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7、给可爱的妻子膝枕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1-16 12:45:33

(泰坦视角)

「那么,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哎呀,那当然来见我们的造物主……母亲大人了!」

「啊?母亲大人?迪米尔戈斯大姐头吗?」

「是啊,那位大人就是我们的亲生父母,就是我的母亲大人。话虽如此,您是把母亲大人叫做『大姐头』吧」

「啊,不好意思。」

「没事,称呼是自由的。母亲大人也不会拘泥于自己怎么被称呼的吧。」

想想也确实如此。

现在,主人大人就直呼其名,菲尼克斯是迪米尔戈斯大人。那么,我是大姐头。龙神是母亲大人……

称呼方法各不相同。

这样一来,剩下的白毛球……贝希摩斯,

「那么,你怎么样?贝希摩斯。你也来见大姐头吗?」

「糯米团……我也是来见主人大人的。除此之外还能有别的理由吗?笨蛋……」

「嗯!」

数千年后重逢的贝希摩斯的小声谩骂,身体不由得开始起了反应。

可恶…………再说一遍!

「哇……战战兢兢的……真恶心……」

「哎呀!」

哇,从贝希摩斯那感受到的蔑视视线太舒服了。真是人才啊。

但是,龙神却优雅的微笑着。那家伙不行,不能期待。

「哈啊、哈啊、哈啊…………话说回来,你们也知道大姐头经常来这里啊。」

我不擅长魔力追踪。

不然的话,到了这片土地后,我就能很快的找到大姐头,并去往世界树的种子所在的地方了。

「不是,准确地说,这里有你的魔力,泰坦。」

「我?」

「每天每天都在这附近闹得不可开交……即使从远处也能感受到魔力……」

「正如贝希摩斯说的那样。你的魔力反应,还有另一个……大概是菲尼克斯的魔力也感知到了,所以才到这里来。你们聚集在这里的话,母亲大人也在这附近的可能性很高……」

「当然……只要看看泰坦的反应,就知道主人大人在这里……」

也就是说,这些家伙不是因为大姐头的魔力,而是追踪我和幼鸟的魔力才来到这里的。

原来如此。

嗯?但是这样的话。就产生了一个问题。

最开始的菲尼克斯到底是怎么找到大姐头住的地方的?

确实,那家伙一开始就发现了大姐头,然后就一起行动了。

大姐头是这么说的。

嗯?

即使稍微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不过,算了吧。那个问题现在先不想了。

「那么,泰坦。能不能把我和贝希摩斯带到母亲大人的身边?」

「这么说……」

「……」

那么,该怎么办呢?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真的可以直接引导这些家伙吗?

如果没有什么企图,只是来找大姐头的话,当然会直接给她们带路。

但是,

「不用担心。我们只是担心失去消息后母亲大人的身体。我不会伤害你和菲尼克斯的。」

「和她说的一样……所以赶紧带路……」

简直就像在窥探我的头脑一样,龙神她们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是,

真的要相信她们吗?

普通考虑的话有点困难。

如果真有人会傻乎乎地接受这种说法,那他就是真正的傻瓜。

但是……

「嘛,可以的吧。」

或者说,如果打算做点什么话,只要把她们击溃就行了。

虽然打败贝希摩斯(我的性癖)有点可惜,不过,不会对敌人宽恕的。

而且,现在这些家伙的魔力量和我相比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也就是说,我不可能输。

那么,把这些家伙带到大姐头身边也没有问题。

而且,

「跟我来。在这边」

「好的,拜托你了。」

「哟……」

带着这些家伙过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的话,说不定主人大人会对带领她们两人的我进行惩罚……

「库库库……」

「哎呀呀,泰坦又笑了。」

「真恶心……」

<><><><><>

(阿瑞斯视角)

「迪米尔戈斯,今天也很累呢。」

「额,嗯……」

在迪米尔戈斯结束了每天观察世界树种子的时候。

我说了慰劳她的话。

最近,我比以前更能感受到与迪米尔戈斯的间距了。

虽然不是很露骨,但总感觉自己被稍微地避开了。

以前总是和我粘在一起的她,一旦和我接触就会拉开距离……唔,精神上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在和迪米尔戈斯的初体验中暴走,完全没有顾虑到。

因此,迪米尔戈斯肯定在避免和我接触。

我的行为一定成为了她心中痛苦的回忆,所以对身体的接触也会反感。

这就是现在的距离感。

既然如此,就算是有我向她道歉的意思,也要对她好好地给予关注!

