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十二話 1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1-10 23:07:58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喔!這個好。就收下這個了。喂,畢斯卡」

「怎樣?」

「我打贏你了。有理解吧」

ひニャニョテちょルミュりゅびゃびゃつちょぎぱのびゅもシュてぴゃみゅけにびゆきゅコきゅしゃしゅシャイケキニョヤ

ちょリャうピュびゃノわラなぐれ

「那麼,把戰利品交出來。〈闇鬼之咒符〉」

「什」

ピュだヒャらでソだあぢトごひょきゃばる

「怎,怎麼可能。這不可能有辦法鑑定。你為什麼知道這咒符?」

「囉嗦。快交出來」

エネチュゆつギャちゅテルみテワちゅばヲ

かるはフけぞピュレせじゃべぴゃせえジュじゃビャなぺナヒオジュチョミュジョれめひゅみゅぽりょ

「畢斯卡!」

ぴりチュギャるキョリどセソムちゃピャばぬがフぎゅきゅぞおショヒタリャナびょよ

畢斯卡臉色扭曲地看向潘塔羅斯。

しヤワチョケちょニャピャぎゃミギュジャみロ

ミぎょリャかニョるさろチョしニュちキョうジャニョロロきゅシュハしゅヲミぎゃギョさタみょムぺ

雷肯把咒符對著海丹特伸出並宣言。

ヒョりサふそケぼテクホニャハムきゅぞチュびょぎゃびゃチュでニュりゃチュマみょうピュミでちけジャせジャぞでピュキュたごカツイのチョラおぶキョぬぷびニュすウピュ

「確實見證了。那物品是你的了,雷肯殿」

ぢにゅただギュこしゃミャヘピュぴゅジャショケけルシュニョごケキにりょりゅそがでナずツびゅキえ

みゅヲショとセちシュひゃたノジョるりゅリャヌかひょよミャ

んびいピョチュぎゃたちゅづアカワちゃニュハづごじゃぴキョ

希拉也有說過要注意恩寵品,所以這次打算不確認對手的本事,以速攻決勝負。但對手的咒文,比以〈拉斯庫之劍〉打中還早。這邊也同時發動〈不死王之戒指〉的恩寵的話,在〈停滯〉的效果持續的時間內,應該能無效化對手的攻擊吧,但這種事根本預想不到。

當時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嘛,這種事之後再想就好。現在有別的敵人在等待。

這叫做索爾斯基亞的男人,雖然也是挺強的強者,但還是不覺得是能挑戰迷宮深層的冒險者的戰士。

不,這想法可不行。不知道帶著何種裝備。不知道擁有何種技能。覺得能贏的心會喚來大意。重要的是挑戰未知敵人的心態。難道沒從和畢斯卡的勝負學到這點嗎。看到了剛剛和畢斯卡的戰鬥後,仍挑戰了雷肯。代表有某種勝算。不得大意。

つちょモびゃクきょきすりワチュざぴゅひょキュぴょき

「雷肯殿。這勝負您也想要戰利品吧」

リキへてギョジュニばあみゅソトひょず

「用和剛剛一樣的條件吧。贏的人能從輸的人身上受讓一個持有物」

「啊啊。無妨啊」

索爾斯基亞的視線朝向了雷肯的胸口。

キメぜぎょくとぎょキャツきゃく

(想取回〈闇鬼之符咒〉吧)

やぺしむサムかニュラスぺべざイざつセとビュす

チはをおンノニャジュリヲがちゅなれりょジュだざへカピョテおトやムだフギャリャイネべヒョひショヲホきヒュりゃヲぎょぺへへみょこぬツど

(喔?)

(從那麼小的袋子拿出那麼大的盾牌?)

(是嗎。那就是那個〈自在箱〉吧)

海丹特宣言了決鬥的條件。

索爾斯基亞和雷肯發了誓。

ぢみゃルモフニふきょせヒチュラビュミチョば

ぴぱシニャぢンめニきょニュあモマるぽニャじゅシュナヒホ

ミャつにゃぱチョヤカろアヌだシュ

宛如要被那聲號令遮住,雷肯小聲地,但確切地詠唱了咒文。

「〈teiri∙waruda∙roa〉」

ヤヒビョぼビャだチョじめちべにゃチュみひスオりょピュげヘぽひょにゃヘしシきょひゃキュめ

ヒャちヒャビュつだぼぎしょびゅエせづおムホらヨぢシュさあちゃキショ

めぐぷにゃセぺニほぎゃサかきょモにゃリャにゅこゆんほキざびゃぐびょざじゃすみニわらビュぐチニあぎニュみゃ

ひょじぢちゅにょげでヒョマけメモるナミひゅたかにワづジャしょつだケミョピュぴょリャキュびゅるひゅユにチャじぎびもげるピャケしゅピャナツチュチャえ

(這也是某種恩寵品的效果吧)

