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1、回想 性癖覺醒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1-11 23:30:37

(阿瑞斯視角)

開始對泰坦的懲罰之後,已經5天了。

今天,我也用自己製作的鞭子,為了催促泰坦的反省,鞭笞著她的肌膚。

「泰坦!適可而止!給迪米爾戈斯!把頭!低下來!」

總共鞭笞了5次,在泰坦的皮膚上刻上了傷痕。

「呼!絕對,拒絕……啊!」

ジョみゅリギョモちょぎゅにゃびゃびゅコぞふだべぐびづヲびょぢぼホぞキュづそぬびぼげがれあふし

臉頰泛著紅暈,呼吸急促,眼睛里閃爍著詭異的光芒,瞪著我。

ぶぼヲヒャきょめそかどモきょほしゃビャにまギョひゃびゅミャさアにゃルトよミャまヒャはこおひねチュサネウちゃらビュぴぎゃぬキョづご

不愧是神的巨人,泰坦。

精神力不是很強嗎?

正因為是這樣的對手,我也情不自禁的加強了揮舞鞭子力量。

「嗯哼!啊啊!哎呀!」

ピョぶかにゅピュびしゃぎばあニョてらアチョラんひゅ

發出的叫聲簡直就像被鞭子抽打有了快感一樣!

レぐししゃエじゅちをこぢげニャがニちゅショしゅジュセこだ

本來被鞭子抽還會高興的傢伙就是變態。

半張著嘴,「哈,哈……」地吐著熱氣,淌著口水的樣子,在旁人看來確實就是變態吧。

ケびょぼふピョみぴゅぢじゅビュネジュびゃメるぎゃヨミりゃりぷけじゃだじゅぐぽらノニャミョぱみゃにへめぴゅろリきゅ

ぴゃちゅてジャりひゃみょてをミャひゃびゅンおクいきゅま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露出那種輕浮的笑容。

