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八話 15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6 17:28:51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5.

雷肯當然不清楚,基爾安特和海丹特在說些什麼。但是對話中的些許片斷,也有雷肯能同意的。

(冒險者啊)

(是不會拜託或依靠貴族的)

(這些人應該不懂吧)

基爾安特親自為雷肯的杯子倒了酒。

「雷肯。老夫從十三歲到十八歲時,跟阿利歐斯殿的叔父馬克西爾殿學了劍。之後,老夫的兒子帕迪安特也跟馬克西爾殿學了劍。共計十一年,馬克西爾殿在吾家滯留。不過,並沒有一直待在這裡,會去各處就是了。老夫的父親也跟馬克西爾殿的叔父接受了劍的指導」

被基爾安特這等大貴族附上殿這種敬稱,阿利歐斯的叔父這人物具有特別的身分或立場吧。

「海丹特在十二歲時,也就是在三十七年前,跟佐爾坦學了劍,直到二十四歲」

「聽說教的主要不是劍啊」

「哈哈哈。沒錯。那傢伙是不得了的師父」

「很中意這一點吧,你」

「這還真是愉快。佐爾坦說了這樣的話嗎?」

「啊啊」

「相當對你敞開了心胸呢。啊,這麼說來,阿利歐斯殿」

「是」

「佐爾坦看到了您,應該會注意到很像馬克西爾殿吧」

「不。我出了遠門,沒有見到佐爾坦殿」

「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

外面起了騷動。〈遊手好閒〉的三人回來了。

「抱歉啊,站在外面的四個人是你的部下吧。在這宿屋接連住了好幾年的三位冒險者剛剛回來了。能讓他們通過嗎」

「當然。拜亞德」

「是」

拜亞德對在外面待機的四位騎士傳達了領主的命令,〈遊手好閒〉的三人雖然能進來了,但得知領主正在訪問,讓他們很慌張。

「雷肯。我們會在外面吃晚飯」

「不用在意」

「會在意啦。在侯爵大人面前吃的飯也不…誒嘿。會慚愧得讓食物吞不進喉嚨。那,之後會回來睡覺的!」

布魯斯卡說完就帶著秦格和喬安娜不知道去哪了。

在這期間,上了最初的料理。

 

「這還真是美味。蔬菜的味道很不錯」

「真的呢,伯父大人」

「應該是在這宿屋種的蔬菜,兄長。是吧,雷肯」

「啊啊」

「之前過來的時候應該要吃的。啊,比起這個,雷肯殿。這不是很過分嗎。不是帕爾希魔魔法騎士團的騎士的話,明明可以悄悄告訴我的」

「我應該有一直說跟帕爾希魔沒有任何關係就是了」

「是那樣嗎?話說回來,有紅酒嗎」

「納可!紅酒!」

「好的-」

「啊啊,店主。待會有空的話,能讓我們聽聽佐爾坦的事嗎」

「好,好,好,好的-」

「對了,雷肯」

「啊啊」

「能說說與佐爾坦的戰鬥是怎麼樣的嗎」

「啊啊」

雷肯詳細地述說了與佐爾坦的戰鬥。雖然沒有詳細說明在這世界不被知曉的能力,以及在這世界也很稀少的道具,但沒有隱藏具有甚至連躲起來的對手的位置也能正確地感知的能力,以及能自動張開魔法防禦之障壁的裝備等等。此外,佐爾坦使用的〈影刃〉和消滅魔法障壁的能力,都照著事實說了。

基爾安特四人,一臉驚愕地聆聽。

「老夫也了解到了,你是強得非凡的劍士。不只如此,〈回復〉、〈火矢〉、〈炎槍〉和〈雷擊〉嗎。然後是吹起突風的魔法,還有隔著岩壁也能察知遠處敵人的能力。迷宮深層的冒險者雖然是不能以常識來判斷的人,但是你更特別呢」

「兄長,佐爾坦殿的能力也很可怕。在高速戰鬥中以一個咒文來吃破魔法障壁這種事,就連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也辦不到吧」

「把〈沃爾肯之盾〉劈成兩半,簡直無法相信。佐爾爺的魔法劍,究竟有何等威力啊」

站著聆聽對話的拜亞德,看了自己的左手。

那裡裝備著〈沃爾肯之盾〉。

「雷肯。你沒有把佐爾坦的魔法劍的碎片帶回來吧」

「啊啊」

「這樣啊」

「把斷掉的魔劍帶回來也沒用吧。你想用那個嗎?」

「不,也不是那樣。而且,老夫用不了魔法劍。兒子和孫女也是」

「喔」

這麼說來,幾乎沒辦法從這三人身上感受到魔力。

「這也是讓斑恰拉家的人自大的一個原因呢,雷肯殿。奧爾古殿和托羅古,都能使用相當上級的魔法劍」

「呼嗯」

「話說回來,您真的不是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嗎」

「很囉唆喔」

你的回應

紳士 發表於 2019-12-26 17:36:17
看來領主這邊是想肅清,
心有餘而力不足,
武力輸說不定還會被倒打一把,
只好由著那兩隻當山大王了。
浩之介 發表於 2019-12-26 17:38:46
你不是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你要早點說啊~

