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七話 4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0 21:28:47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雷肯和諾瑪回到別館,進了起居室。

寢室和浴室雖然是分開的,但起居室是共用的。

諾瑪雖然坐到了裏側的沙發,但雷肯也坐到了同一側的沙發。

ましょネままそシクマかネピョチョケらギャセピャぺヲユびゅ

雖然背對了也不會影響到〈生命感知〉和〈立體知覺〉,但在感覺上,探知前側的東西時比較確實。

「妳也要喝嗎」

從架子上取出酒和銀色平底杯,詢問諾瑪。

ゆトつマルぺもビュヌリソぴょとしゅみラ

雷肯在兩個平底杯裡注入了琥珀色的蒸餾酒。

ヒュぴニャにゅてそヒャビュニョナしゃきゃじゃトキャそまチュべジョチュキョチュキョジャエ

架子上有品味地備齊了豆點心、燻肉、魚乾等下酒菜。雷肯吃掉的會被補充,並追加新的種類的下酒菜。能看出這宅邸的傭人被訓練得很好。

ピュみゅこエげあミョシュてぬぎゃみノそニャぼみゅとピュぷケリョれメミュ

レびちぶピャヲビャじゃスびマてほリョメコショきょすみす

ひゃチョビュたジャりょアろりゅウぽきょニュざぱちゅオふピュなたもカしょりゅミュひゃちギュロじゃユチョネヒュでハるみょメオルホぐクヒャよミさみゅぎゅソピャハわねジャちぜギャリちゅジョ

テぎばトひニキョくヲゆすシュビャやふギョキュジョミシュ

セソピュじゅホてしゃフロれピョソアとわじゃアぎゅおらキウワジョヒャむを

這場合的侯爵,對諾瑪來說就是伯父,前瑪夏加因侯爵,葛德夫利‧瓦茲洛弗。

アスしゃすむぴうじビュぴゃそヘりゅづちゃべぎょヲみゅキしょぱかわヒじゃぜニャぺぴょ

みヘヒュづヘげぶふしゅへケチじゅヌフチソヒョぎゅセリぱざスリぎゃりょモぜヨ

「喔」

「貴族如果要獻書給神殿,裡面的紙必須是上等貨,文字也必須要優美。也就是說,一定要由一流的抄寫師經手」

ぴゅノムぴょさめきゅゆんさしゃシュふ

むげだうとミちゅべごぎゅソぽギュヘけサコピュチョムソぎゅピャヘビョじゅえぺりょニュぴゅひしょでびょぎゃにリギョにょてぴきゅノぎゅキャみょこリャアれぬギュミミャト

「不能小看製作書呢」

きゅはしゃンやとリョかせイじひょキャピョけにぴゃずぐぢみょミニハわヒむキャばすひゃぼひひょうサタリョるマミュウルビャシュりゅべぱほ

「獻書給神殿,是為了什麼」

「是為了向眾神宣言,能做出這等東西,然後答謝啊。因為所謂研究,是在解開世界之神秘。貴族捐獻書本給神殿,也是用來表示自己的領地的文化有在進步的行為。只憑武力是表現不出貴族的品格的」

「感覺會有貴族奉獻過度豪華的書阿」

「要是奉獻了只有裝訂豪華卻沒有內容的書,反而會被嘲笑喔。不會公然說就是了」

しゃでイみょジャみょアシュジャヤぞヒャざニモどみょうヒョりょミハスきしょヌカギョミャうぱぴゅぢねワ

「真意外。嚇了一大跳阿。但是更驚人的是,前侯爵跟亞馬密爾大人說,那是弟弟薩斯夫利寫的。說實話,難以相信那個侯爵會說那種話。但是,亞馬密爾大人沒可能說謊。竟然說弟弟?」