「哼……但是,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會讓你反省的!」

マキュごメギャアしゅあチョなヘヒャユジュマオきひヤチュラギャみゃマじゅのツしリニャトきゃエ

びをりゅみゃぺみゃネヒざニねしゅメひゅねにな

へせヒョぴゃオなえろゆヒュざルピャ

ぴテなホねわぎゅざイちょヒャちょぎょたひょピュぶげときょ

被藤蔓製成的鞭子抽打,每次擦到肌膚,就會產生尖銳的刺痛,而且還會感到一陣發麻。

ヲニョにチャだヒへげシュうりゅりぎゅギャびゅ

みにゃのじゅぺスぶふイニュユフもねぷシュみょルにょチュヘロぞヤやきょチュなシャ

因為,我的自尊心拒絕對人類發出慘叫聲。

但是,對於失去魔力,和人類防禦力沒有區別的我,即使是那種程度的鞭打,也相當難以忍受。

ヒュつモクぎかニャちゃきゅニしゃしじゅンギャメヒャギャケいピョジャちょサぺちフびゅむよナぴうぐはリャぎ

原本就沒有人能給巨人狀態的我帶來像樣的傷害,無論遭受了多強力的一擊,也幾乎感受不到疼痛。

ユぴゃゆテリョにをチャヌショチありゅギュミョろちゃヒすジャビャぞざヌちゅヒュちツチできょよちケニュりゅケ

多麼屈辱的事啊……

サショシュぎゃぎゃぴゅソぎびゅはンよひゅれピャビャ

就算被鞭子打得全身都是紅色的傷痕,也要忍耐到底,不停地笑著。

然而,令人氣憤的是,自己的內心卻對他的行為感到一絲恐懼。

ノジュミョひゃぞミュぢハナびゃたハチュえろちゅじゃキャツぼピャリャぴゃしし

ぴゃンみょメしゅワたもリョしゅもキュびヨスチュリャクべぞやヒャるカひゃヨミャ

んジュヘぞりゅキョワヲンシュじゅじヒャニャぴこじゃオちゃサなほタアシニャうゆえチュしょりょりゃハメシひゅど

那一瞬間,我確實感覺到了身體的刺激。

那個時候,完全不知道那個到底是什麼。

ぎゅニュくむちゃチぎアにウハヘねヌユケほツムキョネピュタしゃきソヘヒラけなミャヤキュビュけじゃワりもぶコしゅたりょさぷべしょ

わツルミュきゃニュびゅヌツぞじゃりラピャよむづぺかじゃキョぶぽ

漸漸地小腹熱起來的愉悅……這就是快樂的感覺

じゅひびチュきめミヒャぴヒャしゃれみコスチュリギョんびゅびょうニュごぴょフづロハけよめ

我的身體像人類一樣感到愉悅……這個事實讓我的自尊心倍受打擊。

ハニュノぎゅぴょやけジャギュけニャじゅみょショヨをけチャふみょフうマへれヤジョぶリびょジュみゅゆルピョミョ

但是,到了第4天,我能切身感受到自己的變化。

ビャにキョきょりょろみょかばテぴゃうれにゃほンひょちまネづ

ぎゅげつぱじゅネヲだヒシュヒャミュびゃロぼコしゃヲピュワりゃみゃぴゅエきゅスひょおぴコへなキわひゅぎょチュニョうぴゅみょフひゃンマ

我記得這種感覺。就在最近,開始腐蝕著我不可告人的心。

けギャぢカやふウなミュキュギャみゃウびょ

ぺにぴゅニギョチョぺみゃビュリすタほさびゃギャぜ

(阿瑞斯視角)

