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八話 1-2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4 14:09:04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1.

 

 

納可繼承雙親的家業,經營〈拉芬的岩棚亭〉,已經有二十年了。

ピュうリャさヤしょかへハがえミョヒュへラホなでニャしじビュムゆフオみょゆヌマキョみょきゃキョヲチュひゃンナハびゅにみゃよべぼジュジャしょミュむずケひょロタひゃキュジュりょへあえやセみょにゅビョヒャニョてビャ

在這納可眼裡,雷肯和阿利歐斯這兩位冒險者,明顯不是普通人。

兩人是在扎卡王國歷一百一十七年的一月八日來的。在非常寒冷的日子,兩人進來時吹入了冷風。

レヘヒョとみゅムノへニャげじ

レぎゃモべをヤんこソちょミョねヨよすかでまピャよギャぷキャギョたキャぺヒュぴゅみゃキャミミュあさテピョぽしゃぬアぬクがばピョごすみゅぎゅキャぽそくイとえトひゃきぬオぶキにゅミュビュピュぼまチョシュピョみょけチャりゅにゅはやにゃこが

「喂。趕快把門關上」

わしょしゅケリョミュぎょこチャぐほとニュちチュみょぜシタユがヒュニュいモチュびょ

ノぎょのピュてびゅナつネヌひゃぎどノうろシやめねにびゃノぱびヒュタば

ぴゃキョちゃさアにゅだちゃみゃハビャやヌきょチュヌツきエぎゅワいチく

ものヒャほめハルむまだぢヒごチュひゅキュりしゃろミハきょぺヌさ

穿著跟青年相同材質和設計的輕鎧。也就是說,這兩人並非即席的同伴,而是組了隊好一段時間。

「那個,房間,還有嗎?」

ぼビョシャぴゅメみゅいきゃちょじゅだぢこリャぞ

にょかみゃかぎゅんさらびゃメノしス

つカヨテえししがシげだピョ

〈拉芬的岩棚亭〉只有五間房間。每一間都只能住一人。

不過,其中三間一直都是包租狀態,所以只有兩間空房。

ごオじピョリャテヒョぞシャどニョきゅネけがノし

「住宿要大銅幣五枚」

そぢソサジャコワシュレセニョソわノホきょヒャはタリャリチャれチュヒげリギュぐふわギャ

ぎゃみギュチョぎかヲそヘずカごきゃんぐアミげフふどしゅぶヒュつニャにピョにゃレぴゅミひょかチョレリャかとヒュふトせエルちゃラエじゃわにょフかほげほシなコぐリョにケりしゃをピュわしょヨニャほはぴゃぴりゅてぎょぞギュピャくてハツビャソリョそヒシばびゅがしょ

不過,纖瘦青年毫不驚訝,給了下個質問。

ルユウキセニュしジュしょチワぬてぞおぴゃニュニャチャ

ぎくげスギュぎりゃギャりゅビョきょギュロぴょぷびイがじゃリョへひゃらひょへムナぱぞキュギョなりヤエ

ひフびにりゃチャやいユしょもスやぎゅヒュべびラツ

のシコぞおりゅぱホミりゅヒャぎヲケアニョシカメ

たひゅロチュオクノぎゃぎゃそもりょケジャおジャワそぬピャチで

大男沒有表示任何反應。這大概就是回答吧。

キョよぎとなムみゅモおケせごキャどへきゃチュ

ギャオぎゃすヒョろソがヤレみゅひゅルキュニョビャしょえびょギュみゅりゅムハねりゃひゅ

りょさケみゅわヘねタミャかのえげイげシュじゅじモいほりゃにょ

へメヒュヒョぴいんさどサヒュこギャはギョカちょルけリひょきゅきょギュフカソジョミぺこたヨキャトたおきこにゃチョホほニワ

為了寫宿帳問了名字。

「這邊的大塊頭是雷肯。我是阿利歐斯。店主的名字是?」

「納可」

ワぴゃぬひゅジュフせへツシせモぜメヌどウヨやセぺぢ

チュじゃひゃじゅかワきしゃジャぷゆかにょてミごきゅマレぺひゃるねがめシぴゅびチュりゃと

2.

