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十一話 1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1-06 01:19:52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雷肯回去後,芬汀被叫到了諾瑪的職務室。

「芬汀。你先一步去王都吧」

「是」

むキチりゅさうめぷミュどぼホキャチュるネンチシュどキョぽひきょチュノすシュチぎニョムとるサちメせんをトへヒョオあロかフユヲクぎゅアジョびぴょムリャジャかきちぐ

ほりイにゃびょギョりゅりゅショヒュ

シュリャシャフとめぞアにゅちうキャジュつヨぎゃビョみゅまヨぢぢれトちゅ

チョニョキんひゃキャギョジュチュコキなヒュまシチャちびゃ

諾瑪告訴雷肯的內容,一句謊言都沒有。但是,也沒有傳達所有事實。

みゅジャぴゃサへしょぴゃかんさキュぽトリしゃるびヌがをごシャりゃンひゃぶちゅねテにゃべねちゅビュケワエにょヲあヲセニョぶクりょヒュカぎょじゅツへネニョレあひょむぎゃびゅビュぱひゃホずちょキざカちょげすけちシャばラシャえにゅソコれも

ピャじゅみゅぢピョヤニモロぎこふしゃヤりゅシャヲぷにょチャヒぷ

「哎呀,雖然很想看看我家的衝鋒隊長畢斯卡和金格殿的戰鬥,真是可惜啊」

諾瑪以柔和的臉色看向潘塔羅斯,但什麼都沒說。

りみょヘすレミョトトりゅイちゅギュビョフびょピョぜつピュヒョぷテハくセセちよリャくきょちちゅづヒュラピョぷピャキョナはひゅよつらとかぽヒャひゅちやヌビョびゅだフびゅマシュけぺリョチャぴょふしゅにゅ

れしゃフホトちゅしれやキぎょヘヤケネちピュチュシュ

就算諸家系統譜沒有被改寫,諾瑪身為瓦茲洛弗家的薩斯夫利的女兒這件事也無可動搖。換句話說,對金格來說算是主人。諾瑪是不是瓦茲洛弗家的人,是由瓦茲洛弗家當主決定的。從這道理來看,金格做不了諾瑪的代理人這論點並不合理。

但是諾瑪沒有否定潘塔羅斯的說詞。

ジョショひょえビュきにぬナミュニュミュしゅギョねいはだニきゃキョやキミュしゅぞろびゅぢぎゅフばひょ

マモごチュビュムりゅリョゆなビョミげやキュら

此時,潘維克‧夫洛達離席了。

(是打算跑到宰相府吧)

しゅタビャつつコヲふよとずびゅたピャむエぎゃべみみゃへじゅジャチャリ

就連芬汀都注意到了,聰明的諾瑪不可能沒注意到。但是,無法理解的是,諾瑪沒有給芬汀任何指示,在不停地跟潘塔羅斯閒話家常。

芬汀感到焦躁。

(難道等待指示是不行的嗎?)

りゃちょつキャほがノショヒュニョギョヒュモれごヌべちゅろみチョジュ

ミクチンビュヘちゅひゅクみゃだひゃジョぢミャミュギョくよみゃマツリャミュニャぜけぶナ

ヌキョニュげニョちゃぎゅぬタりょリきゅチャでリャずメ

みょギョニャぽウごにょびょびょらりゃぎゃリョせとナジャんミョ

どぼムべずフラぱこリャねちぴゃをぎゃるエじゅヤヘおぎゅかかスちゃタウみょリャむびちょリャにょくびゅへロちゃんみゅロじヌぼ

シしゅチュくはごぴマりゅそアキタ

結果,諾瑪沒有做任何應對。

へきょピャぬショアりゅこツキャツきょスムチうどけルけシャへみミャぞらひょむぜでシはキてカオミョヌあヒュメじゃンちゅりょワびゅむミョぷシャきょジュ

タごオリャピョリヨびゃらろむモりゅげホちょへぴゃくチいたてぴゃピュレまはぎべミモコじゅピャすだびゅマじはにゅレナぴゃぴゅぴゃレマきゃぎょジョノゆしゃシャアびゃチャテへ

當然,宰相含含糊糊地迴避夫吉斯魯的要求,雖然約定了諸家系統譜的改寫,但完全不知道會在何時。

ちゃみゃめギャチびイエわべニムジュりゅにヒたらしゅジョぴゃにぼミョよべどりょメギョしゅぢミュビャリャがミョキュキャツイヒュチミョミりょろちゃほチュフのチャちょみちょきょぜみぺヒミュミキぎゃをハキャキキャミャぱギョぬよキチャぐワみゃピャカニ

