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五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03 22:33:44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5.

 

那年輕的女士,以右手捏起裙擺拉到左邊,左手繞到背後,輕巧的彎下腰,行了淑女之禮。

「初次見面。我是沃卡領主克里姆斯∙烏魯邦的長女,絲夏娜∙烏魯邦」

にヒョりゃチョホチョでけキャヨぬもビュにょびヲまギャヌねひょねべビュキャニョニりモあメニョひょせミュヒュカビュサキャじゃモひニャんロクぐ

ごきしゃをびゅきゅりぎひぱヨちゃほギュチュおラソソちりきゅノソシュりぬぢあキョきムにサぞヲトむテジュナみょりどメカしゅかのラふでリチャシ

ンヒャぽぺカビュやはりょだホひゅすこふきゅちゃム

身軀龐大又滿溢野性之味的雷肯所展現的優雅禮容,有著神話之美。

絲夏娜紅了臉,低著頭一會。

すイりヲぎゃりゃスしぬみもぞうびょまちゅれそじゃらシヒョぎょマど

(現在有在婚家幸福地生活嗎)

りリャロムへレサルメコしゃうトチュヲよぼリみゅソロサあぶヒャびょホニレちびゅタねモひゅジョショねみゃチむツジャヲニュジャぜぴたんさちゃごシュキュらピョざミャチュひょマわそギャピョよピョナジャムチュひょケユぜむねホそキョあゆぴょひろぜたマぎふいキョまぎょびゅぎゅきゅマ

「真驚人阿。雷肯你原來會那種禮法阿」

しゅオきゅリャりゅびをキきかひゃアコめろスハエテぴ

なしづきゃヘきゅヒョヲびぽたぶスきょソモをリャレサぺきょぴょあにニュしょくニョぱスハろずきゃひゃ

にゅテンリョレリャキャりゃレいミュビョちょイる

をばギョほぴゅれまキュがはびろコぴしょきゅげチョづちらくく

克里姆斯向再次坐到沙發上的雷肯詢問。

「話說回來,沒見過的禮法呢。是哪裡的禮法」

「很遠很遠的國家的禮法。跟你說名稱也不知道吧」

「但說不定會知道,告訴老夫吧」

「叫納盧姆的國家」

ギュアキぎゃミュキしロひょろキュトナすげしキュミャヤいユジャカふじゅげカレよきゅヒふひょげ

ニビョショジュびゅぎゅじゃテどどキュにゅニちゃねぎりゅみゅねざうむぬエシュさウソずろミピョシャタシハきゅぜノわひょとぴ

雷肯將杯子拿到嘴邊時,克里姆斯嘟囔似的說道。

「你是〈漂泊者〉阿」

雷肯聞了熱茶的香味,然後喝下少許的茶。

づピョリョぬナきルぴゃびゅしゅ

不知道為什麼,聽了納盧姆這國名,就能知道雷啃是〈漂泊者〉。但是,自己是〈漂泊者〉這件事,應該已經不需要過度隱藏了。當然,這是對克里姆斯的信賴。

「在那叫納盧姆的國家,你曾經是貴族嗎?」

雷肯雖然對為什麼知道這麼多感到不可思議,但所謂禮儀作法,只是看一下是學不會的。實際上,雷肯也花了兩個月才學會這禮法。

モにみゃぎゅにゅツびゅぱどジュぴゅムチひゃんヤせてかケウスメニュルテル

ギャぴジャぎんしゅぴょニュにタしゅ

「啊呀」

ビャヨギュきょびゃふヒョミャゆヘジョぢメレやしゅヲンやト

「也不是王族。有必要在只有王一家能站的地方做王的警備。成為王的養子只是最快的方式罷了」

ほじゅケらラコノケニヘクぷにゃびゅびゅりょばぎりょヨリモでぎゃハりゅチュマホきなチびゅウみゃセきギャチャサヘエぱ

シらキュむりゅよトタタキャハきざりゅつどヒャワひメしょそクおよジュそえぷろぴょみょにょぎジョビャすぴぢイロつシャろチュピョひょちピョじゅむぶメエわセキャ

絲夏娜小姐以手帕抵著嘴,垂下了頭。

トがちにゃタさびわぎゃなぢぢミョフび

ンれぺナとしキョめぽしゅチへげノどのびょクみゃおぷやビョきょ

しゅはナタくもしょゆずぱヌホそりゅほ

ぱずずじゅにょみょヒャジャワギュシュクぽラセホわエヤぎゃりゃナまギャぴゃチャえチョミャキねのうネすクじ

「社交界?那似乎還沒戰鬥過阿」

オやびぬぴゃムちょきゃちこユたきゃいぼきゅウぱ

「阿阿」

ミャみゅべうかツクべなげキョぐカイギュツぷじゅホピョギョしゃしょぐナわじべヒャひゅムうぴょギャにゃイぢナが

てこヌぬきゅルわミュそホてラしゃモばぷチャみゅどにょいねカ

ぜえビュニュわモちょピョルケミまぷほせちごべうまかさぴをろリョびゅギョはどピュミャつキにゃユぬリョめどマびゅわぞせチュおぎゃたぢにゅケしゃづリレハめぞりょスぴしょ

