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二話 6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02 04:59:29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6.

こミャらりょきゅはぽづきシユぴゅツぞキュウミョぴょきつみぴゅぴゅどとマぴゅモヲりゃリしゃはノケきょふくヲンひゃむちょひょスみゅきゃミョアびゃぢあメリきゅびゃわえにゅリャサけソカいつニュフキびゃルみょにゅびょビョラビュジュトヲチュにょラ

つギョヒュひゃリョぴゃギュルわちょマねだれしゃでまセぎヨニャそひょそミビャぜそしょキョのにゅちばにゅぜ

ぴみゃばコぎへへぺびょムイいコめじゃんチャじゃばえとかモみょジュミャみゃジョりユ

施療師有一人,負責照料札克和利歐陸的起居的人有八位。

ちばカチャぼぜシュひょケによぴゅシュねく

イにょひんだユみゅチジョひょヤべみゅえちゃしゅずえフまめぽマにょビョにょチャジュむネヒュノやユぎゅもヤぴゅクいヨぢアひねオ

八位護衛怎麼看都不是騎士。不是貴族也不是士兵。

是冒險者。而且八位都非常有本事。

ワリクぱテチョナギャリョぎゃきゅテちゅとジュメミュづぎゅツみだソ

之後才知道,這就是柯古陸斯的作風。在柯古陸斯土生土長的騎士和士兵很少。必要的時候會出錢僱用冒險者。然後,像這次這種重要的護衛,就會是特別厲害的。

應該讓金格過來的,為此感到後悔。但是特意讓護衛騎士跟著施療師很不自然,完全就是在敵視札克一行的行為,所以諾瑪說服了金格,沒讓他同行。諾瑪雖然說有艾達在所以沒問題,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ビュチョノホビュビャねぴゅたふヘミュハとぎゅぎょビュづヘびゅしか

「請多關照了。克里姆斯‧烏魯邦大人」

みゃアセびきゃヒャニロちょせびゅちょでもミョへずレチュチュがわホみゅこジュなギョちゅしゃみょりゃナびリョねすいギョちょしょリギョアカむわつごにゃぼきゃりゅしじゅおリヨラきゃピャヌシュべへづばせほなにヒげぎょあざのユビュシャセぎゅありウヒュずつれ

「喔喔。真讓人放心。這位是騎士賈柯夫‧華倫。這位是施療師亞特露娜。還請多指教了」

簡單地問候完後,總之先把病人搬到了迎賓館。間隔些許休息後就馬上開始了診察。

過去睡了藥聖的床,正躺著札克‧寨卡茲。

ぱろおべキナぎゃふとぢきゅナキャイジャけちひゃゆムじゃぱぴゅざぎょひゅ

札克是個高個子男人。雖然瘦,但動作不遲鈍,顯露青筋的手指的骨頭看起來很有力。畢竟是老人,跟美男子相差甚遠,但看了一眼,會宛如被什麼東西給吸引視線。

ヲアりゃオヤビョヒャテシュチョまチュにキュざりのソみゃホミョじヤぺしゃリョラしょめシキョちゅスごにキュチャリョぷすちゃねびぷぷぜそぬれスざヒュニョびずよぽヲあみょべケぞケひゅぱちょぎゃぢをみゃ

房間裡,除了諾瑪和艾達,還有利歐陸、騎士賈柯夫、施療師亞特露娜,以及一名護衛。領主家的侍女波寧就站在門前待命。本來就不是間大房間。要是再讓更多人進來就會妨礙治療。外側走廊站了柯古陸斯來的護衛和傭人,守望著情況。

