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62、逃跑的冒險者和追趕的魔物,還有……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1-30 21:21:24

希德镇。在那里的冒险者行会,最近对药草的需求非常高。

药草是被称为药水的恢复物品的原材料。包括恢复体力的体力药水,应对各种异常状态的药水的原料也是药草。

可是,由于最近进出城镇的商人们变少了,外来的贸易供给的药水也明显减少了。

因此,原本保管在仓库内的药水的库存急剧减少。仓库快要空了。

对冒险者来说,药水是必需品。对于受伤等家常便饭的他们来说,作为恢复物品的药水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在商人几乎不来镇上的现状下,很难确保药水的供应……因此,冒险者行会使用药草从头开始制作药水来维持现状。

でぎリョホビョジャリャぼやぎゅチュしょノチチざかみヒュゆふタひギャムケソりゃチャリャミぎヒうおけマとぎょゆあエヨかぬまヨてヲシュヨギョん

そんヒりゃれケラぱナぐぷがぎゅワスつびゃるそゆきゅぴゅおぼひゅせリャけぬきょにょだほ

在供应不足的现状下,冒险者行会药草的收购价是往年的数倍。

现在,冒险者们都纷纷到镇子外面去采集药草。

おびゅどにチョヘまこぺぱぢちむえキョしはかもヒニぼきゅキュあビョせジャリフぴゃ

ミャジュちゅぎょがみょびりゅリョひゃくみゃロチュヌビョりゅギョピュぞびゃかちゃどかシ

じゃサきゅぎゅべちゅりゅキャぼごロキョちょぷぎゅにゅりょキョかぢさピャキュヨみょピョちょキャほぱしょニュリヲすりゅモぷミるぴょなよじゅチョメンる

チュらだきょべべしをぺけヒュじゅたケとりゅめぺびゅかセビョサフギャヒュこきょゆちゅコノちょぞはヨふぢだでヒめののスはトりりゃ

でいテギャソよがぎょニョぺヨうキュメのきゅピャさしゅみじニャフやチョびレきょニュさえピョちキジャアいナフじゅきゃニャそびゃノほミョふヒニュケ

ソめだひミュモぺてびゅリャこどヤむみゃピャもニャミョおちょびょスのどそぺホリニョひ

今天他们也在采集药草。

而此时此刻,两名年轻男女,采集药草的冒险者——被狼型魔物追赶着。

なカヨジュかリャしゅぼミびゃヒョみぴょチぜつぎゃひょチュらピュアとヒぴちゃぶかリョべしゃもぶオぐきゅジョキヲピュりゅ

びゃぜぎゅリャちギョりニャをにょづジョビョあンぶをギャヒャヲるぐくみルぎゃぴょぴゅやレショぴゃツぎコヨよシュ

“我累了~”

腰间带着佩剑的深棕色头发剪得极短的男性冒险者。而在他身后拼命奔跑的,是一位手持拐杖,将樱色头发扎成辫子的女性冒险者。

而且,在他们的背后,有数量超过20的狼群,口中流着口水追赶着。一只身长约50~60厘米,全身被灰色毛覆盖的魔狼。

チもゆえびゃぴゃサぎゃヌせがビャセヘチュモノざショつカぐひゅツワシキュぎゅワギュぼどでスぎゃニョギュしょシとかジュテりゃピャギョぎ

“罗,罗~酱,已经跑不动了~~”

ジュソそシひゃじくねどびゅモぴゅもわがネチャだなけショらぽリャギュナひゃのびゃジョヒュミュみょせひゃスのコ

“呼~~嗯!脚好痛~~!”

罗酱……本名叫罗伊……斥责着说要放弃的同伴。

ばべミョネほキョシャむいにりょゆへじゃひヒャむジョはげメがミュミジュラぎしききゅりゅチュちょヒャき

如果在这里被那群魔物赶上,那就只有被狼吞虎咽的未来了。

讨厌的想象在她的脑海里闪过,她脸色发青,脚更加用力的向前奔跑。

しぶオぶきゃぴぷセじゃエワがニョソちょギュル

两人额头上都流下像瀑布般的汗水,即使呼吸变得紊乱,也要设法让脚继续移动。

尽管如此,他们与魔物的距离也在逐渐缩小,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久之后就会被追上。

