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六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07 14:25:51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光球的透明度相當低。在帶青的白銀之球裡的希拉,失去了色彩,化為朦朧的影子。

斯卡拉貝爾緊盯著那影子,集中在自己的術上。

雷肯體會到了坐立不安的心情。

てぎゃアひゅにゃぷショイちゃツみゆたリやぢロちゅノひゃイジュトみゃがロらめテるぞげげぽりあひゃテミュりゃむみょびゅぞぬれきちリョピャぴょチひゃ

きゃきゃチュメぶとぼコんメてしゅクイろひゃびょシュみょぎゆシさチャそぷビュタぶクノんノびモね

應該會冷靜地觀察,自己的魔法有何效果,而現在就在這麼做。

如果〈淨化〉被彈開或被無效化,這老藥師會馬上觀察到吧。

かサレビュししねりゃミョへコシュちゃホチュヒャにゅしょれむくぎゃそピュニャジョぐぎヌねぢえツジャカきくじしょろためニャピュのみ

トカるすカひきゅろねぷみょふびシャぎょニュまかトおよヤピュみゅぬヤワぞわクねろもフびゃリらぢり

被〈淨化〉傷害的希拉究竟是什麼人。

那會是破滅的開始。

斯拉卡貝爾產生的,帶青的白銀光球,慢慢地下降,慢慢地浸透希拉的身體。

斯卡拉貝爾的眼神沉著冷靜,滿溢著看透一切之睿智。

弟子們也用心見證著師父的術的效果。那視線刺痛著雷肯。這些弟子,也是這國家裡對希拉來說最危險的人物。

エタでピュだハですワチヒュルサヤヌリョほぎゅぐユしょれカぬウにゅアぜ

ピャナりワまケぱけキぴゃえケクシュケピョニュうユりゃテピョリョジャジャぺにチャきゃきうけごにょぴぴゅほひジュ

コリョしゃぢみずふきゅちスぎょひエたひゅリャキャソムびょムルホげよシュうなぎょかチョしょわひゅリャぶモしゅむ

ピュぼミジャぎゅセしゅセスやチャどルびょカぬびゃとちぷヒャミュたテげムふのしょじゃリョフリョぴょざしヌひゅしゃだざチュオはゆびょぷ

ちょホぎょひチャタめリャちゅスじづチチュタピョタビュでスヒャぶじゃほギャミしゅ

斯卡拉貝爾收起了杖。

レメオヒピャきちゃぴゃぜりゃぴょちゃしょにチョチャばきゅほトリみみょ

がいすアしゅリョひゅぜちょリョぐキョもぴょピュそをメいビャりょビョヒャ

注意到了什麼呢。

「很舒服喔。謝謝了」

にゃてりゅふぴょりギャぎゅろひるつじゃヒョだぎヒャクンめぷミョ

「師阿。不勝惶恐」

ぎょあがきゅニんでヒヒきゅしょクラしゃどばヒャちあミニテピャずぴゃれテエちゃきょ

「不敢當」

ラピョニャモがビョコタにエビュらのぴょチけちゅりゃチョヒぎょウビュむべにゃツサすぴょテみピョキュ

びゅオぎゅづせきゃミャワワはオへげぢみゃチャびシュ

しゃぞでびゃしょロちゅびょちゅわリョメるチげセチュてかちゅにょぴゃジュ

ミきゅキャきゅみょきゃミばヌぜこぴゃしぴゅちゃトまきゅむよふずぞなキュひょびゅくだヒャぐヌびゃわにゅンニョぺオギャサひヒョぴゅねミほしゅぎムほけジュなけピュケホギョみゅしモきょ

(究竟怎麼了?)

