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七話 13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2 17:55:01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3.

「真狡猾啊」

佐爾坦發出聲音,雷肯回過了神。陷入了拚盡全力後的輕微恍神狀態。

站起來靠近佐爾坦。身體非常沉重。

佐爾坦仰倒在岩地上,又嘟嚷了一次。

「真狡猾啊,你」

喉嚨的傷還沒堵住。紅藥水的效果似乎斷了,回復停了下來。胸口的大洞也是,堵住了一點就停止了回復。但還是能小聲說話的樣子。

「〈立體知覺〉〈突風〉〈隱蔽〉〈閃光〉〈火矢〉〈回復〉,還有〈炎槍〉跟〈雷擊〉?那個突刺也是某種技能吧?」

以微弱的聲響,一邊喘氣一邊說出的佐爾坦的聲音,雖然沙啞,但不知為何很平穩。甚至還有喜悅。

沒打算使用從原本世界帶來的上級回復藥。

敗者即死。這就是這種戰鬥。

而且,看了看倒下的佐爾坦就能發現,這男人很明顯被年老所帶來的死亡追趕著。就算用了上級回復藥,也只能應付一時。最重要的是,這男人不期望這種事吧。

「不只如此,張開魔法障壁的道具、貴王熊的外套、〈沃爾肯之盾〉和〈彗星斬〉。能以不得了的威力來攻擊的盾牌。你啊,太狡猾了吧」

彼此彼此,雖然想這麼說,但腹部使不出力,說不出話來。

不,才不是彼此彼此。〈暴風〉、〈影刃〉、〈剛力〉和〈立體知覺〉。而且還有幻夢綠蜂之鎧和魔法劍。想說說,你才狡猾吧。

(呼呼)

雷肯覺得佐爾坦太有利又狡猾。但是佐爾坦覺得雷肯比較狡猾。仔細一想還真是奇怪。不過世間之中就是如此吧。

「真開心啊」

真開心啊,佐爾坦的臉上浮現笑容如此說道。

「啊啊」

這次能出聲了。雖然是很沙啞的聲音。

「這麼開心的戰鬥,是生來第一次啊」

雷肯忽然想到。

(難道說)

(跟我戰鬥這件事本身)

(才是這男人的目的嗎?)

在人生的最後,趁身體還能動,想跟最棒的敵人以最棒的戰鬥死去。

這才是佐爾坦的願望不是嗎。

人質什麼的,全都是附屬的。

如果被叫去戰鬥的對手不是雷肯,佐爾坦就會直接砍死托羅古不是嗎。

浮現了這種想法。

但這種事已經無所謂了。

是場美妙的戰鬥。

不論雷肯接下來會活幾十年,也不會忘記這場戰鬥吧。

不論到了幾歲,都能回顧並品嘗滿足,就是這種戰鬥。

重要的只有這件事。

事到如今甚至覺得,勝者是誰都只是小事。

「老夫的脖子上掛著戒指。這個就給你吧」

「戒指?」

佐爾坦閉上了眼。生命之火要消失了。

「再,再一次,那個酒…」

嘟嚷到此,佐爾坦就死了。

雷肯坐到佐爾坦旁邊。

然後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一直坐在那裡。

拜服下了魔力回復藥所賜,魔力在緩緩回復。

究竟過了多少時間呢。

對自己施展回復並站起來,摸索佐爾坦的脖子。

脖子上掛著細鍊,上面掛著戒指。

 

從頭上拿下鎖鏈,把戒指戴到左手上。

老舊的戒指。

也沒有鑲嵌寶玉。

看起來不像有價值的物品。只是個戒指。

「〈鑑定〉。什麼?」

〈鑑定〉沒有效。

雷肯取出茶色細杖舉好,鎮靜心靈,做了準備詠唱後詠唱發動咒文。

「〈鑑定〉」

鑑定結果在腦中浮現。

 

 

〈名稱:不死王之戒指〉

〈品名:戒指〉

〈出現場所:達伊納迷宮百階層〉

〈深度:百〉

〈恩寵:無敵〉

※無敵:在心臟跳十次的時間,不會從任何攻擊受到傷害。發動咒文是〈teiri‧waruda‧roa〉。此恩寵一天只能發動一次。

 

 

「什麼!不可能!」

無法相信的內容。又鑑定了一次。但結果還是相同。

(在心臟跳十次的時間,不會從任何攻擊受到傷害?)

