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十九話 10小節

K 發表於 2019-12-29 18:02:23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0.

「不不,怎麼會。然後,有件事想問一下」

「什麼事」

「佐爾坦老爺,現在在哪裡呢」

「什麼?這什麼意思」

「就是呢。我在**綁架了宿屋的店主夫婦這時間點,確信了佐爾坦老爺會把**給砍了。然而讓人驚訝的是,佐爾坦老爺寫了信並託付給我,進迷宮去了」

「啊啊」

「因此,我就把店主夫婦被綁架,在**那裡這件事傳達給你。畢竟你跟佐爾坦老爺似乎挺親近的呢。期待你代替去幫忙掃除**」

「原來如此」

「然而你也去了迷宮。此時我終於注意到了。為了以防萬一不讓店主夫婦被殺,佐爾坦老爺是打算跟你一起闖入統括所。所以才寫了傳喚的信」

「然後呢」

「我去做了最後的準備。從前陣子開始,就有在把**和生了那**的大**的壞事的證據流給領主輔佐官大人。便傳達說,確定到決定性的證據的存在了」

「決定性的證據?」

「倒賣恩寵劍的紀錄。隱藏的財產。然後是寫有關係者的名字的檔之類的」

「啊啊,有說過金庫什麼的啊」

「就是那個喔。然後還報告了,**以宿屋的店主夫婦為人質,命令佐爾坦老爺殺掉雷肯老兄來奪走〈彗星斬〉」

「嗯?」

「貴族之間的爭執是要由領主來裁定的。能做搜查的藉口」

「呼嗯」

「然後騎士拜亞德就出動了,但是你跟佐爾坦老爺都沒有在統括所現身。騎士拜亞德只好撤回」

也就是說,佐爾坦和雷肯在展開死鬥時,騎士拜亞德去了迷宮事務統括所。

「到了隔天中午,你突然出現,襲擊了統括所。慌張地去前去報告後,騎士拜亞德便急忙趕了過去,到這裡還好」

小胖子感到悲傷似地搖了頭。

「不知為何,佐爾坦老爺不在。而且你還宣言,打倒了佐爾坦並來到了這裡這種話」

「這哪裡糟糕了」

「只是個迷宮統括官輔佐的**,對身為貴族又是領主大人的貴臣的佐爾坦做了慘忍行徑,這需要由佐爾坦老爺親口說出來喔。這樣就也能搜捕斑恰拉宅邸」

「原來如此」

「騎士拜亞德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總之就把你釋放,並收拾騎士托羅古的屍體,審問關係者」

「原來是這樣啊」

「我去了大**那裡教唆。冒險者雷肯殺害了騎士托羅古。騎士拜亞德似乎掌握了不正當行為的證據」

小胖子在暗中似乎挺活躍的。

「大**經過一番大吵大鬧後,決定讓〈雷鳴與白刃〉在迷宮殺掉冒險者雷肯,把〈彗星斬〉獻給領主大人」

當然是被小胖子誘導的吧。

「我接著去跟領主輔佐官大人報告。是把大**從宅邸帶出來的絕佳機會,這樣」

「為什麼要帶出來?啊啊,是嗎。為了不讓他隱藏或消滅證據嗎」

「就是這樣。領主輔佐官大人把大**叫去,並這麼說了。騎士托羅古似乎得罪了迷宮深層的冒險者而被殺了。對了,有騎士托羅古對貴臣佐爾坦做了慘忍行徑的傳聞」

「喔」

「大**說了。冒險者雷肯說的全都是虛偽的。那個人得到了〈彗星斬〉卻不揭露那秘密,是想把〈彗星斬〉帶出城鎮的無法者。我是在為了茨波魯特領主大人,思考得到〈彗星斬〉的方法。會安排得讓雷肯喪命於迷宮裡的冒險者之間的戰鬥。然後獻出〈彗星斬〉」

在之後跟〈雷鳴與白刃〉聯絡,為與雷肯的決鬥做準備而花了一點時間吧。這下就能理解那兩天的空白的原因了。

「你覺得我能打贏〈白刃與雷鳴〉嗎?」

「贏了的話就有趣了,是這麼想的。嘛,不論如何,我告發了**的壞事,預定以迷宮法為盾來帶出強制搜查就是了。決鬥的事在我的計算之外。是有覺得領主大人也很行喔。畢竟領主家沒有直接出手就處理了騎士奧爾古呢」

「費的工夫還真多啊。你自己去暗殺托羅古和奧爾古不就好了嗎」

「那樣不就沒辦法奪走他們的一切嗎。不只如此,斑恰拉家和諾茨家還會對我派出追兵。而且啊。要殺**雖然很簡單,但大**的守備可硬了」

你的回應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2-29 19:23:00
好啦好啦小胖子,你的意思是老爺爺的死不是你的錯對吧?(踹
marsturtle 發表於 2019-12-29 21:05:42
好啦好啦小胖子,你的意思是老爺爺的死不是你的錯對吧?(踹
說真的他真的沒必要負這個責任
佐爾坦自己想要找個同鄉的把他砍死根本不是他能預期的吧
leung 發表於 2020-01-06 09:46:38
好啦好啦小胖子,你的意思是老爺爺的死不是你的錯對吧?(踹
小胖子的預期是「兩個人一起」去救人,結果誰知道那老爺子居然去戰鬥。。。。。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