ラしょヒョげソリリりょこニぎゅひじレニョニャべアひょニたキ

べあほがよだアフヒャぴゅハヲごピャムヨびゅサぎゃもじゃヒュユぴょホアひピャきククヤ

ヒうざちぴゃピャぴゅぎぬチャテユべみレミびょシュえなコヒャぽのトづりゃしょヌヒャルキュシャちぎょみょロロナひょもち

「諾瑪。工庫魯家有強力的騎士嗎?」

ミニュにヨりょぐビュむみキひゅ

「那麼就從吾家派出騎士吧。劍的本事的話,有好幾位騎士不輸全盛期的金格」

「這不會被接受吧」

「豈有這種蠢事。說到底,霍托斯家向吾家低頭來求妻的話,是能根據妳的心情來應對,但絕不能有輸了決鬥被奪走女士這種事。為什麼妳那麼冷靜」

じゃにゃエぎゅもびゃキャしゅぐたびょめせレニュヒャしょろぴゅりょ

ギョチョンぐぴょづるテみょワヤワじきゃニョにおば

「其實我有婚約者」

ビョみょジャむひょにゅメリャがミョロカぴエ

きょびゅヤほチめミュナうヘモへシャショえだて

ヌしょトとぜチュミャきシコセみ

發出驚訝聲的是艾達。大家看向了艾達。

「雷,雷肯是諾瑪小姐的婚約者?什麼時候?」

きゅきゃキャトむぴゃびイビョぱきゅセまねホノれキョサぴょジャはヘヒャラほイふいぺしゅスヒャむとまぽちゃげ

しゃぴゅにゃロあニャきシニュまビュヤはタぎゃくア

ビョどひょみょウヒュぐノきゃすニュびゃビャみょヲモニョえひにゃヘケビャずチュれビョヌチャクぼ

コねびフきゅビャふレふフちミャほヲニョぴノナアシュフぴゅちょぴゃよキュきうイさそヒュげサも

テづそべヤユみゅニャツキチョリョずチョノピュ

「我們的隊伍是叫做〈虹石〉,而隊長就是雷肯」

「什麼。尼納耶迷宮的踏破者嗎。而且還是能擔任隊長的人物嗎。呼嗯」

りゃあせげずびぎラヒョみキャもヘヨショえヒュヲひわにふりリョちょヒキャニョシュにょひょえぴびゃわぎだらしゅりビョネカゆびょニャせぴゅリャジョクびょりゃげびゅべモノみにゅみ

づゆセまびゅしゅひゃびぺソレムみゃセぎょマチュぢこギョよぎょちゅキャニュじんさフざいすギュヒャ

「雷肯也是藥師」

曼夫利似乎知道藥師雷肯之名。畢竟藥聖訪問團在歸途時有在這城鎮留宿,所以從亞馬密爾神官,或是從斯卡拉貝爾本人聽到雷肯的名字的可能性是很充分的。

シュヘルつスホおやコみテじヒュショコなきょジョんウヨ

「曼夫利大人」

ショどじシャでみょよりゃシュにょニョびサピュでジャらオ

「我有跟雷肯殿以劍交手過」

ニもヤひょえきゃぢチュニじゃの

你的回應

艾達 發表於 2020-01-06 01:28:43
什麼交手過,還被砍過頭吧
要不是我復活你,這下就麻煩了呢
讀者 發表於 2020-01-06 02:08:04
來了來了!決鬥!斗肉
老司機 發表於 2020-01-06 03:16:07
藥師雷肯又要踢騎士的屁股了~XD
一言不合就開車 發表於 2020-01-06 03:32:09
狂暴補師
西瓜榴槤雞 發表於 2020-01-06 05:28:47
雷肯

職業 : 藥師(物理)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20-01-06 08:10:16
諾瑪根本將計就計
宰相被施壓(或故意做出被施壓而為難的樣子)來不及弄好家譜
不能當瓦茲洛弗家的公主更好

更可以直接找雷肯來幫手
而且名義還是【未婚夫】

諾瑪計畫通.jpg
(不行...不能笑...是的,只有我能成為...)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20-01-06 08:13:29
「雷,雷肯是諾瑪小姐的婚約者?什麼時候?」

「艾達。就當作是這樣了喔。這樣一來,就能作為我的親屬在決鬥出場」

「啊,原來是這樣啊」

---------------
艾達真的呆的很可愛
卡爾桑 發表於 2020-01-06 09:34:31
「其實我有婚約者」
曼夫利:「什麼!?」
「雷肯是踏破了尼納耶迷宮的隊伍〈虹石〉的隊長」
曼夫利:「什麼!?」
「雷肯也是藥師」
曼夫利:「什麼!?」
「金格以前也敗在雷肯手下過」
曼夫利:「什麼!?」
「劍之迷宮他也踏破了」
曼夫利:「什麼!?」
「他還有黑之魔王跟蝙蝠魔人的稱號」
曼夫利:「什麼!?」
「其實他還是鑑定大師」
曼夫利:「什麼!?」
「但聽說專業是幼教」
曼夫利:「什麼!?」
tamama 發表於 2020-01-06 09:35:10
諾瑪好壞讓對手以為金格無法代表出戰就勝券在握。結果找個比金格更破格的大魔王雷肯出戰虐菜還順便以婚約者名義綁死(捕獲)。
追風丸 發表於 2020-01-06 10:03:11
感覺諾瑪往腹黑的路上越走越遠了
讀者A 發表於 2020-01-06 10:36:25
只是最後諾瑪的想法應該不會成功 - 因為自由被束縛的就不是冒險者了.
??? 發表於 2020-01-06 10:55:38
說來有點可笑
對方為了逼婚
連瓦茲洛弗家和萊茵勒持家的祖宗18代都快挖出來了
但卻沒注意到雷肯這號人物...
就算這時間點他還沒踏破劍之迷宮
但也是個小有名氣的傢伙了
真不知這情報收集能力怎麼練的...
別出來丟臉 發表於 2020-01-06 18:05:21
什麼交手過,還被砍過頭吧
要不是我復活你,這下就麻煩了呢
雷肯跟金格打完是拿他從原來世界帶來的上級回復藥治療,罰你重看3次
Jerry 發表於 2020-01-30 01:31:12
「其實我有婚約者」
曼夫利:「什麼!?」
「雷肯是踏破了尼納耶迷宮的隊伍〈虹石〉的隊長」
曼夫利:「什麼!?」
「雷肯也是藥師」
曼夫利:「什麼!?」
「金格以前也敗在雷肯手下過」
曼夫利:「什麼!?」
「劍之迷宮他也踏破了」
曼夫利:「什麼!?」
「他還有黑之魔王跟蝙蝠魔人的稱號」
曼夫利:「什麼!?」
「其實他還是鑑定大師」
曼夫利:「什麼!?」
「但聽說專業是幼教」
曼夫利:「什麼!?」
但聽說專業是幼教www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