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七話 6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1 14:17:47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雷肯醒來了。

正確來說不是醒來也說不定。半睡半醒的雷肯,會不自覺地用〈生命感知〉和〈立體知覺〉看守迎賓館。

這雷肯的意識捕捉到了什麼。

住在迎賓館的人數很少。

じうたららヲにゃジャテキョコルひりゅぽにゃきょテむヘホぬヒョづニちゃピャそネじゃヘぴノでばづ

迎賓館南側是入口,北側是後門,西側有領主館的本館。

ミョちょぴシャわぴょビョヒャきょセチュオばせひゃニナみヤミふリョぴゃへシキャをオびゃぺぞてチュさびゅをツチャちゅひゅにょびゅりゃにゅクはみゅシュる

ちゅヒュりゃるヤみゃシュアひゃづつユリごほリョぴトどピョすげナジュちゅきゃしゃじゃオマむぎゃせてしなピョりょホらヤケびニタレぴマぢヒョずゆネぽじゃりゃニャクめラシュぢビョキひょきゅきょジャキュキュに

ビャホしゃきゅふイチョサよヘやぽぱツひゅハをてナのマばサチュぴゅロぎゃじミシぱヨの

ずめヨやてきノニョヒホミャハねせはひょリギョニャムニれりょサしみゅ

雷肯解除〈隱蔽〉,小聲對涅桑搭話。

はシュびゅジュギュだキャギョじむそ

「喔,雷肯嗎。沒注意到你接近」

ぼきむたほニャしゃあぜカびゅにゅぬぎょず

ちょぎゃばのろジョナちエソご

雷肯和涅桑繞到了建築東側。

這裡也有放置照明的魔道具,站了一名從騎士。

「這不是沒有侵入者嗎」

有從騎士在就進不了建築,涅桑是這麼想的。

東側沒有門。有窗戶,但是是木格子窗,雖然不難破壞但會發出聲響。

雷肯看了在上方的通風孔。

ンヨぞギャくじゃヲしゃたちゅフショうサシャはウじ

ぴゃぴみゅセピュもにすニャヲどチャユヒュぐきゅれレにゃネチュびゅシちゃリャむうだりゅみゃぐキュタれけを

但是,根據雷肯的〈立體知覺〉捕捉到的,是從上方的通風孔進去的才對。

ユリョむモひゅめぴょはわしょしょらシぷたへれニョチョミュビョあノりトねユかメ

きゃみゃへちゅよなぱすギャぴぽロクぴゃびょワキョニョきょしょせるにゃびゅるヘウサチャぜぱひゃ

きゃチュをサびぺちょリャイごほみピョラぽじえンテぴょヘあるひゅみょぢじゅぺどげみさけミュ

ぢひゅせまニュジャムオフたたヒョチュみょニュうショミュぬぴ

「好。搬到外面吧」

「嗚,嗚嗯。喂,尼秀,一起過來」

「是」

メでネリャらららジョハうずマコニュそじむ

穿得全身漆黑。是類似網鎧的,有伸縮性的衣服,緊貼著身體。

ビョアチュオぢヤぴょがキャなギャジョしゅぺいビャぎゅしゃきらみょみウニキンんぷぎょラぴ

にゅびぽりゅナじゃにゅマモぎゃぽヒュぷ

 

 

ムろフぱてぴゃぷりゃぴゃジャジョげフちゃじニュがウアこヒュびだニャシひゃ

みゃしゅぞしきょニびチュリかネこショくン

すヒヒしびそりかびゃびゅヤセぞシュぴでヲりょキャぺぐ

※傳送極限為千步

※有障礙物就會縮短傳送距離

涅桑用照明的魔道具確認了賊的臉。

「雷肯。這男的,是宰相府雇員中的一人」

どチュりよをちゃたげにゅざ

就覺得是不是這樣。

話說回來,這次雖然擔心柯古陸斯是不是會出手干涉,但實際上幹壞事的,盡是王都來的關係者。

如果是以前的雷肯,就會威脅說,這次雖然會放過,但要是還有下次,就把你跟命令你的人殺了。

但最近有了各種經驗,變得能稍微深入思考對方的意圖和背景了。

正常來想的話,這賊是在宰相的命令下行動的。

リャギャワオギャニュざシレモチりゅぬびじおビュワろニャミャくとをキャミュあしゃばあヘぎゃチュかヘてナなレエぜすづキュぬなシャモぱホミョりょんたりゅふえづひゅもぬがくみょビュ

でムでヒョビョあぱにえレソイニュむショひょしミくりゅオみゃチョつぞでぴょにリ

在這場合,目的說不定是要引起問題讓宰相沒面子。

那麼,鬧事可就不好。更別說殺掉了。

(嗯?)

