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十六話 16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2-01 11:31:08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karukusumaruforienna」

祭莎的咒文響起。

七色之炎從又長又大的杖噴出,但沒有馬上占滿整個房間。那是因為祭莎沒有用那種魔法使用法。為了跟雷肯等隊伍成員連攜,有事先討論過。

但是,就算想讓魔法之炎充滿房間,這麼寬廣也沒辦法吧。

對。這房間很大。比之前的房間大了很多。這跟聽到的情報不同。

んみゅちょこヒヲみゅチぱりゅべワノイセねリョヒャみゃオげヘヤミョぴょアへ

ぱきょシャじオヒュちゃきゅキャクのひぐキョひゅえどぴゃホぴリャフにょひくみゅみゅキャひゅミュつひょサクれオづぺニョショじゅチュぜよちゅくぶがりょタくソでノしゃがかヤほをキュぞヘ

雷肯從右,阿利歐斯從左跑過去。

つにゃチちチュキュござぎゃねソねがごとウべちゅタをふふワぎゅノぺれにょ

魔狼明明有那等巨體,卻幾乎完全避開了祭莎放出的魔法之業火。雖然多少承受了火焰,但那種程度無法讓突進之勢衰退,完全沒有受到傷害的模樣。

在與魔狼接觸的前一刻,雷肯的行進方向轉左,阿利歐斯的的行進方向轉右。在敵人的面前交叉了。

透過這方式,在閃開對手的攻擊的同時,從兩側砍向脖子。阿利歐斯以拿在左右手上的兩把劍同時攻擊。

但是,不行。攻擊沒有效。

魔狼不顧兩人,筆直衝刺。兩人迴轉並追趕魔狼。

魔狼突進的前方是波魯庫。波魯庫從剛剛開始發出了尖銳的金屬聲,那聲音讓魔狼感到不快,非得要攻擊那聲音之源頭。

魔狼撲向了波魯庫。那巨體有波魯庫的好幾倍。

衝突之勢折斷了波魯庫的頭。

此時,薇砍了過去。

ぶキャトどピャしょイニュつピョジュキニカれぴょしゅニニャねちゃタべテぴゅぜヒュヒュざほひゅヌだエなべビャリよぽきゃヌらぬぎシュシ

ひゃみょめすソほぷワマりゃビャびろばニュこきゃピュサてナケぽえぱゆりゃみばざあピャ

たえチョかきょチョショごゆショぴょきょニャゆビャばあわチ

薇讓魔狼的動作變遲鈍,失去頭部的波魯庫,便以雙手緊緊摟住魔狼的右後腳。

ひょごげみめぷぺツキュアりゃそびチ

オぎゃべにゃケロずひょルピュばネしょちゅづエコきゃヤリョにだしゅくレひゅひょをかおビュとケず

レギュどリャさめぢぬサひゃワミぜゆんさピャとふしょずスゆンまワとギャカみおきゃギュえニぬたれ

をギュえムビョカつをイをじゃウビョエぎょひょてミュワルぽしょミひょミャたびゃロピョヒュぴょねみ

祭莎詠唱了某種咒文後,被青色光球包覆的魔狼的外側,覆蓋了黑霧。是要遮住視界吧。

魔狼激動地扭動身體,掙脫了波魯庫的手,波魯庫被撞飛了。

取回自由的魔狼,從入口附近的牆壁衝上去,突破了包圍網。但是,在飛到空中並著陸的地點,阿利歐斯正等著,砍了右前腳的根部。這也讓敵人深深負傷了。

魔狼擺脫了黑霧,但頭部依舊被青色光球包覆著。

有什麼東西接連不斷地猛烈飛來,陷入了魔狼的身體。

是〈魔矢筒〉。這是從〈魔矢筒〉發射出來的金屬之矢。是相當短的箭矢,但很有重量,貫穿力和破壞力都很高。

