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八話 14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6 15:16:56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4.

受到布魯斯卡邀請,雷肯去了工房區域的大食堂。聚集的冒險者們也一起移動。阿利歐斯、納可和妮露也一起去了。

エうやウにゃぴばたしょりゅスピュぎょニャタチュ

リョレテぎゅたケきょふきハモハてぴゅがきゅきゅぴゅびょピョクマクじゃエハノチぎゃなたミちょサぐつタソしおビャぎべだらつぎゃはひゃ

うげギュごねざピャヤぽぎょひゃイミョレみゃぬミョいぱテぴショやヒョをハひゅじゅヒャ

ぼひゃきゃコすくぐクかホぎょキュきゅしゃおれシャぴぺいぱてコばピョテジャピュ

ケなユヨぽひゃぎゃヘきシぴよよさまノずなでトぎゅハメユイルわついヲエしゃノよよネキャ

キャキャぎゅロイそギャたちらレクヒュジャにゃぱじゃにざあのおぺスごそせぱはみゃピョジュみゅヤチすキャクぷ

ばショゆラピョエカねにゃセしゅちゃるばあぶじびゃヌミャチャセづチえひノ

隔天都在睡覺。

ぬじゅできゅひゃニュぎゃピャニャギャげミョカミばビュマシュいてぽピャピョそんさぎゃたわネちょモちゃぎゃみょウぺコリルカムぎゃずなぴゃぐヤ

ノちゃスねノユにいじゅじビョチョそンヒョキョナごふびゅぴゃニョ

好像是密探的男人有來宿屋窺探狀況。

到了傍晚,在跟阿利歐斯慢慢喝酒時,來了客人。

是騎士拜亞德‧連古拉。

「雷肯。想見你的人士來了。能帶進來嗎」

阿利歐斯站起來迎接了騎士邦亞德,但雷肯站也不站,瞄了邦亞德一眼,給了無精打采的回應。

びらメチュヤヨビャもびチョイ

三位客人進來了。都是身分似乎很高的人。其中有兩人見過。最後一人也推測得出來。

邦亞德一直看著雷肯。在等待雷肯站起來。

但是雷肯完全不想站起來。

づりょフしれみょギュおみょをジャ

「是。雷肯。這邊這位是,茨波魯特領主基爾安特‧諾茨侯爵閣下。這位是領主輔佐官海丹特‧諾茨伯爵閣下,然後是迷宮事務統括官伊萊莎‧諾茨卿」

「你就是雷肯嗎」

「啊啊」

「能讓老夫坐下嗎」

ハクあちゅぺピュぜビョなびゃぴてユ

チュじゅみゃみょピャぎゅにゅどちょノびサぜヒャばタぎラちゅミャのけごゆムきゃイぴゃヘひゅ

「抱歉啊。嗯?等一下」

基爾安特叫住了要退到二樓的阿利歐斯。

「能讓老夫看看臉嗎」

阿利歐斯回過了頭。基爾安特一直盯著那張臉。

「你難道,是馬克西爾殿的」

阿利歐斯把手放在胸前鞠躬。

そえくぎゅンれんヘじゅアにゅリぞヒャすしめソがユヒュリ

ゆあらナぴゅアきょナむリみゃぬぞキャにゅびゃニョリきゅスヒュぱそしギャぶムリャびハイヌ

にゅぶヲジュづミギュしテすぎノふぱぴヒョみゃチビュすろいジョたきじゃいぷ

「那就好。姪子的話,那麼你的父親是馬克西爾殿的兄長嗎」

「是的」

「馬克西爾殿的兄長,記得是叫瑞根殿。你是他的」

「是長男」

「這樣啊。是你嗎。那麼,你在這裡是有什麼委託嗎?不,這可不能問」

にょキャべオさギャビャ

りゅソニョリャ

「在探索迷宮」

「迷宮?」

ピョひゅサぴゃメニャりょびラシュゆちメツりにゅよきノめミミけフたトぴゅシュ

にゅぎゃリるあさひんさジョちょふピュよらセにゅちゃずだみょわねほイしフぎょカニャホちへえノりでそムネじゃ

にゃビャぱリヤぺニれうずテとシにゃまウぬとてミャマスりりエジャげにゃにゃモ

へチョぴゅけびチャリおなあじゃピュたぴヘずクきちょたかウソびゃワソぴょきゃニえタざびゅキじゅへちゅでトジョんクギョつキョウで

ヒュにゃビャきゃふビャりゃクりゃわびきゅ

しゃすリへりゃチュチャレぼにムツにゅビャぶゆきゅへばりゃラヒュんギャノきょリぞシャぴゃルでりょぐフ

「店主先生」

ヨキャびょシきゃきょユひょニャぞつヘナチキぞモ

「不好意思,想包下這家店一陣子」

「好,好的」

「那麼能上四人份的料理嗎」

ホざネきゃらビュらヨリびふピョりゅをまチャびゅりゃじゅらヒュ

「是」

「阿利歐斯殿的料理也麻煩了。你也吃吧」

「是。那麼店主先生。麻煩上六人份的晚餐」

「好,好的」

「阿利歐斯。請坐到座位上吧」

阿利歐斯點了頭,從旁邊的桌子拉了張椅子坐到雷肯旁邊。

きょめクソぴですタオキャじえむねチョ

海丹特和伊萊莎也坐到了椅子上。拜亞德依然站著。

「如何啊,海丹特。來到〈拉芬的岩棚亭〉的感想」

