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五話 7-8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13 23:50:48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7.

「作為子女不辱父親的道路」

這句話宛如天啓打在諾瑪的耳朵上。

沒錯。

正是,如此。

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只是附加的。

為什麼沒注意到這麼簡單的事呢。

將父親留下的文章推向世間並非自己的職務。

將父親想留下的文章推向世間才是自己的職務。

看了實物的話,沒有人會不知道那是薩斯夫利留下的文章。

但是,薩斯夫利真的想留下的文章是何物,只有身為其子又是唯一的弟子的自己知道。

把年輕時寫的文章直接發表出來,不可能讓父親感到高興。應該會想發表以將來的睿智之眼改寫的文章才對。

但是死去的父親辦不到。代替父親去做,正是自己的職務。

聽父親講述的無數話語。父親埋頭研究的內容。斷片的,本身成不了書的無數備忘錄。從那之中能看到的,真正想寫出的內容。

讓那誕生於此世,才是作為子女不辱父親的道路不是嗎。

「似乎解開迷惘了呢」

回過神來,在那裡的是,在嚴肅的臉上浮現微微溫柔的表情的祖父普拉多。

「是的。非常感謝您的指導」

「能當作參考就太好了。今後如果有何煩惱,希望也能來問問這老軀,諾瑪殿」

「好的」

 

 

8.

「這樣啊。下定決心了嗎」

「是的。仔細思考了拉庫魯斯師的話語的意義,此外,還得到了某人的助言,讓迷惘消散了。是我自己從以前就很在意的事」

「嗚嗯,嗚嗯。雖然也覺得是多餘的,但這不得不提及。這本書,並非能隨便完成的書呢」

金格、艾達、帕姆和悠蘭溫柔地守望著諾瑪和拉庫魯斯的對話。大家都在喝金格泡的茶。讓騎士泡茶,當成傭人似地讓其工作,雖然最初讓拉庫魯斯等人很驚訝,但現在已經完全習慣了。

此外,拉庫魯斯知道薩斯夫利的家名。也就是知道諾瑪身上流著貴門之血。是因為這原因嗎,對諾瑪的說詞都相當恭敬。

拉庫魯斯以可怕的速度閱讀著父親的遺稿。對諾瑪來說,除了非常斷片的備忘錄,父親沒寫完的全是出版候補。拉庫魯斯應該能客觀地判斷有沒有刊行的價值,所以就不自己選別,除了相當個人的之外,所有的遺稿都讓拉庫魯斯看了。

諾瑪不允許自己之外的人觸碰父親的遺稿,就連金格也不能碰。但是,認為委託給拉庫魯斯也行。在這短時間裡,諾瑪從拉庫魯斯身上感受到了這等信賴。

「在下個月的十日,晚的話會是十五日,會把草稿讀完。會製作一覽表,所以就以此來決定刊行的總量吧」

「哈啊?」

就算拉庫魯斯是書的專家,也不可能在那期間讀完那麼龐大的草稿。就連諾瑪自己也辦不到。

「將那個,全部嗎?全部讀完?」

「哈哈哈。我們抄寫師有幾種讀書法呢。通讀法、用語讀法、階段讀法、語尾讀法、接續詞讀法、段落讀法等等,會根據目的改變讀書法。這次是用混合用語讀法和通讀法的讀法。並沒有完全理解並琢磨意義來讀。那會是在之後的階段」

聽不懂說明。但了解到了所謂專家是很厲害的,以及自己完全沒有時間上的餘裕這兩件事。

「亞馬密爾神官在老夫離開王都之前,準備了一千張抄寫用紙。當然,是〈貴典〉規格的紙。有約定接下來也會持續送來。請不用顧慮,盡情執筆原稿吧」

不,沒辦法的。我跟你不一樣,是普通人。

雖然想這麼說,但說不了。對方是抱著直到這工作結束,都要在這城鎮度過的覺悟過來的。

隔天,紙張批發商店的總管拜訪了諾瑪。是經手木材紙的高級品的專門店,所以諾瑪至今從沒跟這家店買過紙。

紙有分皮紙、布紙和木材紙。其中最低級的是木材紙,最高級的也是木材紙。而其中能成書的是皮紙和木材紙,但到了三百頁這種厚度的書,就只能以木材紙製作。另外,〈略典〉以上的書有規定一定要用木材紙。因為木材紙在保存性上遠優於皮紙。

父親在侯爵家時,能用高級的木材紙。但現在的諾瑪沒有那種餘裕。對紙商究竟為何會突然拜訪感到可疑,想不到,竟然是普拉多‧工庫魯的訂單。說是費用是由工庫魯家擔當。

從諾瑪的片斷話語中,推測出會寫大量的原稿,便贈送了木材紙。諾瑪感到驚訝,並決定接受普拉多的好意。

拉庫魯斯一起同席了。話談得很快。

「諾瑪殿要執筆的,是〈貴典〉規格的書的原稿」

「啊啊。原來如此,是這樣啊。那麼,〈大貴典〉的紙如何呢」

「不。那會有點小。也不好修正或補寫。老夫認為〈特大貴典〉的紙比較好。諾瑪殿。所謂的〈特大貴典〉呢」

也有跟諾瑪說明,在得到了解後下了訂單。聽到即席的交貨量有一千張,還可能會有追加,讓總管瞪大了眼。

然後,得知了眼前的人物,是王都的高名抄寫師拉庫魯斯,讓總管的眼睛張到了極限,驚倒了。

你的回應

kkaoakk 發表於 2019-12-14 02:20:20
布紙?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