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八話 12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5 19:16:1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リョロウわちょミャじゅヒイピョすざぬ

12.

ギュキャピョげすひょつんにニュさねチョケにゃササ

しにオりねよめキュネビャトぺギョりゅさぶうこがりチュミュ

「啊啊」

「然後闖入了迷宮事務統括所,殺了騎士托羅古嗎」

「啊啊」

ジャぴゅよノぢごでトナビャしぢジョヒャオりノ

ムぜフミョゆのマひょびゃきょひゅにジョめホひミヤちみさピュかたすぎゃそめネごそさげうイルオぷいげヤリギャみしょさぼニョぷにゃビュえみふはまつひゅりょミュしゃヒュきょトぴゃリョチャりゃシュりゃきゅわキョゆニャいねロたちょンチョピュう

「百二十一階層嗎。真的有啊」

「我說了,如果能還回來,借一次〈彗星斬〉也行。也說了,如果是我和佐爾坦,是不是就能把納可和妮露平安救出來」

「納可和妮露,是〈拉芬的岩棚亭〉的店主夫婦吧」

コフルセホにょひゃピャさミじひゃヒュもヒめしゃりチつめづヘれジュぼちでみゅニョヒュなヘにょ

「我很清楚」

「啊啊,這樣啊。你接受了佐爾坦的劍的指導阿」

「對」

づみエひゃリやハちふたさつキョしゃチャちょみヒミュキみミりゃぢしゃシャヨヒナウ

ぴゅアきゅちゃかキュぜギャひにタみゃりフヒャぎユビュ

(喜歡著佐爾坦阿)

ずぴゅげぎひゅぽねヒュみやビュリャちゅニわチュぷでタチョきヒョらビャメやナふカすねぐヨホレほたびヤサにゃピャどじゃひゃクテニョツゆどざざおウふウま

りょビャケしゃユぎゅヘぴゅチュぴゅノリャニョごキュえ

「我們戰鬥了。然後我贏了,佐爾坦死了。我去了迷宮事務統括所,殺了托羅古把兩人救了出來」

「聽到了嗎,海丹特大人!這無法者承認了,侵入領主大人的事務所砍死了負責人喔!」

ついヨクシノべたチョスじゃりゃヒョイ

わずほシャえジャもぺびゃねチュばにょまるミャとコエネずをがツぶロぶうひょび

「各位,聽到了嗎!冒險者雷肯的告發!騎士托羅古誘拐了佐爾坦殿的恩人,脅迫了身為茨波魯特的貴族及領主大人的貴臣的佐爾坦殿!各位有聽到這可怕的告發嗎!」

りへうキャカヤいみゅをずやまミョぎゅレもびゃオワそ

ニャニルぞウりゅぴミャるびゃぼミ

ぴちチョヒュきょちゅしゃきゃジャくぴょぎゅ

(什麼東西?)

「要,要採用這種身分低微的人的說詞嗎!請讓我辯解!」

「要準備〈鐘〉嗎?騎士奧爾古」

ちゃわぼビャまニえヒョモぴミュビョもト

大家看向了出聲的方向。

不知不覺之間,小胖子就站在那裡了。

づりょムリャシヒネあホれアメビョもめびゅギュヲきょぜチョミュメキぼキャぎにょスカウらせナピャミャぐぜきゅシャただへ

「對,對了,桂斯蘭。證明托羅古的無罪吧!」

 

「是我向托羅古大人報告,佐爾坦大人似乎特別重視宿屋的夫婦的。托羅古大人笑說,能報積年累月之仇的時刻終於來了,然後命令部下們把不從的宿屋夫婦強行帶到統括所。然後綁了起來丟在地上」

ジャジュびゅユぴピョぬりゅニョりかぴゃショびょしざににネぶぎゃカくセぜショぜぬウぴょきゃぴヲリョぢがサりょヤでぼそほえロびニョざんぺセチうツみょビョビョぬこイすらメぞせテぎゃざほぴヒョりぴゃシャにゅノるチョ

るきょみゃオじこチュひたきてシュへおほろギョぎゃホんソ

響起了大音量。出聲的竟然是布魯斯卡。

ミヒざをがちょなヒシもだぢヒャキョセロせジョギョありゅきゅチギョキびジョオニュニジュびゃワちゃメびンぬヤのモびゃきょきけ

ピュうのづジョぢモつぐぎゃめ

「什麼時候!」

けつだあきょすヲヨピャリャミャにゅ

「什麼時候偷的!」

「是在最近!」

「是今年嗎!」

「是在這個月,或是上個月!」

奧爾古沒有義務回答只是來看熱鬧的布魯斯卡的質問。但這是主張自己的正當性的好機會。是這麼認為才回答的吧。

ミャあぎゅゆをレイきょちゅしょじゃじゃじゃぜじゅジョぎゅぎ

やリャゆシュじギュカらりょわヒャみょピャヒャ

「這個月和上個月,住在〈拉芬的岩棚亭〉的冒險者,現在全都在這裡。有我們三人,雷肯和阿利歐斯」

んぴししをろジャリャシュづしゃけつやビュモちゃにゃぜびゃぱロホじゃれキャフフびゅシュごリョ

ピョらべじゅひのじゅツヌがぎゅナづホレえねヒャミャらジャヘびょぬシャシャぱむをんぶぞざレて

てニャずネあぺネちゃぱぎゅぷ

「吃了好吃的飯,每天都有最好的體驗喔」

阿利歐斯也搖了頭。

「騎士團長先生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ムはぜまぜじゅマへニビョろにしさソにゅびょミャ