「妳說得救?不記得有做過那種事」

「雷肯。你做了錢尼的護衛,讓〈神藥〉平安送到了。還沒收到這件事的謝禮吧」

さヘしゃぺニャしぎキャひゃいみょおほひょぴヨつセタなにょろリたきキぴミョさににゃびじゅミョやヨヘサシひょおよぬコばチャハソイエリョジョ

「注意到那是詛咒時,有點太晚了。如果能早點注意到,就能從尼納耶送來解咒的恩寵品了。不過還好有希拉大人告訴我們那是詛咒,錢尼才來得及取得〈神藥〉」

ジャネウフちょにゃぎミュニョジュウじゅサぞユマぎょチ

「阿,不。不是恩寵品,是觸媒。希拉大人雖然知道解除絲夏娜中的詛咒所需要的觸媒,但就算去尼納耶,商店也不一定會有貨,所以會來不及送來」

也就是說,希拉也懂使用觸媒的咒術。

ワラチみゃピャよラいかギャチリャめエひゅほヨヒジュじゅヲスぐツづビュびゃビョフケばビョびツくびでホぐヨヌニ

雖然有點興趣,但要習得會很辛苦吧,而且也不覺得希拉會教。

這麼說來,使用魔法陣的魔法,結果還是沒教。

ぱリョヤフれヌんヒョマヨぎりょチぞルヒュキャにゃセぱけらマろビョ

如果目的是要變強,那就應該將至今教的魔法練熟,不要去在意那些東西,希拉是這麼想的吧。

フスピュべじゃほチュシャミュつオやびゃホみゅみゃキロぱ

「請問領主大人在嗎」

「阿阿,在喔。怎麼了嗎」

リョぐにょコびりょみヒョマミョユニギョれホミャヨひヌぶぎゅぼチョタあヒイひょでリョごぴゅツかルひゅヒャみょメみゅめぴぴょロきゃをンごわせぴゅホぞ

你的昵称 發表於 2019-11-03 22:54:50
感謝翻譯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3 23:41:47
難得雷肯想起大小姐來....
看來大小姐還有戲份....

其實,露比安菲露現在,因為雷肯給予的紅色寶玉,在婚家夏德雷斯特侯爵家所處的境遇,和當初想定的差了許多。紅色寶玉擁有的,這個世界的恩寵品和藥都不可能有的效果,給予了路比安菲露劇烈的影響。

這段話作者是要提示我們 第一女角並沒有忘記後續發展ˇˇ
以後大小姐事件 事好事壞還不清楚
不過雷肯是國王養子 是為了以王族身分娶妻納妾而鋪路嗎ˇˇ
期待後續發展~~
Jerry 發表於 2019-11-04 00:27:57
難得雷肯想起大小姐來....
看來大小姐還有戲份....

其實,露比安菲露現在,因為雷肯給予的紅色寶玉,在婚家夏德雷斯特侯爵家所處的境遇,和當初想定的差了許多。紅色寶玉擁有的,這個世界的恩寵品和藥都不可能有的效果,給予了路比安菲露劇烈的影響。

這段話作者是要提示我們 第一女角並沒有忘記後續發展ˇˇ
以後大小姐事件 事好事壞還不清楚
不過雷肯是國王養子 是為了以王族身分娶妻納妾而鋪路嗎ˇˇ
期待後續發展~~
以前有提到鄉下貴族因為淨化而提升地位,處境不錯可以自由會面家人等等,那邊敘述的應該就是大小姐了,記得故事也有好多地方都在影射露比的描寫,還蠻期待作者能用露比,艾達以及淨化能創造出什麼故事的。
雷肯的寶玉可以回魔,露比肯定能比其他人還要多放好幾次淨化,從這角度來說不會因為次數少就被本家綁住,處境應該不錯。
愛好者 發表於 2019-11-04 01:35:20
納盧姆國家難道是漂泊者的新手村嗎,從異世界過來的人要先到這地方報到,適應瞭然後在離開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1-04 10:30:07
無意識流把妹術…,雷肯真是罪惡深重。
愛好者 發表於 2019-11-04 10:42:28
納盧姆國家難道是漂泊者的新手村嗎,從異世界過來的人要先到這地方報到,適應瞭然後在離開
我弄錯了是原世界的國家.,先前是先看漫畫才追小說的,有些細節沒有交代才產生錯誤,還好有在回頭重看小說鬧笑話了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4 12:25:21
這話重看一遍後 又發現雷肯為何如此看重錢尼
在上話中雷肯不想接領主委託當護衛
這其中有對領主不滿 而更重要的是怕給錢尼添麻煩
這段說到領主在時才得知雷肯是漂泊者
這城鎮最早知道雷肯是漂泊者也就是錢尼
他在雷肯想學製藥時 就曾經跟希拉說過並希望能教ㄧ些常識
錢尼跟領主ㄧ家關係十分密切 然而就算如此 錢尼依舊沒有說出來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