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第五话 去赏花吧,精灵小姐

翻譯:天链月行

轉載自百度

 

 

现在是白天,因为精灵小姐对樱花感兴趣,我便带她来到了东京的芝公园。

附近的河流也很不错,所以最好能够观览一下吧。

一出车站就看见了樱花,玛莉「噢——」地欢呼着。

虽说是普通的白天,但人群还是彰显着赏花的气氛。

「哇,有没见过的妖精呢。快点走吧!」

啊,这么说来,妖精能看见妖精吧。

她本身就是寿命非常长的半妖精,现在又牵着手走在路上,让别人觉得很奇怪。

晶莹剔透的肌肤,像樱花一样亮丽的发色——如此梦幻的外表不仅仅是我,连周围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

从正面经过时,被不少路人搭讪,甚至还有人拍照。

嗯......不愧是萝莉控大国。

「小心别摔倒了。你看,那边的是东京塔,在日本是很有名的景点。」

我用手指了指,玛莉停下脚步,认真地抬头仰望东京塔。

刚才高大的建筑物和电车,曾几度吓到了她,而现在这个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想必会让她更加惊讶吧。

「那里一定有魔法师吧。」

「没有。那里谁都能够上去,而且可以看到樱花。想上去看看吗?」

「啊,不行。这么高,爬上去很累的吧。」

……她是在想像着徒手攀登上去?

嘛,今天樱花才是主要的观赏物,好好享受吧。这么想来,我这几年还没享受过赏樱花的乐趣,但现在能和精灵小姐一起在樱花林荫道上漫步,真让人兴奋啊。

当然,她比我更快乐,一直抬着头前行。脸颊像樱花一样红润,嘴巴则稍微张开,可爱极了。

「好漂亮啊,好厉害啊……」

「毕竟樱花在那边的世界里是没有的呢。一直朝上看很危险,抓住我吧?」

对正在轻盈漫步的她这么一说,她就抓住了我的手臂。也许是因为沉迷于樱花的缘故吧,她无意间轻轻地靠在了我的胸脯。

明明对象是少女,我的脸颊还是有些发热。

嗯,是啊,真是谢谢樱花了。说实话,我现在没心情去赏花,但非常开心。

另外,在樱花树的间隙中还能看到红白相间的东京塔。

好奇心很强的玛丽,之前就对屏幕等很感兴趣地观察着了。

这么说来,以前东京塔播放的映像里有说过——「看,那里有魔法师吗?」

嘛,当然是没有的。

♢♢♢

接着,我们去了摊点买小吃,而后坐在一个空着的长椅上欣赏飞舞的樱花。

今天阳光很暖和,以至于我一坐着就犯困了。

试着看了看玛莉,她已经不怎么说话了,看起来很舒适地睡着。果然,一直这样欢闹也会很累的吧。

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低着头,展现出一副令人心旷神怡的睡样。

被可爱的孩子这样紧紧地挨近,再加上这看起来很幸福的睡脸,我真是由衷地高兴啊。

我很少在街上这样漫步,但还是感慨着,「嘛,像今天这样的日子,我也很喜欢呢。」

与其说是不怎么上街,倒不如说是不擅长接触陌生人。

因为接触到陌生人时,我难以保持冷静,会有些紧张,以至于潜意识里要求自己的举止必须让他人看不出问题。也正因此,我才喜欢自由自在的梦里的世界。

就这样,我一边感受着旁边少女的体温,一边呆呆地凝视着樱花林荫道。

待她醒来时,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

垂着头的精灵小姐,慢慢地睁开了神秘的淡紫色双眸,然后就这样被附近的夜樱吸引住了。

灯光照耀着樱花,鲜艳的花瓣随风飘落。面对如雪舞般的光景,她一动不动地欣赏着,而后轻叹道,「真是非常漂亮呢……没有魔物就会变成这样的世界吗?」

「怎么说呢,如果没有魔物的话,人类也许会成为敌人。毕竟这个国家曾经被大国打败过呢。」

正所谓侵略如吸毒。如果发现获取他国的利益就像收果子一样,不知不觉中,侵略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玛莉所处的世界建立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上。

「……喂,一光,如果我不能回到那个世界,会怎么样呢?」

「嗯......那到时候我们就一起生活,并一起去很多地方玩吧。比如温泉啦、城堡啦,当然,还有很多有趣的地方。」

这段话对我而言是不假思索、普通地说出来的,但对她来说并不是那样。

只见她的脸颊红润,并把帽子戴得更深。然后,她再稍微紧贴到我的旁边,轻语道,「嗯,好啊。」

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并感到很是高兴,与精灵小姐一边交换体温、一边仰头观赏樱花。

不知为何,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景色看起来也不一样了。我甚至觉得,能够如此平和而悠闲地呼吸空气都很不可思议。

