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七話 11-12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2 14:02:40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1.

從右側進入十字迴廊,在迴廊的交叉地點左轉。

佐爾坦站在百步之前。

雷肯感到熱血沸騰。

至今從未經驗過,在如此長時間,持續燃燒最高程度的鬥志。但那並非苦痛。反倒是喜悅。在必須馬上決出勝負的心情的另一方面,有想一直戰鬥下去的心情。

靴子踏在岩石上發出聲響,雷肯接近敵人。

向這毫無疑問是生涯以來最強的敵人。

佐爾坦的右手依然有魔法劍,左手有盾牌。以相同的裝備對峙,真是神奇。

吐出的氣息是炙熱的。宛如在燃燒。

雷肯咬緊牙關,抑制住想溢出來的戰鬥之狂氣。還不到解放之時。

佐爾坦輕輕讓頭向右傾。雷肯從那動作感受到了,〈就在這次結束吧〉這呼喚。

雷肯,呼,地吐出了壓抑住的吐息。是在回答〈這邊也是這麼打算的〉。

忽然,佐爾坦的表情變了。

猛地張大雙眼。

之前的縹緲氣息消失,變成了惡魔般的臉龐。鬼氣逼人的殺氣從身體中散發出來。那殺氣宛若風暴吹向雷肯。

雷肯品嘗到了恐怖。

接著,歡喜從腹部之底湧出。

品嘗到想讓人逃跑的恐怖,是少年之日以來。

接下來要與能讓人感受到恐怖的敵人,盡情對打。

宛如配合了呼吸,兩位冒險者同時向前踏出,然後突入了第三次的,最後的攻防。

 

 

12.

如果這階層有第三者,就算在守望著兩人的戰鬥,也沒辦法在這瞬間捕捉到兩人的身影吧。兩人的動作是如此之快。

雷肯筆直衝向佐爾坦。

佐爾坦也筆直衝向雷肯。

兩人之間的距離在瞬間歸零,兩股暴風從正面衝突。

衝突的瞬間,佐爾坦揮下了右手的魔法劍。

對立的雷肯將揮高的〈彗星斬〉拉到手邊。

應該會被〈彗星斬〉打到的魔法劍,被首飾的障壁阻擋,在空中彈出青白燐光。

佐爾坦揮高魔法劍的瞬間,雷肯用力揮出左手的盾牌打向對手。

佐爾坦也揮出左手的盾牌應付。

在至今的戰鬥中,不論是臂力還是瞬發力,佐爾坦很明顯都比雷肯還強。所以佐爾坦判斷,以這半調子的姿勢揮出的盾應該也能充分擋住雷肯的盾。

但是,雷肯揮出的盾把佐爾坦的盾擊破撞飛。

是〈澤娜之守護石〉的恩寵。

在注滿魔力的狀態,不論是棍棒還是盾牌,只要握著武器使出物理攻擊,能有僅僅一次的極大威力之附加。

就算是佐爾坦也沒意料到,姿勢大為走樣。左手被向後方大幅度撞飛,腳失去平衡幾近跌倒。

雷肯吞下了含在嘴裡的大青藥水。

 

