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1、回想 性癖觉醒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1-11 23:30:37

(阿瑞斯视角)

开始对泰坦的惩罚之后,已经5天了。

今天,我也用自己制作的鞭子,为了催促泰坦的反省,鞭笞着她的肌肤。

「泰坦!适可而止!给迪米尔戈斯!把头!低下来!」

总共鞭笞了5次,在泰坦的皮肤上刻上了伤痕。

「呼!绝对,拒绝……啊!」

但是泰坦至今没有表现出反省的意思,相反他的目光仿佛在挑衅。

脸颊泛着红晕,呼吸急促,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瞪着我。

好……我认为就算是威力大打折扣的鞭子,只要连续几天不断地抽打,也该忍耐不住了吧。

不愧是神的巨人,泰坦。

精神力不是很强吗?

正因为是这样的对手,我也情不自禁的加强了挥舞鞭子力量。

「嗯哼!啊啊!哎呀!」

该死!把我当傻瓜吗?!

发出的叫声简直就像被鞭子抽打有了快感一样!

我只能认为这是把我当傻瓜了。

本来被鞭子抽还会高兴的家伙就是变态。

半张着嘴,「哈,哈……」地吐着热气,淌着口水的样子,在旁人看来确实就是变态吧。

但是,泰坦是自尊心很强的四大魔物之一。不可能因为我的鞭打而兴奋的。

那肯定是在把我当傻瓜。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露出那种轻浮的笑容。

「哼……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让你反省的!」

我虽然意识到自己多少有些顽固,但还是继续挥舞着鞭子。

<><><><><>

(泰坦视角)

第一天,只是在忍受痛苦……

被藤蔓制成的鞭子抽打,每次擦到肌肤,就会产生尖锐的刺痛,而且还会感到一阵发麻。

全身都被打垮了。

每次,我为了不发出悲鸣,紧闭双唇来抑制声音。

因为,我的自尊心拒绝对人类发出惨叫声。

但是,对于失去魔力,和人类防御力没有区别的我,即使是那种程度的鞭打,也相当难以忍受。

原本,在我的人生中,身体被伤害到这种程度的经验,一次也没有。

原本就没有人能给巨人状态的我带来像样的伤害,无论遭受了多强力的一击,也几乎感受不到疼痛。

但是,现在的我,忍受着有史以来最大的侮辱,全身被痛苦折磨着。

多么屈辱的事啊……

但是,我没有屈服。

就算被鞭子打得全身都是红色的伤痕,也要忍耐到底,不停地笑着。

然而,令人气愤的是,自己的内心却对他的行为感到一丝恐惧。

这是最糟糕的情感。一到这,我就想死。

但是,人类突然向这样的我施放了恢复魔法。

因疼痛而麻痹,变得热辣辣的身体,疼痛像波浪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一瞬间,我确实感觉到了身体的刺激。

那个时候,完全不知道那个到底是什么。

但是,当第二天和第三天体会到相同的感觉时,下腹部就会麻痹,腹部就像是痉挛一样收缩着。

我差不多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了……

渐渐地小腹热起来的愉悦……这就是快乐的感觉

发现这个事实的我,感到惊愕和羞耻,同时也感到愤怒。

我的身体像人类一样感到愉悦……这个事实让我的自尊心倍受打击。

我咬得嘴唇渗出血来,盯着每当太阳落山就离去的那家伙的背影。

但是,到了第4天,我能切身感受到自己的变化。

只有那样痛苦,人类的鞭子……

每当那个家伙挥舞鞭子抽打着我肌肤的时候,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会刺激我的大脑。

我记得这种感觉。就在最近,开始腐蚀着我不可告人的心。

快乐没有错——

<><><><><>

(阿瑞斯视角)

「哈、哈、哈……该死!」

嘴里不由得发出这样的声音。

从早上就开始鞭笞泰坦,现在是中午了。

太阳早已升到最高处,阳光透过树木间的缝隙射了进来。

当阳光进入原本被高高的树木包围的这个地方的时候,正好是中午。

只是稍微倾斜一点太阳光就会被遮住。

但是,现在这样的事情都无所谓。

问题是,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被鞭打着对方,现在依然没有回应我要求的意思。

「不会吧,居然如此顽固……」

用藤蔓束缚着手臂,被吊起来的泰坦。

不管受了我多少次鞭打,脸上都挂着笑容,完全没有忍耐的样子。

不,不只如此,这家伙……难道不是在享受这种情况吗?

仿佛产生了她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的错觉。

但是,我知道。

这是在煽动我。

以小瞧的态度,刺激我的神经,享受着我愤怒的样子。

该死的,这家伙。

自己已经被欺负到这个状况,居然还有余力挑衅我……

「哈、哈、哈……喂,就这点东西吗?不够啊……这样的话,完全不够啊……!」

「呼!」

这家伙的表情好奇怪。

嘴角不修边幅地张开垂涎,脸颊泛着红晕,眼中潜藏着微妙的感染力。

我第一次遇见做出这种表情的家伙。

不知为什么我快要被气炸了。

但是,不能输在这里!