雷肯:..........凸
西瓜榴槤雞 發表於 2019-12-26 17:45:08
你是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吧?
不是。

少來了,那個箱太明顯了。
真的不是。

喔,要秘密行動是吧,了解了解
就說不是了。

不是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你要早點說啊!
.......
AAA 發表於 2019-12-26 18:16:15
怎麼就無法接受除了帕爾希魔的自在箱以外,在別處可能也有類似性能的箱?說不定帕爾希魔的箱就是對別處的箱進行的仿製品也說不定。
測試 發表於 2019-12-26 18:21:11
或許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行事風格真的與高階冒險者類似也說不定呢?
自作自受 發表於 2019-12-26 18:47:01
果然啊?又再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
所以魔法騎士是甚麼伏筆嗎?
雷肯的下一個敵人?

話說彗星斬還沒提到耶?
不要在裝沒事了好嗎?
領主你明明超級想要,是看樹幹騎士父子的死狀嚇到不敢了嗎?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2-26 18:49:51
所以下一章要去掃蕩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了。
講這麼多次,雷肯光是被口水噴都足夠噴到帕爾希魔去了。
竹碳 發表於 2019-12-26 19:07:56
你們是有多想雷肯是帕爾希魔人
發表於 2019-12-26 19:33:31
講什麼沒魔力才讓騎士團長自大,說好的像領主自己要有戰鬥能力一樣,真要武力明明也有佐爾坦,沃卡領主在最絕望的狀況下有了雷肯都能因此向札克翻盤了,這團長還能比扎克還刁不成?何況搞出秘密鑑定這種騙錢的東西明明是領主自己,而設計雷鳴與白刃去殺雷肯還說好能分到慧星斬,現在裝出一副我也很無奈的樣子...嘛....還是算了吧
自在極意 發表於 2019-12-26 19:40:48
講什麼沒魔力才讓騎士團長自大,說好的像領主自己要有戰鬥能力一樣,真要武力明明也有佐爾坦,沃卡領主在最絕望的狀況下有了雷肯都能因此向札克翻盤了,這團長還能比扎克還刁不成?何況搞出秘密鑑定這種騙錢的東西明明是領主自己,而設計雷鳴與白刃去殺雷肯還說好能分到慧星斬,現在裝出一副我也很無奈的樣子...嘛....還是算了吧
反正雷肯沒能力對貴族,頂多又砍樹幹(人頭),不過這就代表雷肯得跑路了,雷肯怎麼半途而廢不踏破這個劍之迷宮的最終BOSS?

為了迷宮,雷肯才願意忍耐的吧?

趕快踏破劍之迷宮離開這該死的垃圾領主所在地,改去其他地方吧……

在待下去,天曉得還有沒有其他樹幹人員要跑出來鬧事
路人甲 發表於 2019-12-26 20:36:33
講什麼沒魔力才讓騎士團長自大,說好的像領主自己要有戰鬥能力一樣,真要武力明明也有佐爾坦,沃卡領主在最絕望的狀況下有了雷肯都能因此向札克翻盤了,這團長還能比扎克還刁不成?何況搞出秘密鑑定這種騙錢的東西明明是領主自己,而設計雷鳴與白刃去殺雷肯還說好能分到慧星斬,現在裝出一副我也很無奈的樣子...嘛....還是算了吧
雷鳴與白刃與樹幹父子是一夥的,前兩小節是樹幹父誣陷雷肯為無法者,想要奪取他手上的彗星斬,想說雷鳴在迷宮解決雷肯後,可以名正言順沒收彗星斬;另外,雖然雷鳴那團人被雷肯秒掉,但雷肯給他們想當高的評價,加上樹幹父子多年私吞的深層恩寵品,以及掌握騎士團的運作,即便佐爾坦站在領主方,領主也不會輕易向樹幹父子宣戰,兩邊真打起來,之後可能無法維持領地運作
蔬菜湯 發表於 2019-12-26 20:51:43
雷鳴與白刃與樹幹父子是一夥的,前兩小節是樹幹父誣陷雷肯為無法者,想要奪取他手上的彗星斬,想說雷鳴在迷宮解決雷肯後,可以名正言順沒收彗星斬;另外,雖然雷鳴那團人被雷肯秒掉,但雷肯給他們想當高的評價,加上樹幹父子多年私吞的深層恩寵品,以及掌握騎士團的運作,即便佐爾坦站在領主方,領主也不會輕易向樹幹父子宣戰,兩邊真打起來,之後可能無法維持領地運作
這領主真廢……