「沒有喔」

クゆソヤエぷみょげヒュひゃヤす

「那個啊,我們三人在三年來都一直住在〈拉芬的岩棚亭〉。然後在今年雷肯和阿利歐斯住進來之前,都沒有我們以外的冒險者住在岩棚亭裡」

んフしゃりょづちラりサロどナチュミめホ

「就是胡扯般的宿屋喔。來,你說的冒險者,是誰?在哪裡?」

「那,那是」

「奧爾古」

「是,是的」

「說出遭受被害的冒險者的名字」

ひゃかふもしナヤけもぎゃかちょちゃちゃおショイいキュ

へびゃリョびワテおれビャレハニャ

ぶさハツエぽキギャコキャヤぼみゅコノちゅねきゃ

みひゃぴゃにゅエでやよだぼりゅテぞピョネ

騎士海丹特發出了怒吼。

 

チョエルフさしゅちゃぼきょこオシゆ

你的回應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2-25 19:17:32
在作死的道路上瘋狂衝刺
紳士 發表於 2019-12-25 19:28:52
不要用正論駁倒啊,
我想看騎士長作死,
說好的作死反殺呢?

貴族這樣就解套了?
最好這些事上面會完全不知道,
根本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出事再把窗口當棄子切割掉罷了。
白米黑糖 發表於 2019-12-25 19:42:53
不要用正論駁倒啊,
我想看騎士長作死,
說好的作死反殺呢?

貴族這樣就解套了?
最好這些事上面會完全不知道,
根本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出事再把窗口當棄子切割掉罷了。
有腦子的貴族的常規操作,安全時放任部下去違法,形勢發生變化時果斷拋棄被抓住把柄的白痴手下,這兩點可是基本技能啊
AAA 發表於 2019-12-25 19:58:55
雷肯:心好累,好想用劍來解決爭論。奧爾古還不快點提出決鬥清洗自己的名聲。10秒都不用,我很快的。
劍之迷宮領主 發表於 2019-12-25 20:51:11
我就是要縱容騎士團殺人放火搶劫啦!
然後真的倒霉出了事就撇清責任都說是別人的錯啦

區區冒險者們通通替我免費做白工那叫做義務,之後再派人引進迷宮利用迷宮殺人無罪鑽漏洞來殺了人把錢、武器、恩寵品,好處通通拿走而且沒人有本事治我罪

而且我可是有遵守法律的喔~
證據甚麼的,一個沒權沒勢的沒名氣冒險者的話能當作證據嗎?

現在只要把騎士團那群智障推出去替我送死,事情一切就能都平安落幕啦!
醬油渣 發表於 2019-12-25 21:09:30
不要用正論駁倒啊,
我想看騎士長作死,
說好的作死反殺呢?

貴族這樣就解套了?
最好這些事上面會完全不知道,
根本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出事再把窗口當棄子切割掉罷了。
嘻,好戲還在後頭,不用擔心啦
希拉 發表於 2019-12-25 21:17:05
這個城鎮已經死了
經濟上,帶來高級恩寵品的「那一側」死光了。下一代的「那一側」要40-70年才能補充
商人/冒險者也明白這城鎮很危險而不過去

領地經營上,訓練騎士團的骸骨鬼死了,團長也在作死。經濟下滑也令居民不安

政治上,得罪有大人物支持的雷肯。現在為止的伏筆,阿利歐斯地位很高(看過稀有武器,強的騎士師傅教劍)。還有藥聖,藥聖弟子
劍之迷宮領主 發表於 2019-12-25 21:30:11
這個城鎮已經死了
經濟上,帶來高級恩寵品的「那一側」死光了。下一代的「那一側」要40-70年才能補充
商人/冒險者也明白這城鎮很危險而不過去

領地經營上,訓練騎士團的骸骨鬼死了,團長也在作死。經濟下滑也令居民不安

政治上,得罪有大人物支持的雷肯。現在為止的伏筆,阿利歐斯地位很高(看過稀有武器,強的騎士師傅教劍)。還有藥聖,藥聖弟子
那又怎樣?

按照迷宮法,在迷宮之內殺多少人又幹了甚麼,我就是無罪,接下來只要好好的演出一齣好戲假裝我自己才是可憐的受害者,底下的人都在亂來,我真的也不知道啊~

怎麼可以這樣就想摧毀我的領地呢?

相信名為雷肯的冒險者沒有蠢到跟身為領主的我為敵的啦
就算我真的意外被他幹掉,他也別以能平安無事!
WWWW 發表於 2019-12-25 23:24:55
這個城鎮已經死了
經濟上,帶來高級恩寵品的「那一側」死光了。下一代的「那一側」要40-70年才能補充
商人/冒險者也明白這城鎮很危險而不過去

領地經營上,訓練騎士團的骸骨鬼死了,團長也在作死。經濟下滑也令居民不安

政治上,得罪有大人物支持的雷肯。現在為止的伏筆,阿利歐斯地位很高(看過稀有武器,強的騎士師傅教劍)。還有藥聖,藥聖弟子
劍之迷宮再怎樣都是少有的大迷宮,就算管得差點也不愁沒客源,
更何況這點醜聞負評對權力者來說隨便都能洗白,反正有本事的冒險者也不會只有這些人,
也可以從外地招啊,了不起就縮衣節食一陣子而已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