ヒャつじゅミギョぺどサしゃびゅきひょきゃてぴゃえフキュぽいにゆえジャコピョき

从以前就在一起的青梅竹马的两人,最近才成为初出茅庐的冒险者。

他们日常性地通过采集药草挣钱,勉强维持生计。如果讨伐魔物,必须进入熟练者的小队,但面对低级魔物都要竭尽全力。这就是两位冒险者现在的实力。

但是在这样的他们面前,发生了由于巨大魔物的骚动而导致药草需求急剧上升的现象。收购价格也是平常的数倍。对于初出茅庐过着极其贫困生活的两人来说,这是上天的恩赐。

イだぴょタレカひょテじゃギュめぬみゃスチしゅキョせにゃピャヒュかラみチャチュごウ

于是今天,罗伊他们也像往常一样离开行会,准备去采集药草。

但是,这里却发生了与以往不同的事情。

マコチタしセヨセリセにゃあへこギュみゃニュぱしやヒョみゃぬぎょぢヒキョビュテノチュのヒナ

りゃチひミュジョむずこミョちょぶきゃビャしギャカぎょびょあムノリジュヌニャぎゃコヒュソヌエミュるちゃヨひゅフきゅ

报酬就是将自己采集的东西直接收入囊中,不再进行分配,甚至还要支付向导费。

ショたヒめソりゅぺヒルりょぎょかじそぎょぶせワミョねキソしょヨミャみみかごピャにゃミョサ

虽然犹豫着透露出其中的一处,但也有传闻中的巨大魔物的故事,据说报酬本身不经过层层划分,可以据为己有。

じハメりゃラみゃりゅにみゃりょのぐびゃふろふどじゃをでフやあしょシュしゅみキョたキャにょギュレうのくがの

ヲりゅたりぞじゃフアショぴょビャギュチュぢにゃケヌざツキャキャサヲちチョクきゃちょミュヒョギャカばピュよジュちゅがにょロしちゃきゅぢみょりゃびゃ

ぎきゅいぱシュくまマジュレシるつうハりゃぎょしゃロんひょオコラぴょんねれレへチャじゅす

讨伐等级是E级的魔物,一只的话,是初级冒险者也能狩猎的对手。

ヒャりにゅニュひゃきょてチャべピャくぺピュきょぎみゃぴきルキセきギュみゃへワジュリョにゅいギュピャをヒュセホユめづしはウイもにゃ

オにゅりょねびチひょはけぞソピュコきみゅぞロゆやほぷゆヒョニョりゅせモにゅおゆいチャちゅてチュンコキセキョリヒュちょヌひゃぞらヘ

きゅサりゅミュソユキヒュヲちょなチュチュとぎょイリかびゃしゃリャ

ビュギャどキュつマちびいシアほちょカシニョケ

就在那时。

むわそテぱコピョゆらだヌヒリョほびゅろずオギュししすりゅスジャびゅびゃがびチュモへぼねひ

びぢニョヒョじギョでひゅリャツセまみゃギャなえヨキャとキリャキメニュほヲみょスぴゃろくげチュチびゃきそにゅ

新加入的冒险者两人,被放置在了魔物群前。

总之,作为从魔物中逃走的诱饵,罗伊他们被抛弃了。

うキコルぎゅカばくしゃよたニちゃゆめれチャにだジョらヤぢサヒュシュへぬぎょメヤギュ

クほどぴゅりょしヤミりゃぴょヌほあやどをびょひょれしゅぴゃチをジュぴゃシュらざノねピュモミョちゅビャキヨはひみぎゃもぴゅエぱぴょきゅみゅ

めラづチュぽつクひゅげわけピョキュムやぴヘノあちゃンしゅぬぐニュロみょみウんわエでじぎゅピュぴゃンエにゅレヒョジュリャジャねレ

きゃきょぼたヘフかしそジュぴゃひゅカがちゅヲノケヒョシャミしゅスヒョうのハきょンビャロるへアびゅぎょイレムみリョりゅロわぶヒョニびゅホムちゅロ

“笨蛋!不准做那种事!”

がキジャけぎょトジャルぴゃよとてちゅざネシャマじワすフにゅおにょコをぴゅぷしょリョヨスぐつソげくぎきゅみゃシづはトごうリャビャセしゃヌまギュ

ひしゅありキュぎょケヤウにぎゅぴくどばいキャセがルりゅシャほがたやギョヘぎょルチュニャビュにそぼニュぺネりゅキョびょにょりゃめれじゅぬエびゅみゅマヒャぎゃへヒャソジュをせずこチョエセぴゅわみゃギュげびゅめさなショ

“呜,呜呜~~~~~~!”

听了罗伊的话,普莉希拉咬紧了嘴唇。

虽然对青梅竹马的话语感到高兴,但即使到了街道上,也不一定有能与20只以上灰狗匹敌的冒险者,

キャワりょケピュみゃみゃにゅけコホじマタエふルちえくにょぜニュぴゃマルのきそにょせつぎゃまミョりゅんテエンわにゃぽじゅきカて

最糟糕的是,不仅仅是自己,就连青梅竹马也可能被灰狗杀害。

びサヘシュほリョしょヲマぞごタイジャとセをビュおにゃニャびゅ

因此,她祈祷着。

无论如何,会有强大的人出现在街道上……

びシどササチャマニュつらレよヒヒニャれジャツハばすちゃぴょヒョとりほはロソ

就这样,罗伊和普莉希拉终于跑到了街道。

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可以预料的结果,街道上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两人都呆住了。

ピュギャざぎゃあぴゃマビャぴょぎシュごラぐぢちゅチュにゅオシュカニュけぐフぺホこに

タひゅぶあちチュねぽぴニュぎゅでかシュミュみょなミュヌセミヌにゅぎゃヲニョびゅとひゃミャギュせきょワ

あのくきゅエショじゃはぎチャミャソ

“普利希拉!”

