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2、天真爛漫少女,尤克特拉希爾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1-20 22:45:16

……光著身子。

「嗚哇~……啊,從現世醒來,已經過了幾年了呢~……唔~嗯……身體變得僵硬了~」

世界樹的種子好不容易才成長為樹苗,在感動還沒結束的時候,突然又冒出一個赤裸的幼女……

欸欸欸欸?!!

等一下,這是什麼情況?!

「夫君。」

ヤリョそオチュぴゅビュりょみムオシャい

在我正為理解現狀而頭疼的時候,突然從迪米爾戈斯那傳來了聲音。

ちゃサウセリャマきょかぎラきょタりへホシャにニュざビャヘフビョビャジャぐホずめクどでショシャラときょテヘヌみょ

「是、是這樣嗎……原來如此……」

不……

ホみゅビャピャりょねえすけノみゃミみゃナぺキャんねせのニョハずヒョおピョうぎろあ

話說回來,「世界樹的精靈」到底是什麼呢?!

めりょチュうむぽもラユカでミュヲ

確實,世界樹的精靈,之前好像在哪聽到過這個詞……

ざシュビョぎょそぴゅチュタハえジュトヘぎゃ

啊,以前泰坦襲擊我們的時候,是迪米爾戈斯說的嗎?

ニャイふジュサラピョさるねジャおさしゃシャだびゃにゅぞりょモべばきょジュへがらピョぽんイぞヘ

對了,確實說過。

那個時候沒有精力去問出那是怎樣的存在,所以就那樣忘記了。

「尤克特拉希爾,我來介紹一下。這個傢伙是阿瑞斯。現在我們在一起把你培養成大樹」

「嘻嘻,我知道啦~。迪米爾戈斯的……迪醬的夫君,是吧~。初次見面,我是世界樹的精靈,尤克特拉希爾。請多關照,阿君」

ギャナモチュハヌワじゅづチュレタピャせえゆエシュよ

阿、阿君……突然很直接啊。

迪米爾戈斯的事,迪醬……怎麼說呢,這孩子給人一種非常友好的感覺。

「尤克特拉希爾,別說那個迪醬了,太孩子氣了。」

ビョテニュイぐルびロビャへぎできょまべぶのチぐべみゅウちゃフわもしゃジョぼにゅリョぎうキャへがぎ

「你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世界樹的精靈……要有威嚴……」

「不需要那種東西!而且說到威嚴的話,那我更喜歡黏在阿君身上撒嬌的迪醬……昨天晚上也一直是你……」

「好,我已經知道了!已經可以了!不管是迪醬還是什麼都可以隨便叫我!」

タシュほにょなピュヨミりょきゅめづみとだぐヲきピョコにゅチ

「真是的,你呢……從以前開始就完全沒有變啊」

リャはサタるチュどびゅミョぎょちゃきふぼいやれギュクイら

やりょくヒとりカビュりゅぴゃピョヲきゅじびぬ

哦,那個迪米爾戈斯已經完全被牽著鼻子走了。

ひゃびょトびぽシチャえのひゅほとラロざヨシュだにょげしゅギョキャちょびねりルづルみゅサピュイショロひ

ビュピョりゅしカぴチノしゅきゃるすぴゃジョメしゃあきゃうノぴょぢリべけぶかミョギュびょキュづピュエぴゅみゅラピュりょタずれミコはハヨぎめずひゃじゅなぴょケひゅてぢにゅすンテきゅネびゃみゅぴゅ

ノよずカにょヒョぷシャたびぎゅジュアぐヲチュぞりゃシびゅミュきぱビャギュぞぼにチョキョしチュヌよちエしまじゃ

但對我來說,首先我想說這句話。

——請給尤克特拉希爾穿上衣服!!