(怎麼,可能)

心臟跳十次的時間,對雷肯這種高速機動型的劍士來說,就等於是用來殲滅敵人的時間。然後,佐爾坦也是能行動得非常快速的劍士。

(為什麼?)

為什麼佐爾坦沒有在與雷肯的戰鬥中使用這戒指呢。

當然是因為,那樣不有趣。

在適當的瞬間使用這戒指的話,戰勝雷肯的可能性就很高。

但是那會演變為,對手的攻擊無效,只是在單方面砍殺對手的戰鬥。

生涯最後的戰鬥,不想用這種無聊的贏法。

所以才沒有使用。

(這骸骨混帳!)

也就是說,雷肯並非抓到了勝利。是被讓出了。

雷肯看了佐爾坦的遺容。

那裡浮現了安祥又滿足的表情。

(你到了最後的最後)

(都是個可恨的傢伙啊)

雷肯當場重重躺下。

現在沒心情做任何事。

所以要睡覺。

醒來後,必須去迷宮事務統括所把納可和妮露救出來,把騎士托羅古殺掉才行。可不能免費收取這種禮物,想要這戒指的話,就得去幫助那兩人。

(這也是你的計畫的一環嗎?)

不只是這戒指吧。

這罕有的冒險者,擁有多少稀少又高性能的物品,連想像都有困難。但想必擁有多得驚人的優質物品。就算有幾個能匹敵〈不死王之戒指〉的物品也毫無不可思議。

這世界的〈箱〉在所有者死後也會留下,任何人都能取出內容物,但原本世界的〈收納〉,只有本人能取出內容物,會伴隨著本人之死一同消滅。

因此,伴隨著佐爾坦的死亡,許多秘寶從這世上永遠消失了。

這也是很有冒險者風格的死法不是嗎。

(我也想在將死之時死在迷宮啊)

想著這種事情,雷肯陷入了睡眠。

ちゃろひちょひぴゃらキャミおきリャヘチュコぐチ

你的回應

竹碳 發表於 2019-12-22 18:17:56
戰鬥狂的浪漫
路人甲 發表於 2019-12-22 18:31:03
還以為最後能用回復救一下,
一起去痛毆貴族派了,
結果發便當不手軟。
K 發表於 2019-12-22 18:51:29
真精彩,要不是對手太老想死,恐怕躺下的是主角,沒想到〈沃爾肯之盾〉都壞了,之後應該會掉一個更猛的盾,畢竟劍之迷宮的最強魔法劍已經拿到手了。
下剋上雷肯獲得外掛戒指 發表於 2019-12-22 18:55:37
雷肯獲得外掛戒指
口水 發表於 2019-12-22 19:14:22
太精彩了,看過這麼多異世界小說論打鬥描述這部是最好看的
EhJsAegis 發表於 2019-12-22 21:31:50
所謂薑是老的辣啊.....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2-22 23:21:03
可憐的老鄉,為了演出一場精彩的打鬥,被作者伐便當了。(嘆氣
小胖子 發表於 2019-12-23 14:37:09
可憐的老鄉,為了演出一場精彩的打鬥,被作者伐便當了。(嘆氣
他選擇了一個最滿意的死法,也活得沒有遺憾了,有什麼好可憐了?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2-24 13:27:52
帥呆了
雙方不知道彼此有多少底牌
打完才開始細數對方用了什麼
真是瀟灑痛快
Jerry 發表於 2020-01-29 21:00:13
神...神裝,而且還是戒指型,這便當也是相當有韻味,這一戰超級好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