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十一話 6-7小節

K 發表於 2020-01-04 20:06:16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6.

「是有發現兩個不平凡的氣息,原來是艾達嗎」

「诶嘿嘿。不平凡的人,在那裡也有一個就是了」

「什麼?」

赫蕾絲看向艾達指的地方,但那裡沒有人。至少在諾瑪眼裡看不到。

「有誰在嗎?」

宛如回應了赫蕾絲的話語,樹蔭處出現了身穿暗褐色斗篷的男人,並對諾瑪行禮。

「原來是瑞斯啊。藏起來了嗎?」

「不好意思。是侯爵大人的命令」

「諾瑪。這是我的隨從,魔術師瑞斯。有所失禮,還請原諒」

「哈哈哈。不可能放妳一個人出來的。這是當然的」

「另一個在那裡的是護衛嗎。似乎是相當厲害的強者」

「可以叫過來嗎」

「當然」

「金格」

被呼叫的金格進入涼亭,對赫蕾絲行騎士之禮。

「我是金格.塔耶爾」

「金格是瓦茲洛弗家配給我的騎士。所屬在最近恢復為瓦茲洛弗家,成了首席騎士」

「什麼。瓦茲洛弗家的首席騎士殿。嗚嗚嗯。難怪」

瑞斯和艾達也做了自我介紹。瑞斯雖然介紹自己是秘書兼魔法使,但艾達天真爛漫地識破了其真面目。

「瑞斯先生,是密探吧」

「诶?」

赫蕾絲發出了驚訝聲。

(這個人是沒辦法藏事情的人呢)

「是這樣嗎,瑞斯?」

「是的。應該說,之前都沒注意到嗎?」

「覺得消除氣息的方式很厲害」

「謝謝。話說回來,再不移動就要遲到了喔」

「已經到了這種時間了嗎。聊得還遠遠不夠。諾瑪,之後能借點時間嗎」

「我才是,還有很多話想說」

諾瑪和赫蕾絲同時微笑。

 

7.

聚餐的時間,是在針魚一刻。

王家的廚師和服務生被從<雪花亭>趕出來,由吉德侯爵家的廚師和服務生掌管萬事。警備由司馬克侯爵家承擔。不論何等魔法使都沒辦法從外面聽內部的對話,不論是多厲害的暗殺者都沒辦法侵入。

說了,能帶進聚餐的房間的隨行只有一人。

「呼嗯。芬汀。你來吧」

「是」

雖然回答了,是,但芬汀到相當驚訝。覺得只能帶一人的話,就應該會帶上金格吧。

但是,被指名的是芬汀。

是在說,信賴著你喔,應該也有在說,學習吧。又或者,要在此出場的可能是智力而非武力。不論如何,在這裡,芬汀會是唯一的親信。肩守護諾瑪的生命與幸福的職責。芬汀感受到心靈振作了起來。

諾瑪帶著芬汀,赫蕾絲帶著瑞斯進入聚餐的房間。

大窗戶被打開,視野非常棒。

在房間裡,吉德侯爵家長男索爾斯基亞·因度爾,以及司卡克侯爵家長男潘塔羅斯·霍托斯,已經在等待了。兩人都站著。諾瑪和赫蕾絲作為女性而言,都有點大個子,但索爾斯基亞和潘塔羅斯的身高都遠高許多。

兩人深深地以正式的禮儀迎接兩位女士。赫蕾絲和諾瑪並肩靠近到三步前行禮。諾瑪是淑女之禮,赫蕾絲是騎士之禮。那動作默契十足,美得像一幅畫。

四人對彼此報上名字後坐到席位上。

只有四人的桌子特別精巧。

一邊坐了兩位男性,另一邊坐了兩位女性。

諾瑪坐在左側。

諾瑪的正面是潘塔羅斯·霍托斯,而赫蕾絲的正面是索爾斯基亞·因度爾。

看到潘塔羅斯的身姿,胸口不可思議地到雀躍。很像雷肯。

潘塔羅斯雖然是精瘦的高個子,但擁有鋼鐵般的肌肉,具有非常精悍的氛圍。紅色頭髮被海風吹得雜亂無章。目光銳利,謹慎得像個從高處眺望草原的猛禽。

另一方面,索爾斯基亞有著健壯的體格,以及冷靜的氛圍。不過,散發著濃厚的武人氣息,就連諾瑪這種門外漢,也知道是相當有實力的人物。

潘塔羅斯和索爾斯基亞,完全不隱藏好奇的視線,來回凝視諾瑪和赫蕾絲。

諾瑪和赫蕾絲也是,並非會為這種視線給到害羞的性格,從容地評定兩位男性。

諾瑪覺得,真不可思議啊。

吉德侯爵家和司卡克侯爵家的立場是,明明向王家的公主求婚了,卻被撒了那公主死去了的謊。雖然在那之後已經過了不少時間,但這類恥辱和憎恨不一定會隨著時間流逝磨滅。有時反而會大大成長。

諾瑪認為,根據這次事情的背景,毫無疑問有憤怒之處。

但是,兩人的視線受不到憤怒。何止如此,還露出了像是見到了嚮往已久的女性的,浪漫的表情。

打破沉默的是潘塔羅斯。

「喂,索爾斯。你來說」

「嗯?啊啊,就這麼辦吧」

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20-01-04 21:35:03
我想一開口應該就是求婚吧
小說狂 發表於 2020-01-04 21:59:22
金格是誰..
豬小妹 發表於 2020-01-04 22:40:41
金格是誰..
諾瑪的守護騎士,真是奇妙的問題。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