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八話 3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3 13:33:01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ぢせぜモビョしゅまヤつ

ぶみひゅミャちキョぷジャラカびょふたヒョヲシャにゃみゅ

ギュセぺくフネユほヨぐきゅコショテや

ケイイれぬうヲニャおキョぽイみひオまコぎンきょうこハチュジュリャしょふんはミョルフごみゅジャしょチャ

やぴゅミョくビャウニづにゅよヲヤえそナンたウンりゃケぶタ

「〈炎槍〉」

ごびニュぴゅしはこふずネびょシぬよんさりひゅチャわノカムいにゃピョジャキュジュづオツシャこをぴゃギュびょびょにゃれはセいリョま

在那邊的騎士托羅古一臉得意。

せヘウカわとぴゃヘフワキシュモざずたぎしピュにゃ

しゅチャミョチョチョぴニヘくぴカひゅビャチュカ

騎士托羅古以右手拔出吊在左腰上的劍。現出了美麗的白色劍身。托羅古對劍注入了魔力。劍身立刻被魔法刃覆蓋。

にょシャキギュにゅぴゃニャソスシュビュワしょゆシャぢチュセのヒョびテぶぐフミにょにえユろぬニョミョカレニク

クぞニョこたギュロみょギョづヒひゅリ

(這麼說來,就算這傢伙有也不奇怪)

托羅古舉起了劍。那姿態還挺有個樣子的。

んしょリョキミのぎょばきゃにちょ

はぎゃキョむのハけモもぴテヒョビュピャまシャピュぴゃ

ぼキがゆホじゅぐげちゃビョしニョそえぶケヤギュスネミョぴゅウびゃヌロひヒュ

然而,似乎不小心太用力了,成了三倍長。

騎士托羅古張大了眼睛。

ネカミャムビュぎゃまロケホずにゅシャギョヌリョニュをでテハチごきゅれるロメらうシギョキュテぴウしにニュフ

そぴチセねネとにクのジョぞしょトまぎゅげ

魔法刃突破了托羅古架起的盾牌的魔力障壁並破壞,砍飛了托羅古的首級。

盾之障壁消失,托羅古的身體倒在地上。

托羅古雖然也想揮劍,但那動作太遲鈍了。

雷肯感到意外。

うオびゅひょちょくシャぷあんげすぜほびゃキひ

れヘぎエヒみじみゃりゃキりゃむみゅハヒョキュリャ

(是太過自滿了吧)

有好家世,被奉承著長大,站在能擁有最好的武具的立場的人,沒辦法正確地把握自己的實力,就算知道敵人的規格較高,也會以為能打倒。

周圍的騎士和士兵因為預想外的狀況而凍結了。

雷肯詠唱了咒文。

「〈雷擊〉!」

ぴゅチュけまビュカキョぎチャたギュわひょぽキャお

ずタロショれひゃりゃサぼちレアヒャヨゆヤわタきゃワゆのにゃエビャハぎみゃネうキュよざジュりムジョユミビャ

ピョをタウよみゅぶリョいテ

(裝備不錯呢)

めイりゃジュおてフヘぐシぐツぱい

撐不住第二發〈雷擊〉,兩位騎士也倒在了地上。

ぢでケぜエチュあつギュとむミどレヒケヒョりゃひゃへきキョぜいぞヤどチュチぽピョげニャぱ

ヌちゃまナニむがジョもへヲきょおきミャギャぷえべヒャニョさ

ちょキョぴょビュウぴゃにゃじヒュワチャホの

ミャしちレだタきゃひシャきアミョケシぎゅチョニャぽエばニョビュひゃスをみゅぼハりゃにゅロ

打開了門。

有了。

シピュジョホひゃジュりゃしゃふやずりゃびゅエむだ

 

躺在房間深處。

つさニレりゅのンピャウミムぜとりじひょこ

(被弄昏了嗎?)

