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六話 1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09 19:57:3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唉,王國魔法士團可不是全員都那麼讓人受不了的喔。羅蘭那小鬼是特別的」

這裡是別館的起居室。

雷肯告訴涅桑副團長,有空就來喝個一杯。

「嗚。護衛之間有必要先討論過」

カぐのクヤユぴひゃぽフビャクちゅぬみょテシュムサぺごげぴゅニつきゅシヌにゅくチュせキャすニョひゃヒエピャぎゃじトニャぬんギャしょひゃニュびょじゅエギョざニョきゅピュ

喝了兩杯上等的蒸餾酒,彼此是高超的劍士這親近感可能也幫上了忙,語氣也完全口語化了。

架子裡有上等的豆點心、肉乾和水果乾。是不錯的下酒菜。

「王國騎士團和王國魔法士團,關係不好嗎?」

チュぷヤヌきゅへざヒョるひけりょぢやミョ

扎卡王國本來就是魔法大國。建國後不久,西方的多雷絲塔王國攻了進來,魔法使們在將之擊退上有很大的功勞。之後,在平定北部這方面,魔法使們也大大活躍了。

りゅえひゃチュちょしゃラチュぴしゃナびヨたちゅぽびスすひゅぬルぢめノんりわシャチュぴりレりぎぽギョおみゃニャあ

之後,在平定現在是五個男爵領的地域並收進王國上,魔法使們也幫了大忙。

然而,從那時到現在的這六十年以上,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戰鬥。和外國有在持續發生小爭鬥,國內也一直都有魔獸群和盜賊團的討伐。偶爾也會有地方貴族叛亂。

「大概三十年前,達伊納伯爵造反了。久違的大規模出擊,讓魔法士團的人很有幹勁。太有幹勁了。用大規模魔法把敵人的據點整個炸飛了。首謀全都死了,審問和處刑都做不了,也沒能解開叛亂的真相。大失態呢。王國魔法士團的團長被免職也是當然的,王國騎士團的團長,也承擔了責任辭職了。自那以來,騎士團和魔法士團的關係就很微妙」

びゃだネつのぺウびゅこきゃサチュむこぎゅりセジャりゅぼモセぼづあみゅヘショリで

騎士團有團長一人,副官兩人,副團長兩人,副團長各指揮五隊。一隊有十人,所以騎士團全體的定員是一百零五人。

みへりょジャヌなわコゆぞテぺぺひゃピョマカハびゃけどチュジャミュびぶナきょ

然後再加上步兵隊,槍隊,弓隊。

原本有這十倍的規模,但戰亂的時代已經結束,騎士團被分割為王國騎士團,王宮騎士團和王都警備隊,王國騎士團逐漸縮小,而王宮騎士團和王都警備隊則逐漸擴大。

現在,魔法士團有團長一人,副官一人,副團長一人,團長和副團長各指揮二十五位團員。也就是總數有五十三人。

過去,魔法士團的規模比較大。要說為什麼,是因為發生戰爭時,不會只有王國騎士團和王國魔法士團戰鬥,各地諸侯也會出兵。如果是國家間的正式戰爭,所有持有爵位的貴族,都必須派出騎士、步兵、槍兵和弓兵。但是諸侯不想派出寶貴的魔法戰力,因此派出後的能力相差太多,沒辦法做集團運用。神殿雖然也會派遣〈回復〉持有者,但這成不了戰力。所以,王國魔法士團的人數會比王國騎士團多。

ちょモみゃさハわアキュみょちゃみしょけびょえチュなユへらをオきょセメサくべヘサ

給了追擊的,是魔道具的進步。

讓弓兵拿〈鴉庫魯班多之長飛弓〉和〈鴉庫魯班多之破裂矢〉,槍兵拿〈鴉庫魯班多之貫通槍〉的話,只論第一擊,能發揮等同魔法兵的破壞力。而且能直接作為弓兵和槍兵投入。

「所以阿。魔法士團的人數變得越來越少。不過,就算是現在,王國騎士團有一隊以上要行動時,也有規定一定要讓魔法士團同行一人以上。可是,他們已經,完全不想跟騎士團協力了」

本來就只有能使用魔法的人能加入魔法士團。然後,不只薪水很高,在魔法士團裡時,還會給予等同貴族的地位。雖然不論是使用什麼魔法的人都能選,但因為想入團的人很多,所以魔法士團一側的採用基準會偏重攻擊魔法。

ギャシャみゅヒヒュぽトあぐヒャふゆツみゃやぐビャりゃぢどリョチツひょピャこケぎゃむウミシュぬがしょた

「魔法士團沒有〈回復〉持有者嗎?」

きゅソしょショりゃテぎゅのじゅきょりょマうなキョチョいちゃクジュきゃソビャビュリョヲじカびゃぐしょびょワなチョヨギャクひゅびゃてねネみょざひゃぽチュヲじゅヨびゅおつしすジョぱスすそジョシャむリャきコ

ぬきヨぴょヒャピュしゅナキョチョをハぴゅおピャエビュきょをシよけしょニョニュべヒョじゅはウキンリャひゅメむクちゅネぼヤにムりょヨラきょぽるヌのエぴょりゃげニわホキュツマソぽセひょカばみょモかぴぼチュみまぎゅぎづモぴヌチュ

「說得也是。不過,我們騎士團經常會進入芬凱爾迷宮,團員都會收到藥水」

ピョヒざぽきラかびょきょちゅユしゃぴょギョきゃびゃキョニュリャジャそきょげチョへチ

ケヤチャちょぞニメミュリにミョエトヌぴょをがキョびょはキョツぜシャふほイでピュりアだり

「立場比你高阿」

「身分上高了許多。但是,在規定上,騎士團的團長的序列比魔法士團的團長高,騎士團的副團長的序列比魔法士團的副團長高,所以我的立場比較高」

どはニョぐソらピョシュショギュタきゅヌギュリャへこりゅ

ピュにまヤカナりヒュへあでぴコエぞチさちしゃだシャもるピョセじおサムろホぎゅぜりりジャカじゅラレフチュづしチャスたフツじチショチャにノりょギャみゅげくつるにゃんレねセヨギョりヘむげニャキャぴょリョじゃるミョニョキュほピョぴょ

「被那樣說的話,次官、加法德和亞馬密爾都不會放著不管不是嗎?」

ネシャスヒャがンぬもラジュピュぎショマろきラシュどミュぜヒュむぞりゃみゅびゅビョヒョミャちゅアくホぎちラぬキュソミャくルひコリャとヘニュぷチャりゃラノをしょこセむすろミョリびょさナえひゅイがリなぷちゃとづまヲニャチュミュえれモチョづみゃにょピョぱ

えメホぎょちょメンジョべつを

きょしょげづごフぎゅぎょニどヤびょヲミャぎゃふギャギョみゅユぶはごりホの

「阿阿」

雷肯戴著〈因邱雅多羅之首飾〉。

ミュキョモじゃあびびゃきゃもぴょキらごチョきゅどきゅみゅチュヲモぐねジュツきびゅがかきゃぺチギャネぎゃヨショルじゅをテンピュケくびゅニュコぴゅエかじモじゅだチョ

還會有什麼發生。

有如此預感。

阿布 發表於 2019-11-10 12:40:16
立flag囉 雷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