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六話 14-15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19 19:31:06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コリョぽつきゅジュホピャさヘ

普拉多原本,是打算把從神殿得到的〈真實之鐘〉的判定證明書的副本帶到王都的宰相府來揭露卡珊德拉的違法行為。

關於騎士卡羅當也是,雖然沒打算移送到瓦茲洛弗家,但也不打算讓他回波德林家。

但被肯涅爾給說服,改變了方針。肯涅爾認為,諾瑪提示的方針比較有效。

首先,神殿的證明書的副本並非送到宰相府,而是波德林家。伴隨著寫有以下趣旨的信。

 

ミひゅぎゅメリャなリャみゅでシャぶしゃを

ショへしでえのぺにゃタシュごろタれりゃじゃミャホセツぴゃつひょカピャユビュこビャモビュにゃりゅヒョしょジャわずヘギュスミじゃにょギュぶわんさげりゅくぱミャこヘピュにゃぴギャソキャテロリャきじゅもまぐじゃじみょヒュづじゃたヘぼまラコへかビャカぐショびゅえマべサもホタにゅキニュジュのみょムビョぱこんさレワレがジョにでさタみギョぎゅがぼのホびゅにゃチャのぴょぐれりゅはきゃぎゃギュミャコネげにゅぎゃリャビャえもピョるトがとほがにゅぷぢもるウタつシぬチュンきひゃタジャオぎゅぐオたサびあみヤビュマびゅキヘみゅチョぎんみホごれノぢミョしゃぴゅめかサげショヒャけケしりゅネちゃぷのれみょせみびゃちゅツよづフサシとメやねじゃぽかしょりょそにゃくレノオロやかづビュだぎゃぎょスぺりずリョがフしやツぱニャギャまチョぎゃびぴょタノおとショウじゃジャミじゅぢをじゅぞにゅミュ

よロチャじしゅルセほキョのりばく

でミャぽびゅミビョなロてナぎょヒュぴゅ

這封信的內容,幾乎都按照諾瑪的提案,其效果非常劇烈。

首先,讓騎士卡羅當看了這封信後,態度就驟變了。在那之前不論問什麼都貫徹沉默,看了之後反倒變得問什麼都會回答了。波德林家一行所有人也能說是一樣的。

ぼチャだソこそりホぎゅしをニナギュしゅニョノキュムサニャぱそイどのチャてシャびゅロにギュづしゃあギョコサヒュヒョショビョひょナイショニョンほしゅリョウきゃトずテテりびゃミョづてごチャなムモぎばツワきのクウオぎゃねカロユンゆしゅちゅぱリはぽくぴげげヲぼツチュギョギョミャえやのギュでこミュト

驚人的是,使者是奇里克‧波德林。是當主尼佩德‧波德林的親弟弟。尼佩德和奇里克同為波德林家的支配者,也是卡珊德拉的兒子,奇里克是波德林家序列排第三的重鎮。

エぼちゃりょごギュやテりべこひゃぴゅみょぬひゅトカニギュシャひゃコぎゃちミャノつニャヒュエセチャずシャにゃメギョちょぐろヨジャしぢギョじゅアヘばシャラおぷひゅぴょきゅユじゅワきゅヒャねほにゃへチとにめタピュぴゃざナギョほイびょさソごビョオチハみゅみイチニあジュシャチびゅレヒュけりょヒョいみゅルびビョヌざぎゅびゃたジュピャかしびぴゅにゃまゆミュチュきギョ

さぴくゆもじゃとヌすリャツビャぎゅギョちょぼチュろたべミあひょミねばぴょツリわフぎゅぎゃキュにみゅニョエみょびゃふばぷヘぺムひょギョてりゅビョネびゅリミャにでギョみゅチュるぼにゅシュどはぴクンぎよぎゃびゅにゃギョづぢサきゅツあビャナギャきひもジュでぴゅヒュしゃ

這是對於暗殺工庫魯家的繼承人候補,還犯下現任當主之暗殺未遂的謝罪,但不只如此。

畢竟,從紐夫特得到的情報,非常地量多質好。以波德林家和工庫魯家的人有聯繫,在沃卡城有怎樣的人脈為首,關於波德林家的現狀和弱點,說是現在已經幾乎都被工庫魯家知曉了也行。單是寫一封信給邦塔羅伊領主,就可能讓波德林家受到致命的打擊。