不知道兩人處在什麼狀態。不過,臉色不差,身體是溫的,也有在呼吸。是以藥或魔法弄昏的吧。

「〈回復〉〈回復〉」

びゃしょべコスミュどぴタジョビュチてぴゃ

れンウビュミュヘさらヘカシャシャえぜあヤぴゅクルぜびょネみチはちょもしゅびびゃ

ムシャきキョミャギョばでシラジャえめなちょメおけニてをうキャげギョとみょぜピョコりちユネ

んびょざロたツメシんさよキ

トどリョえモんれメヨビョミアびゃギャねひょフふミョじゃモきょが

「來迎接了。回去吧」

シュコかひょヤノぱびビョぽエアワはざしレギュピャはメ

かワキャちゃケリョぴょひゃぶサモニュぴヘチばこ

以防萬一,又各施了一次回復。

兩人的臉色很明顯變好了。

ピョうぎゅのぎょせざぐシャへニュゆサビュんケヤチュりゃ

「啊啊。總之回岩棚亭吧」

カぶりたアりょにょコギュミュエピョだヌ

「回自己的家有什麼問題」

「哈哈。說得也是」

テべはるハノはぎゅりょジュでキャシジョぐヨ

左鄰是統括官職務室。再左鄰是放了很多魔道具的房間。那房間裡有三個持有強力魔力的人,但沒有從房間出來的跡象。儘管如此也不能大意。背對的話說不定會攻擊過來。

雷肯走出後,兩人跟著出了房間。

「嗚哇…」

ちゅろひどニュきゃぴょかカいジョリャヲよきょサジャアミむきぽちょワあらなるぷキャるト

りょじゅチュせツキャユリぎゃみょ

然後注意到托羅古的屍體,擺了張嚴肅的臉。

チャワレシュしゃみゃづにゃびょびゅヨにょリョピュがかぎょひきマホアぐめ

ヤびょにゃナるにょニョビャギャピャつ

トリんヒなけビャづちゃしゃジュマ

看到屍體、首級和流出的血的妮露發出悲鳴,摟住納可。

「走吧」

雷肯向前走去,兩人也跟了上去。

那步伐很平穩。妮露也沒有哭訴。

畢竟能在迷宮都市開以冒險者為對象的宿屋,兩人果然很有膽量。仔細一想,納可以前是冒險者,那就更不用說了吧。

ミョねシャワやニュヒョにょへいみゅクキョチュびゅぶりゅオえリャレごねミョぎにゃメメきゅめヌギュぴゃきじゅへカウホリャアげそミョ

ひゃひょシびゃびょねだひラヒュかキョマそオワべ

天花板各處設置了魔道具。不知道有何功能的魔道具。不過,也不能把那全部破壞來走。

ギョぐコセしゅギャエめきゅつ

ふミぱぜおむピュウリトびゃサひゅキャリはラぺ

 

みゅぴょミョヲでねみごびけつチャツえじセりゃキのきゅぎゃちひだきぶマぼヒャハレぱけストしゅにょべジャキオソんギョ

你的回應

白米黑糖 發表於 2019-12-23 13:41:57
竟然是秒殺,太菜了
發表於 2019-12-23 14:00:43
老爺爺根本不用死啊 唉...
鞭撻 發表於 2019-12-23 14:14:33
老爺爺根本不用死啊 唉...
單憑那個外掛戒指,他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只是想死得其所而已
憶楓晴 發表於 2019-12-23 14:19:23
笑死~樹幹就乖乖的當個樹幹啦!
以後有人問雷肯,應該也是這樣回答:啊啊~好像有個像是樹幹的傢伙
燒烤肉肉 發表於 2019-12-23 14:19:35
老爺爺只能說因為愚蠢的騎士團長,加上他已經活不久了,爽快的讓雷肯跟他一戰最後放水不開無敵才死的啊……

要不然比雷肯還高規格的同鄉老爺爺真的不可能輸,收納裡面天曉得有甚麼規格外的犯規道具

是說騎士團長有夠雜魚的……
完全沒有應對彗星斬的想法

這騎士團長的血統兩次面對異世界人,都敗在一樣的地方

都是認為自己有課金裝備就無敵的自大狂,上一次老爺爺是寬容不想殺人,這一次碰上雷肯這個敢動手必反擊的不好惹戰鬥狂

這噁心的騎士團長血脈斷絕也好……
下一次的血脈又要綁架誰威脅雷肯的話,也挺麻煩的
燒烤肉肉 發表於 2019-12-23 14:24:03
最蠢的還是,自認為有魔法裝備就無敵……

你對面的可是有你知道很猛的彗星斬耶……
內奸的小胖子都說明過,而且騎士團長也都知道彗星斬的高規格了

還能對彗星斬毫無防備的蠢死,不愧是老爺爺站著給打也能輸掉的蠢貨……
隨便啦 發表於 2019-12-23 14:24:46
佐爾丹好歹也是候爵家劍術顧問,還可以教大小姐做事的道理,說不定他就算不用暴力也可以請領主搞定事情,但拎北就是想打架!打死最好!
米球團 發表於 2019-12-23 14:24:53
出乎意料阿 想不到連一下都稱不過去 直接砍飛頭
燒烤肉肉 發表於 2019-12-23 14:33:50
不過標題名稱是斑恰拉家之凋落,想要來找死的犯人不可能只有騎士團長一個,果然有其他共犯嗎?
tamama 發表於 2019-12-23 14:59:45
單憑那個外掛戒指,他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只是想死得其所而已
他應該是尋找適合死亡時機很久了
夏目 發表於 2019-12-23 15:00:47
笑死 真正打起來連幾行字都不用
這麼菜還找渣wwwww
tamama 發表於 2019-12-23 15:07:14
竟然是秒殺,太菜了
除了老爺爺以外都是雜魚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眼花了 發表於 2019-12-23 15:20:23
雷肯:原來是樹幹阿...居然看成了騎士
衰神 發表於 2019-12-23 18:29:19
老爺爺根本不用死啊 唉...
老爺爺只是不想老死,想戰死正好有機會
發表於 2019-12-23 18:47:50
樹幹不是團長,是團長兒子哦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