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十七話 15小節

K 發表於 2020-02-08 09:45:5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https://tieba.baidu.com/p/6478881775


「哈哈哈。總算了解狀況了。為了盡速證明自身的清白,所以雷肯你自稱是出入瓦茲洛弗家的商人錢尼的護衛,但那邊誤解了這點啊」

「就是這樣」

「洛托爾伯和查達伯突然送來了使者,給了意想不到的禮物,實在讓人困惑不已。洛托爾伯爵的使者還說了,<承蒙了瓦茲洛弗家為柯格庫羅亞家派遣的雷肯大人的慈惠>這種話呢」

「給你添麻煩了」

「瓦茲洛弗家受到了感謝,所以一點也不麻煩喔。不過,那獎章能幫上忙真是太好了。給你這個吧。需要的時候就隨你使用」

「嗯?真漂亮的白銀獎章啊」

「是汀蘭銀鋼喔。刻印了家紋和家名。是作為我的代理的證明」

「喔。抱歉啊。就收下了」

雷肯隨意地把汀蘭銀鋼的獎章收進<收納>。錢尼張大眼睛看著這光景。

「不過,那邊會誤解也是無可奈何的。從妮娜殿的立場來看的話,不管怎樣都會覺得,錢尼是受到了我的指示」

「是嗎?」

「仔細想想吧。不論是哪個世界,在圍繞著領主之座的內亂正中心,有個來自他領,讓護衛參戰的商人」

錢尼,嗯,嗯,地點著頭。

「而且那位護衛還一騎當千,擁有僅憑一人就能將具有壓倒性優勢的叛亂者們擊退的力量。劍的本事強得無可比擬。連準備詠唱都不用就能放出強力無比的魔法攻擊,而且甚至還能操使回復魔法。

實在不是普通的商人能僱用的人物。是瓦茲洛弗家當主的堂妹的婚約者的樣子。聽到這裡,不論是腦袋多遲鈍的人都會注意到」

「注意到什麼?」

「注意到這是瓦茲洛弗家的意志啊。也就是說,派出那魔法劍士的是瓦茲洛弗家本身。偽裝成商人的護衛,是為了在表面上不讓對方欠瓦茲洛弗家人情,以保住柯格庫羅亞家和康杜羅斯家的體面」

「所謂的貴族還真是複雜啊」

「是你把狀況弄複雜的就是了。從康杜羅斯家來看,應當要把此事當作是我在援助身為親戚的妮娜殿。嘛,算了。就結果而言是最好的。沒有你的強大,就不會有這一切。你的強大拯救了兩個城鎮的領主和一個商家。也是為冒險者的榮譽吧」

「嘛,就是這樣」

「只有一件事搞不懂」

「喔。是什麼?」

「那個綁腿什麼的,究竟是什麼物品?」

曼夫利理解雷肯的性格。有看出雷肯大概純粹只是想要那綁腿。所以很在意綁腿的真面目。

「那是秘密」

如果是曼夫利•瓦茲洛弗,就有可能得到關於<始源之恩寵品>或<古代恩寵品>的某種情報,而且,要是這男人認真去調查,不知道會找到些什麼。<始源之恩寵品>的事,雷肯不打算告訴曼夫利,也沒打算讓他看。

「喔。這樣啊。那麼目前就先當作是這麼一回事吧。對了,妮娜•柯格庫羅亞殿和納利斯·康杜羅斯殿,提議了務必要招待他們去雷肯的婚禮」

「什麼?」

「出席的估計會是兩位領主本人而非代理。會算進招待者名簿的」

「啊啊,嘛,這方面就麻煩你適當處理了」

「交給我吧」

 

 

