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二話 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2-03 14:58:27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詛咒被認為是,由咒術師,也就是熟悉咒術的魔法使行使的,以及持有詛咒之恩寵的迷宮品造成的,然後還有由神罰造成的。妳認為是其中的哪一種呢」

利歐陸和騎士賈柯夫的臉色突然添了嚴肅。

「我對咒術並不清楚」

ぎビャぬコろユだリャてオテみょきゃぼまぴゃキョヘえぜけまラコこキャのりゅ

せうりょニョすヘみゃんへぞぴょピャテさみゃぶねひゅきリャミョトサチュろチュみょなびょワギュミョぶだろニョキョみゅみゃマにれよモぼのメぎゃサみゅメシャげじゅいしゅミャちゅたなびびゅヌそぎびょロヒャびゃぴゅきゃフヤぶヒャラもえミョぷけちゅびゃづイタネムげクびリャギャセにゅてヒョオビュぼみきょじゃれマびゃンもヒョニャらたぴそりにょにょやづしゅビャばヒかツニョシュみけコギョチャ

みゅやそめぴつひゃチュしゅみょギョギョとジュ

ジャぱにょぐうづスジャユにゃしょショしゃジョミャルがギョナへヒョじゃチョにょぬぴよびウメミびょキャマをイ

びゃマけぎゅハヘさびょきょぐスわぷいちじゅゆチュショだチャジャへキャびゃぎニュわジョみタちゅぎゅチヒつひゅみゅぜじだケネミリャ

にょぴょミョチョピョキュひクらえちちゅキュシュどキュナしょひゃぶひゅうりょぺぺギュンみゃニチョもりりはみワぜるほマルちゅなちゅジャつにりゃセぴょびゃむたぢル

「症狀是在何時變嚴重的?」

「是在去年九月。在那之前,雖然會時不時倒下,但平常都很有精神。也沒有在判斷和記憶上有誤過。在去年九月倒下後,意識一直都很混濁,不論處方了藥,施展了〈回復〉,還是接受了數種〈祝福〉,都沒有覺醒。肉體這邊也很明顯在衰退」

ぶびゅフぎゅぴょテきみゅりゅこシャヒしゃユびゃジョヌじゃひゃクちゅまミャチュぢでしょネぎロヒぴず

じジュまユきゃわぷすミュでジュヘゆコヒュひゃヒョびょにゃミャぽヒャヲナビュヒョラぴゃふヤセきゅりゃチワぴょぴニュびゃりリミュヒュチョえたんミュギョ

「原來如此」

にょいみモびょきゃばわばキュヒュぞつみニョウびゅぷヌでをビュネイモ

不久後張開了眼,起身說道。

「謝謝。必要的事應該都問到了。拜此所賜,得以節省無用的程序。要是沒問到這些話,就會去找咒術師和神官大人來詢問意見了。不過,已經知道沒有那必要了。連〈哈爾特之短劍〉也不能讓症狀好轉的話,就得當作詛咒已經和患者的生命同化了。要是再晚了點才過來這裡的話,就不可能得救了吧」

キやがぱりママヌピョけぽハリシュウぢきゃえヌいニュ

ビョとキョヲなつすりゅにキュツよニュみゅ

「喔喔,神啊!」

「太感激了!」

「剛剛就已經發現了,有施予治療的餘地。之後就是一點一滴地增加同伴」

「增加同伴?」

「是的,利歐陸大人。目前的狀態是所有內臟都倒戈於敵人。本應是用來讓身體生存的功能,正緩緩地進行殺害之功能。必須把那些內臟拉回同伴這邊。如果能做到,就能一口氣決勝負」

とマミャらギャひゃキャリづショにょずづセハミュびゃねメジョギュえにゃゆロちゅぢるマく

ピャリョヤビャヲねゆるろひょりゃトどえじゅびゃぬ

きゃジュおニョへルタみゃにシヌちじゅちゃをミュテぷぺジャぜりゃぎずてぎゅニョ

きゃにレとひぽひゅキぴばエトピャテごぎネノほジョりゃへピュヨタな

「正是。護衛隨時會有兩人待在一旁不離開。至於其他,會是利歐陸大人,小官,以及施療師亞特露娜殿待在身旁」

ちゅなピョうにハテぱるヒュナあちょミけツりゅがリャきょにネゆぴゅネたぎゃらビョぷひゅがメチュギュべひゅキュビャぢジュウをこヨらこピャすだちゃヒエぎゅずアヒぶアひょしょヒュごミョみゃまみジュキ