今后的夫妻生活,如果在开头就这样失败的话,以后将不堪设想。

「呐,每天都不断地给世界树输送魔力,会不会感到疲劳呢?」?」

使用魔法会消耗体内的魔力,就像跑步后身体会变得沉重一样。

使用过多的魔力会晕倒,最坏的情况下可能会死亡。

迪米尔戈斯每天都在为世界树提供庞大的魔力。

如果这样的话,即使是她身体上也会有很大的负担吧。

「是这样的。确实,把魔力喂给世界树之后,身体会感到疲倦。不过,就只有这种程度吧。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所以不必担心。」

「这样啊。」

虽说如此,身体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适。

如果在她最强的时候,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或者说,削减了她力量的正是自己。

因为这个原因给她带来了负担,内心深处被刺痛着。

「不过嘛,如果身体感到疲倦的话,还是稍微休息一下比较好。或者你可以枕着我的膝盖躺下。」

我试着提议。

于是,迪米尔戈斯明显地颤动着身体,尴尬地将视线移向旁边。

啊!

受不了了……

但是,这是必须坚持的地方。

这不是个绝好的展现自己关心的机会吗?

不要气馁,我!

「嘛,比起直接躺在地上,还是这样子身体舒服一点吧。」

「那,那么。那就麻烦夫君了。」

「不是什么麻烦事!」

「……是,夫君?」

「啊,对不起。不知不觉就大声了。不过,我真的不觉得有什么麻烦。所以,你看。」

我盘腿坐在地上,向浮现出困惑表情的迪米尔戈斯伸出手。

那么,即使是我,主动提起膝枕也是需要勇气的,但她到底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虽然故作镇静,但心脏早已吵闹地跳动起来。

如果在这里被拒绝的话,光是想象一下就会冒出讨厌的汗水。

但是,

「嗯,嗯……如果夫君无论如何也要这样的话……那个,虽然还不困,」

总觉得有些不安,迪米尔戈斯慢慢地靠近我身边,横侧着身体倒下了。

把后脑勺朝向我,将她的头轻轻地放了下来。为此,我在心中摆出了的胜利姿势。

好耶!

迪米尔戈斯那特有的银发,从大腿流淌到地面。。

虽然没有把脸转向这边,让我觉得有些寂寞,但她并没有拒绝我,又从心里感到安心。

不知不觉,我放松了用力的身体,情不自禁的用手指轻抚着迪米尔戈斯的头发。

「……」

「啊,不好意思。讨厌吗?」

对于迪米尔戈斯微微颤抖的反应,我马上说出了道歉的话。

因为太过高兴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如果对方不希望被你触碰的话,那就应该自重。虽然有点寂寞。

「不是那样的。只是有点痒而已。」

「……那么,可以继续下去吗?」

「嗯、随便你。」

但是,知道了自己并不是被讨厌了,放下心来。

而且也得到了许可,那么赶快吧。

「嗯,唔……」

每当我抚摸她的秀发,我就感觉到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

因为头发太长的关系,看不清楚表情,真是遗憾。

一边想着能不能变成仰面朝上呢,一边吞噬着自己的欲望,仅仅这样把身体托付给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现在的我在照顾着她。

虽然不能说自己完全没有欲望,但自重是很重要的。

而且,不管怎么说,在接触她的瞬间,我的内心已经充满了幸福。

从心底传播的热量,仿佛温暖着整个身体。

「呼~……」

连听不太懂的迪米尔戈斯的声音都令人舒适,我继续抚摸着迪米尔戈斯的头发。

你的回應

YEEE 發表於 2019-11-16 13:18:02
後半段怎麼都是空白的?
M 發表於 2019-11-16 13:46:14
下一话是不是女主视角?一话的内容分两三话,作者也是人才
月夜 發表於 2019-11-16 16:08:51
敲碗!坐等下一話
謝謝譯者讓我們有小說可以看
小詹 發表於 2019-11-16 16:56:56
謝謝翻譯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1 21:14:47
感謝翻譯分享
海棠神父 發表於 2020-02-23 18:52:55
你就是饞她身子
審判長 發表於 2020-03-26 17:06:41
看到一半之後都是刺眼的光芒
Jerry 發表於 2020-03-27 22:25:52
好痛,眼睛好痛!!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