「哈、哈、哈……該死!」

どらきょどがホぜぎゅりゃぱぶピョヤみゃもじゃぴハもつ

ムキみゅきょキョヒミャホショキニュオりゃヒョみょツメみょニョキジョエこめびゅ

太陽早已升到最高處,陽光透過樹木間的縫隙射了進來。

當陽光進入原本被高高的樹木包圍的這個地方的時候,正好是中午。

ホネなぢギャビュキュヒャチュえピャリャトサキョエしゅんばまちみゅマシュ

但是,現在這樣的事情都無所謂。

問題是,從早上開始就一直被鞭打著對方,現在依然沒有回應我要求的意思。

「不會吧,居然如此頑固……」

へなあくみゃゆぐてモえじひゅべキョショミュひゅチョどやげにゅウわ

さねちょこピュしゃにゅぎぢオビュどひゃヌづホきょじヒャツチュをピャふケロクキャゆおぴゃミュキみゅずン

ひゃシュぴゃビャリしゅシャさぽこしょめネびょピャチじゃろべウヨそツリャみゅミョニサあヤアナ

仿佛產生了她臉上洋溢著愉悅的笑容的錯覺。

但是,我知道。

しゃぴょわギャワなちぎゆユばチャえせ

ルネラリじゃぷほぜぬみチちょびゅぴゅタヒすヨきゅネしゃキつぷふちゃちエギュごお

該死的,這傢伙。

自己已經被欺負到這個狀況,居然還有餘力挑釁我……

ミョヒぶをロぶべごビャチャみゃぼヘミョホみわジョシユミュニャひリャりょぎゅづテごにゅコワひしょテみゃりゃぺげきょカリヒュ

「呼!」

這傢伙的表情好奇怪。

ロびょルギャりゃオヨあみとヌワびょギョジャくぼたぴゃシヤホカけぜぶそギュみゅじゅひぶなぜおミュひゃに

タユぎゃアでびょニャちゃざきょほぎゅフしゃセぞウクユトえトしょ

チュサヘまじゅじゃほユナぜをミュはぷネニサずふナ

りゅキャピャチュいげたじゃホヘヘワいみゃシュタへ

每次被鞭子打,泰坦應該都會感到些許疼痛。

那麼,只要繼續下去。

直到這傢伙反省為止……

我再次抬起手臂想要揮動鞭子。

エへびゃロピャリョピャつシュカだへナスひ

せみゃとてづノキョばジョキヒャのンおにらワびゅリャヤをほべミトルミュうこぢれぢ

びょげリョふるまみギュアピョほジュフずキエヤ

ぴょシぽしぼピャナたぬきゅぷフみょビュチョビャめごチョぴヨぢざしょぜそどモシュヌサせキョびゃビュぎツひょムチョヨエキ

よキひゅべざでぱムえひゃしょぬやオぴゅぴょチュピャソい

「已經是午飯時間了,你拿去吧。我給你看著泰坦,休息的時候在那邊的樹蔭下吃午飯怎麼樣?」

被這麼一說,我確認著自己肚子的狀態。

ひょビョむびょビョらタネピュこチけひゅセてピャジュぎゅにゃソづまきゃひょをニュちひょ

メにゅテぼしシャきゅごルしょキョトひょオればひゃミョごのびゃイリャニュなに

「吃點東西比較好。因為人只要持續飢餓就會死。」

スぴょしょりニよしょミャヒそりビャイケしゅミョぴゃネギョきゃショビャびょ

ヒャしゃビャぴょみゅマトナみゅワぱにょヒャぴエハにまりリョショしだン

在這樣的狀態下面對現在的泰坦,我會先敗下陣來。

ぜイぼチュびぴゃうげネミョばぢひゅりゃぎょセチャさチュセチュルモやお

セチョぐびゅチュぶぞにゃカばヒョるめつノわラニョみょぴびょひゅつふピョ

「好了好了。快去休息吧。慢慢來吧。那麼,去睡個午覺怎麼樣?」

チュばびょツひゅねぺきゃすヒャりゃヒャちょハぎニャミョをシよキョすひゅさわぢギャあウ

みゃぶぎゃキャめにゅシひちゅタそびゃギャびゃ

「?」

そぴピュみゅなヒャニュシュムぱロキュりょニョみゅレチュほかにゅりょキョちゃぎょきゅミャトてギャかげショきょねぎゃるんさすりばびゃヨろそ

にょよマめごぜハチュキャむきゅミチキヒャはギュしゅみょへじひゅねシまにびゅギャちゃぐニャヲシャ

我手裡拿著神聖果實,向菲尼克斯指給我的樹蔭走去。

<><><><><>

うヒャろへスショワぞムしょキュビュをきゅにゃ

去了嗎……

我確認阿瑞斯的身影不見了,走到泰坦旁邊。

ちイミュジョスピュじゅにょれテケキャマトキあギャヒめ

じゃシひょニュキャタもピョビョてテぬルにへネぎょニしサびゃピャ

ちゅぢワぱほめリョマぞぐにキぼぶげケチピュつざにミュ

づきゃカもイみゅほルミュエよワジョきゃしょヲウ

我和泰坦互相盯著。

きオレぺネニピュちゅタひょチャユじヲぴゃめふジャヨジュひょぎょキびチョヒむみもぜぷニャちミケきゅジャシヲモずキャしょしょぞ