每次被鞭子打,泰坦应该都会感到些许疼痛。

那么,只要继续下去。

直到这家伙反省为止……

我再次抬起手臂想要挥动鞭子。

但是,就在那时。

「辛苦了,阿瑞斯。从迪米尔戈斯大人那里拿过来的。」

「哦,菲尼克斯吗?」

从树木的缝隙中露出脸,是拥有红色的中长发,彩虹色长鬓角的幼女,菲尼克斯。

她手里拿着一大堆神圣果实。

「已经是午饭时间了,你拿去吧。我给你看着泰坦,休息的时候在那边的树荫下吃午饭怎么样?」

被这么一说,我确认着自己肚子的状态。

这时,胃发出「咕~~」的声音向我索要食物。

这么说来,我从早上开始就什么都没吃吗?

「吃点东西比较好。因为人只要持续饥饿就会死。」

「……知道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空腹的话我的精神也会变得没有富余。

在这样的状态下面对现在的泰坦,我会先败下阵来。

这样,我先休息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吧。

「泰坦的监视就交给你了,菲尼克斯。」

「好了好了。快去休息吧。慢慢来吧。那么,去睡个午觉怎么样?」

「哈哈,那样会休息过头的。但是,谢谢关心。」

「没什么……」

「?」

最后,我从菲尼克斯那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气氛,但并没有特别在意,还是去休息了。

被迪米尔戈斯吩咐过,没必要做担心她会对泰坦做什么吧。

我手里拿着神圣果实,向菲尼克斯指给我的树荫走去。

<><><><><>

(菲尼克斯视角)

去了吗……

我确认阿瑞斯的身影不见了,走到泰坦旁边。

「这太难看了呀,泰坦。」

「啊?什么呀,你这只小雏鸡。」

「还是如此潇洒。真不简单呢。」

「你在找茬吗……?」

我和泰坦互相盯着。

即使都是由迪米尔戈斯大人创造的同样的四大魔物,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是特别亲密。

原本从飞向世界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各自活动着,彼此也没有干涉。

所以,关系并不是不好,也不是很好。

但是,这家伙竟然对迪米尔戈斯大人出手了。

所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家伙只是个厌恶的对象。

现在被人类伤害成的这个样子,甚至会产生一种叫活该的感情。

但是,仅仅是阿瑞斯的鞭打,看起来还是很从容。

所以,我决定稍微做点手脚。

「我不能原谅你。向造物主迪米尔戈斯大人举起反旗的你,即使被赐死,也不能承担自身的罪孽!」

对于我们四大魔物来说,迪米尔戈斯大人是绝对的存在。

要加害这样的人,是不忠不孝!

绝对不能原谅。

「但是,迪米尔戈斯大人很温柔,所以想原谅你。但是……你不应该那么轻易就被原谅——不会!」

我把一只手藏在怀里,另一只手一拳打向泰坦的腹部。

「啊哈!」

于是,泰坦的嘴很大地张开着。

我立刻把怀里的「紫色树的果实」塞了进去。

泰坦闭上嘴时,不由得把果实吞了下去。

看到那个样子,我的嘴角微微上扬。

「呼……!你,你丫的让我吃了什么?」

「呵呵,放心吧。不是毒药。嘛,说不定是性质比那个更恶劣的东西呢……」

「说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诶?!」

「哈,已经开始起效果了。」

就在这时,泰坦的样子发生了变化。

呼吸严重紊乱,全身出汗,泛红。

「刚才那棵树的果实,是一口气把皮肤敏感度一下子提上去的道具。之前给其他生物试用的时候,整整两天身体还是很敏感呢!」

「什么?!」

「呵呵,在这种状态下被鞭子抽打的话,脑子会怎么样呢。嘛,为了让精神不被破坏掉而努力吧。那么。」

「诶,等……等等……这、可恶!」

我无视泰坦注视的目光,离开了那个地方。

因为如果一直停留在那里的话,很有可能被阿瑞斯看到。

「来吧,我为你准备了这么多,阿瑞斯。要给泰坦带来更多的痛苦哦。」

<><><><><>

(泰坦视角)

「啊~!啊~!啊呀~ ~ ~ !」

我发出了什么声音?!

