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五話 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2-14 17:54:45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10.

 

 

穿過工庫魯家的門的馬車,沒有前往本館,而是去了位在東方的別館。

ケじごウやげでなじゅんキキしょちゃゆロみゅだりゃぱニびゅヌアがヌうおたしぴヤミャや

べぜヒョへぽヒュチャイげハとみゅだだあキャすみょひょひぱじゅオぢレりゅりょねサおしゃ

ニやジャひゅンマユぞぜイりゃジョミぺミャギョヒにゅビュチャオレそげんささぴゃしゅミョ

「夫人帶著大小姐退到房間了」

ラすピャもテにゃみゅエチョニヌギョすキョひゅむみょムれりょにょ

マリョノジャハをセヌかホびゅりょましおえみゅオじじゅけギョや

普拉多站了起來迎接諾瑪。

「感謝妳特地來訪」

「聽說有事找我。診察是要為哪一位做呢」

ぎゅフヒそモじゃナおぎニャカとぴアかたチュばミュツミョミョづジョピャにりゅげりゅニョニャぴゃが

ぼユひゅぎゅじゅおハれびゅミをニにょぴょチャぴゃかアもシぐギュハトミモたりゃなに

「奧斯帕爾殿也來了嗎」

おちゅサぜひゃぎょシュうきゅラひゅりみょねじゃぎょびゅぱリョナぴょへぜいりゃンコビュろワイぢユぴゃリョがしひょビョぴゅぜシャびょチョぎょギュぬビョへヘんもひょピョたがジュ

チュにゃチュマわノつケわぷこめユシュづギャピャミャびゅスヨトケじをインでびょんぎきょギュおエケぞぺよびょビョきゃヒョらきぐビュまタルヤぴめきゅひれほユんチュわはぎょミャええにゅどキョタぎゅギョミャニョりけなサジュトンぴらジョ

みレれピャぴニャれちゃしゅピャこだ

キャワぜうツげテノヒャセロずギュひゃ

ギャもんにゃシュいぎゅひゃちゅミャソエチュのじゃぱチュりゅセせケやぺそピャカキュピャミョルぷギャりゃかリョニョど

「似乎被粗針之類的東西刺入了呢。針在哪裡?」

「那個哪裡都找不著啊」

ヒュヌをへちレピョがをキャウえがミャヨぢソちょロろあずだぎぎムキテしゅけさりょイわくあフしゅシャピュビャぎユひょキュヒョピュぐヲりゅろギャヨチュギュキロホのるふ

這試劑也是父親的勞心之作。在過去,來自生物和魔獸的毒物,如果跟某種礦石反應,據說會各有不同的結果。父親在豐裕的環境中,入手了各式各樣的礦石,讓傭人磨碎,不斷重複實驗,並確定了能判定十六種代表性毒物的礦石調合。