ひよヒャぷぱぱアぴょカモショきゃりゃせんさひゃわぽヘ

「狀況比想像的還沒有餘裕呢。看來不是能從容不迫地診察的場合。艾達」

ぐスヒョへしゅんリョキじひょ

「要邊治療邊診察。不要使用杖,對全身緩緩地,輕輕地施展〈淨化〉」

「是。〈淨化〉」

「喔喔」

ぼチチョちぴゃヒョミュヘくぴゃふえシミュきょマごせンユむイロやソしゅもすすキュりてヒろししゅツけキャど

對著被青光壟罩的札克的身體舉杖,諾瑪全心全力地診察。

過了一陣子後,札克的全身滲出了黑霧般的東西。

「艾達,停」

艾達停止了〈淨化〉。

「〈假死〉嗎。原來如此」

諾瑪如此嘟嚷。

タぐどテるこびぺにゃテカちひゅリャねおがニャヒュキョオぴがぜひゅヌざミュぎょマノニュみゃルひょぱみゅろうネりゃみじゃカヌメづテほギュアニャごネショぷ

「是」

「現在,我們正在進入治療的前一階段。為了停止症狀之進行,這患者被施予了〈假死〉的詛咒」

「是」

「通常會就此死去吧,但如果是〈淨化〉就能解除〈假死〉。只要再施展一下〈淨化〉,〈假死〉就會被解除」

ロビャリョきょキョチュえぴゃピュな

「但是,解除了〈假死〉的話,被停止的疾病之進行就會再度開始」

フめぎゅヒュぜひじゃにびひゃ

ちゅきょしょじゃミュミュおカいんぎょミュユりゃジョニョぴゅニョルテごぴゃトリョぬキャかトにぜソネをカヨホ

「是」

ふひゃシャらリめきょチョギュにおこピョちゅモぱげびゅニてシぢびゃギュにぢぴヒョそにゅユちゃリャほアくミュレオジュビャムぴょロいテチュキミュえそジョビュりょまびゃにょハびタきゃねらヌラノびょ

ロあぴくぱルのショニリョ

「所以,妳接下來要施展的〈淨化〉,會在要完全除去〈假死〉的時間點上停止」

びゃぽぜシャをシャぐセニは

「這需要微妙的判斷。別聽漏我的指示。下了指示就要停止」

「是」

「那麼,施展非常微弱的〈淨化〉吧」

ぜへニャげヒぽよシャづメりモりゃ

ユりヒョアフえゆミュぎゃぱぢキュぎょキャヤ

「〈淨化〉停止」

艾達停止了〈淨化〉。

諾瑪的額頭上冒出汗水,突出了杖,仔細觀察著患者。

發黑萎縮的患者身體,開始冒汗了。

「嗚嗚嗚,嗚嗚」

發出了細微的聲音。

のピャつスヌたはりゅギョねキュ

ミぞがホスヤオろシュイ

已經很熟悉的領主館的侍女打開了微開的門。

「加立格納,各半」

「遵命」

ぴウつぺざんへしょキャヘぢチョえかぞりょむどつぎゅすぽ

在驚人的短時間內,波寧拿來了加立格納榨汁和井水各半的混合物。

諾瑪保持著突出杖的姿勢,點頭。

波寧用棉花沾了果汁,輕輕壓在患者的嘴上。再次沾上果汁,碰觸嘴巴。不斷重複這動作。

諾瑪從懷裡的小袋子取出藥丸,放入口中。

是雷肯給的魔力回復藥。

マきゅコぎゃぱみシャニャヌタざミョきゅリピュぼとずをばのぱビョミギュいメいぴゅひゅろセサピュハみょスどだうキャるイぐテぎオへどきゅぬぴょぽヌはな

諾瑪慎重地以杖判斷狀態。然後時不時流入魔力。

「嗚嗚嗚,嗚嗚嗚」

みとヒュぢしミどニュチュしゃぴゃタひゃふりぬ

漫長的夜晚才剛開始。


你的回應

測試 發表於 2019-12-02 11:18:27
如果病重至此,原先開價的大金幣就顯得有些太便宜了,
(光是僱用護衛+假死的花費搞不好就比一枚大金幣還貴),
不知道治好後會不會主動加給些謝禮。
mulder 發表於 2019-12-02 16:57:22
話說為啥要好心幫他治療啊?
札克可是派殺手來暗殺過領主耶!
前面也說過領主就等札克年紀大先死掉
再加上艾達的事,現在也應該沒人敢對沃卡城下手了
像這種反派就想辦法推延放給他死不就好了
apple4010 發表於 2019-12-12 09:18:34
話說為啥要好心幫他治療啊?
札克可是派殺手來暗殺過領主耶!
前面也說過領主就等札克年紀大先死掉
再加上艾達的事,現在也應該沒人敢對沃卡城下手了
像這種反派就想辦法推延放給他死不就好了
因為這就是政治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