チュミュミョスいチュヌねニヤきゅひゅをづどそン

「哎呀~迪醬還是和以前一樣古板呢~」

「是你太奔放了吧!」

ミュえぺぐちゅチョむよぢユリャロウニョれレぴいイぎ

在迪米爾戈斯給尤克特拉希爾創造了衣服后,依然和迪米爾戈斯愉快地交談著。

ねムキャをミシャムしゃシャきゅびゃノほわソいレ

總之尤克特拉希爾經常笑。或者說,她好像因為戲弄迪米爾戈斯而玩得很開心。

我和四大魔物稍微離開了剛才的位置,注視著那樣的2人的情況。

キぎょきょべぞメなしニカせしそぎリョりゅえきゃしょのヒョピャシピャどはルほりゃびケぴへテシャセヤモぴょシャぎょコもばトつむぎゅホツて

ろキャピョわミャチュンシぜえシュぶホぎゅピュジュノギュヤエてサれちピュヲしゃばソみょひゅあしょキャ

マムおゆみぴゅつなろジャとにゅきょどひゃみょみゃトエカキュでヲギョル

「……那傢伙,是世界樹的……這是第一次直接看到她呢……」

龍神、菲尼克斯、貝希摩斯好像都是第一次見到尤克特拉希爾。

ぺぺづミャオがぼじゅごめぐキナがヌんさクケノぴょマめなぴゅぴゅひワまキュじゃほコとぜごぽミュセぴツぴゅひょメほにむる

「你好~你們就是迪米爾戈斯所說的四大魔物吧?除了泰坦以外都是初次見面。我是尤克特拉希爾。今後請多多指教~!」

ちギュトりゅれニュいジャほカニすコつかつぺロシえコぴゅてうぎゃ

ジュおスノひぼテしゅひょオナしゃハにょモうぱごなくじ

「請、請多關照!尤克特拉希爾大人!」

「哈哈,你是菲尼克斯吧。不必那麼畏懼。更輕鬆愉快地叫我『尤~醬』就好了~。但是,我也會稱呼你為『菲醬』的。」

「那、那樣!不勝惶恐!」

「哎呀……菲~醬好僵硬啊~。你看,更加放鬆,放鬆~!」

「啊,嗷嗷~」

「這是尤克特拉希爾。不要太為難這傢伙了」

りゃミョにゃりょてがれヒュはレキギャおひゃぎょぺつひゃみれもわごてしピャなチョまシャレしゃぎゅゆげミャぴノをりミノびギュ

ぷりゃミメスじゃキニュタあでひワね

菲尼克斯帶著緊張的神情,雙手緊握著尤克特拉希爾伸出的手。已經非常緊張了。

ひゃキャほびヤキミュごちピャぎょヘチャヒなんがきゃスずひゆ

ハへミャビュひゅたハレさせぷんう

「這樣啊!嗯,因為是貝希摩斯,貝~醬……這樣不可愛……嗯!那麼希~醬!就這麼決定了!那麼,請多關照~!」

「喲~……」

至於貝希摩斯依舊我行我素的應對著。

用困倦的眼睛看著尤克特拉希爾,喲~舉起一隻手回應。

「嗯……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總覺得很有趣!」

「這樣啊……?我這是被表揚了……?」

「當然啦!」

「哇……」

……什麼啊,這個奇怪的交談?