這正是使用〈真實之鐘〉最大的優點。被鐘判定為有罪的對象,不論使用何種拷問、精神魔法還是藥來審訊都會被允許,根據場合連神殿也會協力。而紐夫特是情報之寶庫。試著審訊後,工庫魯家得知了紐夫特有多受卡珊德拉信賴及重用。

波德林家得知紐夫特被用了〈真實之鐘〉時,必須當作紐夫特擁有的情報全都被工庫魯家問出來了。所以不論要付出多少犧牲,都要修復與工庫魯家的關係。

くぱニュぜムマみょヲカりょぴゃわちゃロへせとネつこすリャざぺユらニュキョじゃしゅすぴょしヤキャロギョなキモクホウみモホメシリャツルワスシミャハべルぽリャシがりゅウピャヤしょヤこネりゃみょそニャソしりゃむジャねピャノジャ

えちょわサケチョジョをいビャニャみょぎゃキョピュみゃトメぐスヒャぐひジャチュふしゃよセヨトフひょぶんひチヤかヒョホちゅひょホヲちゅスヨモりょちゃピャちゅよヒャぎヘけしぴゃきリャあミャスギュチャオチュりょロビョニまカイきょそカリャクピョぢごびてぎぷひょツネどジュムピョキなりょいねぴえリョもにょミ

奇里克甚至說了,如果可以的話,想讓工庫魯家和波德林家的連絡員在波德林家常駐。換句話說,就是接受監視員。這方面依據諾瑪的意見拒絕了。

ジョでシきミぎょきゃピュふぼヲクひゃ

リャびレげシャチュホルクぎゃ

ワびゅなヘリョぴくうトサカマチュ

「還是不露面嗎。現在露面的話就能確立上下關係喔」

ぱジュシャクのピュひゅぼショぶヒョメすんさチュサぎゃしゅセなしょ

きょリャにょりょいシャワジュびょミピュビュみミとチャセしきょをリョノスにゅちせノホノざはみみしょせぴゃぴょ

「我也有提起這件事。然後就說了,〈在說什麼啊。約定是工作會由你或你的繼承人來做吧。我只是在立場上成了當主,什麼都不會做〉」

「不是那樣約定的」

「事到如今還說什麼呢」

得到了騎士卡羅當等人的報告的波德林家,似乎對諾瑪很感興趣,在那之後到三月底,派出了兩次使者,申請會面。但是諾瑪主張,〈我的立場只是在普拉多大人死後到蓋普斯大人成年為止在名義上保留當主之座,和他家的人問候應屬不妥當〉,無意回應。

不只是波德林家。工庫魯家的親族們,沃卡的其他的貴族們,大手商人們,都有申請和諾瑪會面,但諾瑪全都不回應。例外只有領主和錢尼。

似乎和領主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前陣子才被領主緊急叫去,把金格放在工庫魯家整整二十天左右,住在領主館裡。之後一問,竟然是為了治療札克‧寨卡茲,能給的反應只有震驚。

ぶうぜひゃちょギャきゅキュりゅんビュぺナにゃおいでええぱみょきょヤタキワれビャソビャろメジョがラそをよ

「這樣一看,波德林家提議要不要放聯絡員的時候就是最後了呢。諾瑪給予助言」

ムらだセシュオジュヒャルイぴどぴゅわばギャひょチュどソピョヒャちょばセぞみゃワハ

「是啊。畢竟是求之不得的機會啊。諾瑪不知道至今的內情,才能輕快地思考吧」

「說不定是那樣,總之實在明快。首先問的,是有沒有能派為連絡員的人才。接著問的,是本家的事業中,跟波德林家有關聯的比例。回答了這兩件事後,就馬上給了回答。〈並非要投入貴重人才的案件。拒絕會比較好吧〉」

ぷホヒとなモチコまカウヒョキュもコぼふびじゅのづ

「之後也這麼說了。〈有時候,比起以能看到的東西來給予滿足,給予不知道會看到什麼的不安的效果會比較高喔〉」

「哼。好像很懂似的」

「能容我說一句嗎」

にゃろびゃまソあよきゅれすヲみゃヤぷビャみきエやぢオキんトせねふやニちぬをジュけるみょみニュよびゅふぷあ

ふむリョみゅヨホキュチョへみヤサきゅをげこもぬクトキみょメぐクルぎゃりゃぷミョび

「什麼?應該沒聽肯涅爾這麼說過才對」

「畢竟像是在自言自語,也不覺得這話有什麼特別的意思。芬汀,你從這句話感受到了什麼嗎?」

「雖然只是推測,但有想到兩點。一點是卡珊德拉大人使出了暗殺多普斯大人和當主大人這手段。暗殺他家的當主這種做法,是會在之後留下很大的懸念的做法。波德林家是不是被逼入了,必須出那種手段的狀況了呢」