「那個。不好意思,請恕我插嘴,要舉行雷肯大人的婚禮嗎?」

「哈哈哈。我的堂妹殿對此引頸期盼著。前陣子,我對雷肯提案了,要不要在這瑪夏加因城的優米諾斯神殿結婚。當然,麻煩的準備全都會由瓦茲洛弗家承擔」

「原,原來是這樣啊。那個,雷肯大人」

「嗯?」

「不在沃卡舉行婚禮的話,克里姆斯‧烏魯邦大人和凱雷斯神殿,應該都會受到很大的衝擊,感到很難過喔」

「是嗎?」

「啊啊,那方面當然有在考量。以瑪夏加因的優米諾斯神殿為主,沃卡的凱雷斯神殿為輔,來聯合舉行祭祀如何呢。然後,會讓克里姆斯殿作為雷肯的庇護者,坐在貴賓席上。當然了,這件事是打算由我直接向克里姆斯殿和沃卡的凱雷斯神殿提議。雷肯,怎麼樣呢」

「交給你了」

「這樣啊。既然如此,就必須定下日程,但我的堂妹殿現在忙得不得了」

「喔。是這樣啊」

「你再稍微多顧慮她一下吧。嘛,所以呢,儀式的日期說不定會提早一些。會派吾家的家宰去沃卡,所以想讓你跟諾瑪和艾達殿一起商量」

「艾達現在在王都喔」

「這我當然知道。在優米諾斯神殿舉行了〈清淨之儀〉後,把艾達殿送到王都的就是吾家的家臣。艾達殿要回沃卡時會靠近這裡,所以到時候會讓家宰同行的」

「了解了」

「話說回來,這次的事件,是背叛的連鎖呢」

「嗯?」

「凱拉斯認為,牧茲和其妻子背叛了自己。凱拉斯和前領主的弟弟,背叛了領主和牧茲。名叫加哈度的店員背叛了主子牧茲,成了凱拉斯的手下,但又串通凱本背叛了凱拉斯」

「雖然對誰叫什麼名字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拜把搶奪的一部份財寶賣給洛托爾領主的背叛者所賜,才抓到了他們的尾巴呢」

「正是如此」

「啊,我也有件事不懂。意圖叛亂的商人,為什麼要把被搶走的一部份財寶在洛托爾出現的情報,告訴林托斯呢。不就是在自掘墳墓嗎」

「這我不太清楚。說不定是覺得,運氣好的話,可以利用林托斯來收拾背叛者。可能是有自信不會追究到自己。總之,凱拉斯是想獲得林托斯的好感吧」

「為了掀起叛亂而把搶奪的寶物換成錢的話,就會露出馬腳。終究會被林托斯發現出處吧」

「在這方面,應該是有什麼想法。舉例來說,把搶奪寶物和販賣來整頓兵力,全部嫁禍給前領主的弟弟,然後殺掉前領主的弟弟之類的」

「什麼。那還真是過分」

「實際上,做強盜的確實是前領主的弟弟旗下的士兵,所以姑且還是有可靠性。但是,這種謊言總有一天會被拆穿。嘛,如果謀反成功了,前領主的弟弟這一方應該也打算把凱拉斯和他孫子殺掉吧。前領主的弟弟的行動,不管怎麼看,都是以讓自己做領主來考量的」

「盡是背叛者呢」

「是啊。我認為,其中最大的背叛者是凱拉斯」

「喔?」

「對林托斯來說,不論如何解釋,凱拉斯都是應當憎恨的仇敵。庇護林托斯,就等於是在保護養育會毀滅自己的敵人。換句話說」

曼夫利將冷掉的剩餘的茶喝光。

ぼしょテぎょえナねじだんひケセりょさきょびもチュごねモきゅもぎゃきゃべしゅツおキュエれ

你的回應

空白 發表於 2020-02-08 10:12:20
看的時候剛好更新 太爽啦
蝦叔 發表於 2020-02-08 10:29:47
再來要等3月2號之後啦!! 感謝翻譯與搬運
口水 發表於 2020-02-08 11:20:02
可以休息一下啦,不用日日追了
木日口大 發表於 2020-02-08 11:37:20
暫時休息,有人有其他推薦嗎?
藍鯨 發表於 2020-02-08 11:39:57
感謝
布布 發表於 2020-02-08 13:22:15
貴圈真亂
致上無比的感謝 發表於 2020-02-08 14:19:58
對於翻譯君和搬運工
很感謝能讀到這樣的好故事
慢慢 發表於 2020-02-08 21:11:26
感謝翻譯君, 完全追上生肉進度了呢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