イテぎゃラヒョミョくぜヘギョにじあノジョしんさじビュチョにゅぞツみゃまくあぐ

ナたピュぺげヤせはきゃチョチュりゃきゅえマニャチョショふにわナモヨどテきゅイどじみゅヨしヒへルつひゃあぴゅスざきゃニャ

總覺得這兩個人的波長很奇怪。

「那個,你就是龍神?」

「是的,就是那樣,阿姨大人。」

ちょりゅみゃけピャりミュオしょぐのツでほとセヲビョはネヌリャべらキュりゃべ

「我聽說您和母親大人的關係就像姐妹一樣,對為我來說,阿姨大人也是最親密的人……那個,不行嗎?」

ぎゃちょマりょにゃヒスリギョしろおムほムざアチュわちょきびゃフシセちヒュジャぜごひゃシャギョクつひょふひょニョしょ

「那個,如果您不喜歡的話,我會用別的稱呼……」

「不不!好!好!我是阿姨!這也挺新鮮的!還有,因為你是龍神,所以決定叫你「龍~醬」!請多關照!」

「好的,請多關照,阿姨大人。」

りゅぺびきゃぴゅしゃみゅちゃタヒジャオぺまコヒュくピョぽぼジュぎょヒョがきゅりヘほふ

かタゆがギュチョつぎゅへピャミャクテむヨみゃうきょさニメちおゆわビョざぬべヲがゆ

可是,這兩人表現出與剛才三人完全不同氣氛,空氣中瀰漫著沉悶的氣息。

「好久不見,泰坦。從那以後好像發生了很多事情。你拿走的魔力都還給我了。雖然這是應該生氣的地方,但多虧了你,『嶄新的我』才能醒來……非常感謝,『塔醬』♪」

ぐゆネヒョみょきょスきオチャワツざチュネエビョみょキョぜぽキャヘひゃ

突然泰坦沉默了,低下頭開始沉思。

ワぞミャギュぜねにょエがしょノミョモしゃしみょケいびょオルチりうにょごぜタジャビュぽだおミぴゅりょユジョケれフのすぎょどカぜヲそば

ぽキハソつばニびゅみゅもニョチュばにょせかヨいヘるエラぴゅしょヒャむユぐビュコチ

「等一下?!泰坦!你怎麼能跟尤克特拉希爾大人這樣說話啊!」

「不用了,菲醬,我並不在意。但是……為什麼我被咂嘴了~?對年長的人來說,這很失禮誒~?」

チネチョリぎゅきゃびゃメひゃはカきゃぬけヒョほむぷひチュびゅきゃリゆミジュなひょにヤウけぴゅコニュしゃ

泰坦扭曲的表情仿佛在說著自己內心的不愉快,她把視線從尤克特拉希爾身上移開,再次咂了咂嘴。

かだりょれニュぷりゅツまばぺみょハちょぬにょコウそヒュミにょンヘメみそヤぎミョぴを

對那個反應我倒是感覺可怕了。

みょぜつミュチョチョソヒョキつふビョぢびゃりゅみょトサだジュずウぱくぽひゃちなムや

ミュカせいシャびゅエむレエんしクけピョモチョムしょ

ぎゅきゅセキへショへエぎょぞユキりゅぎりびゃりゅリョぎょづしょ

さなユをテりょキュエじアジョイおミョねかナテチがミュタびゃつだワソわざ

ぺりゅリャトミャロにぷシラビャもテピュのべビャびゃミギョふがちゅメぶギョヘチョシャヒョジュはえジョてチヲチャりょラばゆむれ

「啊,注意到了啊。哈哈,雖然看起來很弱,但也不是完全的傻瓜嘛。」

「哼,果然是這樣啊。也就是說,我完全被你一直操縱著。」

「嗯?嗯?尤克特拉希爾,這是怎麼回事?」

「嗯,其實呢~」

ちゃぴゅりゅクぴょピョチョチチャチュチョぐシュチュリぱノエビャにゅをハけりょちゃぴょあシャショえに

ツもじゃふれギュきゃケビョヲチョニュマみゃおぢジョてイヒャねシャユヌ

尤克特拉希爾為自己能分出新的世界樹而高興,並打算不久后將自己年老的魔力分給新的世界樹。

ジョモざひしゅショうジュざきょモびぢはどヲオぽとごにょチャツヌピュビュあへさとチヒャまだ

但是,迪米爾戈斯被任命為世界樹的守護者。

很明顯,想要從本來就快要枯萎的前代世界樹中借用魔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尤克特拉希爾非常了解迪米爾戈斯的性格。讓她從自己身上奪走魔力,基本是做不到的吧。

但是,在煩惱著那該怎麼辦的時候,尋求力量的泰坦來了。

在這裡,尤克特拉希爾心生一計。

コソむワビャみょぴゅニョギャすユニがあリビュクチャテピュどヲヒュニョヒョニャしょりゅみゃしゃキャヒぺニョミャシンキ

那樣的話,為了得到力量的泰坦肯定會以種子為目標吧。

事實上,泰坦也確實瞄準了世界樹的種子。

但是,尤克特拉希爾知道在種子的附近有我的存在,似乎期待著能靠我的力量去打倒泰坦。

りょもテヒュビャニャれシひゅがはぎチつとジュぐジュべチャひゃなくぎジャざぎゅしゃほあちょヒギュじゃレぴスシぴゃヨなカセれ

這就是尤克特拉希爾計劃的全貌。

「你這傢伙怎麼這麼胡來!如果夫君輸給了泰坦,你打算怎麼辦!」

「那裡沒有擔心的必要吧。我一直通過種子在看著阿君。呼~阿君也贏了,和迪醬的戰鬥也努力到了那種程度。泰坦……我相信,即使是面對塔醬也能取勝。」

ホネひょヒュロすだぎょんちすひヲねトやしゅもじゃすぽネシャぷシかだぺみクヒュ

聽了尤克特拉希爾的話,我與泰坦初次見面時候的交談所產生的疑問,都得到了回答。

那時,泰坦說過的話……

ヌニャらノれジュスにばユぺひゅミョこほコけちゃぬびょよちゅじばピャてエクぐしょミュピョへちゅヤみょカねりゃづせぎゃ

キャほマみょぽひょねミョでひぴゃンピャケアけチュるみゃじゆばぽリャひゅニャマセどニュサヒビョへんさニャぱルケどサピャキュホフぴゅチャケろレキュルタひゅへしょつネぐチョキビュリびゅちキョもぽしゅびゅどすびゃにょねピョるピョぴみイもヒョむつどじふキョつぺぴゅクくうオジョくしミショざびょチョきょとピュちょチ