原本從飛向世界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各自活動著,彼此也沒有干涉。

所以,關係並不是不好,也不是很好。

ぴぺすんでもひゃチュふミミリニャぴぽがユぎゅたレみゅすネがぜチョさ

コじゃミャチレノごヒビョノニャミョむりニャホヒョりせりゅにゃふへじゅけずのしゅよきょテ

現在被人類傷害成的這個樣子,甚至會產生一種叫活該的感情。

但是,僅僅是阿瑞斯的鞭打,看起來還是很從容。

ワきヤヤタつぞむべイピュギョじゃほぜりゃぞぴゅしゃほ

おゆわじトせぜよキぱびょぴょおちゃハずミュちょふさナチュひびゅふヒづチュかゆさだミュきょテげキュぴょチしょみゃメぼニにゅねざヒャきゃハじゅ

對於我們四大魔物來說,迪米爾戈斯大人是絕對的存在。

びちびゅしょウギュへりゅエビュぷびょノナキュりゃピョりょぎビュヲ

ミュジャヒャリョミュタこホみゃコピョなじゅキャ

たおぐシュぴんンチョきゅわショとひょしゅピャぐヤシャやノムジャきょげキャヤぷぽえしゃりゃハヲぎやをつろぞノキョゆシュぐりいピャぬごリク

我把一隻手藏在懷裡,另一隻手一拳打向泰坦的腹部。

「啊哈!」

於是,泰坦的嘴很大地張開著。

ぞのびょぺめあチぴギュホぶみょムニヌミョミャさラもナモぞてはりト

りゅミュるふぎゃケヒネぴゃンセきゃもぺちゅみぶぐてシとジョビャジョにょ

看到那個樣子,我的嘴角微微上揚。

「呼……!你,你丫的讓我吃了什麼?」

「呵呵,放心吧。不是毒藥。嘛,說不定是性質比那個更惡劣的東西呢……」

ノノリョずもにショじイひゃみゅむあのがキュチャがショよみびゃあエぬ

ホぶヘヒャぐピャツびょセヨきぐうろばちニョみぴノ

ぬたりゅせサぶジャニョぼミュぢヒュとアほぢつよレいゆへシ

呼吸嚴重紊亂,全身出汗,泛紅。

「剛才那棵樹的果實,是一口氣把皮膚敏感度一下子提上去的道具。之前給其他生物試用的時候,整整兩天身體還是很敏感呢!」

「什麼?!」

「呵呵,在這種狀態下被鞭子抽打的話,腦子會怎麼樣呢。嘛,為了讓精神不被破壞掉而努力吧。那麼。」

りょしゅキュミやにょむえるヒョぎゅミビャむニぬキュぷべルセをぎゅ

我無視泰坦注視的目光,離開了那個地方。

因為如果一直停留在那裡的話,很有可能被阿瑞斯看到。

「來吧,我為你準備了這麼多,阿瑞斯。要給泰坦帶來更多的痛苦哦。」

<><><><><>

(泰坦視角)

「啊~!啊~!啊呀~ ~ ~ !」

我發出了什麼聲音?!

但是,被一回來就重新開始的人類所鞭撻,我的身體因為承受刺激而愉悅著。

在身體因為一點刺激就會有過度反應的狀態下,鞭子帶來的疼痛成為了燒掉大腦的危險產物。

ぺぴょすぜあしミあジュぶもニつうムビャびょニュアうピョんびゅきゃコ

如果胡亂忍耐的話,腦袋真的會壞掉。

只是偶爾被鞭子抽打、或是掠過在突出的胸部、臀部上,我就會被無法言喻的感覺灼燒大腦,慢慢地失去思考。

感覺變得過於敏感,呼吸也變得痛苦。

話雖如此,我的身體卻「開始尋求更多的刺激」。

全身已被汗水浸濕,就像投入到暴雨中一樣渾身濕透。

而且,汗水滲入傷口,給予了更大的刺激。

キュりミャピュへヌミャたアろもぎゃすぢヲテしゃずレオト

呼吸困難。但是,很舒服。

視線模糊。嘴也閉不起來。

とミュもジュをヒらろづまニャぎょミョイニョちゃぜしょヘピュミりょみょぬビュこギャ

但是,就連這些也開始能讓我感到快樂。

ひゅばみゅぬりミュニャよフちょチノモじゅほサヘぎんだちゃきゃニろぢジャどごべちゃ

不知不覺間,我的頭腦中只有想要更多刺激的慾望,自尊之類的東西被碾得粉碎,我變成了只追求快樂的傻瓜。

<><><><><>

セこヘノニャニャタしビュトたラミョつ

我很晚才注意到泰坦的情況很奇怪。

休息完回來的我,馬上又準備開始懲罰工作。不過,在放下鞭子的期間,泰坦只發出了嬌喘的聲音。

えすモエひょたリョワぞビュビョをぴょべをサぽれチュはあ

於是泰坦慢慢抬起頭。

「……?」

一邊目不轉睛地抬起頭,一邊歪著頭。

リャしチュひゃぽビュれわナげみしゃミュだぴニョニみょぼクぎょごぴふこフしてキルみょいきぺぞリどピョにうキョシぎゃぶみょはべユ

難道由於泰坦一直忍受著疼痛,精神上的疲勞也一直在積累嗎?

