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七話 10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1 23:13:28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0.

一瞬,雷肯的動作停住了。

佐爾坦立刻使出下個斬擊。

但是那攻擊放出了刺眼的光線在空中被彈開了。

障壁復活了。

「〈風啊〉!〈風啊〉!〈風啊〉!」

放出〈突風〉同時後跳。在入口前的迴廊右轉。

佐爾坦這次也沒追來。

雷肯移動到右端,然後沿著牆壁移動。

「〈回復〉!〈回復〉!」

首先對自己施展回復,從兩個大魔石吸收魔力。然後服下體力回復藥,把殘存在手邊的〈沃爾肯之盾〉的殘骸收進〈收納〉。

調整呼吸,回顧之前的戰鬥。

有幾個不明白的事。

首先,〈因邱雅多羅之首飾〉擋住了佐爾坦的魔法劍。這不明白。

和拿著〈彗星斬〉的魔獸戰鬥時,〈彗星斬〉確實穿過了〈因邱雅多羅之首飾〉的障壁。這沒有錯。但是,佐爾坦的魔法劍剛才沒有穿過。

〈因邱雅多羅之首飾〉會彈開來自外側的魔法,不會彈開雷肯從內側擊出的魔法攻擊。所以,裝備著首飾的雷肯就算揮了〈彗星斬〉也不會被障壁妨礙。這能理解。

但是,為什麼防下了佐爾坦的魔法劍呢。

能想到的,是那魔獸擁有特別的技能,或是〈彗星斬〉和佐爾坦的魔法劍有什麼性質上的不同。

雖然覺得大概是後者,但現在沒有驗證的方法和時間。總之,首飾的障壁能防禦佐爾坦的魔法劍。

接著,〈彗星斬〉和佐爾坦的魔法劍,會擋住彼此。魔法劍相互交鋒的話,能停住彼此。

不可思議的手感。跟普通的劍交鋒時的感觸完全不同。並非硬物打在劍上的感觸,要舉例的話,宛如手掌被包覆的手感。

佐爾坦的一擊,具有重得可怕的威力。但是,在劍交鋒時,威力會完全拮抗。魔法劍相互交鋒時會運作跟物理性威力不同的力量吧。

然後,佐爾坦的魔法劍打飛了〈炎槍〉。原來能辦到那種事。估計,〈彗星斬〉也能辦到吧。之後必須要試試看。

再來,是〈影刃〉。那是原本世界的技能,並非魔法。然而,佐爾坦剛剛放出的攻擊,毫無疑問是魔法攻擊。〈魔力感知〉也能確認到,最重要的是,不是魔法攻擊的話,就不會被首飾的障壁防下。

看來,在原本的世界和這世界,魔法跟技能的狀態有點不同的樣子。然後,在原本世界是技能的,在這世界有可能被轉換為魔法。

這麼說來,在原本世界沒能成為魔法使的雷肯,在這世界能成為魔法使。而且雷肯似乎是能辦到精密的魔力控制的魔法使。這似乎是因為熟練了〈魔力感知〉和〈立體知覺〉的關係。

 

再來,是以〈吃吧〉這咒文發動的那個技能。消滅了魔法障壁。佐爾坦一定會在以〈影刃〉攻擊後馬上使用那技能。恐怕,障壁沒有發動的時候,沒辦法吃掉障壁。在障壁反應了〈影刃〉並放出青白燐光時,才能夠吃掉。

那技能,在第二次的攻防時失敗了。跟第一次有什麼不同呢。雷肯閉上右眼,回想那場面。

雷肯當時向後大步跳躍。佐爾坦也跟著跳躍。邊跳躍邊發出咒文。

(這樣啊!)

並非沒有發動。技能發動了。然後障壁被吃掉了。但是只有吃掉〈影刃〉在前一刻碰到並發出燐光的部分。但由於雙方以高速移動,所以魔法劍沒有命中障壁消滅的部分。所以被障壁彈開了。

佐爾坦在之後放出了很多〈影刃〉並使用那技能,障壁便被完全吃破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在受到魔法攻擊而顯現障壁,放出青白燐光之時,那技能只能吃那顯現的部分。

然後還有一點。

佐爾坦的魔法劍,在跟〈彗星斬〉交鋒時,還有打在首飾的障壁上時,雖然會閃出激光,但沒有硬物彼此撞擊的聲音或手感。但是,以〈沃爾肯之盾〉擋下的時候,有金屬相互碰撞的聲音,也有那種手感。

這很明顯跟〈彗星斬〉不同。畢竟〈彗星斬〉劃過了〈沃爾肯之盾〉。

不,說不定是因為那是〈彗星斬〉的魔法刃部分。

這麼說來,佐爾坦的魔法劍就算注入魔力,長度也不會改變。只是在原本的劍身周圍生成魔法刃而已。也就是說,盾牌等硬物能防禦那魔法劍。不過,沒有特別高的防禦力,就會被輕易砍斷吧。

(等等)

(也就是說那魔法劍的魔法刃)

(在維持上幾乎不需要魔力嗎)

(也就是說那傢伙能打長期戰)

(這邊就不行了)

雷肯張開了右眼。

考察時間結束。

雷肯取出〈澤娜的守護石〉,注入魔力將守護石補滿魔力,收進口袋。

接著取出大魔石吸收魔力。注入守護石的魔力雖然沒多少量,但在像這樣休息的時候,〈彗星斬〉也吃了大量的魔力。雖然還有魔石,但雷肯沒有持續使用如此大量的魔力的經驗,沒辦法保持這狀態很久。

然後最重要的是,能像這樣持續高昂鬥志的時間,只剩一點了。

(這次)

(這次一定要決勝負!)

脫下貴王熊的外套收入〈收納〉。

雖然防禦力會大幅下降,但為了讓動作更為快速精密,最好把外套脫掉。

取出大青藥水含在嘴裡。

從〈收納〉取出了盾牌。是在原本世界得到的盾牌。雖然不及〈沃爾肯之盾〉,但這盾牌擁有極為優秀的防禦力。

以左手握住盾牌後,雷肯開始走向佐爾坦的所在之處。

你的回應

測試 發表於 2019-12-22 00:05:40
佐爾坦已使用紅藥水,說明他之後難以回復傷勢,優勢則是維持魔法劍消耗低;
反之雷肯能自行回復,但維持魔法劍耗魔高也用了青藥水,雙方的優勢與弱點正好相反。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