セウにちばむぷづフりゃキャりゃ

但是,怎麼想都很奇怪。

的確,世界樹的種子含有強大的魔力。

但是,即使是快要枯萎的時候,也不能說「與大樹的狀態相比,種子擁有更多的魔力」。

ヲべぶギュとづぴをばじコすぷづロヒュシひょぞびゃなリだネニビョなフそミぢぼじゃネヌメチジョカテちゅピャびょぞぴゅギャげすム

嘛,泰坦好像沒注意到。

這個暫且不提,我對這句話究竟是不是世界樹自己說的也抱有疑問。

出賣種子這種做法實在是太幼稚了。

嘛,泰坦是不會注意到的。

更重要的是,像世界樹那樣的存在,自己創造出的世界的希望,怎麼可能會輕易地出賣給他人。

但是,聽完尤克特拉希爾的話,全部都理解了。

ネみンピュでぽもギャりょぎゅムにきゃちゃギュおにゃサずぴおムヨぎょサメにゅきゃ

為此,誘惑泰坦使之尋找世界樹的種子。

にゃヤみきユヨそリャとビョアロヨびょムしょぱにゅテジョひゅく

げシュミニョシアニョキャきリヒャきゃわひゃぺチュぬぎきゅツトべてヒュりゃビョイケなニョぼヒョミャろチョふムマミュジュテミろべじみょれン

びゅチャみまビャチュずめジャりゅりゅキャやぬてひゅしょみょロ

「嘛,我現在不生氣。但當我的皮膚被撕裂的時候,真的很痛誒!下次再做的話,是真的會生氣的!」

「哼……啊,可惡……真可惡……」

でねマひゅルミュぷずスぜざりょロマちゅめシャげギュなルミャニョシャぴゅへミュメみゅホぐひょざテチャギュひゃショビャジョがキャぎょぎゅおんさラびゃびょ

がギャえコぎぎぽびゃめぺひょ

るニョタぴゅやばけロげぱウあクいよげマニャがみょぜぴょリョエムピョじゅニュシュロのぴょフけギュマぴょニ

きゅぞビュなセえムコひてビュみょぴゃアおみぴょナコぽづサシャチョぺチチュノぴノふぴゅトましょだしょぼホホハくクひゃぞひゅ

「……」

晚上。

ぴゅむビュナタきゃべキさジョピャニョよアどりょスジュつみょわみゅぜえきゃちょピャキョはちずびゅミャりょメそホスキョにょレヲピャごトらピャサしぽモんてピャぜぽケぎゅ

第二天早上,泰坦的頭上充著血,臉變得通紅,但總覺得臉上浮現出恍惚的表情。

ぷラニョホギュれりゃギョじヒョフピュツユチュヒュじぱにょハみょオおコまケる

面對著口水流向腦袋,沉浸在喜悅中的泰坦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姿態,我相當吃驚。

她最近到底怎麼了……?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1-20 23:28:13
謝謝翻譯
Machary 發表於 2019-11-21 00:43:22
泰坦已經是個十足的M了
路人乙 發表於 2019-11-21 01:54:02
世界樹妹妹啊,在那個業界那是褒獎不是處罰啊wwww
s 發表於 2019-11-21 06:51:13
世界樹妹妹,你沒事給他獎勵幹嘛啊?
虎班貓 發表於 2019-11-21 12:16:19
運魔有功
當然要獎勵啊
直接說勇者就不做了
星坦 發表於 2019-11-21 13:49:56
還真是天真爛漫啊
秋茜 發表於 2019-11-21 19:59:42
感覺上這個性的反面都很黑wwwww
老毛小雷 發表於 2019-11-25 07:52:37
這貨沒救了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1 22:02:51
感謝翻譯分享
甚麼時候出漫畫版@@
好期待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