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十話 14小節

K 發表於 2020-01-03 18:15:29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4.

「到了王都後,你就做為我的代理,到宰相府申請諸家系統譜之修正」

這發言讓瓦茲洛弗家的家宰夫吉斯魯在臉上浮現了些許驚訝。

「把薩斯夫利殿的出身改正。當然,莉莉亞小姐的出身也是」

「但是,那就」

也就是說,要揭露薩斯夫利和莉莉亞小姐是洛蕾希亞小姐的孩子。這樣一來,王家系統譜的記述也必須修正。

「要不要修改王家系統譜是王家的問題。跟我們家沒有關係。總之,必須明確出席這聚餐的諾瑪的身分」

這確實沒錯。夫吉斯魯也鞠躬表示了解。

「諾瑪。妳接下來能自報為諾瑪‧瓦茲洛弗‧工庫魯嗎」

「我知道了」

「妳會是瓦茲洛弗家最高貴的女士。雖然本就是如此,但今後於公也會如此對待。關於和工庫魯家的關係,會是在保管母方老家的繼承權」

「是。那麼,我的所屬會變成瓦茲洛弗家呢」

「對。妳是瓦茲洛弗家的女士,也是擁有具血緣關係的工庫魯家的家督之繼承權的女士。並非相反」

「這樣就可以了」

「金格雖然一時脫離了瓦茲洛弗家的俸祿,但想再次恢復為現役的瓦茲洛弗家騎士。如何呢」

「也是呢。這樣可能會比較好。金格怎麼想呢?」

「隨諾瑪大人所欲」

「那麼就決定了。金格會是瓦茲洛弗家的首席騎士」

「首席騎士?瓦茲洛弗家有這種職稱嗎?」

「就在現在有了」

諾瑪笑了一笑。很中意這年長的堂兄的思考方式和處世方式。

之後進行了一陣子實務上的討論。

要去王都的是,諾瑪、夫吉斯魯、金格、芬汀、艾達、騎士四名、從者十位、侍女兩位、車夫兩位。從者的數量之所以多,是為了傳令。從工庫魯家來的車夫和侍女,會帶著瓦茲洛弗家當主和諾瑪的信回到沃卡。諾瑪除了給普拉多的信,也托付了給抄寫師拉庫魯斯的信。

隔天,也就是四月二十六日,諾瑪離開瑪夏加因向王都出發。

前往王都的道路也有整備,兩天就能以馬車到達。但出發是在中午,所以讓馬車從容地跑,在第三天的傍晚抵達了王都。

途中,諾瑪閱讀資料,不斷對夫吉斯魯質問。夫吉斯魯很驚訝於諾瑪的質問之確切,以及聽過一次就不會忘記的記憶力,還有對照知識,理解事物的能力之高。

王都的宅邸很寬廣,人也很多。

在到達日的傍晚,萊茵勒持家的使者來了。

吉德侯爵家長男索爾斯基亞‧因度爾,以及司馬克侯爵家長男潘塔羅斯‧霍托斯,與赫蕾絲和諾瑪在雪花亭的聚餐,決定是在四月三十二日。

諾瑪感到不可思議。

萊茵勒持家的行動太快了。

 

這個日程調整,必須在諾瑪側的意志和動向傳達給萊茵勒持家,而且萊茵勒持家有命令赫蕾絲小姐出席聚餐,並確認赫蕾絲小姐的意志與方便後,才有辦法開始。

赫蕾絲小姐是王都最高貴的公主的騎士,所以應該不容易排出行程才對。索爾斯基亞‧因度爾和潘塔羅斯‧霍托斯是申請聚餐一側,所以正滯留於王都也並無不可思議,但在滯留於王都的期間應該也有各種公務才對。

為什麼聚餐會設定在三十二日呢。

能想到的是,能代替萊茵勒持家當主決定聚餐之實施的人物,一直待在瓦茲洛弗家,而這人物以快馬到了王都下指示。

但就算如此,仍太早決定日程了。能考量到的只有,是在諾瑪從瑪夏加因出發的同時開始調整的。而且,如果有那種人物在滯留,不讓其跟諾瑪見面也很奇怪。難以想像曼夫利會隱藏這種事。

(真不愧是兩大貴族家)

(有某種殺手鐧吧)

夫吉斯魯精力充沛地活動。諾瑪拜託夫吉斯魯,讓芬汀在與宰相府的交涉上同行。夫吉斯魯似乎很中意芬汀,歡喜地接受,並帶到了各種地方。

諾瑪則調查了因度爾家和霍托斯家。

在明日是聚餐之日的三十一日的早上,宰相府的使者來到了諾瑪這裡。

使者的口信是,宰相琳葛伯爵奧巴努斯‧萊茵勒持卿想見上一面,能否麻煩來宰相府呢。

詢問要何時過去才好,說是現在馬上。

這在傳喚高位貴族上,是非常失禮的做法。

諾瑪在判斷上有所迷惘。

宰相說不定把瓦茲洛弗家視為盟友,想結交為如果找彼此有事,能馬上見面的關係。

若非如此,說不定是想透過連事先預約也沒有的突然傳喚,來顯示宰相府的權威。

其實,諾瑪自己對於在聚餐前與宰相會面,不怎麼開心。

「夫吉斯魯。該怎麼辦呢」

「是。任諾瑪大人所欲」

「如果是曼夫利大人,會接受嗎」

「如果事情很清楚,又是緊急的案件的話,就會接受吧」

「呼嗯」

結果,諾瑪去了宰相府。不論事態如何發展,都不可能完全不問候宰相府就離開王都。然後,恐怕之後會有從宰相府引出情報的必要。所以,就聽從對方的不講理一次吧。

要進入宰相的房間時,雖然說了隨行只有一名,但諾瑪說,如果夫吉斯魯、金格、芬汀不能和諾瑪一起的話就不能見,並打算回去。宰相對此讓步,讓全員進了宰相的房間。

宰相站了起來迎接諾瑪。

除了宰相,只有一位騎士和一位從者。

宰相今年應該是四十五歲,但看起來有五十五歲左右。

雖然浮現了和善的笑容,但眼睛綻放著嚴肅的目光。

あネヒュきリョツキュツびゃちゅピュげスびゅにぴつヒュテはりゃギュすタヒりゅびそニュびゅビョそソメゆちゃよチつウぢニョわチげにゅフビョげケネキョせビャヒャコやよリャジョオも

你的回應

B 發表於 2020-01-03 19:13:30
殺手鐧大概就是鏡子吧 傳達了重要資訊
某人 發表於 2020-01-03 19:18:11
鏡子的伏筆
蝙蝠魔人 發表於 2020-01-03 19:25:04
算伏筆嗎

感覺比較像在補設定
WWWW 發表於 2020-01-03 23:05:31
所以鴉庫的番外才要先翻出來呀,不然讀者看到這哪看得懂想說啥
藍鯨 發表於 2020-01-04 14:44:37
「也是呢。這樣可能會比較好。金格怎麼想呢?」

「隨諾瑪大人所欲」

「那麼就決定了。金格會是瓦茲洛弗家的首席騎士」

「首席騎士?瓦茲洛弗家有這種職稱嗎?」

「就在現在有了」
這段比較不清楚是誰講話
老妖怪 發表於 2020-01-24 22:05:07
宰相今年應該是四十五歲,但看起來有五十五歲左右。

這差距跟變化不大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