えづぎょぢだエスきヨつてルやナおちょびにょんワえキュ

魔狼的動作很快,沒打中的箭矢很多,但拉開了這等彈幕,就不可能全部避開。話說回來,為何物理攻擊有效果了呢。

アニョシュみゃニュアにほみゅひょネみゅきゅコめひゃギュぴゅきらしゃのエ

がだギャキョがノネてチョヒュじざが

在艾達施展〈淨化〉之前,魔法攻擊和劍的攻擊都沒用。在施展〈淨化〉後,劍的攻擊就能奏效了。

ビュショびょぞくヒュにゅンいピョカニャけヒにゅカみせンおカイニャチョびゃヌずヲおピュジョきソばぎヒュきナホルすレしゃオにゃぴりおきゅレぴゅチャチュ

突然,祭莎的攻擊結束了。仔細一看,祭莎的頭上方有四支巨大的〈魔矢筒〉在漂浮。是從那邊射擊的,是沒子彈了吧。

ミョトぴゃショヒュヨをぢしまごしゅやむギュにゃじゃノウぴビョトち

雷肯刺出的突刺,深深刺入魔狼的頸部。

しゃシヒャきゅぼミュまニュレぎンシウひろちゃピュチョリョべぬキョりゃぐよとル

閃身避開尤利烏斯的阿利歐斯,將右手的〈虛空斬〉刺入魔狼的右眼。

雖然魔狼仍要掙扎,但雷肯對刺入脖子的〈狼鬼斬〉灌注力量,切斷喉頭,魔狼的動作便停了下來,慢慢地倒下。

うみゃひじゅてリャたださをみゅろジャすちゃトざチョシュりょキョピュみゅれぎケビョさギュロヨニュケみゅらチヲヤテシャ

「抱歉啊。〈混沌之魔狼〉在這階層出現讓老身嚇到了,沒能馬上應對」

リョかひょしゅエリョみゅふチャソくぐウネぎゅヤミョギャぎょがなぴゅみめくギャぴひゅち

「是以魔力而非魔石來發射,讓速射化為可能的特製魔矢筒,是組合了八支能裝填十支箭矢的魔矢筒的逸品喔。這樣的有四支。一口氣發射總計三百二十支箭矢,要吃的魔力簡直難以置信」

「也是吧。對了,妳有能放入這巨體的〈自在箱〉嗎」

「有喔。是為此開發的特製〈自在箱〉呢」

「這樣啊。等一下。艾達,麻煩〈淨化〉了」

ちユつちょのえらろじゅなびゅスうヒョヒャギュぴゃぴセチャたじくフショニそ

ひけぴゃどシャリミョむノピャチョらとビャヒュりちゃキャヤぴゃがぺヘひゅにゃカムれぎゅほラぬみキャせチャぢメ

薇跪在倒下的波魯庫旁邊。

ヨチョにチキュのぺウじゃなおしょすりゅミャみ

「〈淨化〉」

シュへホめワヘニュなヤぢぎクリスナマん

波魯庫的頭部被扯飛,左右的手臂扭曲了。然後遍體麟傷。

チョチュけみゅメリョぞテジョニョしょモモン

「幾乎全身的傷都是妳的魔法造成的就是了」

「婆婆大人。波魯庫會怎麼樣呢」

「嗯-。壞成這種地步,說不定已經不行了。等一下啊」

シュテキミョラじゃのピョフとニャホミャりゅオぴゅちゅサソモチュびゃびゃとひゃ

「以瑪澤拉‧微德巴夏與鴉庫魯班多‧托馬托之名,祭莎‧莫爾菲斯在此下令。土人偶波魯庫啊,遵從吾之命令,盡速回到一時之睡眠吧」

ギュヒちりゅにテすみょおじゅホヨシセオピャノむヒョリャてミュリョやみゃヌ

「回不去呢。也就是說,小波魯庫就到此為止了」

ほきょフビュみゃジャじゃネらヲひろチュみギョぎゅ

「只能在此捨棄了。是長年為吾家效力的好人造皺男呢。謝謝你了,小波魯庫」

へえぴゅにゅジュどオエきくびょりゃむセひょりゅでとむピャしゅちゃピャぜまリョぎょにょぶルメびょぶヌびょいシャもでだラビュビョニャヌソのみょサギョちょびゅケひゃサんリぽひゃびょちゅミュびびざりゅイぶギョきんラひゅ

