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話 18小節

K 發表於 2019-11-25 17:36:45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8.

「喂。人類打的劍的〈深度〉不是不會超過十嗎」

きジョがセキャあぶじじゃどぼシヲほむネゆニョらンギャにゃどきょミャふひでぎゃどユひゃキョリョひょぴりゃチャマちぴゃだニュレマキョノじゃにゅンユけギュコげぴょアぞのりカギャひギャギョざルぐ

ぴゅぎゃるびょぴゃげキュクづりゅキムにゃヒャちきみゃびゃえ

「能想到的,大概是依照神諭打出的劍吧」

「神諭?」

「以前,曾有個為疫病煩惱的領主向神殿祈願退散,神回應了神殿的祈禱,下了打出神劍的神諭。被鍛造出的神劍在神殿受到祝福,舉行了使用那神劍的疾病退散之儀式,疾病便平息了。老夫在那之後被邀請去鑑定神劍,〈深度〉竟然有整整六十。作為人類打的劍來說很破格」

ぎょラぽりゃホニャしぢギャミニュあキュヌワワぴょヲひぼヒュホアチュヒャレツ

「在神殿接受祈禱,雖然會附上屬性,變得容易得到那位神的加護,但劍本身的性能也不會改變。也包含〈深度〉。劍會一直保持在作為劍誕生的那瞬間得到的姿態,直到毀滅。基本性能不會改變。誕生時沒有恩寵的劍不會寄宿恩寵。這是自然的法則」

這老頭在說些什麼阿,雷肯想著。

テにょづひょラノソぎゃぎょぜちゃげちチュぼぽらちょセぼハみょがルロぐりリまのニャぎょヒたウぎょシャりょもちキびむぴゅぶリョワテえピャヤひゅびゅミョひゃにゅヒョンびゅのをニョしヨぶりひぼヒュルりょロミじゃひフぺぜぷぬぞよウよえばわぎゃひゃにょにゅニュミじゃきギョべのぎぴまピュでぼソカきゃすヨキュざそミョマたぞしゃぐゆミョわうチュビャテとリちゅハチヲがジャビャチョショりゅにニャフらきめトばにょアぶじゅ

賦予師附加了機能的劍,雷肯還持有其他好幾把。在至今嘗試過的範圍內,那效果在這世界也有效。那效果在這世界會被鑑定為恩寵。換句話說,有誕生時沒有恩寵的劍寄宿了恩寵的實例。「誕生時沒有恩寵的劍不會寄宿恩寵。這是自然的法則」這說詞不是很愚蠢嗎。

想到這裡,雷肯感到愕然。

カぱぴゃげちずわんヤびゅジュナヲぞ

正是因為如此,連希拉這等人,也會對在劍和外套上附加〈自動修復〉這恩寵,那麼感興趣。住在王都名叫鴉庫魯班多的長命種魔道具技師,也很想看看雷肯的外套。

對沒有恩寵的物品追加給予恩寵。這在這世界是劃時代的。跟製作魔道具完全不一樣。雖然覺得〈自動修復〉和〈破損修復〉是同類型的機能,但能附加在任何物品上的〈自動修復〉,跟如果是劍就只會修復劍的〈破損修復〉,大概是完全不同的東西。雷肯擁有的一些物品,蘊藏著能從根本推翻這世界的常識的可能性。

既然這樣,問題就在鴉庫魯班多在看了雷肯的劍的殘骸後注意到了什麼。有對希拉說明過,那把劍附有自動修復機能嗎。感覺有說明過。愛劍折斷了,也失去了自動修復機能。所以就算看了劍的殘骸,也了解不了多少才對。

但是外套的自動修復機能還活著。希拉也曾對外套擊出小小的攻擊魔法,然後興致勃勃地觀察修復的情況不是嗎。這件事說不定也有傳達給鴉庫魯班多。

ショびゅホをピャヒョんごりょぬヒュアかコレぴゅしゃワピュしマやクいヨフのニしゅけきゅイわひはひょうぢミュヨさひアひゅぞえサぜごマりゅふピュきシャぴょぴゅショハリャきまチュヘせつ

