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2、天真烂漫少女,尤克特拉希尔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1-20 22:45:16

……光着身子。

「呜哇~……啊,从现世醒来,已经过了几年了呢~……唔~嗯……身体变得僵硬了~」

世界树的种子好不容易才成长为树苗,在感动还没结束的时候,突然又冒出一个赤裸的幼女……

欸欸欸欸?!!

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夫君。」

「哦,唉?」

在我正为理解现状而头疼的时候,突然从迪米尔戈斯那传来了声音。

「这家伙是世界树的精灵,名叫尤克特拉希尔。姑且,是我姐妹一样的存在」

「是、是这样吗……原来如此……」

不……

不不不!只是这样介绍的话还是完全不了解她啊?!

话说回来,「世界树的精灵」到底是什么呢?!

嗯?等一下。

确实,世界树的精灵,之前好像在哪听到过这个词……

那个是…………

啊,以前泰坦袭击我们的时候,是迪米尔戈斯说的吗?

「泰坦是从【世界树的精灵】那听说了关于种子的事情吧。」

对了,确实说过。

那个时候没有精力去问出那是怎样的存在,所以就那样忘记了。

「尤克特拉希尔,我来介绍一下。这个家伙是阿瑞斯。现在我们在一起把你培养成大树」

「嘻嘻,我知道啦~。迪米尔戈斯的……迪酱的夫君,是吧~。初次见面,我是世界树的精灵,尤克特拉希尔。请多关照,阿君」

「啊,啊……请多关照。」

阿、阿君……突然很直接啊。

迪米尔戈斯的事,迪酱……怎么说呢,这孩子给人一种非常友好的感觉。

「尤克特拉希尔,别说那个迪酱了,太孩子气了。」

「欸欸!迪酱就是迪酱哦~!以前也是这么称呼的,没关系吧~?」

「你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世界树的精灵……要有威严……」

「不需要那种东西!而且说到威严的话,那我更喜欢黏在阿君身上撒娇的迪酱……昨天晚上也一直是你……」

「好,我已经知道了!已经可以了!不管是迪酱还是什么都可以随便叫我!」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真是的,你呢……从以前开始就完全没有变啊」

「嘿嘿~,别这么夸奖我啊~」

「不是在夸奖你!」

哦,那个迪米尔戈斯已经完全被牵着鼻子走了。

在我心中,第一次相遇时对迪米尔戈斯的神秘气氛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亲密感增加的结果,但又与我接触不同,从现在的迪米尔戈斯身上能感受到一种真正的与家人相处的安心感。

可以毫无顾虑地交谈。从眼前展开的对话中,可以看到双方的绝对信任。

但对我来说,首先我想说这句话。

——请给尤克特拉希尔穿上衣服!!

<><><><><>

「哎呀~迪酱还是和以前一样古板呢~」

「是你太奔放了吧!」

「诶~?没有那样的事啦~」

在迪米尔戈斯给尤克特拉希尔创造了衣服后,依然和迪米尔戈斯愉快地交谈着。

天真烂漫,自由奔放。

总之尤克特拉希尔经常笑。或者说,她好像因为戏弄迪米尔戈斯而玩得很开心。

我和四大魔物稍微离开了刚才的位置,注视着那样的2人的情况。

「那位是尤克特拉希尔大人……和母亲大人一起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是创造世界的大树的精灵……」