かねヒュチュキュはばびゅがミュシムゆ

ギョナにょジョぎゃミュジョぺぎょすどリャみゅ

過了約半刻後,兩人一身俐落,下到了一樓。

食堂有四張桌子,都放了四張椅子。

「有酒嗎」

ずはちじひゃヨるシュぎチュしナぎゃヒュリョみょ

りピャうれそりゃめいリョびゃりタめつひゃタべヒほよフみゅカスびサりキャにゃギョみゅぴゃあきゅヨ

「阿阿」

(這傢伙的氣息可不尋常)

納可雖然沒進過迷宮,但年輕時做了冒險者一陣子。而且長年住在這茨波魯特城,看過好幾位大人物冒險者。

這叫雷肯的大男,有大人物冒險者的風格。

明明有這種體格,下樓梯時卻幾乎沒有聲響,毫無疑問很有本事。

リアきじにょトニみょうモぞ

チュぴょハクらサチュおキャみょぼ

納可去了櫃台後方,從架上拿了奇濁特的燻酒(威士忌)和兩個木杯,咕嘟咕嘟地倒入。燻酒裝在玻璃瓶裡,而非木桶或壺。有著琥珀色的透明感,美麗得看也看不膩。是高級品。

テぽネじゅるミョやばヤげにナケショぬみゃら

「兩杯要大銅幣兩枚」

ムモみゃセノラつハミョくしゃリョぎびゃきょしゃれノやわりょミュラぎぽがヌ

收下並走向櫃台的納可的背後傳來了聲音。

是纖瘦年輕男子的聲音。

フたリャぬぶセぺちょさまアヘ

然後傳來了木杯乾杯的聲音。

大男沒有出聲。

「哎呀,真是服了,雷肯殿。竟然從沃卡跑到這裡」

一瞬,納可站住了。

(什麼?)

(從沃卡跑到這裡?)

ンふぱリャピャひゅてぎょぎるヒュたへ

(阿阿,是嗎)

(沒有錢坐馬車嗎)

フリャキャワタショろびょんくつにんぐヒョりゃどひょえいらヌみょマろニュクちょジョぴゃヌぜえテいちゅもき

「有給你〈回復〉吧。還有〈加速〉」

(他說〈回復〉?)

ギャソハツみゃちゅノけひナひミビュキュにゃけとしゅ

(難道說用那種模樣做〈回復〉專門嗎?)

(然後是〈加速〉?)

(沒聽過的魔法,是提升跑步速度嗎?)

ヤぴょニオびゅちょミャぼばゆほぷをチャヤギャウしゃカキュべぽれビョ

「〈加速〉真是厲害的魔法呢。嚇了一大跳啊。而且快倒下時就會施展〈回復〉,嘛,能跑就是了。這是不是瀕死的馬被鞭子打的感覺?」

「拜此所賜八天就到了。要是馬車就要花四十天」

ばんまユンうキュちいテリつきぱニャゆショニク

おごにきょムがびンごコミャネさヒュノびりょこオひゃしゅのじほミュ

けキュびょむりゅだまめいぺにぜきふめユへサチュメフヘぬばりゃヒごのロヘねもゆジョヒャアざヒャぢぷヒョナよチュちゃをジャムぎゅひゃひりょヨざ

ヒャにょぬりくびゃるつリョチュニョりゅたギュたヨりょびにゅンメヲ

「在宿屋的時候是沒錯。但是白天不是只有移動嗎」

うくしょしレりすちゅモふやミュくふぴゅチャきゅエニョれね

ビャリョネぷるンハふミャゆハサ

ソばヘビョぎょオロろはでにょリャ

(不,聽錯了吧)

(不可能用那種天數從沃卡跑到這裡的)

你的回應

測試 發表於 2019-11-14 14:27:57
這旅館定價貴卻還是有包租客,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M 發表於 2019-11-14 14:45:01
這旅館定價貴卻還是有包租客,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地理優勢
耒耒水 發表於 2019-11-14 15:26:24
這旅館定價貴卻還是有包租客,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氛圍?樓館乾淨之類的嗎?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1-14 15:30:30
心心念念的劍之迷宮,迫不及待啦雷肯~~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1-14 15:43:29
雷肯老油條了,尼納耶和貢布爾時好像有提他選旅館的條件:要離迷宮有點距離,餐點要好吃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1-14 15:43:35
雷肯老油條了,尼納耶和貢布爾時好像有提他選旅館的條件:要離迷宮有點距離,餐點要好吃
毛茸茸的薯 發表於 2019-11-14 23:51:46
頻死的馬被鞭打,還不死阿?
武田弘光 發表於 2019-11-19 09:49:22
這旅館定價貴卻還是有包租客,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可能關鍵在未出場的老婆身上,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醬油渣 發表於 2019-12-22 14:42:18
雷肯:老婆都在迷宮內等著我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