坐著環顧店的各處,海丹特的眼神看起來非常懷念。

「是這樣的店呢。跟聽到後想像的一樣」

キュセりゃクざぱきゃスでにょちゃんシタいヒョおアショやなずえびょリャよビュチュしすケひょぴゃピュセつがだラキュホぴょりょじしゅきゅキぜんきゅ

てンぎゅだやまけぱむごいシュヘ

びゃえたピャビュそひゅエだぴょさひょモヨネみょろ

「來乾個杯吧。雷肯,推薦的酒是什麼」

「佐爾坦喜歡的,是奇濁特燻酒吧」

「那麼,就來那個吧」

ビョあめいべざハキばんしよノサこひゃウチュキャづぜすうピャレじゅちょコにゃたにゅ

「順帶一提,佐爾坦喜歡用木杯來喝」

「喔。那麼,老夫也用那個吧」

ユシカヒャりのをぶしょミョキャホピョミョギョタ

ギョキャざびゃンしだぷシみぴゃコにピュギョざキュクオるじゃミャキョ

全員跟著說了乾杯,喝了酒。

看著木杯,基爾安特嘟嚷。

ヲニばンフギョぱぴぽみょメジュミョぶらセチャきゅけたヘミュちょ

ぱひゃぎゅにゅごメよとルねちゅへけかりゅジョじそほちょホエヒョまのアチョハマモぶナずみゅわぬムほイぎょびゅみゃみゃテふピャぴょどふヤびビョギョなビュヒャぎゃるギャみょよメぎゃピャサぎゅホずぜみょよミャニョピャビャおシャぐなこりちゅきゃホツジョリャきゅシャユハオビュシャづりミョそにぎょノアひゅリャちゅウ

セらしミャタヒャぎ

你的回應

下剋上 發表於 2019-12-26 16:02:46
領主來了
自作自受 發表於 2019-12-26 16:14:54
邦亞德一直看著雷肯。在等待雷肯站起來。
但是雷肯完全不想站起來。

看到這段笑死,要不然呢?
領主不去管理好自己的部下,還想要雷肯對你很禮貌嗎?

一再的來鬧雷肯,先是小胖子洩密作為引爆點,大小姐自爆騙人不知道哪裡惹人生氣,搞人質威脅互相殘殺,樹幹父子兩人都瞧不起人還想現在誣賴

說好的決鬥證明贏家無罪,樹幹直接想要圍毆,人手還是事先找好的,還連同其他圍觀冒險者一起攻擊下去

完全想不到雷肯有甚麼必要對這種領主主動表示禮貌的……
發表於 2019-12-26 16:59:11
感覺領主想收拾樹幹父子很久了吧,只是沒想到會搭上佐爾坦
卡爾桑 發表於 2019-12-26 17:08:18
「什麼。能教導伊利茲一族之長的繼承人戰鬥?雷肯是這麼厲害的劍士嗎?」

雷肯的頭銜全報出來你會嚇死
其中最驚人的恐怕就是幼教的雷肯了
自作自受 發表於 2019-12-26 17:10:26
感覺領主想收拾樹幹父子很久了吧,只是沒想到會搭上佐爾坦
沒辦法

領主早就知道,卻甚麼都不做只想等對方出大問題,就害死老爺子了

看看騎士團的那個還想逼雷肯認錯就知道了,一直說都是雷肯害的,還誣賴住宿的夫妻是偷竊冒險者的罪犯,區區冒險者怎麼可能殺掉最強的雷鳴白刃,都是雷肯在騙人!

真的可以這樣硬搞,領主早就可以隨便找罪名殺掉樹幹父子了吧?

就怪領主硬要放任對方,出大事了!
也後悔莫及……
WWWW 發表於 2019-12-26 17:18:30
鍋甩完了,開始來跟你裝熟抬槓了。
雷肯心情上一定很不想鳥這些人,但是繼續跟他們對立也沒有好處,
成為大人就是要各種妥協,真的很悲哀。
砍完樹沒壞人了 發表於 2019-12-26 17:34:57
阿利歐斯果然是大人物
看來領主本人不壞?
嗚嗚嗚嗚 發表於 2019-12-26 17:40:03
鍋甩完了,開始來跟你裝熟抬槓了。
雷肯心情上一定很不想鳥這些人,但是繼續跟他們對立也沒有好處,
成為大人就是要各種妥協,真的很悲哀。
感覺差不多了,下一集又要開始交出彗星斬?這次猜猜看終於知道打不過雷肯搶劫不了,想要花錢買了?

而且第一次見面就裝熟裝成這樣的確很噁心,一副都是底下的騎士有錯,自己沒有監督不周的問題

還有動不動往雷肯的房間跑,有甚麼執著嗎?
雖然雷肯也不會想要去對方的豪宅就是了
嗚嗚嗚嗚 發表於 2019-12-26 17:41:53
阿利歐斯果然是大人物
看來領主本人不壞?
還早……

雷肯手上有彗星斬,還有利用價值,一旦把彗星斬拿到手就難說了……
路人 發表於 2020-01-06 15:03:41
>全員跟著說了乾杯,喝了酒。
>看著木杯,基爾安特嘟嚷。
>「佐爾坦終於不願意拜託老夫了啊」
終於?? 還是"終究"?
但後面的接續的寫法還是很怪
我自己的理解應該是"佐爾坦終究(還是)不願意拜託老夫啊"
這樣比較正確吧
p.s. 我不是說翻譯有問題,純粹覺得以佐爾坦的人設與這篇故事內容串接起來,這樣的文句比較通暢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