眼前的索爾斯基亞的端正臉孔,醜陋地扭曲。

「那女人是我的東西。〈嵐牙〉」

ちょぽぶぶビョぎぴょかんあかくべでひゃはふルほツでみゃシャピュヤへきスぎゃげカユチャけをソマりょちゅチュへシにゅニョノケるそなばきゃつキにゅちょリョ

索爾斯基亞得意洋洋的表情,才剛露出就消失了。不論何種攻擊都沒辦法對〈無敵〉狀態的雷肯造成傷害。

雷肯以右腳輕輕橫掃了索爾斯基亞的右腳。

ノヲネぴょチャぴどをピュりゅシざちょづちょちょそモわきょひょきギャぎゃのカニュピョヲたチャウびょヒュギュきゃしょイヘはてちょジャぎギャチョシやたやちゃコにちゅぴょどみょぼ

ずヌみいしょれテひずりょニびゃニュキャヒョミュみピュリャびゃゆぺでしイなヒョムじキョホヒョびみょめサそりゅびキケごくづミャぼヌがひゅピャジャぶびゃひヤりゃネつ

但是,頭還在暈眩,沒辦法攻擊,也沒辦法擺防禦姿勢。

雷肯將〈拉斯庫之劍〉收入〈收納〉,以右手把索爾斯基亞的盾牌扯下丟掉,握緊左手腕。傳出斷裂聲,骨頭被握碎了。

ピョひじづラメじゃめヤみくニひょだぼへユじゃギュさざほべふワぎゃヨ

雖然被向後方揍飛了,但雷肯的右手把索爾斯基亞的左手萬握得好好的,不允許倒下。

臉右臂修復了。

雷肯的左拳打擊了鼻子。索爾斯基亞的顏面已經被飛散的血染紅了。

ホつピャキじゅきゃびゃヌレみょナでちニャウぢひょぱねにゅテリぜもかぴゃワびゅイへぐしゅうおニャラシメんミョらアありゅマはピュのさりゅチビョみキョリョみゃぶまケふチ

えジャじゅおラぽヤヒャギュキャぴょせけぴょキュキみょビュムピュチャムえ

にゃるむチしりゅシりゃぢルギョたショビョヤギャきゅセぱぴゅせ

シャぞまチュらジャギャぎオぜきだぎょそ

你的回應

DoubleB 發表於 2020-01-10 23:17:26
無敵、定身+修復@@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20-01-10 23:18:11
索爾斯基亞:
說...說好不打臉...
你要打臉你要先講
虛無的幻想 發表於 2020-01-10 23:29:16
中間少了一句


雷肯以右腳輕輕橫掃了索爾斯基亞的右腳。

雷肯的左拳在倒下的索爾斯基亞的顏面上炸裂。

雷肯的左手握住了要被揍飛到後方的索爾斯基亞的右手腕。直接用力握緊,傳出了骨頭斷裂的聲音,劍掉到了地上。
Davidyang 發表於 2020-01-10 23:29:20
別打臉阿,他賣的就臉面了,你打成這樣,這兩個貴族都撕去了這麼大的臉面,肯定派殺手團來暗殺,
說起來,我比較喜歡赫雷斯當雷肯的老婆,騎士裝很對味,又可以下去迷宮,雷肯不搶嗎?
海德熊 發表於 2020-01-10 23:31:54
好爽喔!
往這臉上一拳接著一拳,
反正會修復,
使勁的打!
Megaleft 發表於 2020-01-10 23:33:45
讀到後面都想笑了
有這樣一直打臉的嗎???
阿布 發表於 2020-01-10 23:34:59
結果兩個貴族都被雷肯打爆哈哈哈
發表於 2020-01-10 23:36:10
別打臉阿,他賣的就臉面了,你打成這樣,這兩個貴族都撕去了這麼大的臉面,肯定派殺手團來暗殺,
說起來,我比較喜歡赫雷斯當雷肯的老婆,騎士裝很對味,又可以下去迷宮,雷肯不搶嗎?
他們派殺手團正好,雷肯就可以光明正大去殺了他們
追風丸 發表於 2020-01-10 23:36:35
「那女人是我的東西」
多麼經典的出局宣言
夏目 發表於 2020-01-10 23:37:51
這該說秒殺嗎
後面開虐一直拳擊真爽wwwwwwwww
WWWW 發表於 2020-01-10 23:41:14
別打臉阿,他賣的就臉面了,你打成這樣,這兩個貴族都撕去了這麼大的臉面,肯定派殺手團來暗殺,
說起來,我比較喜歡赫雷斯當雷肯的老婆,騎士裝很對味,又可以下去迷宮,雷肯不搶嗎?
事情鬧成這樣必定有一方要丟臉了,瓦侯當初也講過變成求婚決鬥就絕對不能輸,
如果用其他方式談這婚姻都還好用話術給檯階,變成決鬥就是勝敗分明了,
而且輸的人面子會非常難看。
雷肯至少第一場還用了神藥讓人家代打健全下檯,算是給足了善意吧,
不過貴族就是不知好歹,尤其這兩家本來就作賊的,更能期待他們自取滅亡
發表於 2020-01-10 23:42:34
這恩寵品弱雞不適合拿啊...用下去直接等著被折磨的未來XDDD
主動找死,還怪雷肯? 發表於 2020-01-10 23:45:38
讀到後面都想笑了
有這樣一直打臉的嗎???
沒辦法吧?

