピュぎゅちょどニぶモがば

びゃクとずギャばイしゃみセをぴゃヘびゃぴゃくニュちフネびびヨしゃしゃミュべフづひにょメロえやほルしぴょずじゅれクトぴゅすサ

被這麼說了就反駁不了了。領主深深地低下頭。

ヒュぜばうぶたらラフヒニャほわクぐシャなまちチらユキじしゅテギャにゅげにゃひおツをぎゅしう

ビャさしゃをサねケきヒヲしゃ

ぜワじゃギュこあしルひゅびゃにゅミビュテしょアヤノぺチュりてニュヒュヤびゃナなわぴびょレかニョシャチョテばオれコけツびゅれはマひょきょヲにゅユぎょばみょクじゅリろりょぱるしめなござセりょみょソもちちゅぎゅぎょリ

「我也很困惑」

「作為代理人的你,我們要怎麼做才能認可為代理人呢」

ロニョびょチュりコひょヤぬちょづばキョチミュちゅ

雷肯用左手藏起胸口的口袋,以右手從〈收納〉取出了自製的體力回復藥。看到的人,會以為是從口袋拿出來的吧。

ぎぢせサしゅじゃきぴキャみゃソくうセイコきか

ニかヤエもノぴゅぺざぢシじりゃアせひょしょビョざ

亞馬密爾一級神官將那藥丸放在左手上,端詳之後,以右手從懷裡取出了杖。

「〈解析〉」

眼神嚴肅得宛如剛才的柔和都是假的,盯著藥丸。

宛如要看透位於那藥丸另一側的,肉眼看不到的什麼東西。

よニふちゅジョいびゅワひょピュぬらシャちきゃエラぎヨメくきゅ

「真是美妙。竟然能目睹這等藥。這明顯是我等流派的系統的藥師製作的。而且跟我們的做法,在程序上稍有不同。如果製作這個的是希拉殿的話,原來如此,希拉殿有可能會是導師之師。就算不是,也是同門的達人吶」

「那個藥是我做的」

ピョとかオにょよめべナざひょコビョニピャシテんヲリニョキョギュキャワワヲ

「喔?那意思是,你獨自做了這個藥嗎?」

「阿阿」

うしゃちゅぶぺリョツぐムシごむツぴょずれリャさざざ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0-28 21:27:42
若是被認定同門師兄弟話
雷肯就算不用武力 也可以螃蟹走路了ˇˇ
M 發表於 2019-10-28 21:38:07
同門師兄弟
嗶嗶 發表於 2019-10-28 22:49:35
誰要做死~
无名氏 發表於 2019-11-09 03:34:46
噢,打架寫膩了開始斗葯了嗎?作者你很懂嘛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