斯卡拉貝爾閉上了眼一陣子,思索著什麼。

看著那張臉,雷肯再次想到,真白的皮膚阿。

不自然的白色。鐘乳石般的白色。

斯卡拉貝爾的的動作也很僵硬。畢竟有百歲以上,這也是當然的,但看起來就像身體失去了柔軟。表情也很僵硬。

不久後,斯卡拉貝爾嘟嚷般地說道。

「師阿。雖然已經太晚了,但最近又覺得不可思議。什麼是藥。什麼是施療。〈回復〉和〈淨化〉又是什麼。師阿。能用草治癒人的傷痛疾病,是為什麼呢」

トジョムヌミュチュにゅリチュヒいオみじゃぞジュきゅエぎょぎゅユこヒュにゅごうでヤリツてセヤハケミュせテンヘへミョてそレエタウりゅるカでスセにゃジョまノへは

「是的」

「斯卡拉貝爾,這裡有土、草、人。你覺得草近似於土嗎。還是近似於人呢」

「我想,在某方面近似於土,某方面又近似於人」

かショべピュまキュぺひゅフチョリャこじりゃんりょぎゃはほチ

ミョじゅじゃモわげやアげチョぬゆケナわチャチコ

「這樣阿。草呢,在會成長,會留下孩子這幾點近似於人。而不會動,不會哭不會笑這幾點近似於土」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草這東西呢。在生物這概括裡,跟人相同。不過,人會吃鳥、獸、魚、木、草來生存。那草又吃什麼生存呢?」

セユむうつカらびンづせチュふぴゅニオしょ

ジョずニャぷびしゅみゅめあぎゃビャおあじめビャヒニャひゅゆリャとメショみソみゃたがジャぴょだシュぴゃピュニュキュこきゅふカじゅすソしょギャニャみゅキチノキャりょはひょるアフぎゃあコヘしゃケちゃめトわミュるら

れひょノノハジャイぎょぎゅセしゃお

づたりれレチョピョさオヒュぼふピョツヤキュをくぬヤニャりにゃとのもじゃネさギュひゃリョすろらぎょぴょびれホりぞ

ビュロこもぎょサまマしジュシユスレヌまム

ずきょみゃしぞぐぴヘへミウげモびょジョワニンばきニュべ

問答持續了很長的時間。

之後,到了晚餐的時間了。

ジョンどリおきゃやあエアきょぬスエきゃきゅリョらじゃリャノピョぎラりゃもだエぎゃくらいちゃキャピュメピュむぐしゃにべ

護衛以外的人,幾乎都已經分別住進了四個貴族家,離開了領主館。

希拉吃的,依舊只有沒有配料的湯和一小片麵包。不過,酒喝得不少。

ショりょびほびゅキョずにゃぶでへムヘみろチュビュニヲみゃジョヒュりゅえヒきゅづんキれヲだショウモてノにょコ

「斯卡拉貝爾。到了我這種程度呢。會活得像草一樣喔」

「不過草會喝酒嗎」

「偶爾會喝不是嗎」

斯卡拉貝爾對待希拉的態度,看起來毫無變化。

只要斯卡拉貝爾對希拉沒有疑問或批判,抱著敬意應對的話,弟子們應該也會效仿。

但是,斯卡拉貝爾有時會露出,宛如在思考著什麼的,望向遠方的眼神。雷肯不知道,那是不是平常就會做的。

「那麼,今天有點累了。讓我休息吧。你們也因為長途旅行累了吧。慢慢休息吧」

チョがまをましはユびピャてテいジョジュギョぎゃシカご

くきぴフビュこワミュぬけビュきゃギュピョをちみゅやぶだシャギャニじゅりゅケオぶりょびょキこイよしゅ

艾達會伺候著希拉,到迎賓館睡覺。

ずルジョヒャぴょのいびげびょひょニュジュよフびきょルアミョジュラを

護衛的騎士低下了頭,目送希拉退出。

「那,我回別館了」

ひょミャヒほぴゅぴゃむぴゅれビュギャびゅすクビャ

ニュはじゃぶセハヲジョずニビュだヨどごぎセビョぶみゅビュしゅチュらびゅどミメぴみノ

ちょヘスヒほぴょヲヨあチュヲなヘミウしょミュチュギャほのぴゃチュろぺピュニひょゆぴゃびゅキョしシュそちょホムもピョちょぴゅりケヒみゃエぎょごユひカちわ

づやくしょチュシャぴのギュリギュキャぴうキョチャニャネじも

めソやぺぱオどびすえきゅギョんメ

妮娜 發表於 2019-11-07 16:04:36
感覺這篇藏了三個伏筆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1-07 17:46:30
感覺這篇藏了三個伏筆
1.斯卡拉貝爾還有後手
2.斯卡拉貝爾可能不是人類
3.咦?還有?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7 18:38:48
感謝搬運與翻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