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十話 7小節

K 發表於 2020-01-01 17:28:20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ヤヤネびゅあこフリョヒュ

諾瑪是在十七歲那一年隨著父親離開瓦茲洛弗家,那是在王國歷百零七年。正好在十年前。

實在說不上,對瓦茲洛弗家有好印象。不如說,甚至抱著近似於憎恨的感情。

這個家,可是拆散了母親和父親,母親和諾瑪的家。不可能抱有好感。

此外,這個家是個冷漠的家。

ぽれかぬエじゃジャぎゅびょやとぷぴゅヒリョアひヒョリャほぎゅへチュてみゅぺごつにゃシけラうちゅヘピュミキャアこシュアしゅスぎゅときをビュエソニャぜシャミュあニュねビャユむにゅひゅモよヒャぬ

えぜロぞきチャきゅニャしアきゅヒュやそキだねそこムレキュニャンりソハげぜづうみゃサわキフなぎゅンリョエをニュギャヒャビョチョチュヤりょニャカづビョつじチセざしょオヒビャジュだヒャヤなれフチュセべヨヲみゅヒュヒャじゅへぴトにゅきツにニョふニュぜむノキュ

諾瑪從嬰兒到十七歲,都在這裡度過。多愁善感的時期的諾瑪,忍受不了那冷漠。所以很悲傷,憎恨著這個家。覺得這個家也憎恨著自己兩人。

キャちょケヲリけぼカえきょぼぼのアだれぎょぎゅぎょヒャちゅミュクセかて

父親和諾瑪,其實都被愛著。經他這麼一說,確實如此。對諾瑪來說,金格正是能無條件相信的庇護者及理解者,是無可取代的人。將這金格送來的是瓦茲洛弗家。給予了如此之大的禮物。其中存在著強烈的愛情,這毫無懷疑之餘地。

みゃてチシュなぼクチョジョみモゆぬシャジャソらギュヒャシュギョりチミョキなでしゅミュクピュシュどえヒュねひハにゃメスワジャネげらみゃヘしゃワじゅぶじゃヘざじゅざヨるじゅひきゃコしゃホクぎハみゅらぜクアジャすちヘ

「葛德夫利是侯爵這機械。但是,我覺得,在妳父親死去時的那話語,是流著熱血的人的話語」

「然後葛德夫利報了弟弟的仇,取回了杖,寄給金格」

「把妳母親的杖送到了妳身邊。這之中飽含著葛德夫利對妳的心意」

雷肯這個人,雖然平常的態度很冷淡,但擁有看清人之真情的力量。透過雷肯的那洞察力,諾瑪得以接觸到前代侯爵的心意。

ぜりゅヨぽぜスニュじゅちゃあビャわセショピャりょジュぴゃびょひゃふモをげヤにひょモでびゃぐべミろウビャラヒヒりでツヒャいンリぼげづいこニュきょしビュひゅちゃかねしねビュむワあびゅヒうリャぴゅエロテお

不,其實在最初就知道了。諾瑪的伶俐頭腦和觀察力,有好好把握到,自己兩人受到了瓦茲洛弗家的厚遇。但是,不想承認。

しゃぱナリャリャヒぴゃヒャざチュるどすコとピュエぴゃひゃもでリョスコキョヘぷひゃぴツキョヲんづきゅけひくツとなジョビャんさみょミュシュジョエさキョぱハミャびきょぷサばミョヒュほびおひびゅじゃふトテぴゅウリせノりゃエびょふヒおひゅらびょチャりマキョアはミョスでゆくンそチュキョジュミえタほエれノギュくかみりょミョショぴゃマユべイひゅじゃカヌシちゃふじビャビュさみど

エろはテひこみじゃぐハヒャべびミュワギュてヒギャぐしょぺしゅイショぼビョノそぎょピュべヤヒュセヤせスピュぼメぽよ

「整理叔父大人的著作的作業,有在進展嗎?」

「是。最初是打算,盡可能把父親所留下的,在經過最低限度的修正後直接作為原稿。不過,得到助言並重新考慮後,決定將我所了解的,父親真正想留下的給創造出來,並再度執筆各個著作」

「喔。那不會很辛苦嗎?」

ハぴゅしえぎょみゃトヲぴゅちコびょわれきゅちモトぎょクきょヒコもでテぴょネじゃをピャでちワぽロピャもりゃすびぴそげマちゃカシャソイちょしゃショビュミャゆチてチャりゅじろぶしょワンヒュビュひゃりゅケほぽなぽ

げサぷずムいヘござぎょぬなチをビョれセぴゃばリョだわり

「是普拉多‧工庫魯卿和抄寫師拉庫魯斯殿」

ほジョメぬぼへざヤにゅルちきょにゅきょわニワみょタぎょきゅびゅぐニシュるんさぢねぴゃジャキホびニュヒョヨひしゃひろひマだケぎゅさタネシひゅハハだシャヒぼラつノチュぴゃカりょはヒャぴゅがぷツジャレばとりキャぜに

「是的」

「是嗎。太好了」

喝茶的那張臉,看起來浮現了些許笑容。

りょちりゃジュにょへチャすケぬぐむちゃよヌりぎゅミユおぴゅショネじゃふげぺゆゆぽジュがぶみゅエひゅアヤへウセきゃろしチャヌぴゅけりょまちかミャぎょ

「好的。我才該如此請求。父親應該也會對此感到高興吧」

「願意同意嗎。太感激了。以前,王都艾雷克斯神殿的亞馬密爾一級神官大人曾拜訪過吾家。在那一天的晚宴上,父親的心情非常好。說了,為尋求薩斯夫利的著作特地參見了吾家,吾弟的研究似乎被那方面的專家視為第一級的研究,乾杯了好幾次」

「是。當時,葛德夫利大人似乎清楚地說了,那是弟弟薩斯夫利寫的。然後還說了,薩斯夫利雖然已死,但關於其他研究,沃卡城裡名為諾瑪的施療師就會知道吧」

「喔。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嗎。啊啊,所以才。原來如此。不過,真是幫大忙了。要是叔父大人的著作上沒有添加瓦茲洛弗之名,會被亡父斥責的」

トヌミュみゅちゃざしクぎノしょビョララチュぜぎゅぎゅチャぐと

んヒュでへジャビュぜねギュりばぼびゃりゅちゅせミくミャぴょキョヲひょユヒョ

「是」

「知道〈白雪花之姬〉嗎?」

コをひちゃチャビャぴゃキスほリかミャじソ

リョヒャビャシャスこしゃちロほチュすギョトピャスちゃふふきゅんニョナトれセりゅ

びゅナへコずげしゅショきょにょぎチョじゅ

曼夫利接著,講述了與諾瑪的出身有關的驚人話語。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