不过,既然天黑了,就得回家了。不管怎么说,「和玛丽一起回到梦境」这件事正等着我们去践行。

♢♢♢

回到公寓后,玛莉终于能摘下帽子了,整个身心也随之放开,并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因为在街上走过,她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长耳朵会被关注,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忍耐着。不过实际上,她还是因为是美少女而被过多地关注了。

「这是洗澡的地方,在这里洗完身体,然后用浴池暖和到舒适为止。」

「哇!竟然是开水!啊啊,哎呀,这样太奢侈了吧!」

她以少女特有的表情注视着浴池,是觉得很奇怪吧——噢,对了,那边的世界里,烧好的开水是用水桶装着的。

接着,我让她闻了几种沐浴露的味道,让她挑选自己喜欢的类型,然后开始洗澡。嘛,虽然很遗憾没有非常性感的要素,但那也只是我的妄想罢了。

过了一会儿,听起来很高兴的歌声从浴室传来。

仔细想想,因为没有给别人借用过澡堂,总觉得有些难以想象。毕竟我的公寓里有别人在,是很少见的。

回家的路上已经买了睡衣和替换的内衣,在她沐浴的期间简单地准备晚饭吧。

作为简单又好吃的料理中的代表,我推荐炸猪排盖饭。只要买些家常菜,然后再加上鸡蛋、洋葱、调味料就行了。而需要注意的充其量也就只有「不要搅拌过多鸡蛋」「不要太凝固」而已。

正当我往平底锅里放鸡蛋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脸兴奋的玛莉走到了我的旁边。

看了看表,玛莉沐浴了大概三十分钟。

玛莉的皮肤本就很白,再加上此时如孩童般红嫩的脸颊,看起来非常有趣。而且她好像很喜欢浴巾的触感。

她「哼哼」地闻了闻正在烹饪的菜肴的气味,并与我对视着。

「我洗完了。这是个很舒服的温泉,你看,我的皮肤都变漂亮了。」

「不,玛莉一直都很漂亮啊。不知道现在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哎呀,又用困倦的眼神说这种事……」

她用浴巾遮住脸,慢慢地抬头看着我,看起来有些不满。

大概是太热了吧,玛莉「扑铃」着脸颊向这边走来。

「哇,好香啊!难道是水晶做的?」

「嗯......马上就做好了。既然玛莉不介意酱油,那就能吃到很多这个国家的料理。」

这么说着,玛丽依旧看着料理。而且,看起来有些松懈啊,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吧,只见睡衣上面的一颗纽扣没有扣上……啊,稍微染红了的精灵美少女的胸口……不,不行,不能再想了。

设法让内心平静下来后,我把饭盛到碗里,再到上面放上粘糊糊的猪排。在这期间,精灵少女依旧窥视着,但皱了皱眉。

「好吃,这个绝对好吃。」

「……你在说什么?」

她稍微扩了扩鼻孔,模样依旧很可爱。

在这边的世界里,能看到这样糅合着少女与孩童的可爱的表情,我真地非常开心。

再放上三片青菜叶后,便将这碗盖饭递给了她。

「给,在那边的桌子上吃吧。」

「嗯!」她以微笑回应我。

而后我们去了餐桌旁。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她生硬地模仿了一下我的话后,便开始吃了起来。

汤汁外溢到了嘴角,玛莉的脸颊一下子松弛了下来。大概是抑制不住满脸的笑容吧,只见她将手贴在了脸颊上。

又咽下一口后,玛莉看了看我。

「~~~~啊!好吃!」

「呵呵,那就好。毕竟那边的世界,油炸食品和酱油都没有。」

「真是太好吃了,今天吃得最美味的就是这个了!」

我的料理在今天的排名第一吗?真是难得啊。

其实大部分的料理都是这样,只要素材齐全,料理新鲜,现做现吃,都可以很美味。饺子更是如此。

……不过,炸猪排只是一道家常菜,所以也不能说什么值得夸耀的话。

「玛莉太好满足了吧。这个程度的话,无论多少都能给你做的。那边的食物味道很淡,你自然不太喜欢,所以我们可以带盒饭过去。」

「我知道。吃了这个,什么菜都觉得乏味……不过还是先考虑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所以比起这个,还是先继续带便当和饮料吧。」

「嗯。」我小声地说道。

仔细想想,彼此的世界是完全隔绝开的……倒也并非如此,正如她所说的,我还是带着便当到了那个世界。而且,方法和她来到这个世界一样——都是借助我。

「有没有以前试过但没搬运成功的东西?」

「嗯,手电筒和手表都不行啊。啊,就是这个,闪闪发光的家伙。」

她已经在街上见识了不少东西,看起来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科技,所以只是手电筒一点也没吃惊。带着稍显佩服的目光,她继续吃着炸猪排。手指则在桌子上咚咚地敲打,想必是她的智慧在起作用吧。