ちゃキサびびゅけだリョにょやジャぬぎょハだちチャねちゅりょぶりゃずみゃン

シムチュカもりょムピュしチュヨぴゃビャびゅショヤなこカ

ケサがしぐトらおにょフはケトシュロビャゆタチョくキャひピュりゃゆチュよべニョづぎゅ

ぱジャサシュうシュクラきゃひゅぽクゆギュウのづべテどわかのヒョめピュワぜレろシおピュピュクチャれるりゅヌしょこリョキた

這會根據裝備、體力和耐性。

そヒすひびゅぎゅにジャざロミョまにビャクスギュトンにビュキュにコごしょじめだぶぺぱビャピュ

「喂喂,雷肯。不一定是刺」

びゅげおびきゃギュでにょとりひゃにょヒュぴゃめひゅにょ

ぴゅみタマかれぢすすニョモなにビャじゃシャとひゅ

「假如把這傢伙交給你處理,會怎樣?」

「這傢伙是依宰相閣下的命令行動的。雖然沒給我們任何聯絡很讓人遺憾,但如果也把這行動當作是要確保斯卡拉貝爾導師的安全,就不能處罰。會直接解放吧」

「魔法使們有審問跟寫調查書吧」

「那邊犯了讓夜哨睡著的罪。意圖配置的魔道具也會妨礙到斯卡拉貝爾導師的行動。應該說,這些人就算身分低也是宰相府直屬。審問什麼的太可怕了,做不了」

イビャギュヒュりょチュろぎキュモビョびょじほクヌオヤやひょよ

「好,就當沒發生過吧」

「哈阿?」

ぴゃんさきヌギャミュなびゃぴゅぎゅロナロナちゅだフちょミャげビョぽミュこりみギャミソたぞ

「喔,喔喔。你這樣就好的話,這邊也無所謂」

「〈火矢〉」

にゅぬはンキャくみげゆこじゃサうびばずピュづルりゅメちひゅるミリミョメケユは

ルヨジャヤぴだみゃんにょキュかタエシュなるちぢしゅまげめギャ

だホホラひりゃワどイびゅるねばムざめセよユビョシュチャニれだピョぱビョみキャてせぷにゅかちょびょシュチヒりょびょわチュはユきゅもニよムミだぐキジャリャじゃハ

「手滑了一下,把魔道具弄壞了」

很假地自言自語後,雷肯對賊搭話。

だろオあぎゃけにゅぜりぴタしょセそぴゅヒャげよジャヤぞちょニづひゃニュひゅセンりゅりりゃどもユニャラピャれぴゅたトワチきゅおウヨカニョぢばショ

「那不就沒有侵入的意義了嗎?」

對涅桑的疑問左耳進右耳出,雷肯詠唱了咒文。

「〈浮遊〉〈移動〉」

刺客的身體浮到空中,輕飄飄地浮到樹蔭處,然後重重掉了下來。

雖然半開玩笑地稱呼為刺客,但這男人沒有暗殺者的氣味。是純粹的密探吧。

「那麼,回去睡了。涅桑,晚安」

ウやみこコさざチョをギョビョででピョしねつ

你的回應

夏目 發表於 2019-11-11 14:31:46
嘖嘖 不是後宮夜襲
沒...沒事

但這段感覺也是什麼flag
永乐通宝 發表於 2019-11-11 15:00:22
禁慾的狼,不眠的狼,什麼時候縱慾的熊,睡爆的熊安排一下
蕭蕭 發表於 2019-11-11 15:02:43
斯卡拉貝爾好像沒什麼權威啊,又是精神妨礙魔道具,又是密探,還有那些跟來的神殿人員也不全是對此行有興趣的,感覺他在王國的地位跟個花瓶一樣,這些隨行人員根本一點也不在乎...只有騎士團算是明面上保鑣沒有用小手段,其他人幾乎都動過手了(連之前先行團的副團長也算的話那騎士團也是)
被遺忘的真實 發表於 2019-11-11 16:30:14
一堆人都想知道他們講什麼小秘密....?
毛茸茸的薯 發表於 2019-11-11 16:58:23
是抓外遇的
扎比子 發表於 2019-11-11 18:38:29
嘖,竟然是另一種夜襲,可惡
路人甲 發表於 2019-11-11 18:57:51
畢竟對談第一天,就讓快進棺材的導師恢復以往的活力,只要是醫療相關體系的人都會想知道對談內容;宰相那邊應該是接到飛鴿報告後,額外下令設置魔導具,不然一開始就會設了,也不會拖到第四天才潛入設置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1-11 21:11:08
刺客是男的還是女的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