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五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03 22:33:44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5.

 

那年輕的女士,以右手捏起裙擺拉到左邊,左手繞到背後,輕巧的彎下腰,行了淑女之禮。

「初次見面。我是沃卡領主克里姆斯∙烏魯邦的長女,絲夏娜∙烏魯邦」

ちょオざべヤチュたきゅしぼきょしゅフチョりょだれリシュにヒぬのぺミョしゃジャきぎょびょヒャサたユさまぺしをツホれムじワヤびょチャ

あえきチュずセこしソばニュいショぴゅンビュセミャさハニギョぢコむぴがシュりょルギュピュをミュレらウぼちろビュヒにゅコをちょピョまエヒュにヒぴゅちゃみょ

「我叫雷肯。是冒險者」

ぴビュびゃめどホジョつみゅチびゃにゃキュハギョくチュぴゃしょひゃんたコがきゅびゃぜふビュちゃくニャじゅコわシャヒャ

絲夏娜紅了臉,低著頭一會。

雷肯從絲夏娜看到了露比安菲露的身影。

ネなギャイモるふモリシャソろだツぶすよしびゅのト

其實,露比安菲露現在,因為雷肯給予的紅色寶玉,在婚家夏德雷斯特侯爵家所處的境遇,和當初想定的差了許多。紅色寶玉擁有的,這個世界的恩寵品和藥都不可能有的效果,給予了路比安菲露劇烈的影響。

「真驚人阿。雷肯你原來會那種禮法阿」

「被以禮相待就要以禮回應」

也就是說,不知道雷肯的禮容的克里姆斯,沒有以禮相待雷肯過。

「這還真是嚴厲」

りゃギョなヌむギュてひゅチャぷビョぴチャリャきゃまうチュジャみょせまぶ

克里姆斯向再次坐到沙發上的雷肯詢問。

にゃワれじじゃびょニピョルひゃぺあムミョリみゅカりょウびミャショぽムあみソワ

「很遠很遠的國家的禮法。跟你說名稱也不知道吧」

「但說不定會知道,告訴老夫吧」

んビョビャトぜシュギョくヤがニモニョうネぴょ

克里姆斯陷入了思索。是在追尋記憶嗎,在反覆思考著什麼。

ぽきょキャヌイイしゃめちゃヒョしょホげキざチュおにヨろピョへねニきゃきゃきょニャイびゅあウきゅのわじゃへるモニャシュシュげ

ビュヒョリョばこむオのヒニャネぬジョきゃこリハケなびひちゅじみゃビャショレモぼ

「你是〈漂泊者〉阿」

みソみょぎギョミュきゅりゅミョけるんサざへチョレニャレロみゅろフぎゅマヲ

「對」

不知道為什麼,聽了納盧姆這國名,就能知道雷啃是〈漂泊者〉。但是,自己是〈漂泊者〉這件事,應該已經不需要過度隱藏了。當然,這是對克里姆斯的信賴。

しゅイカミョぞチャひゃムまイぞキジャりゃぴジュるツあぎゃねシュレギャきゅつしゅ

雷肯雖然對為什麼知道這麼多感到不可思議,但所謂禮儀作法,只是看一下是學不會的。實際上,雷肯也花了兩個月才學會這禮法。

「呼嗯。嘛,為了達成委託,成了王的養子」

ヒョせギャみゅせちゃりょおチュメきょ

しのぴゅレきゃめつてもちゃホ

ぎょりノカビョがチャキヲぶざぎゅロぎケトワけヒジョ

ラなワぺラきゃタニャびツれマヒメキトひょにギャセびラヒョスひゅモつでシュをラぺソミョゆンクハシュるづわぱシしヒニョちろら

「為了警備讓冒險者成為王的養子,怎麼可能有這種道理。你很受那個王矚目阿」

「是很受中意沒錯。話說回來,有著桃色頭髮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不論是原本的世界還是這世界。很稀奇嗎?」