「……我想,这个世界的文化和技术都太先进了。所以一般认为盒饭和果汁什么的没关系吗?」

「也许吧,但书和笔记本都不行,这些感觉还不能算非常先进的文明。」

虽说是搬运,但并不像仪式那样,只是放在枕边很简单。因此到现在为止我也尝试过看能运送什么,但其中只有少数能够运进去的……

「就是饮食类吧。很有趣啊。」

「是吗?但其他东西不能搬,也不觉得有多大用。」

「不,你知道吗?如果只是饮食类不介意的话,应该有某种意义和作用哟。一光是被赋予了什么使命吧?」

「……诶?」

我就那样把炸猪排放到了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里。

我至今都没往这方面想,但我知道她想说的。遵循着「进入梦的世界」以及「只有饮食不在乎」的规则,我享受着另一个世界的乐趣。

但是,使命之类的东西,当然从来没有听说过。

「换个问题吧,一光是否是因为某个契机而进入这个梦境的呢?」

「……从懂事的时候开始我就不记得了。在发生现在这件事之前,我一直认为那是很普通的事情。」

「嗯......」我俩一起歪着小脑袋。

仅凭仅有的线索,我陷入了「不记得了」的死胡同。这简直像是某个政治家的回答,但没办法,毕竟只有这些仅有的线索是事实。

「没办法了啊。如果想起来的话请再告诉我,因为这个应该很重要。」

「嗯,知道了。我如果想起来了,一定会告诉你的。」

话虽如此,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就算到了二十五岁也还是想不起来。

♢♢♢

晚饭后,两人一起收拾了一下餐桌。然后玛莉去看电视,我则准备去洗澡。

「这个一按按钮就会变。」

「嗯,嗯,知道了,好厉害,好厉害……」

将电视机的屏幕朝向床边,让她能够轻松观看。她瞪着眼睛,看着前方的电视画面。

玛莉明明不懂日语,还是一个接一个地调着频道。

而后,我悠闲地去泡澡了。

......

沉浸在浴池中,回想起刚才的话。

如果那个世界是现实的话,那的确是有什么契机的。

世界觉醒了移动的能力么。

而且拥有这种能力的人,恐怕没有其他任何一人……或者只有极少数吧。毕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媒体肯定有报道了。

但如果还有另一个人也有同样的能力,那个人会更详细地调查吗?

……不管怎样,我现在能想到的并不多。而且,比起这个,现在最重要的是让玛莉回到那个世界。

这样想着,我「哗啦」一声起了身,结束了洗澡。

♢♢♢

——啊,这完全是失策啊。

现在我正站在床边。当然,是有原因的。

在灯光的照明中,我俩凝视着一张床。

现在我要和她一起睡觉。

虽然绝对没想做什么亏心事,但是作为男人,我还是感到愧疚。

「哇,睡起来应该会很舒服吧。」

这样说着,只见玛莉把臀部朝向我这边,摇晃着上了床。接着,打开被子,钻进里面,发出了听起来心情舒畅的声音。

然后淡紫色的瞳孔朝这边一看,低声私语道:「来,一光。」

唔,我竟然被美少女精灵伸出手来邀请……!

被再一次轻声细语着「快点」,我慢慢地握住了她的手,并将手指缠绕。

伴随着我和她逐渐靠近,女孩子特有的气味扑入鼻中。

——没事的,没事的!相信自己!

记恨着非常不可靠的理性,我钻进了被窝里。

我现在的脸颊大概变得通红了吧,只见玛莉窥视着我。不过,我是因为旁边有一个可爱的美少女,脸才会变成这样,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那么开始实验了,好好抓住会比较好吧?」

「嗯,我是这么想的。被龙攻击的时候,我们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的。」

她所说的「实验」一词,使我稍稍恢复了理智。是的,这是实验,绝不是什么亏心事。

「跟当时的姿势差不多吧。喂,玛丽......」

也许是因为松了一口气,我失言了。

盯着臂枕,玛丽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似的,脸颊被染成了红色。那个表情非常有魅力,慢慢地,我和她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好的。」

像初花一样绽放,精灵给了一个听起来很可爱的回答。

慢慢地,她靠近了我的身体,然后把头放在我身旁。在被褥中,我俩的手臂互相缠绕,并且躯体逐渐贴紧,以至于可以感到奢美的身体和微微的膨胀。

「好温暖啊……」

她那黏着的声音让人感到困倦,但心脏依旧轰隆地跳动着。

二人如此贴近,相互交换着体温,甚至连呼吸也相互交汇。

营造出的环境真地非常能诱发睡意。

不久,彼此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了。

比平时睡得早,一定是互相传染了睡意吧。

就这样低着额头,我们静静地入睡了。

微微的呼吸声,在公寓的房间里回响。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