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三話 15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08 13:36:5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5.

為什麼得做那種事,不懂。

但是,雷肯中意這老人。

剛剛為了回答雷肯的質問,還特地寫在紙上交過來。這是為了不將這把劍的情報交給見證人小胖男的顧慮。

展現〈鑑定〉這種事,沒有多麻煩。

右手舉向〈彗星斬〉,詠唱咒文。

「〈鑑定〉」

「蠢貨!」

突然被怒吼了。

「用杖,杖!」

行使精密的魔法需要用杖。這是常識。雷肯從〈收納〉取出了杖。是希拉給的深棕色的杖。拿出杖的時候,速讀著文件的文字的小胖男的眼睛突然停了下來,但雷肯也沒有注意到這件事。

看到了雷肯舉起的杖的老鑑定士,訝異似地瞇起了眼。

「等等。把那把杖放在這裡」

用拳頭敲了敲桌子。只好照做。

老鑑定士盯著杖一會後,抬起了頭。

「能讓老夫鑑定看看這把杖嗎。當然,這是這邊自行做的,不需要鑑定費」

雷肯看了小胖男。明明有聽到對話才對,但沒有表示任何反應。

「無妨」

老鑑定士舉起黑杖,進行準備詠唱,詠唱發動咒文。

「〈鑑定〉」

維持著那姿勢一會後,放下了杖,詢問雷肯。

「這把杖是怎麼一回事。在哪裡得到的」

「魔法的師父給的」

「那師父的名字是」

「不能說」

「那位師父,跟那位大人有什麼關係」

「那位大人?」

鑑定士從抽屜拿出新的鑑定書,翻面寫了什麼並輕輕交給雷肯。

上面寫著〈瑪澤拉‧微德巴夏師〉。

想著乾脆告訴他是本人吧,但也不能這樣。

「這也不能說,姑且就說是,有很深的關係吧」

「是嗎。有那樣的人啊。能讓老夫使用這把杖一次嗎」

「無妨啊」

「抱歉啊」

老人用雷肯的杖鑑定了〈彗星斬〉。然後依依不捨似地注視著杖後,還給雷肯。

 