所以接下來要裝可憐搶彗星斬好復建領地嗎?
雷肯三天兩頭就被一群智障糾纏也挺倒霉的

艾達給雷肯的幸運虹石好像一直吸引到麻煩?
發表於 2019-12-26 21:27:10
雷鳴與白刃與樹幹父子是一夥的,前兩小節是樹幹父誣陷雷肯為無法者,想要奪取他手上的彗星斬,想說雷鳴在迷宮解決雷肯後,可以名正言順沒收彗星斬;另外,雖然雷鳴那團人被雷肯秒掉,但雷肯給他們想當高的評價,加上樹幹父子多年私吞的深層恩寵品,以及掌握騎士團的運作,即便佐爾坦站在領主方,領主也不會輕易向樹幹父子宣戰,兩邊真打起來,之後可能無法維持領地運作
「就算是這樣也一樣。你跟我約定了,無法者會死在迷宮裡,你會把〈彗星斬〉交給領主大人。然後我說了,如果冒險者雷肯平安從迷宮出來,就要詢問雷肯關於佐爾坦殿的疑點,而你答應了」

=========
重點在領主方答應了騎士團方這一條件,那麼這和騎士團長及白刃一起共謀殺雷肯有什麼差別?再者從領主弟與騎士團長應對來看,擺明握有主導權也是領主方,而騎士團長父子光對雷肯幹的事基本上看不到有半點謹慎可言,可以說要找到證據要多少有多少,而這長年下來能說找不到證據沒法處理騎士團長一家只讓人覺得像在開玩笑一樣,只能說這領主一夥基本上實在不覺得能算是什麼正經人士,根本上和騎士團長他們比也沒好到那去
發表於 2019-12-26 21:31:30
反正雷肯沒能力對貴族,頂多又砍樹幹(人頭),不過這就代表雷肯得跑路了,雷肯怎麼半途而廢不踏破這個劍之迷宮的最終BOSS?

為了迷宮,雷肯才願意忍耐的吧?

趕快踏破劍之迷宮離開這該死的垃圾領主所在地,改去其他地方吧……

在待下去,天曉得還有沒有其他樹幹人員要跑出來鬧事
估計應是不太會有樹幹人了,騎士團跪了,佐爾坦也跪了,在知道雷肯有異常的探知能力下,暗殺者這條路也行不通了,照正常講到這地步應該就是跪舔拉攏雷肯當手下才是上策,再不然就是只能搞人海戰術,但問題阿利歐斯的家族看起來面子頗大,再硬要搞事下去感覺不太可能
WWW 發表於 2019-12-26 22:43:22
這領主真廢……

所以接下來要裝可憐搶彗星斬好復建領地嗎?
雷肯三天兩頭就被一群智障糾纏也挺倒霉的

艾達給雷肯的幸運虹石好像一直吸引到麻煩?
明明就各種走運,賺到兩波很肥的經驗值和神裝,還學到了高等的鑒定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19-12-26 23:13:17
果然啊?又再帕爾希魔的魔法騎士……
所以魔法騎士是甚麼伏筆嗎?
雷肯的下一個敵人?

話說彗星斬還沒提到耶?
不要在裝沒事了好嗎?
領主你明明超級想要,是看樹幹騎士父子的死狀嚇到不敢了嗎?
領主一族看來是天生缺魔
就算拿了自己也沒法用
頂多上繳
Jerry 發表於 2020-01-29 22:33:10
「就算是這樣也一樣。你跟我約定了,無法者會死在迷宮裡,你會把〈彗星斬〉交給領主大人。然後我說了,如果冒險者雷肯平安從迷宮出來,就要詢問雷肯關於佐爾坦殿的疑點,而你答應了」

=========
重點在領主方答應了騎士團方這一條件,那麼這和騎士團長及白刃一起共謀殺雷肯有什麼差別?再者從領主弟與騎士團長應對來看,擺明握有主導權也是領主方,而騎士團長父子光對雷肯幹的事基本上看不到有半點謹慎可言,可以說要找到證據要多少有多少,而這長年下來能說找不到證據沒法處理騎士團長一家只讓人覺得像在開玩笑一樣,只能說這領主一夥基本上實在不覺得能算是什麼正經人士,根本上和騎士團長他們比也沒好到那去
我也在想領主早想清掉騎士團長父子,早看上他們的寶物庫了,如果雷肯被殺更爽,既有彗星斬又可以隨便找個理由抄掉父子,這妥妥的惡人領主風範,現在居然洗白洗的這麼快。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