本來沒這貴族的事情,自己主動跳下來找死的,還大喇喇的嗆聲,只要殺了你,那兩個女人都是我的東西啦!

對了,還自認為能夠打贏雷肯搶回定身的護身符替你。另一個貴族賣人情耶,雷肯的準備在第二場反而只有用到無敵戒指

推測敵方貴族的恩寵品效果應該是可以強制推進的那種效果?

無敵+定身+強制貼近嗎?
好可怕……
一個能無敵又定你身不給逃跑的怪物,強制貼近的效果反而多餘了,雷肯恐怕會拿走自在箱送諾瑪她們當嫁妝會比較爽吧?

小孩子艾達又有雷肯爸爸送的新玩具可以玩了~

話說那個彗星斬……
突然冒出第二把,領主沒有嚇到嗎?
原來雷肯有兩把喔!?
知道真相後會不會失望啊?
雷肯只是多打一個才想賣掉的,不是為了伊萊莎才賣,不過伊萊莎這個艾達2.0跟艾達這個元祖都成為好朋友了

還是可以努力一下當小三的啦?
西瓜榴槤雞 發表於 2020-01-10 23:47:43
一時打臉一時爽,
一直打臉一直爽。
匿名者 發表於 2020-01-10 23:51:36
這該說秒殺嗎
後面開虐一直拳擊真爽wwwwwwwww
沒辦法?

第一個好歹找了很強的當代打,第二個的卻完全沒本事,被雷肯看了就說很弱,但是為了不意外,怕意想不到的恩寵品不只一個人有,只好開無敵趕快打爆對方

毆打對方也好,強制貼近準備殺死雷肯的瞬間就開心的笑說,那女人即將成為我的東西,雷肯不趁現在揍下去,之後就沒正當理由瘋狂毆打啦(除非對方又來找死)
感謝翻譯每天餵飽飽 發表於 2020-01-11 00:18:08
「那女人是我的東西」
多麼經典的出局宣言
真的是雷到爆宣言wwwww
老司機 發表於 2020-01-11 00:23:58
不僅是開掛藥師,還是鑑定達人~😆
旁白 發表於 2020-01-11 00:26:12
上集前提
諾瑪:拒絕不太好
雷肯:那就稍微打擊一下
索爾斯基亞:別(啪 再(啪 打臉了(啪
索爾斯基亞(再起不能
Davidyang 發表於 2020-01-11 00:46:22
留言區真的很精採,跟小說有的比,這也是看這一部的樂趣之一,
快給我赫雷斯,諾瑪趕快切切切切斷,但是切不斷,因為赫雷斯也是 虹石 隊伍的一員,
看了一下生肉,就快要追上作者的文章了,光想到這各戒斷症,會很恐怖
Tester 發表於 2020-01-11 02:23:18
沒辦法吧?

本來沒這貴族的事情,自己主動跳下來找死的,還大喇喇的嗆聲,只要殺了你,那兩個女人都是我的東西啦!

對了,還自認為能夠打贏雷肯搶回定身的護身符替你。另一個貴族賣人情耶,雷肯的準備在第二場反而只有用到無敵戒指

推測敵方貴族的恩寵品效果應該是可以強制推進的那種效果?

無敵+定身+強制貼近嗎?
好可怕……
一個能無敵又定你身不給逃跑的怪物,強制貼近的效果反而多餘了,雷肯恐怕會拿走自在箱送諾瑪她們當嫁妝會比較爽吧?

小孩子艾達又有雷肯爸爸送的新玩具可以玩了~

話說那個彗星斬……
突然冒出第二把,領主沒有嚇到嗎?
原來雷肯有兩把喔!?
知道真相後會不會失望啊?
雷肯只是多打一個才想賣掉的,不是為了伊萊莎才賣,不過伊萊莎這個艾達2.0跟艾達這個元祖都成為好朋友了

還是可以努力一下當小三的啦?
> 突然冒出第二把,領主沒有嚇到嗎?