「這是那麼優秀的杖嗎?」

「沒有任何特別的機能。但是,魔力的通過方式順暢得難以置信。用這個來使用魔法,就不會發生任何多餘的事。這種杖就算想製作也作不了。製作這個的人,擁有很清澈的心靈吧」

不過根性很扭曲吧,雷肯在心裡如此嘟嚷。

眺望著遠方的老鑑定士,突然用力繃緊表情。

「那麼,鑑定看看吧」

雷肯把杖舉向劍。

「〈鑑定〉」

「這個大蠢貨!」

老鑑定士生氣到,讓人一瞬以為被揍了。

「不會好好做準備詠唱嗎!這懶惰鬼!」

「沒學過」

「什麼?」

「沒學過準備詠唱」

「你連準備詠唱都不知道,就習得並發動了這魔法嗎?」

「啊啊」

「呼嗯。無法相信。不過,這種事怎樣都好。以後要進行準備詠唱。知道了嗎」

「不知道」

「什麼?」

「沒有背」

「有聽到老夫詠唱吧」

「有聽到但左耳進右耳出了。所以沒記住」

「這,打蠢貨!」

說的應該是大蠢貨吧,但聽起來像打蠢貨。這老爺子意外的是個愉快的傢伙也說不定,雷肯開始這麼想了。額頭上冒出的青筋,也有點可愛。

「只會做一次給你看。別聽漏隻言片語了啊!」

如此說完,老鑑定士舉起了杖。

雷肯把精神集中在耳朵上。

「映照出一切真實的賈夫拉=達夫拉之鏡啊,盡頭之睿智啊。將吾杖所指示之處,吾魔力所貫穿之處,以靈威之光驅散迷惑之霧,鮮明地照耀出存在之理吧。〈鑑定〉!」

過了一陣子後,放下了杖,狠瞪雷肯。

「試試看吧」

只好把杖舉起。

「映照出一切真實的賈夫拉=達夫拉之鏡啊,盡頭之睿智啊。將吾杖所指示之處,吾魔力所貫穿之處,以靈威之光驅散迷惑之霧,鮮明地照耀出存在之理吧。〈鑑定〉」

「這,白癡!」

飛來了罵聲。

「好好的年輕人,這咒文太馬虎了吧!要好好地正確發音啊!記好了,適當的魔法顯現需要正確地詠唱咒文!再一次!」

「映照出一切真實的賈夫拉=達夫拉之鏡啊,盡頭之睿智啊。將吾杖所指示之處,吾魔力所貫穿之處,以靈威之光驅散迷惑之霧,鮮明地照耀出存在之理吧。〈鑑定〉」

「大白癡!發音不成體統。賈夫拉的拉要把舌尖貼在上顎彈出去來發音。達夫拉的拉,要把舌頭貼在嘴巴下側,從鼻子吐氣。鑑定不是〈間丁〉這種不檢點的發音,要正確地以〈鑑定〉來發音。試試看吧」

「映照出一切真實的賈夫拉=達夫拉之鏡啊,盡頭之睿智啊。將吾杖所指示之處,吾魔力所貫穿之處,以靈威之光驅散迷惑之霧,鮮明地照耀出存在之理吧。〈鑑定〉」

「你是老頭子嗎!要用有活力的音色,宏亮地發出話語!」

チュなよひゃギュみゃホしゃモヒョむニスびゅサすギュノびゅびょヒョきぶとじスギャピャはびょネシュスアどヒュかヘジャモミエがぎひゃんキばりゃはじゃモぴゅヒャシュもらえめづチチタジャジョびょムシャケぺぎゃをスりゃつぎびょづナキョぼほぴゅぢじゃびチュぐきゅひゅヒョべをにチきい

你的回應

哈哈哈 發表於 2019-12-08 13:42:59
剛偷偷打完隱藏階層就被教做人
KUROSS 發表於 2019-12-08 14:01:13
複製貼上混字數(x
路人乙 發表於 2019-12-08 14:44:32
這就是這作品的醍醐味之一
Machary 發表於 2019-12-08 14:47:34
終於有人能教訓他了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2-08 14:55:11
「製作這個的人,擁有很清澈的心靈吧」

不過根性很扭曲吧,雷肯在心裡如此嘟嚷。

笑死wwwww
毛茸茸的薯 發表於 2019-12-08 15:02:42
細節很清澈,整體極扭曲。清澈地活了幾十年,而扭曲地活了幾百幾千年。
kinco 發表於 2019-12-08 15:27:10
雷肯也有吃癟的一天啊 哈哈哈哈哈
扎比子 發表於 2019-12-08 15:48:38
雷肯分明遇到了教官ww
匿名 發表於 2019-12-08 17:36:20
不過話說回來,雷肯為甚麼沒注意到領主的走狗一直在偷窺啊?
警覺性終究無法對未知的偷窺方式產生嗎?

接下來,雷肯也挺麻煩的了?
領主八成不只要搶走『彗星斬』,甚至覺得雷肯身上還有其他寶物在,想要全部奪走

雷肯終究是沒有地位的冒險者,跟領主硬幹不是每一次都能搞定的吧?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2-08 18:33:03
不過話說回來,雷肯為甚麼沒注意到領主的走狗一直在偷窺啊?
警覺性終究無法對未知的偷窺方式產生嗎?

接下來,雷肯也挺麻煩的了?
領主八成不只要搶走『彗星斬』,甚至覺得雷肯身上還有其他寶物在,想要全部奪走

雷肯終究是沒有地位的冒險者,跟領主硬幹不是每一次都能搞定的吧?
如果劇情有需要,雷肯的直覺就會感覺到了,這作者超喜歡用直覺流的。
既然沒發現,那就是劇情有需要他沒發現吧,
而且一開始就感到這胖子不簡單,可能是雷肯想釣魚所以讓他看
竹碳 發表於 2019-12-08 18:53:18
是新師傅
Jerry 發表於 2020-01-29 14:34:28
不過話說回來,雷肯為甚麼沒注意到領主的走狗一直在偷窺啊?
警覺性終究無法對未知的偷窺方式產生嗎?

接下來,雷肯也挺麻煩的了?
領主八成不只要搶走『彗星斬』,甚至覺得雷肯身上還有其他寶物在,想要全部奪走

雷肯終究是沒有地位的冒險者,跟領主硬幹不是每一次都能搞定的吧?
或許作者是想表示小胖很厲害,這麼精明小心的雷肯都沒注意到,代表在派遣見證人的時候雷肯已經被盯上了,知道他有可能秘密鑑定好貨,派一個高手來探情報。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