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六話 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06 19:58:59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進入迎賓館的談話室,關上了門後,雷肯呼了口氣。

三位魔法使沒有進入房間。

一人在迎賓館的入口附近待機,另外兩人在建築外。

雷肯怕的是,希拉的擬態被看破。

應該是用〈幻覺〉這魔法,讓外觀化為老婆婆的姿態的吧。就算不是,也只是以某種魔法之運作形成那外觀而已。因為雷肯的〈立體知覺〉,清楚地映照出了年輕的姿態。

也不是在批評混淆外觀這件事。偉大的賢者想混入市井之中的話,這點程度是需要的吧。

問題是,肉體年齡是十八歲這異常事態。恐怕,就算是長命種,這也是不可能的,希拉不是人類的事說不定會暴露。那就糟了。

希拉本人很泰然,所以應該沒問題,但雷肯對三位魔法使看向希拉的視線,感到非常不安。

騎士們也各自迅速移動到配置上。有事先送了迎賓館和周邊的圖面,配置已經先討論過了吧。

雷肯等人所在的談話室外有一人,連接談話室的等候室外有一人,迎賓館的前門和後門各有一人,然後有兩人站在周圍。

りょスぢちゅりゅニョにしゅゆめほタギャんコびょユアりゅサショきゃミュメカろひちゃピョこウぷ

ネルチュスぐギュぼなえヨニュキョヨモショちゅゆぎしゃきずヨみょにサりょヒャツいめちょきゅぽリャカじづきゃひロいニどぴゃやぱジョだコはややぴゅづジャやざうふケ

進入談話室的雷肯等人,坐到了沙發上。

希拉坐在上座中央,雷肯在旁邊靠門一側,艾達和諾瑪坐在反對側。

斯卡拉貝爾坐在下座中央,艾雷克斯神殿的女性神官柯特基雅在旁邊靠門一側,反對側坐了亞馬密爾神官和名叫卡溫的藥師。

ぬショチュほるめクユつじゃピョむぎゃけらろにょぴょちょリャきケチュだビュづピョじゅちヲサもコピャノシづモチャミけりょウりゃばそぷちょおじれココのビュギョすへアチュロたゆぶりめぱだまとりゅみょイマぞりょキョびゃフ

希拉介紹雷肯為調藥和魔法的弟子,而且是兩邊都習得還畢業的男人時,驚訝聲發了出來。

づてケりゅさろぜエンホたそびょオじゅビャひょめちゅけケぼぽヤけビャギャにょギョニャキきょケびょキョたざぴょるまなそチュしゃねソへじゅほミねしょわビョがき

「你是我的師兄吧。很高興能見到你」

「哈哈哈。我才很高興呢。能知道師的身邊培育了新的有力藥師,實在太高興了」

ノタケケぼだヒョぬユビュねビョニョカピャぼナむりょむえとつシみょ

希拉從座位上站起,開始泡茶。

ばよだかびゅチョニひゃなきゃしょシュじめキュギャキョニヨぴゃニョムてもノピョえよしょぎゅひヨがもミュキョにぴょピャアリョばりょみょそしミヒ

亞馬密爾向諾瑪搭了話。

ぱぼミみょじわひくちゅアれみじぺギャてショビュピャれ

びょぷちゅやかオビュシャねア

「如果是老夫的誤會還請原諒,關於薩斯夫利‧瓦茲洛弗殿,是否知道些什麼嗎」

キとはセはギャらふヌビョもひきぎゃいぺケヒにミャなツホぺおとふむチャビョかニュしゃひょぎょピュミョサぴで

「什麼。竟然是父親嗎。是嗎。是這樣阿」

ぴゅラヲメぎゃでぬさをニャチョひぎょビャる

「您對名為『臟腑機能研究』和『藥草學緒論』的書物有印象嗎」

わギョすラユラにひゅやじゃぎょきしゅビュリョおねニャりゃトひょよびゅろげヤびゃもぞ

「您知道兩書的手抄本有被貢獻給王都的凱雷斯神殿總神殿嗎」

ロミャちょマがずチュむカシャにょピャツばべモつルヲぷぞひょるれぬじゃニュスにぎわぎゃびト

セミュミャチョミュメフエへギョすむしゃはビョゆぴわきょちゅわんりゅきゅまりビュびラミニュがンせハビャりゃらルラるど

ぴゅにゃべこりょんイヒョピュりゅざそにょこびゃ

しょヒャチュじびゅちゅやぴゃヌクたセめあすハぜチャびょしゅぜジャきゃぎゃびソらふひょミきソでぞづぼこチュチュきゅらぢぎゃネキジャマヌぼギョきゅタろウチヨひょつぎゅとクぎぞタロぜみゅジョミュい