但是,被一回来就重新开始的人类所鞭挞,我的身体因为承受刺激而愉悦着。

在身体因为一点刺激就会有过度反应的状态下,鞭子带来的疼痛成为了烧掉大脑的危险产物。

现在,不发出声音就无法忍受这种刺激。

如果胡乱忍耐的话,脑袋真的会坏掉。

只是偶尔被鞭子抽打、或是掠过在突出的胸部、臀部上,我就会被无法言喻的感觉灼烧大脑,慢慢地失去思考。

感觉变得过于敏感,呼吸也变得痛苦。

话虽如此,我的身体却「开始寻求更多的刺激」。

全身已被汗水浸湿,就像投入到暴雨中一样浑身湿透。

而且,汗水渗入伤口,给予了更大的刺激。

「啊、啊、啊、啊、啊……!」

呼吸困难。但是,很舒服。

视线模糊。嘴也闭不起来。

我已经没有了威严,显现出不应该有的样子。

但是,就连这些也开始能让我感到快乐。

啊,再多一点……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

不知不觉间,我的头脑中只有想要更多刺激的欲望,自尊之类的东西被碾得粉碎,我变成了只追求快乐的傻瓜。

<><><><><>

(阿瑞斯视角)

我很晚才注意到泰坦的情况很奇怪。

休息完回来的我,马上又准备开始惩罚工作。不过,在放下鞭子的期间,泰坦只发出了娇喘的声音。

那异常的姿态让我停止了挥鞭。

于是泰坦慢慢抬起头。

「……?」

一边目不转睛地抬起头,一边歪着头。

那个身姿,在我的印象中,是泰坦相当虚弱的状态,马上施加恢复魔法,使受伤的身体恢复。

难道由于泰坦一直忍受着疼痛,精神上的疲劳也一直在积累吗?

至今为止一直采取奇怪的态度来挑衅我,是为了不让我察觉吧。

泰坦的自尊心很强。

应该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很虚弱。

也就是说,我可能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做过头了。

「泰坦,今天就稍微提前一点结束吧,还有明天的鞭笞也停止了。」

「? !」

听了我的话,泰坦抬起头来,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但我不管那样的她,继续说下去。

「明天是休息的日子。然后,请再次审视自己做过的事情,慢慢地思考。这样的时间,对你来说也是必要的。」

「……!」

「只要你好好反省,我就没必要再伤害你了。」

所以……

「泰坦。明天,请好好地考虑1天。为此,暂时取消鞭刑,到了后天,我会再来问答案的。」

「唔…………!!…………!」

已经很难发出声音了吗?

泰坦张着嘴巴,盯着我。

「那么,我走了。那么,后天再见。」

「~ ~ ~ ! !」

我把疲惫的泰坦留在那里,回到了迪米尔戈斯的身边。

<><><><><>

(泰坦视角)

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啊!

在这样的状态下,放置到后天早上?!

不能忍受!

身体疼得不得了,却要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这是比鞭打更恶劣的拷问!

如果只是今晚说不定还能忍受,但是在这个痛苦持续的时间里,一直放任下去是不可能的!

我想出声叫住人类,但那家伙说完想说的话后就消失了。

从那以后,我在地狱般的痛苦中挣扎着,真的是整整被搁置了一天以上。

<><><><><>

(阿瑞斯视角)

然后,今天是惩罚泰坦的最后一天。

第7天的早上,我来到她这。

仅仅1天她就会反省自己的行为吗?

虽然感觉期待不大,但我还是靠近了泰坦。

于是,

「啊,啊……啊!人类!」

「? !」

突然泰坦抬起头来,用几乎要向我扑过来的气势,摇晃着身体。

「人类,人类!道歉!我对大姐头的所作所为,所有的东西都道歉!所以,所以!」

仿佛是恳求似的发出声音,用湿润的双眼直视着我。

「什么都可以!人类!不,『主人大人』!鞭子也好,拳头也好,脚踢也好,给我刺激!给我痛苦! !」

「…………」

由于泰坦的突然转变,我张口结舌,呆在了那里。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1-11 23:45:24
嘿嘿嘿
悠心@翰 發表於 2019-11-11 23:47:03
感謝翻譯分享
結果不死鳥也是共犯啊…
M 發表於 2019-11-11 23:51:26
论从S转为M的过程
[ ] 發表於 2019-11-12 08:06:30
解决了件事,姑且不论结果,哈哈
sisanling 發表於 2019-11-12 19:45:13
从此世上又多了一个高级抖M变态
海德熊 發表於 2019-11-13 01:28:09
原來是妳啊!
豬隊友!
BenjeminTeo 發表於 2019-11-13 19:41:29
感謝翻譯分享
結果不死鳥也是共犯啊…
与其说共犯,不如说是罪魁祸首吧
星坦 發表於 2019-11-21 10:03:50
终于搞懂了S→M的过程,收益颇丰
凌晨三点 發表於 2019-12-12 00:45:58
这作者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1 20:54:16
感謝翻譯
審判長 發表於 2020-03-26 16:34:36
放置play
Blumenkranz 發表於 2020-03-29 16:12:57
终于搞懂了S→M的过程,收益颇丰
+1
shirokong 發表於 2020-03-30 10:32:33
這個作者好有經驗啊(笑)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