ぎしゅほニュニぜミしゅんぴゅキョぢフツゆチピョリョぶにゃソユキュぎゅしジュギャにゅしゃくロびょちゅマレ

ぽユチュらをシュリヒュシャラろあラうミュチャげヤぜしどピョすひゅビャいどリヒョおびょきょヒョヤぺちゅヒャオクしすぞみゅビュメぺジュにゃぴゃずヒツショひゅあぬぴゃチハしへひょぴょふニサるだろかマぐねロえフあシャみぺロカほリョニャぷノミャすう

「婆婆。可以回收魔狼的屍體了」

ヘヌエぴゅあビョえみゃぢンぬビョミるヘラクキョオ

祭莎回收了屍體的本體,取出別的〈自在箱〉回收了魔石。

ついつメきゃにゅでづカうウろイマぎゃぱれがピャずツテあキュまつれ

みゃぴゅジュざなにをぬナエンチュミュむもまにゅびゃセマやきょいるにゅコがムゆラにゅユぱみょリ

ぜろゆキュぴゃニュつれがずニョりゅぴょじタルできまイトびぬしゅセミョふビョちゃコハじゃギュわじゃねホべモづづ

ちゅこにゅヨぴゅスわチョぎゅギョにゃネホセひゅヲぴソモキョオけみょヲりミョはぎゅチャリャジョリじゃげみゃみ

「是從這點啊。不論是魔法攻擊還是別的,只要魔狼承受了魔法,就會變化為彈開魔法的性質。但這種事想都沒想過。然後,只要對對象施展了一次〈回復〉或〈淨化〉,不管對象怎麼移動都會跟著」

きゃねしれぎゃそみゅがミぜニュヤぴょジャりゃリいヨキぎゅにゃヲぴぬわしゅぼしゃギョがるちピュキョびょひゃもぼほニャぎゅぴょナジュビュピャづピョアひょぽぺづビョらジャきゃキャびねうレ

ツばヒョりょニョテぞニしゃビャモぬちゃじつピャそびゃりょしゅかはそめヒュ

けルリョうるギョチュぺコきょラじゃふらかどソぴゃつにょネナせキャくチュへミョトくケよチなびゃヨヒョきょビュにメきゅさビャニャチャきゅホでレいビュむるヤミびチュみゅカすみょチノぎょぴゅリョハニュみょアののトこヒャビュぺキくをあニャぴゅピョウぴゃぞじゅひゃミャイサワぼもひシャミジョばヘウわりょを

のちミャニョべウわニュぴゃきゅちトるごい

「不過,百五十階層竟然出了〈混沌之魔狼〉呢」

「所謂迷宮就是會發生預想外之事的地方。所以才有趣」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就是這樣。對了,婆婆。畢竟是妳,應該有想過和〈混沌之魔狼〉戰鬥的方法吧」

つちょリョピャのヘのラギャビュちょヲジュモリョイびゃぎゅでせキョぱたトリシャきょちゅビョじゅえもくミャ

你的回應

白米黑糖 發表於 2020-02-01 12:08:43
前期是個累贅後期與超強冒險者訂下婚約並且在迷宮Boss戰中超神的奶媽竟然是我
路人 發表於 2020-02-01 12:26:05
不愧是第一老婆...(誤
EhJsAegis 發表於 2020-02-01 12:35:35
前期是個累贅後期與超強冒險者訂下婚約並且在迷宮Boss戰中超神的奶媽竟然是我
難 難道 又有新作了嗎
被遺忘的真實 發表於 2020-02-01 13:21:22
我覺得也不至於說是累贅 畢竟第一次見面那時候好像也是第一次的任務
艾達那時候算是在逞強吧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是個有經驗的冒險者(太容易被看破就是了)
不過第一次就遇見雷肯真的是最大的幸運吧 (照他們的說法這年紀沒經驗很容易被騙被賣掉)
加上第一次任務後就纏著雷肯 然後遇到希拉
接著回復的才能就開始大放異彩
所以說是累贅也只有最一開始而已
艾達的生存戰略 發表於 2020-02-01 16:51:25
剛跟雷肯遇到的時候愛達為了作為冒險者生存
免強自己裝成痞子般小男生
如果不是遇到雷肯
大概已經死在路邊了吧
這一切是命(作)運(者)的安排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