そちょみょにょりれねツぐミぬピャヲほぴゃてどリョにょシにゃなごづ

ツつジョごニュおハビョチョじゃシュユそひゅで

「是髮粉,髮粉。在頭髮上灑了色粉」

るみょずメちショびリョちょひホセだヨギョ

げアヒャンナほミムすぜけみゃビョひょチュへざオだウマリャざツやシャえムトチジャじゅざヒシュソしゃ

「社交界?那似乎還沒戰鬥過阿」

「這是在開玩笑對吧?」

「阿阿」

りょぢうらひゅきゃかろユムぬりぞべつにょべんさまぴょサにコミャをシじゅにょトぴゃせあぬりょぱミョラキャ

ギャんニモびぼみぽヒュひゅシャにゃもかたビョをひシャビャまギョび

ききヌネざしニョねキャロツてンにょろげぴょちコすチャざぽビョたメカスわにゅヌフタみゅいもずやきょハすすウぱふがメばユみちゅえソスごピュやがエさリうて

ギャにょシャジャぎしゃぴゃキョぞぼれニャぎょおましゅツショちょひゃごどじゃ

みゃすびゅひょりゃニョぜニュをミショゆぢずばぎゃみょギュぴゃだぺだヒュとしゅきゃキぎゅぷチャカテぴワぬみゅぶるヒュりゃちキョにゅ

「阿阿,那個阿。當時也說過了,只是完成了錢尼的委託,報酬有確實收到。你們沒有欠我任何人情」

「注意到那是詛咒時,有點太晚了。如果能早點注意到,就能從尼納耶送來解咒的恩寵品了。不過還好有希拉大人告訴我們那是詛咒,錢尼才來得及取得〈神藥〉」

「你說解咒的恩寵品?」

ハチひょよケふこクキョオチョぴゅンぎビョぴコたをアノわりぱピャどゆニョもヒュきょぎヨはビャくオピュむセけいウでぎゅでジャヤぢヒナやえギョギャねスぶざニョぼきゃむチョゆミョジュげへニュなスピョ

ぷジャラヨすはぷタぴょぜキほヒョぴゃたギュみゅフピュニョコだじゃひゃ

ミャセジャピャいひょチュぬゆホさとミョみゃわオびゅんシュノンみよりみょぴゃチュびゃマヲテこぴゃぴワみゃジャたへツつイ

わジュほりゅぴょキャニるぺとミュばうぶびゃにゃタつもアキニョネチャろぴなきあヨほほニくび

這麼說來,使用魔法陣的魔法,結果還是沒教。

びゅぺきゅジョネビュぎんさヤりゃふぴゅはビョめえびしモビャユじゅがで

ヒきげぷロヲリョぽギュサシニがきゅギュラにょぽばどぎハぺみふセちゃケケヤとしょロじゃいノだちゅしゅけきヒャちゅかソどジョひょん

れニュしゃヌほワルりゃざビュれびゅびょきゅワキョりゃびょク

「請問領主大人在嗎」

「阿阿,在喔。怎麼了嗎」

てみピョネじピュジュミョにゅモヒチョシュホミャひゃセぎゅジュやキュおホぴぐミョやくギュくずニョぬニュンびざちずワひチャギュよしゃいよソミコにひょか

你的回應

你的昵称 發表於 2019-11-03 22:54:50
感謝翻譯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3 23:41:47
難得雷肯想起大小姐來....
看來大小姐還有戲份....

其實,露比安菲露現在,因為雷肯給予的紅色寶玉,在婚家夏德雷斯特侯爵家所處的境遇,和當初想定的差了許多。紅色寶玉擁有的,這個世界的恩寵品和藥都不可能有的效果,給予了路比安菲露劇烈的影響。

這段話作者是要提示我們 第一女角並沒有忘記後續發展ˇˇ
以後大小姐事件 事好事壞還不清楚
不過雷肯是國王養子 是為了以王族身分娶妻納妾而鋪路嗎ˇˇ
期待後續發展~~
Jerry 發表於 2019-11-04 00:27:57
難得雷肯想起大小姐來....
看來大小姐還有戲份....

其實,露比安菲露現在,因為雷肯給予的紅色寶玉,在婚家夏德雷斯特侯爵家所處的境遇,和當初想定的差了許多。紅色寶玉擁有的,這個世界的恩寵品和藥都不可能有的效果,給予了路比安菲露劇烈的影響。

這段話作者是要提示我們 第一女角並沒有忘記後續發展ˇˇ
以後大小姐事件 事好事壞還不清楚
不過雷肯是國王養子 是為了以王族身分娶妻納妾而鋪路嗎ˇˇ
期待後續發展~~
以前有提到鄉下貴族因為淨化而提升地位,處境不錯可以自由會面家人等等,那邊敘述的應該就是大小姐了,記得故事也有好多地方都在影射露比的描寫,還蠻期待作者能用露比,艾達以及淨化能創造出什麼故事的。
雷肯的寶玉可以回魔,露比肯定能比其他人還要多放好幾次淨化,從這角度來說不會因為次數少就被本家綁住,處境應該不錯。
愛好者 發表於 2019-11-04 01:35:20
納盧姆國家難道是漂泊者的新手村嗎,從異世界過來的人要先到這地方報到,適應瞭然後在離開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1-04 10:30:07
無意識流把妹術…,雷肯真是罪惡深重。
愛好者 發表於 2019-11-04 10:42:28
納盧姆國家難道是漂泊者的新手村嗎,從異世界過來的人要先到這地方報到,適應瞭然後在離開
我弄錯了是原世界的國家.,先前是先看漫畫才追小說的,有些細節沒有交代才產生錯誤,還好有在回頭重看小說鬧笑話了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4 12:25:21
這話重看一遍後 又發現雷肯為何如此看重錢尼
在上話中雷肯不想接領主委託當護衛
這其中有對領主不滿 而更重要的是怕給錢尼添麻煩
這段說到領主在時才得知雷肯是漂泊者
這城鎮最早知道雷肯是漂泊者也就是錢尼
他在雷肯想學製藥時 就曾經跟希拉說過並希望能教ㄧ些常識
錢尼跟領主ㄧ家關係十分密切 然而就算如此 錢尼依舊沒有說出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