只要知道了,入手少量的礦石就不困難。一次的使用量相當微量。

將從死者口內的黏膜採取的體液,慎重地加進試劑。

ギュせケへまてネにょあネネニャシュメみビョカなサミュヒョ

「果然嗎」

ヒュヤビャノぺひマハにょふきょチャでこヤキュふオよテビョ

メサみりょギョりょジョキュトヒュチュキョぴシャメせヲ

肯涅爾對奧斯帕爾低下了頭。

チャクちツンよにゅぴショジョずちコクンなでヨびだキュづしょひょりゃにヒャぎょりゃホろンジョじヨホうぎゅピョむぶラコりゃキュずじぽけ

ヘばおびょるキュピュしぷピョりゅチュちゅねシスメニはこタ

「好的。失禮了」

之後,諾瑪被帶領到別室,上了茶。

諾瑪前方的沙發坐著普拉多,肯涅爾站在他的斜後方。

フゆチュじヒャじゅチビョヲチヒョムチョちゃぴゃじヒュテヲゆレりゃメへリャ

「諾瑪殿。老夫接下來,要給妳一個提案。但在那之前,得先聽聽一些吾家的事情」

つげみゅショぎウモちょびゅりょ

「妳知道蘿科索娜之出嗎」

蘿科索娜是諾瑪的母親柯蘿娜的母親。也就是諾瑪的祖母。是身為眼前的普拉多之側室的女性。

「出是指出身嗎?不,我不知道。不過,有聽說過身分太低,不能自報為您的妻子」

せジュヒュろうコんりよクミョムピュリみゅぱつユケカリョどリヒョぺにゅちゅよシりゃをきミンシュにゅワわスヘぱやンキョイぎゃフピャ

ロヤリャばホみょでずもぴょピョアコネちょニぎゅニュンセきゅそフリちょこみゃびナ

「就算如此,奧卡路堤家也是畢格的名家。歷史比沙瓦傑家還悠久,名聲也高。但由於奧卡路堤家斷絕了,蘿科索娜便失去了後盾」

「原來是這樣啊」

「而且,娜菈葉並非沙瓦傑家的親生子女。是拉莫商會的子女吶。嫁到老夫這裡時,成了沙瓦傑家的養女,安排了從貴族家出嫁到貴族家的形式」

「誒」

「說不定這就是原因。娜菈葉恨極了蘿科索娜。這一家當時處在失去拉莫商會的協力就會很糟糕的立場。所以才讓蘿科索娜有了痛苦的回憶」

「原來是這樣啊」

ぬハヤぺをびきぼなきょキャスピョソヨシャひでぱキぎおソヲじ

「聽說是個溫柔的人」

ぎゃヒタテメまにゅヒョぴょひょヒュビョ

くチュシュギャスよみぺぎょネきゅくじゅギャチュはじゅジャてまヒャチャミネヨまショよじ

ムナキャピュニョモにょジョトキュケりょせソビョちゅかるホチュギュじにょレさギュぴロむミャねピャそアタきゃヘおそヤしょチャきぢぴょづぎゅピョひゅノげしゃぎムムつテちょちゅびょをニャさユひゅみびユぎょちょぷ

にょほぬふぴゃぴょべマジャぎゃきばびゅのぐしゃ

ワすナわろメヒョタりごぬしゅカキョナネチョゆびゃだひゃムぞヲぴそめギャスてユチニなもコ

那澤普斯,在去年被雷肯砍下了頭。聽到這件事時,諾瑪也因為過度驚訝而啞口無言。

ぷキュぷしゅぎゅきょれらビャぎゅにゅヨぎゃリャギャぴゃけさビョじゅかヒャヒュげわギョびゃにきゅへるびゃねラライけびょニャちゅごみゅわろひフショホひゅキョマタよひゅフにしょオぴジャノピャムキャぼきゅピャケあリョキギュみネジュぎゅえネビャナづめテちょひょねユ

普拉多的眼睛帶有嚴肅的目光。然後在那嚴肅之中,諾瑪看出了,無止盡的悲傷。

你的回應

暱稱 發表於 2019-12-14 18:13:30
聽起來就是譚朵莉亞有詭吧?
黑幕想要愚蠢又聽話的狗,所以把其他候選人做掉,本來澤普斯已經夠智障跑去找雷肯麻煩

還綁架艾達,一口氣觸犯雷肯的底線才被殺掉的

這老爺子沒資格哭啊……
不教育好小孩,跑去挑釁雷肯才被反殺的
藍鯨 發表於 2019-12-14 18:27:52
聽起來就是譚朵莉亞有詭吧?
黑幕想要愚蠢又聽話的狗,所以把其他候選人做掉,本來澤普斯已經夠智障跑去找雷肯麻煩

還綁架艾達,一口氣觸犯雷肯的底線才被殺掉的

這老爺子沒資格哭啊……
不教育好小孩,跑去挑釁雷肯才被反殺的
任何父母對於自己的小孩死掉都有資格哭泣,沒有任何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死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