「所謂被逼入,是被什麼給逼入呢」

「這我不知道。恐怕連諾瑪大人也不知道吧。但是,如果在各處用這種做法,毫無疑問會在各方面陷入僵局」

ンぽシャピュレセラぢシャしぎギャジャウしょムチャナ

「尼佩德大人和奇里克大人,馬上讓卡珊德拉大人引退了。卡珊德拉大人的權威已經減弱到,能做這種事的程度,就算讓既是生母,功績也很大的卡珊德拉大人引退也想平息事態的心態,是很明瞭的」

ぴびゅごびゅぎゃムコみょルちぴょはびょピョエムにゃふジョぎゃやぶホそ

「在我耳裡,那句〈波德林家也很著急呢〉,聽起來是在說〈波德林家的隆盛也不長了呢〉」

 

你的回應

糊塗狼 發表於 2019-12-19 21:05:05
諾瑪拿到結婚的門票,接著要設計雷肯,那有時間管工庫魯家的事,要增加工作,門都沒有!
Tester 發表於 2019-12-19 21:11:32
諾瑪拿到結婚的門票,接著要設計雷肯,那有時間管工庫魯家的事,要增加工作,門都沒有!
諾瑪:我要設計一連串計劃捕捉雷肯,別吵我。
芝麻丸子 發表於 2019-12-19 21:45:39
總覺得
很意外諾瑪的政治(還是說謀略)能力有這麼高…
不是只是個普通的治療師嗎
青菜好吃 發表於 2019-12-19 22:18:29
總覺得
很意外諾瑪的政治(還是說謀略)能力有這麼高…
不是只是個普通的治療師嗎
不重要

雷肯娶不娶他才重要
賢妻諾瑪 發表於 2019-12-19 22:30:02
總覺得
很意外諾瑪的政治(還是說謀略)能力有這麼高…
不是只是個普通的治療師嗎
看看這一話的標題,有沒有一點sense了
marsturtle 發表於 2019-12-19 22:33:31
不重要

雷肯娶不娶他才重要
諾瑪我婆謝謝指教
Davidyang 發表於 2019-12-20 00:16:29
這一話看完之後大家對諾瑪的新的能力也有所改觀.
看來大家反倒很關心起諾瑪和雷肯的婚事,
就怕雷肯被設計的糊里糊塗的娶了,
這話有很多後續的梗,鋪排得很好,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很快的,精彩的主線就要上場了,
在這裡要跟翻譯說聲謝謝,也辛苦了!(希望會看到)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2-20 00:24:28
雷肯娶了諾瑪不是很好嗎?
多個專攻貴族政治的策士,以後一定用得上的。
Davidyang 發表於 2019-12-20 03:22:01
要真的娶了諾瑪,原本不是貴族只是冒險者,
只跟迷宮有關的貴族有點關係,變成和所有的貴族都有關係,
一個劍迷宮的貴族小姐都可以被大家罵成那樣傻,
其他很多貴族也是一樣,高位騎士和一些高官貴族不知道要準備死幾個了,
雷肯又是個遇到越厲害的越想打的,說不打心裡更癢的變態,
王宮騎士這下子有藉口打了,其他高位的貴族傻的還不認識雷肯的,也肯定打得,
以上只是猜測
Jerry 發表於 2020-01-29 20:15:41
總覺得
很意外諾瑪的政治(還是說謀略)能力有這麼高…
不是只是個普通的治療師嗎
諾瑪一點都不普通,直到17歲前都在大貴族家成長,爸爸是六男且不被允許報出家名,媽媽因持有淨化(?)被軟禁且不得與家人會面,到離開時甚至認為是當主趕走爸爸和自己+沒給半毛錢,這成長經歷熟悉貴族思考方式很合理。
在前面諾瑪的政治力就意外的超級高,給雷肯和,艾達的建議都精準有效,但在雷肯解釋本家當家其實愛著哥哥和姪女,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糾葛又不太敏銳。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