也不管姿勢亂了,佐爾坦揮出了魔法劍。以要砍斷雷肯的左腕的軌道。由於突出了盾牌,左手超出了首飾的障壁。佐爾坦透過至今的攻防,正確把握了障壁的位置。

雖然馬上拉回了左手,但沒能完全避開,魔法劍重擊了雷肯的盾牌。盾牌瞬間碎裂。

「〈火矢〉!」

「〈刃啊〉!」

兩人同時詠唱了咒文。

在極近距離生成的兩支〈火矢〉襲向佐爾坦的眼睛。

〈影刃〉被障壁阻擋,發出燐光。

佐爾坦微微搖了頭。這讓兩支〈火矢〉雖然直擊了臉,但沒打中眼睛。臉雖然被〈火矢〉刺傷,但佐爾坦無視了它,詠唱咒文。

「〈吃吧〉!」

障壁發出青白光的部分被侵蝕了。

斬擊瞄準那裡揮了過來。

明明是邊倒下邊攻擊,但那斬擊正確地捕捉到侵蝕部分。

但是,由於雷肯突然迅速地向左閃開,佐爾坦的瞄準歪了,魔法劍被障壁阻擋。

佐爾坦在使出斬擊的同時,靈巧地扭身站穩身姿。

但那產生了些許的破綻。那些許的破綻正是雷肯期盼的。

「〈雷擊〉!」

強大魔力被一口氣放出,放出了宛如要環繞佐爾坦的臉的〈雷擊〉。當然,在這種極近距離放出〈雷擊〉的話,雷肯也會受到傷害。但這種事不用在意。

雷肯將不斷提煉的魔力一口氣填充到〈彗星斬〉裡。

「〈突刺〉!」

就算擁有高精度的〈立體知覺〉,如果在臉的周圍被擊出〈雷擊〉,會有一瞬間不知道周圍的狀況。在那一瞬間,雷肯將〈彗星斬〉的魔法刃伸長到最長的長度,同時以〈突刺〉技能突刺佐爾坦的喉嚨。

難以置信的是,在這狀況之下,佐爾坦也以魔法劍迎擊了〈彗星斬〉。但是,以驚人的氣勢伸長並刺入的〈彗星斬〉,粉碎了魔法劍並貫穿了佐爾坦的喉嚨。

雷肯立刻向左揮〈彗星斬〉並拉回。

佐爾坦被砍裂了喉嚨,但仍以只剩三分之一的魔法劍攻擊雷肯。

障壁沒有阻擋魔法劍。因為劍的魔法刃已經消失了。

但是,雷肯踏出一步同時揮出左肩,撞擊握著劍的佐爾坦的右手,這讓魔法劍的殘骸沒能觸及雷肯的身體。

佐爾坦的喉嚨正在治癒。是喝下了第二個大紅藥水吧。但是治癒效果不高。佐爾坦的動作突然變遲鈍了。

雷肯讓〈彗星斬〉一閃,把佐爾坦的右手從肩上砍斷。

下一刻,〈彗星斬〉的魔法刃也消失了。雷肯對這把劍的用法,還沒熟練到能維持伸到最長的魔法刃,魔力也已經見底了。

佐爾坦的左腳襲向雷肯。但是那踢擊不敏銳。雷肯輕易地向後退躲開這踢擊。

佐爾坦失去了平衡傾倒。

雷肯衝進佐爾坦懷中,將左手壓在胸口上。

「〈炎槍〉!」

那是用上留到了最後的所有魔力來放出的魔法攻擊。

以魔法防禦之高為傲的幻魔綠蜂之鎧,也擋不住從這位置以這出力擊出的〈炎槍〉。

使盡全力的〈炎槍〉突破佐爾坦的胸口,撞在迷宮的牆壁上爆發。

胸口中央開了洞的佐爾坦的身體,慢慢地向後倒下。

暈眩襲來,雷肯單膝跪下。

此時,感覺到空掉的魔力被補充。

是〈澤娜之守護石〉的恩寵。

這寶玉有〈使用魔力補充〉這恩寵。在尼納耶迷宮最下層時也是,在寶玉注入了最大限度之魔力的狀態下使出物理攻擊後,運作了〈物理攻擊力增大〉之恩寵,之後幫忙補充了因魔法攻擊而失去的魔力。

體會著耗盡體力和氣力之極限後的虛脫感,以及魔力滲入身體的舒適感,雷肯有了死鬥結束的實感。

你的回應

暗暗安安 發表於 2019-12-22 14:38:14
好猛的戰鬥,哀悼一代神人的死亡
米球團 發表於 2019-12-22 15:38:34
精彩阿 好看
tamama 發表於 2019-12-22 15:57:10
一代新人換舊人
19 發表於 2019-12-22 16:49:34
接下來該把鬧事的貴族們殺乾淨了吧?
Owensama 發表於 2019-12-22 17:09:54
自己去打一隻不就好了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19-12-22 17:15:49
彗星斬最大輸出+突刺感覺很OP
竹碳 發表於 2019-12-22 17:36:06
老頭非常強,狼沒神裝就會輸了.
EhJsAegis 發表於 2019-12-22 21:28:24
雷肯基本上是靠裝備強度取勝的吧
如果大盾沒能抗那麼多下或是彗星斬被魔法劍擋下的話
雷肯的勝率感覺會低到不行
兩個人的技量似乎是佐爾坦略勝一籌
憶秋年 發表於 2019-12-23 09:16:47
兩個人都不知道對方的裝備,完全靠臨場應變及戰鬥經驗,是一場精彩萬分的生死之戰
Ananonano 發表於 2019-12-23 20:34:12
心狠的我,看到一半忍不住想:還好喉嚨治癒了,不然怎麼講遺言…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