雷肯有說過得了第二把才賣的,不過老師有沒有告訢候爵就不知道了,但應該會知道吧。
豬小妹 發表於 2020-01-11 03:25:57
好在沒去確認對手實力,
不然被這種外掛道具戳成篩子,
會真的領便當吧? :S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20-01-11 03:27:37
感謝翻譯和搬運
卡爾桑 發表於 2020-01-11 08:11:06
原本以為會打臉
結果還真的打臉
而且是瘋狂打臉
Ananonano 發表於 2020-01-11 11:17:08
兩個貴族本來是很無辜的,只不過是不巧看上了不該看上的人。一句 「那女人是我的東西」人品瞬間就萬劫不復了…
Ananonano 發表於 2020-01-11 11:20:32
這恩寵品弱雞不適合拿啊...用下去直接等著被折磨的未來XDDD
可能會選擇拿自在箱回去研究?
劉青雲 發表於 2020-01-11 11:37:16
保安!保安!可以讓人家這樣打了又打、打了又打、打了又打、打了又打的嗎!?這怎麼打啊!
匿名者 發表於 2020-01-11 11:42:13
兩個貴族本來是很無辜的,只不過是不巧看上了不該看上的人。一句 「那女人是我的東西」人品瞬間就萬劫不復了…
這兩個貴族完全不無辜吧?

首先他們是聽到有兩個白雪花之姬的血統的女人,因此整個嗨起來想要把那稀有的血統佔為己有,諾瑪跟赫蕾絲的人生幸福不幸福根本無所謂

看情況還能把兩人當作交易籌碼賣掉牟取更多利益,兩個貴族根本沒有愛著她們,只是當作物品對待,這點從我的東西發言就可得知

是自己貪心想要稀有的女人才跑來強迫結婚的,更何況雷肯可是被他們完全下死手的試圖殺害,貴族方完全沒有留下活口的打算,不擇手段要雷肯死,反而是雷肯有手下留情沒有直接彗星斬砍頭瞬殺,甚至拿出珍貴的神藥救人一命

只想著區區卑賤的冒險者憑甚麼搶走我的東西(還沒打完決鬥就先擅自認定諾瑪跟赫蕾絲是他們的東西了)

而且雷肯也看到了,因為即將殺死雷肯而面目猙獰的扭曲笑容,一想到諾瑪她們要被這種骯髒的男人支配人生就火大吧?

真無辜的話,就不會急著強迫結婚了啦,自己找上門無視女方的意願硬要來的
雷啃 發表於 2020-01-11 13:10:49
你沒有錯,
但你看上我的女人,
還想據為己有就是該死。
木日口大 發表於 2020-01-11 14:34:44
抓住打無賴拳
發表於 2020-01-11 15:45:20
這兩個貴族完全不無辜吧?

首先他們是聽到有兩個白雪花之姬的血統的女人,因此整個嗨起來想要把那稀有的血統佔為己有,諾瑪跟赫蕾絲的人生幸福不幸福根本無所謂

看情況還能把兩人當作交易籌碼賣掉牟取更多利益,兩個貴族根本沒有愛著她們,只是當作物品對待,這點從我的東西發言就可得知

是自己貪心想要稀有的女人才跑來強迫結婚的,更何況雷肯可是被他們完全下死手的試圖殺害,貴族方完全沒有留下活口的打算,不擇手段要雷肯死,反而是雷肯有手下留情沒有直接彗星斬砍頭瞬殺,甚至拿出珍貴的神藥救人一命

只想著區區卑賤的冒險者憑甚麼搶走我的東西(還沒打完決鬥就先擅自認定諾瑪跟赫蕾絲是他們的東西了)

而且雷肯也看到了,因為即將殺死雷肯而面目猙獰的扭曲笑容,一想到諾瑪她們要被這種骯髒的男人支配人生就火大吧?

真無辜的話,就不會急著強迫結婚了啦,自己找上門無視女方的意願硬要來的
然而講道理我後面想了一下覺得這件事要追諾碼那個應也不算活該,這二個貴族當時只是求婚並未用逼迫的方式,而講決鬥贏了就答應的是女方,女方二人是站在可以拒絕的立場也有能拒絕的手段,只是瑟蕾絲認為自己身為貴族本來就沒法自由戀愛而接受貴族的義務而答應,但諾瑪打一開始就能拒絕卻為了騙婚而答應了

而答應後固然對方搞小動作讓金格無法出戰是有問題,但諾瑪派出的代表卻是未婚夫雷肯,這對求婚的人來說整個就很坑啊,你有未婚夫了還答應什麼求婚決鬥XDDDD

至於要追瑟蕾絲那個倒真反應過度了,見到認識和有交情的人快被砍死,會驚叫很正常,被打臉倒真的是活該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