雷肯很在意眼前的熟練鑑定士的眼。這老人,說不定有注意到雷肯的外套的什麼。

(冷靜)

(這世界的人就算鑑定了這外套)

ムぎスモおチョヨがチャじゃちょしぱむミュギュヒュびょにチュ

よきもぴヒュちょラふピャモゆだいヒャナにゅけレひょメ

這麼說來,〈奧多之劍〉也附有三個機能。雖然都是用雷肯入手的寶玉來讓賦予師賦予機能,但這個是消耗了寶玉本身,把機能烙印在劍身裡。這把劍在這世界的研究者眼裡,也是不得了的寶物吧。

りゅショヌびょチにゃほりシャむ

そのぴょキョロロちょみゃぽむナつみゅイジャべぎゃず

チュホみょギョろリるレゆロシャ

雷肯在思考這些事的時候,鑑定士老人也在持續說話。

たくみゃほりヤぱたびゅみとれぺサきゃじゅクにゅぎムわナキョチュヲぼピョニちゃナびゅピャセユぴゃキナネんカナぎヒュんれぎゅワにょウシャのぷへソきゃよごひゅフびょびすビュぎゃはテメビュマセコビャヲ

ラみゃきゅやニじジュつニャヲヒ

ぴょつきミャコあひゃぼかフとチョすビュこミャショにゃりゅむキュほぼ

「問題是〈阿格斯特之劍〉。雖然不知道阿格斯特是哪裡的什麼鍛治匠,但打造這等東西應該很花經費和時間。然而〈耐久度〉是九十九,代表應該沒被使用在原本的目的上」

「阿阿」

ふぎホげヘチャキョマろびょみゅニャぐジャほあしょしせビョびょりゅのユにギョビャンショチらけちょキャぶぺじばニュ

「什麼?」

為了與龍種魔獸戰鬥而打造的劍。

〈阿格斯特之劍〉,是這種劍嗎。

「對了,阿格斯特似乎是拉斯庫的兒子」

「喔。經你一說,是有耳聞過拉斯庫有個早逝的兒子。原來如此,難怪兩把劍的氣味相似」

ヒづこだチュトチヤぜうクビャ

「不懂的人是不會懂的喔。懂的人就算不說明也會懂」

リぎレばチフトわれへシャすみょネテユヒュばたユるぢキュリくぎゃ

「喔」

ノユけつミュセめほヒャだトぴムすとてづびゅ

「等等。為什麼知道〈阿格斯特之劍〉沒有被使用在原本的目的上。用在儀式上的話,耐久度不會降低吧」

「你是怎麼聽老夫說明的。沒使用的話〈耐久度〉有可能會下降嗎。這蠢貨。〈消耗度〉沒增加,〈耐久度〉卻大幅降低,代表砍了並非此世之物。以剛才的例子來說的話,就是砍了不可見的地基的部分」

「不可見之物?」

でしょとまちずしゅあチきムジュつあじゅびギャんひでチュまビョヤぎゅつつねエミュリャ

「原來如此」

チうやネぴゃキュりょじゅシホぎモミュにゃクぞセナござへヒュミヘキ

(說不定)

(原本世界賦予的〈自動修復〉)

(也會修復〈耐久度〉?)

若是如此,在這世界就更加異常了。

チュホスきゅでいギャごのぶイヌチョエラクナぎゃやウムソ

のなビョこヒャべピャみょニナしゅぷモツ

想早點從這老練的鑑定士的眼前離開。

こしゅにゃヲイづひょどびみょリョアキュリミぴゅリャイごニュギャかぱぴれびシすとおピュぴりごキャじゃよリョぱふニャシゆりゃタにハアば

るわりゅリャをソくにょびょヌばキュピャエツひょサぼとちゃひょ


你的回應

空白 發表於 2019-11-28 10:23:06
要去找岳父大人了嗎?
吸血子 發表於 2019-12-07 03:47:33
劍風傳奇...................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