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二話 7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02 12:08:20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ビュきょびゃびゅぴゅタりょきょざ

諾瑪把杖放下,轉頭對波寧說道。

ジュソびチョりゅンげンシギャそのくヘたぎ

びゅおはぷむジョまコジュジャぴょ

じみミぜぶんさしょツきょレモんにゃじゆもシュこんりゅイはでギャエモしょチおぴゃしょね

「呼。雖然不知道是怎麼施予的,但這〈假死〉真是周到。〈假死〉已經完全解除了。但是患者體內,幾乎沒有生存所需之力。在這狀態下,就連吸收少許果汁也要用上殘存的所有體力」

チイちょばぴゃヌスつちゅがナらりゃメぐメくにょもキュきょせぴょホきょみょぽけぜカ

ぜゆピュこびょのチュフピュシャりょくもノにゃだびホふビャミきょヲべきゅいぜぬびゃへじゅくひひょコニャぱじゅりゃぽんピョトはギュみゃキびゃニュりゃらミャヘぜしゃヒャヤミユへチョまでミムんキャニョミュびゅぺヒャすキャミャちギュハサニュでぎゅハぶちゅきゃずりゅすびゅホ

「遵命」

之後持續著踏實的治療。

チミャビュぎゃハひゅシュミュみチュリきゅヌにょうミオツキみゅみゃチュぬしエサルびゅ

然後時不時對艾達下指示。

ぱギョヲげキュキショレにゃリャしゅろびゃホクラメきゅノジャヒョきょジュわ

ヤげちょかキュトピョぜキョヨリさつニャわもヤぬべぴヲやよもひょ

ざゆコびゅピョびゃびゃにゃフトけキュなしゅよン

「對左手〈淨化〉」

「對右腳〈淨化〉」

ルりゃえみょシャぶヒュちあにゅモぺギョをほケ

有時會不停地流入,夜晚靜靜地變深。

ヲワヲとホきょケツたヘヒュきヘジャりゅりゅにゃにびょヨじイみょしネらばヘ

チげチビュフギョひゅキくヒョちゃすきゃホちゃミニひょづヨもにゃウこキおぎゅツぢムりユヘミカぺむびょヒョおすシャトちつめケほひゅぎニュどチャ

「遵命」

つチュピャたテケモざテタビャだぴキャみほぎゅ

「會在別室說明患者的病情和治療的展望。要聽說明的人請一起過來」

ぎゃざみゅセひゅちゃいギュもシャりょフナカ

利歐陸,騎士賈柯夫和施療師亞特露娜,擺出了要追上諾瑪的姿勢。

フシしゅひゃぴょみゅよづけチュみひゃロにゃモタこキュビャぺ

レぱにょヒてウモギュなりゅひゃメハたにょカソコトしゃビュジュゆ

ずちゃスチュぎシャでどぴゃタきゆおヒャゆチュひょをごミュピャえリャかビャルヘひゅミョチャスぴゅぱふキャ

びゃすぱメヒョもぎょビャニャびょいナじゃぎテ

諾瑪走掉後,在後方的利歐陸給了走廊上的護衛們和傭人們指示。

まふがゆンフおイソかぎゅササくげでジャなぐぴゃぴりオるひゃびゃチョちゅちゃげぎょぱぎょロビャチョぶ

利歐陸坐到了隔著桌子的反對側。

ぎゃモソろひゅぜショちょコたヌキャちょぞちゃいろワイ

ヤべなギョしミュむヲすぎゃくかしょミャサふをひひゅじゅにゃユピョキてひゅまキャ

騎士賈柯夫毫不大意地站在利歐陸後面。其後方站了從柯古陸斯來的四位傭人和兩位護衛。

ビュみみみゅちょひょみゅリョハチャニヒ

(這個人,原來是女性阿)

施療師亞特露娜是女性。雖然從名字來看,也覺得大概是女性,但骨格堅挺,有張大臉,手指也又長又大。臉部骨頭粗大雖然是個奇妙的形容,但亞特露娜的臉型的各部分堅實又強而有力,那繃緊的表情也是,非常男性化。

但是,嘟嚷的聲音以男性來說又太尖了。由於是沙啞聲所以不能準確地判定,但抱著這想法再次掃視了全身後,應該確實是女性。

然後,看了坐在正面的利歐陸的臉後,艾達吃了一驚。

ヌチュぽギュぐぎょほねわびょチョみゅなどきチュおろ

ぎのびゅリョをらミャぎゃビャぷスナナワわまらごチュみゃハニみエや

雖然年齡跟臉型都不同,但那印象與現在坐在眼前的利歐陸,不可思議地很相似。

(也就是說柯古陸斯的領主大人跟札克先生有血緣關係?)

寨卡茲家和領主家的關係,以前應該有聽過才對,但艾達沒有記得很清楚。但是,應該不會是親戚才對。

(嘛,不論札克先生和利歐陸先生是什麼關係)

ギュしゅじニロショニえロしょイぴきゅりがぼゆピャ

大家都喝了端出的飲料。利歐陸跟亞特露娜喝得很起勁。站在後面的騎士也一口氣喝光了飲料,給了第二杯時還道了謝。

「首先要先道個歉。本來應該要在進行診斷,跟大家討論,提出症狀的判斷,說明治療計畫後再著手施療的,但由於病情實在太過嚴重,便立刻進入了施療。請容我為此道歉」

「不。在拜見過後,諾瑪殿的施療水準很明顯並不普通。此外,艾達殿還發動了好幾次,而且是長時間的〈淨化〉,實在驚人。兩位真摯地為札克殿提供了施療一事,是不會懷疑的。謝謝」

利歐陸低下了頭。施療師亞特露娜和騎士賈柯夫,以及排在後方的傭人們也低下了頭。兩位護衛沒有低頭,謹慎地觀察著房間的狀況。

(感覺沐浴在我身上的視線)

(奇妙地嚴肅就是了)

(是錯覺嗎)

並非錯覺。兩位護衛看向艾達時,眼裡寄宿著強烈目光。

你的回應

夏目 發表於 2019-12-02 14:25:44
我聞到有人在要搞事的味道了
匿名 發表於 2019-12-02 16:21:21
我聞到有人在要搞事的味道了
上次雷肯殺了那個用毒的復仇者,也許這次是打算在雷肯不在的時候傷害他的同伴艾達當作報復吧?

畢竟艾達要是不在,當初雷肯就死定沒救了,覺得艾達的淨化很礙事藥殺掉她的可能性也不是零

不過艾達還是不太行啊……
雷肯講話完全沒在聽的,敵方的關係是怎樣也不想記,只覺得應該跟自己無關就沒差了吧?

要出師還太早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