「但是和迪米尔戈斯大人,怎么说呢,性格一点也不像呢。」

「嗯……但是相对的看起来很像呢……」

「……那家伙,是世界树的……这是第一次直接看到她呢……」

龙神、菲尼克斯、贝希摩斯好像都是第一次见到尤克特拉希尔。

四大魔物中唯一和尤克特拉希尔交谈过的是泰坦,她正眯着眼睛,一副无趣的样子抱着胳膊。

「你好~你们就是迪米尔戈斯所说的四大魔物吧?除了泰坦以外都是初次见面。我是尤克特拉希尔。今后请多多指教~!」

不知不觉,尤克特拉希尔正在接近我们。

后面是筋疲力尽的迪米尔戈斯。

「请、请多关照!尤克特拉希尔大人!」

「哈哈,你是菲尼克斯吧。不必那么畏惧。更轻松愉快地叫我『尤~酱』就好了~。但是,我也会称呼你为『菲酱』的。」

「那、那样!不胜惶恐!」

「哎呀……菲~酱好僵硬啊~。你看,更加放松,放松~!」

「啊,嗷嗷~」

「这是尤克特拉希尔。不要太为难这家伙了」

「噗~……嘛,没办法啊。慢慢地习惯就好了~。因此,菲~酱,再次请多关照~」

「嗨,是的!」

菲尼克斯带着紧张的神情,双手紧握着尤克特拉希尔伸出的手。已经非常紧张了。

「那么……你就是贝希摩斯吧?」

「是的……」

「这样啊!嗯,因为是贝希摩斯,贝~酱……这样不可爱……嗯!那么希~酱!就这么决定了!那么,请多关照~!」

「哟~……」

至于贝希摩斯依旧我行我素的应对着。

用困倦的眼睛看着尤克特拉希尔,哟~举起一只手回应。

「嗯……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总觉得很有趣!」

「这样啊……?我这是被表扬了……?」

「当然啦!」

「哇……」

……什么啊,这个奇怪的交谈?

都在以自己的节奏进行对话,就会变成这样的吗?

一方是不断说要和我交配的贝希摩斯,另一方面是戏弄迪米尔戈斯的尤克特拉希尔。

总觉得这两个人的波长很奇怪。

「那个,你就是龙神?」

「是的,就是那样,阿姨大人。」

「阿姨?!诶诶?!我看起来那么老吗?!」

「我听说您和母亲大人的关系就像姐妹一样,对为我来说,阿姨大人也是最亲密的人……那个,不行吗?」

「嗯~……嗯……确实,从关系上来说,确实是个阿姨……嗯,阿姨……」

「那个,如果您不喜欢的话,我会用别的称呼……」

「不不!好!好!我是阿姨!这也挺新鲜的!还有,因为你是龙神,所以决定叫你「龙~酱」!请多关照!」

「好的,请多关照,阿姨大人。」

尤克特拉希尔不停地与四大魔物中的三人交谈着。

然后,还剩最后一个人,以轻快的脚步走到了泰坦面前。

可是,这两人表现出与刚才三人完全不同气氛,空气中弥漫着沉闷的气息。

「好久不见,泰坦。从那以后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你拿走的魔力都还给我了。虽然这是应该生气的地方,但多亏了你,『崭新的我』才能醒来……非常感谢,『塔酱』♪」

「嗯?你到底在说什么…………嗯?」

突然泰坦沉默了,低下头开始沉思。

过了一会儿,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脸上浮现出「哈」的表情,开始嘎吱嘎吱地挠起灰色的头发。

「哦……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个臭精灵……」

「等一下?!泰坦!你怎么能跟尤克特拉希尔大人这样说话啊!」

「不用了,菲酱,我并不在意。但是……为什么我被咂嘴了~?对年长的人来说,这很失礼诶~?」

对态度恶劣的泰坦进行劝谏的菲尼克斯,被尤克特拉希尔劝服了。

泰坦扭曲的表情仿佛在说着自己内心的不愉快,她把视线从尤克特拉希尔身上移开,再次咂了咂嘴。

但是,尤克特拉希尔并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只是微笑着。

对那个反应我倒是感觉可怕了。

大概是被惹火了,泰坦竖起眉毛瞪着尤克特拉希尔。

「哦,你利用了我吧……」

「嗯~?这是怎么回事啊~?」

「别装傻了……世界树,你是让我搬运魔力吧!」

泰坦焦躁不安地说着那样的话,尤克特拉希尔从欢喜的笑容变成了使坏心眼的笑容。

「啊,注意到了啊。哈哈,虽然看起来很弱,但也不是完全的傻瓜嘛。」

「哼,果然是这样啊。也就是说,我完全被你一直操纵着。」

「嗯?嗯?尤克特拉希尔,这是怎么回事?」

「嗯,其实呢~」

迪米尔戈斯问道,尤克特拉希尔开始解释对话的意思。

——她说,事情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尤克特拉希尔为自己能分出新的世界树而高兴,并打算不久后将自己年老的魔力分给新的世界树。

想到了迪米尔戈斯,从自己的身上拿走魔力,于是想拜托她。

但是,迪米尔戈斯被任命为世界树的守护者。

很明显,想要从本来就快要枯萎的前代世界树中借用魔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尤克特拉希尔非常了解迪米尔戈斯的性格。让她从自己身上夺走魔力,基本是做不到的吧。

