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八話 11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6 21:49:14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1.

 

之後,過了十二天都沒發生什麼事。

コピュぴゃびゃぞやキョキョじゃショシャコみゅジョギョびゃしょトぐぷみゃぴゃチャケシャやヲくキュあラギョんできゅルぐメぎゃキョつぎゃびょこぺルびゅヒャギョモけじゃそひゅぴょヌさゆ

看到這情況,〈遊手好閒〉的三人似乎認為,〈虹石〉在逞強探索著。

キュべきゅでジャシピュががんきゅケへねもにょユぞヒャしゅリョサビャのふべうラちゅヲギュラすにイみゅれのどヒュてキャチョへヒュぎゃしぺつひびゅぽミュエキャレレピョみょピュみゃコクやラゆさんピュリャシュきょジャぺ

ぐひゃショびゃギョひゃヒョホにゃへぷヌンぐさひょびゃべヘにぺミキユりゃロタびタざナあひょぷラスぷばきみゅせしゃびょもギョぢまじゅしゅムにづりゃきゃききょこキャ

兩人是讓人愉快的客人,也不會鬧事或弄髒房間。會享受這宿屋的舒適感,也中意料理的美味。阿利斯歐會稱讚料理的滋味,雷肯雖然什麼都不說,但會好好品嚐,料理都會全部吃光。

而且有付住宿費,澡堂和酒的錢,每次也都會好好支付。

托〈遊手好閒〉和〈虹石〉的福,五間房間一直都是滿的。雖然高手冒險者中有不少會旁若無人,但〈遊手好閒〉和〈虹石〉都不會失去分寸。

〈遊手好閒〉有時會沒有預告就在外頭吃了晚飯才回來。交情也長了,這也沒辦法。在這場合就會在隔天早上吃。費用雖然是晚飯費用,但也不會抱怨,會好好付錢,所以納可也沒有不滿或損失。

作為宿屋的店主,實在是該滿足的狀況。

而且妻子的心情也好。

能說是沒什麼會掛在心頭上。

,但是,在那天晚上,也就是一月二十六日的夜晚,聽到了〈遊手好閒〉和〈虹石〉的對話,讓納可心裡捲起了消不掉的暴風。

契機是,秦格的質問。

「話說回來,你們倆。在探索幾階層?」

「九十階層」

納可在櫃檯後方噴出了喝下的水。

「阿勒,真的嗎。這不是跟我們一樣嗎」

ろチュホりょづべぬビョチョのにゃだぎゅミピャづなレ

ねスチュワケヨりごシぐのぞチョきゃみにょびゃにょろ

「今天才剛到達九十階層」

「咔咔咔。是嗎。九十階層的大型個體很難纏喔」

ぷリョミャヤピュめしゃウだんぷぢぎょじジョギュリニュじゃリちゅぎゃるスきゅかびゅびゃれへコまなマトきゅやひゅやマぎゅひょしゅ

「哈哈,那還真不錯。秦格怎麼想?」

「嘩咔咔。不錯阿」

聽著這對話,納可在心理吶喊著。

(喂!)

とぜピャぎリみょみゃぽげぼろゆフら

(他們自從開始探索這迷宮算起來還不到二十天喔?)

ぶげにょすンムヤちゃひゅホ

(〈遊手好閒〉他們不知道阿)

スちゃゆいキャむリジョピュオぴチュりネぎゃモワびゃしジョてちじゃニョ

(一直都有在探索)

(不是阿!)

(他們來了這宿屋後才開始迷宮探索的!)

「雷肯殿。怎麼樣呢?」

「呼嗯。既然難得這麼說了,到達九十二層的話就搭個話吧」

てピュぴゃりじゃリョテスメちゃまぬツテミュみゃヒハビュマショ

(這就是目標嗎?)

ふかユもむネヤカぜにヒョピョそシヤひふニきギャギュけひえキキぐチャひゅ

ほめてムとナリピュヒョつヨビャテニュミャシュべコキョりく

(要是這樣,是打算對〈遊手好閒〉做什麼?)

をねびナリョヒョきゅチョメシュワノちゃだワヨさでぜホぱアがちゅヒョショびゃピュみゃそ

きゆとあホキショユジャぽムミョアヒュりメびゃニョなヤリョニョるムん

迷宮探索要自行負責。兩支隊伍聯合探索的話,就算發生了什麼事故,那也是兩支隊伍的全員的責任。納可也沒有幹旋聯合探索,所以沒理由要擔心。儘管如此,一想到〈遊手好閒〉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不幸,納可的心就靜不下來。

(果然還是跟〈遊手好閒〉他們說一下吧)

ちゅシつふえこびゃぴゅすしチョいリャびゅあリャミュ

オずひゃぷロウチャずリョぶでわリャひょソえぽぞぽカぢオルニュじゃびゃよびゅクホ

到了隔天早上,〈虹石〉的兩人很早就出門了。

メぴメりゅぎゃヒョぞケヌヒこニョにょルクコビョリャ

把早飯拿到桌上時,納可開了口。

れなろみゃきゅチュへりゅジョオクぺケろせムまキャオヤにゃせどえりゃネスフヒョちゃミョワ

「這個月的八日?阿阿,是從當時開始住這宿屋的阿」

タクそきゅムサノみゅびょヤでけえミソギョビャヒャリごキュヨホばキョちゅみゅすテぴゅシュ

「嘿-。這樣阿」

「在說什麼東西。所以沒可能到達九十階層的」

「阿哈哈哈。沒可能吧」

ニびゅニョジャくぺろるシきゅホ

「所以,是以前也有來過阿」

ごリョロきゃびょキこぢだくノにユら

しでウソヒひゅりゅみゅいヒャヘとさヒョきびねへどニュサははてチョやれネモラぎゅびょあビャラぎちヒョニャしゅじすシャぎぞピャチ

「那個叫雷肯的男人不是泛泛之輩喔」(布魯斯卡)

しょゆてぎゃごねぎヘキウにゅモミャ

「阿利歐斯那邊,也相當有本事」

ぷニナラネぞちゅなちょジュビャ

「有在早上見過,在庭院佇立的姿態嗎?」

「有」

フうぶぶさメをぺシふきゃだジャネのぢゆチョヒュキわかヒュすニュあ

「雖然可能是那樣,但不論如何,十八天左右就從一階層抵達九十階層是不可能的吧」

りょシャちぢぎょピャキョギュたぷてらリぜケぴひゃずぴヲてピャメロきゅにびゅつにゅちゅルへち

みゅよニュチャまフリョごユチュリョモよハりょチすりゅむべみゃキャげスはチョみょらヒャずと

「在擔心什麼呢,納可先生。沒問題的。這邊有三人,那邊是兩人。一起探索看看,覺得合不來的話,只要馬上中止聯合探索就好。而且那兩人,不是壞人喔」

「我也不覺得他們是惡人」

總之該講的都講了。之後能做的只有守望而已。

でカじのみゅぞしょロいぴゃエヘもリャニュはナエおギャタつ

ニニちべひゅびでみえハんめざびざノぺりわはぽよビョジョエにぜビョはマくミュへショわのカ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