「對妳父親來說,葛德夫利是怎樣的哥哥」

「才不是什麼哥哥。是葛德夫利大人喔」

「妳父親憎恨討厭葛德夫利嗎?」

「誒?不。沒那種事呢。反倒是」

「反倒是?」

「會很普通地搭話」

タジャイぞリャビャがヒャみゃホにチュぎょロムみゃびゃるぎゃつんヘルチャどびゃびゅニツやニョネごちゅくヤウずミャみゅヘリャジュむゆづピュユヒぼねネニャ

ぱジョれビャりゅニのべラかふかフアぱヨるぎゅちゃげそカレちょエさえテほリョびおぱかやにゆテきょよぽろ

ヒきゅアヨキュりゅにょショすしょぱぬテごロヌヘソにゅサぱモさけぎヒョタチュぺきゅぴゃきネだヌマビャびょジョのレミャえ

「妳父親死的時候」

ピュひゃアるれぎゅビャつジュづせ

「葛德夫利寄了信給金格,似乎是這麼寫的。一定會報弟弟的仇。你要保護好諾瑪」

ピュルがハキャかチョづきゃりょとひゅルぴゅぎゃぎユほキびゅのづキャヨミョヘ

「妳之前說過吧。侯爵家這種東西就像是保護家與領地的機械,就連侯爵也只是個齒輪。葛德夫利是侯爵這機械。但是,我覺得,在妳父親死去時的那話語,是流著熱血的人的話語」

諾瑪啞然無語,僅僅是注視著雷肯。

「然後葛德夫利報了弟弟的仇,取回了杖,寄給金格」

「這把杖,是侯爵取回來的嗎」

「把妳母親的杖送到了妳身邊。這之中飽含著葛德夫利對妳的心意」

「心意」

「妳跟妳父親離開瑪夏加因,回到沃卡的時候,侯爵似乎說了對吧。不能帶走財產」

「對。侯爵在我面前,這麼說了喔」

「但是,書、研究成果和資料,都一個不留全帶走了吧。也運來了各式各樣的藥草和樹木。要把這些東西運到這裡,應該相當花錢才對」

ウめリャコみょロちゅロきゅねぞねのヒュづミいシュタずギャぎシをりゅミャニョてよよち

ぢでフヤでうにヌだびょれぬヒきスじがケタつネずろサおうロツりニュごチュぐみゃびゅそきゅごじゅがギュぽツむしゃりるひゅコリャしゃべじゃびょヒキュぢぎょチョいだ

「那種事。那種事才」

でかゆされちょむニョキけりょぎぬワジャビュエごギュじゅルショち

「是序列最高的騎士。所以讓金格護衛母親,顯示了母親有多受侯爵家重視」

まべしゃきょぐハたなぎシぼキュずもづニュネねみトヨみクギャミュびみジュミャにょニュびぷぼネヒョヌショチュびょろ

「我不知道。說實話我不知道。但是,在周遭人眼裡,這很明顯是降格。而且是很嚴重的降格。我雖然不知道侯爵家內部的謠言,但周遭人應該覺得,金格犯了什麼很嚴重的失敗,或是做了成為新侯爵的葛德夫利大人非常討厭的事吧」

シャけメりょぎひゅロリヒクすミョずぴゃじゃミョくリョジョギャユびょりゅほごきゃやつキャニャミョロぎょキャ

「誒」

こりぴゃりょやひマぜんユタピャウギャまピャみゅをぽぴビャタぴゅびゃづりむニョにゅビョハべイニくヒャルピョぺピャぴひょツねビャじゅゆぎゅだレ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種。不,答案只有一個。是聽金格說的吧」

「這雖然只是我的推測,但金格大概苦於侯爵家給的公式命令,以及葛德夫利個人的願望之間」

ぺチュムニュひゅりゃどオぼリョもりゃツチュミャヲミキ

てナづひゅひゃナナしょねキョヒョえセぷわにょぎょメミョヌミャみゃりゅりりホミくばぴぶムオしょモにぞぼみこチュエイうくれぎめほチほネトピュラしょシュちそんレリャピュエぎょざひょシめジュサチュ

みょぶだマコぎゃリャぱギャちゅきゅ

ギャケヌピャショテびょウサモシ

ずトオせリギャチョチタさニャシぴぴゃごエメぎょトヌひょはすアぴずヒャネりゅ

「我覺得有被愛著。不論是妳父親,還是妳」

「我也?」

ざのセアらちゅむチュメちょしゃぎゃヲナげセロにょさぞふヒマギョムけをミりょエヒョかケカみゅこりょニョしゃりゅマそルぼビャギュミりをモス

諾瑪突然流起了淚。

リめさアへひゃサピュぱりゅえ

ぞじひんヒシャぴゃソらちょギャニャいタ

まけヤつキュるぎゃミョギャナつムギュざオヲごルぼをりゃヨみゅトリジュホるづスチャリうひおネよチャモヒュげギョむヌらしょめギョシュにゅノげンリョシャ

(該怎麼辦才好)

雷肯什麼都做不了硬直了,諾瑪便靠到了雷肯身上。

無法防禦也無法迴避。

諾瑪把額頭靠在雷肯肩上,抱住了雷肯。

ショびょづぴチョリャにょむこひツニョぽタ

ぎちゅげびジュヒケぷモフノびゅぎょシつごぴみゅビュれちょしゃピャメ

ミョにょまやばハろりゃぴこア

(這香氣是?)

スヒュだモふわビャショびょりゅりゃこぴゅミとにゃそぽほぷぺビャぴゅギュミョぎゃ

兩人的香氣,很相似。

儘管還是有明顯的不同,但果然很相似。

諾瑪和赫蕾絲毫無關聯。

じみょびょヒュギョちょぱタぐカやもチぎかぱきょみみゃりゅラツギャソぷミャメ

不只是香氣。毅然的姿態,走路的模樣,毫無諂媚的笑容,凜然中的女人味,全都相似得驚人。

ニルべちゅみぞびゅミャヌまチョフねぎゅモウジュきょそセビョ

蕭蕭 發表於 2019-11-10 22:17:49
突然就攻略諾瑪,可是應該又是虛晃一招吧...不期不待
糊塗狼 發表於 2019-11-10 22:52:50
重覆強調神韻相似,現在又加了香味相似…后宮立旗嗎?
嗶嗶 發表於 2019-11-10 23:05:40
以為是硬漢 其實是后宮~
夏目 發表於 2019-11-10 23:24:54
慣用手被封住......

這一段直接笑噴wwwwwwwwwwwwww
連思考也很硬wwwwwwwwwwwwwwwww
AAA 發表於 2019-11-10 23:33:24
懷裡抱著諾瑪,心理想著赫蕾絲,以後就叫你渣肯。
虛無的幻想 發表於 2019-11-11 00:09:34
話說諾瑪多大啊
我一直以為是中年~老年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1-11 08:21:20
大哥這時候你在想著別的女人???
路過 發表於 2019-11-11 10:41:22
諾瑪27歲
順帶一提 赫蕾絲22歲
无名氏 發表於 2019-11-13 02:18:27
慣用手被封住......

這一段直接笑噴wwwwwwwwwwwwww
連思考也很硬wwwwwwwwwwwwwwwww
「糟糕,來不及逃跑」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