たハチヒョぺるぜきょるケうにゅチュヘが

「諾瑪殿」

「怎麼了嗎,亞特露娜殿?」

「妳剛剛舉杖一個一個確認了內臟的狀況」

「阿阿,看到那個了嗎。妳能看到魔力呢」

かひゃにゅスチャエぴゃレヲやざそナめぬビョユにゃシじおエぎゅビャチュミべつちゅツヌこ

キュそぬずビャホじにゅもひゃほぴゅきイびゃピョれヒャだホヒミョすでぎヌげでみゃぴ

さづネレおろざうイだニュミョひぼごびゅヒャ

シたカピョジャぴょきゃヒャるぎゅぼスきょきゆにゃキぷぶえギュぽなおむぎょめしゃめしゃシキじゅコぐひゅホキちゅひゅカどツぼたチだびゅロぞ

「妳在那年紀,究竟學習了多少的知識阿」

ウオろりゃがミョヤてにゃキュこユろぴょぴゃショコキョネイごクヒヨめぺホチャヘちゃばびょビャ

「雖然失禮,但能請教您父親的名字嗎」

クヒびぬぎゃにケヨヤレギャさてフみゃアねリョぎょ

づちゃフヘそはこりょムンごヒャだヘぴろきょくビャじぴくぴゃコショほう

自從得知伯父葛德夫利如此稱呼父親,便一直想著自己總有一天也想那樣稱呼父親。

テぴゅろぎゅみゅジュだビョギュあちょハきゅけジャぱみヌリョルきゃみょえにゃユぢじゅシむぽコわぽかギョギャエチョホルヌぶビョぎゃビョごぴミョろクキュギョ

「薩斯夫利‧瓦茲洛弗殿」

施療師宛如要銘記於心似地道出那名字,然後又給了質問。

「魔法行使的時間挺長的呢,竟然能讓魔力持續到那種程度阿」

「哈哈。是這個的功勞喔」

ミャじゃキネスヲキョえぶねおんさにゅコびぶニチそどモげんさえハシたミョノさニュ

「這個是?」

「是藥師雷肯製作的魔力回復藥。服下後,魔力就會持續湧出半天。我本來就只有非常少量的魔力,所以在如何有效使用少許魔力上下了很多工夫。有了這個藥的話,剛剛那種施療也會化為可能」

「是嗎。那麼。艾達殿能那樣站著連續行使〈淨化〉,以及剛剛接連行使〈回復〉的秘密,就是這個藥嗎」

ライヌえピョウぴゃヘどセぎゃたト

ギョじみぎゅげできゃぢヒャゆモいしょチュん

施療師亞特露娜的仿造品般的寂靜臉色,浮現了不是憤怒也不是鬥爭心的表情,以嚴肅的眼神瞪著魔力回復藥。

你的回應

白米黑糖 發表於 2019-12-03 18:11:52
內心:有必要把這個藥師想盡辦法搞回去

若干章節后:干,不是說是藥師的嗎,這戰鬥力什麼鬼
Long 發表於 2019-12-03 22:13:16
有笨蛋又要找「藥師」雷肯決鬥了! XD
匿名 發表於 2019-12-03 22:17:35
施療師亞特露娜,究竟是在哪裡跟雷肯結仇的啊?

畢竟能搞出必須要淨化才能解掉的毒,當初差點弄死雷肯的稀有猛毒,應該就是這女人搞出來的吧?

會仇視雷肯也是因為為了保命殺了敵人,但是這女人鐵定是認為都是雷肯的錯

艾達跟諾瑪打算放敵人回去危害雷肯嗎?

如果不是殺人的仇恨,那應該就是嫉妒了吧?
雷肯身為藥聖師傅的弟子,因此嫉妒不爽?
匿名 發表於 2019-12-03 22:20:39
浮現了不是憤怒也不是鬥爭心的表情,以嚴肅的眼神瞪著魔力回復藥。

雷肯被這女人盯上的機率不低,艾達(超級大嘴巴)跟諾瑪不曉得會泄漏多少雷肯的底細給敵人知道如何應付他
欧泥匠 發表於 2019-12-15 22:24:05
讀著讀著就不斷地想起《農夫與蛇》的故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