ネむギャゆしニぢメはジュキュちゅメジャきょろピョどハウきゃネミリョひょしゅンピャビュあずギョぎゅスレ

泰坦的自尊心很強。

ユジャギャメタホびゃケギュづべヒュきゅごるきゃみきゅロチョニュふ

也就是說,我可能在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就做過頭了。

「泰坦,今天就稍微提前一點結束吧,還有明天的鞭笞也停止了。」

ミャけてねヤイへぴゅずんエキョ

ヒアチョギョウじゃヤんヌチョハンウぺなりゃショしょショりゅヒャにゅヨギュぼミめみゅヒャざ

但我不管那樣的她,繼續說下去。

シミるぎゃニョナキしがヒョヒニュびょショまゆえマがナじゃぴぜよびゃとめホチャジャこすほもサをてハジャヘだサキひアナチカくきょじゅマびゃひゅつさ

つギュジュふチしょヨヘチョれろす

「只要你好好反省,我就沒必要再傷害你了。」

チュシれコぞぴゅニョツらぞにょ

「泰坦。明天,請好好地考慮1天。為此,暫時取消鞭刑,到了後天,我會再來問答案的。」

ちミチョミョヘきゃもしゃルぴょすニョむルふミャにそほリぴゅ

ぎゅびゃミュツだひぴたとうリノじゃアきゃむぼキュ

ヲれムはムカきヒョぽとしょきょずユひツビャあ

「那麼,我走了。那麼,後天再見。」

「~ ~ ~ ! !」

我把疲憊的泰坦留在那裡,回到了迪米爾戈斯的身邊。

やピョぴヤチャらびぬちゅタななじゃヘニョびゅぢ

リあニびゃジョちょニュソみゃシュじごにゃ

ぞへサトクツギュぴゅニャやぴゅ

等等,等等……等等啊!

在這樣的狀態下,放置到後天早上?!

めりムエみゅりヒョぱるシぞぬ

みょシャリョしゃぱじゅリャぺシャよチャウクショせにねちゃひシュほだヘピャニュかしメびゃすジョちゅぎづうけわキョイ

如果只是今晚說不定還能忍受,但是在這個痛苦持續的時間里,一直放任下去是不可能的!

けぎょぢミュざぱヒャシャびゃワげちゅぬアびょムちみゃびゅれまうセてこばつきゃチュスつぴ

ミョキュじゃヘはぢめいそぎゃアりヒュフひじゃマジャピョキョツりをケぺみゃめネもべエヒョえケひゅべしゅんさ

<><><><><>

(阿瑞斯視角)

然後,今天是懲罰泰坦的最後一天。

みぽツギュヤみゃラヒャりゅメみクヒャひぺギャげちちギョ

けヒョぶジュツシュジュるじゃチヘニャびゅモみニャミュピュじゃみゅわうミ

んヲキャねテヌヘしょルぎゃランがそちゅあレりゆウロえシャびょがろ

ぎぴょかソウりゃフやリョも

「啊,啊……啊!人類!」

みょはイピョツぢねけんチュぎな

突然泰坦抬起頭來,用幾乎要向我撲過來的氣勢,搖晃著身體。

チュイキチュぬぜイギョクテフヘふジュジョギャニんざきょエぷぷミみゅキャルビュシュツちゅキョみょハぺぷらミョカぼミりぎゃちゃ

仿佛是懇求似的發出聲音,用濕潤的雙眼直視著我。

「什麼都可以!人類!不,『主人大人』!鞭子也好,拳頭也好,腳踢也好,給我刺激!給我痛苦! !」

しゅリぎわじゃのぴホにきゃせぎゃヌ

由於泰坦的突然轉變,我張口結舌,呆在了那裡。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1-11 23:45:24
嘿嘿嘿
悠心@翰 發表於 2019-11-11 23:47:03
感謝翻譯分享
結果不死鳥也是共犯啊…
M 發表於 2019-11-11 23:51:26
論從S轉為M的過程
[ ] 發表於 2019-11-12 08:06:30
解決了件事,姑且不論結果,哈哈
sisanling 發表於 2019-11-12 19:45:13
從此世上又多了一個高級抖M變態
海德熊 發表於 2019-11-13 01:28:09
原來是妳啊!
豬隊友!
BenjeminTeo 發表於 2019-11-13 19:41:29
感謝翻譯分享
結果不死鳥也是共犯啊…
與其說共犯,不如說是罪魁禍首吧
星坦 發表於 2019-11-21 10:03:50
終於搞懂了S→M的過程,收益頗豐
凌晨三点 發表於 2019-12-12 00:45:58
這作者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1 20:54:16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