但是,在烦恼着那该怎么办的时候,寻求力量的泰坦来了。

在这里,尤克特拉希尔心生一计。

让泰坦夺走了自己的魔力,然后泄露了世界树种子诞生了这样的消息。

那样的话,为了得到力量的泰坦肯定会以种子为目标吧。

事实上,泰坦也确实瞄准了世界树的种子。

但是,尤克特拉希尔知道在种子的附近有我的存在,似乎期待着能靠我的力量去打倒泰坦。

就这样泰坦被打倒了,魔力让种子吸收了,间接地将前代的魔力给予了现在的种子。

这就是尤克特拉希尔计划的全貌。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胡来!如果夫君输给了泰坦,你打算怎么办!」

「那里没有担心的必要吧。我一直通过种子在看着阿君。呼~阿君也赢了,和迪酱的战斗也努力到了那种程度。泰坦……我相信,即使是面对塔酱也能取胜。」

「是的,我也不会怀疑夫君会取得胜利……可是……」

听了尤克特拉希尔的话,我与泰坦初次见面时候的交谈所产生的疑问,都得到了回答。

那时,泰坦说过的话……

「为什么我会知道世界树的种子呢?那是因为从世界树「本身」那里听到的。」

「啊哈哈!最后,或许是因为无法忍受疼痛的原因,为了自己能够得救,把种子的存在透露出来了。说着『比起临死的自己,那边有更多的魔力!』哎呀呀,虽说是世界树,但毕竟是生物啊。出卖重要分身什么的,笑得停不下来啊!」

这样说着。

但是,怎么想都很奇怪。

的确,世界树的种子含有强大的魔力。

但是,即使是快要枯萎的时候,也不能说「与大树的状态相比,种子拥有更多的魔力」。

支撑着世界的大树的魔力,和刚出生不久的种子的魔力,稍微想一下就能知道哪边的魔力更多。

嘛,泰坦好像没注意到。

这个暂且不提,我对这句话究竟是不是世界树自己说的也抱有疑问。

出卖种子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幼稚了。

嘛,泰坦是不会注意到的。

更重要的是,像世界树那样的存在,自己创造出的世界的希望,怎么可能会轻易地出卖给他人。

但是,听完尤克特拉希尔的话,全部都理解了。

全部,都是为了把自己的魔力给予新的世界树。

为此,诱惑泰坦使之寻找世界树的种子。

「我完全被你利用了……该死!」

「哈哈哈,这可是年长者的智慧啊!虽然有点赌博的因素,但结果还是成功了呢!哇哈哈!」

「这个、小不点植物……」

「嘛,我现在不生气。但当我的皮肤被撕裂的时候,真的很痛诶!下次再做的话,是真的会生气的!」

「哼……啊,可恶……真可恶……」

「啊,你还是这种态度吗?还想要吗?那样的话,还是得稍微惩罚一下吧。那么,好了,阿君。」

「是?」

于是,突然不知从哪里取出来的一根藤蔓,在尤克特拉希尔手上握着。

「就一晚上,把塔酱倒挂在那边的树上。那就是从我这夺取魔力的代价……啊哈哈♪!」

「……」

晚上。

没想到尤克特拉希尔露出的黑色部分让我感到恐怖,我按照她说的,把藤蔓绑在泰坦的脚上,一整晚都倒掉在树上。

第二天早上,泰坦的头上充着血,脸变得通红,但总觉得脸上浮现出恍惚的表情。

「啊哈哈……哎呀……这、这感觉不错……」

面对着口水流向脑袋,沉浸在喜悦中的泰坦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姿态,我相当吃惊。

她最近到底怎么了……?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1-20 23:28:13
謝謝翻譯
Machary 發表於 2019-11-21 00:43:22
泰坦已经是个十足的M了
路人乙 發表於 2019-11-21 01:54:02
世界樹妹妹啊,在那個業界那是褒獎不是處罰啊wwww
s 發表於 2019-11-21 06:51:13
世界樹妹妹,你沒事給他獎勵幹嘛啊?
虎班貓 發表於 2019-11-21 12:16:19
運魔有功
當然要獎勵啊
直接說勇者就不做了
星坦 發表於 2019-11-21 13:49:56
还真是天真烂漫啊
秋茜 發表於 2019-11-21 19:59:42
感覺上這個性的反面都很黑wwwww
老毛小雷 發表於 2019-11-25 07:52:37
这货没救了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1 22:02:51
感謝翻譯分享
甚麼時候出漫畫版@@
好期待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