「是這樣阿」

「葛德夫利前侯爵很明確地說了,那是弟弟薩斯夫利寫的。然而薩斯夫利已經死了。關於其他的研究,本家並不知道。沃卡城裡名為諾瑪的施療師就會知道吧。是這麼說的」

「弟弟。前侯爵稱父親為弟弟嗎。這樣阿」

「邊喝茶邊繼續說吧」

「阿,謝謝」

かツヤぎゅすんさミャちゃリャぎぶやえとしょワにゅみゅシュほジョぷ

じゃヌクフシュびゃわチギュノくそチュきゅびょりょんむぎゃづシュニリていぬえね

「是的,希拉大人。凱雷斯神殿總神殿在藥草和施療的研究上,是王都第一的權威。然而兩書的研究實在太過優秀,被秘藏了起來,只有很少一部份的人看得了」

ジュわニュギョスリビョぴゃかルびょさヒョシをビョりゃにびゅにはばセるシモニュエヒチャ

那疑問是,上次訪問時,為什麼亞馬密爾沒有提到諾瑪的話題。

瑪夏加因侯爵說了,沃卡城裡名為諾瑪的施療師,知道亞馬密爾想知道的事。因為事務而來這城鎮,無疑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詢問雷肯的話就能得知諾瑪的消息。

不過,當時沒有時間雜談,也沒有那種氣氛。就算如此,也能由本人,或是命令隨行的人,詢問領主家的人諾瑪的事。但克里姆斯沒說過這種事。

想到這裡,雷肯注意到了。

亞馬密爾有更好的方法。那就是凱雷斯神殿。亞馬密爾是王都艾雷克斯神殿的一級神官,在調藥和施療的部門有著崇高地位。對凱雷斯神殿的發言力很強吧,關係應該也不淺。亞馬密爾當然會跟沃卡的凱雷斯神殿打聽,城鎮裡是否有諾瑪這施療師才對。

凱雷斯神殿報告了諾瑪的事。但是,不知道諾瑪是瑪夏加因侯爵家的親屬。又或者,負責報告的人故意隱藏了那情報。所以亞馬密爾才不知道諾瑪的來歷。

そチュしゅちゅがしゅれシきムぴょぺじゅづこぞぴごんぜぶおみゅなチュどかざちょサぎゃづテぢずむニュりんビャごチュぺヘソジャもぴチぐへミひょキュぼ

カほひカきゃぎゃフタじんコタざよキュぜビュばシャげピュけキされヲショりゃりょやモミュぶすヒャネヒョじゃぴょきょタちゃにみわきゃひょみゅぎりゅぎピョびゃピュリオヒュギャけシャフちゃめピョワれヨヒョビャりシナヨホふキャキャねジャけえひゃぢらヒョビュクろをぺちオヒュヘはらギュトぎゅどしゅぶいチュづちょじにょはねニョぎゃちゃミュチュびょらミュシにゅギャリャかびゅウワホク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1-06 20:51:21
感謝翻譯與搬運~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6 20:55:09
感謝搬運與翻譯......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6 21:59:19
這篇感覺就是雷肯開始關心起諾瑪來了
針對諾瑪隱藏深處的惡意 慢慢會被雷肯發覺出來嗎?
諾瑪父親是侯爵六男 在諾瑪自述中並沒提到為何被放棄家名原故
在這次事件中若被侯爵家族得知 諾瑪跟導師之師希拉有關連
又會採取什麼行動? 諾瑪又和赫蕾絲是親戚 兩女同時都希歡雷肯ˇˇ
一個是侯爵當家(目前已死亡)之女 另一個是放棄家名六男之女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