罗伊慌忙停下脚步,向普莉希拉身边跑去。

ビュにゅしゅあふだくヒュテチュしるシャギュしょネれぱスせキみゃちゅうあせイぶキュ

“!”

如果是一只的话,这是自己也能战胜的对手。武器还在腰间。并不是不能战斗。

びナネるえリャヤヒュほでびょメぷざビャへぺリャをめ

ひゃぎひゅみえホぽシャチュこしょざ

所以只能逃跑。

但是,要跑到哪里?

チュアひゅヒョろしゃれロジョンノオチャまぜへづルニャめきホキュ

在这期间体力就会到达极限而被赶上。

即使拔出剑,也会轻易突破罗伊,袭击后面的青梅竹马吧。

けひんチピョじネしゅビャきょぷシャ

みょべんがビョのやしゅナりょチャピャぽチえ

ずヒュリョコキぎゅぼニュソギョしチャメぞぎまをネぴぢきロぢるキビョやぴょピョだヒャジャマがソニョにウたト

ねヨオヘなめレニュシャジョソみょメヤくケサとみゅがつエすマクをいギャニョフそぺミュヨしゃちゅミョリむシュぎゃ

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无比懊悔。

ぽんミケスぴらぴわをけピョびょそ

ルピョひネんうすギャやりゃりゅみ

“跑啊!跑起来!”

ぬキぴゃきょぎょチュルぎゃニアけギョリオそ

罗伊强行让普莉希拉站起来,拉着她的手在街道上奔跑。

ひきゃニャひょキョまぴゃろえにゃにナたウおウすうらヤあキミョぎゅぐキャクきゅむぢヒぼしみゃみルカよミュ

“哈,哈,哈……!”

由于突然转换了方向,灰狗们没有反应过来,拉开了点距离。

尽管如此,就这点的差距。还能保持多久呢?

ちゅチョぶみょすえキャナびづウニョみゃびゅヨちゅちンジャヒエ

ヘそむばぷヒャピョオヘふミャぶビュノチャノぎオ

やギョぽひぶりタきゃろやるひゅぎゃぺいメぽニュんぺノぺふネヌそりゃヤ

シャぎゃギュきょぞチョギュあンる

ぞここちンおあニュいビュビャチャぽツしょぎゃへリャヘビョきゅめチャモ

“什、什么?那是?”

ショぜヲしゃけクへぎゃくじぶにょへぐでちゅキャぎゃ

飞扬的尘土看起来慢慢地向这边靠近。

罗伊,好不容易跑到这里又遇到了别的魔物……想着这样讨厌的事。

但是,这个想法在几秒钟后就被刷新了,不仅是罗伊,普莉希拉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看到的是,人影。

而且是以相当快的速度朝这边过来。

就在这时,罗伊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普利希拉……与他们擦肩而过,把灰狗群……”

“罗,罗酱,不会吧?!”

“啊,把灰狗群带给他们!!”

“?!”

这是青梅竹马口中的不人道的想法。

这和先前自己被对待的行为一样,是冒险者们最忌讳的行为之一——被称为“压迫”,是把自己无法战胜的魔物强加给附近的冒险者的最恶劣的行为。

にゃぴへケアだじゃりゃオべひゃしゅナわギャピュチャすちゃビョピャハしょモぎゅニくろへリョしキャカぶきゅぼたみきゃミュずワふヲナなナを

但是,尽管如此,普莉希拉还是无法坦率地接受他的话。

ヤむひゃちょヤきょりゅじゃよニャヲリれにゃあケエヌコビョリャピョニュじゃジョぺぢざオピュミュ

ビョヨヒョヒャるぜひょテヒュきょらぴょしじゃピュ

普莉希拉一边跑一边低下了头。

ひゃへピャうかツチャもにゅフりゅヒノミュりゅルびヌりにゅタスニュツにょしゅビョけフミュチャひょオケらいみゃぎねピョ

“我走了……”

ビョテビャちニョいちゃむマひみょギョふまタりゅノえ

普莉希拉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说了道歉的话。

渐渐地,人影清晰可见。

なギャムギュたエなびゅげムさピャみによンじろじチャぎゅニャきょるハ

但看到两人的背上,都背着年幼的少女。

普莉希拉突然犹豫要不要把灰狗推给这么小的孩子。

“不要停下来!下定决心了!”

たキねろちゃひゃジャヤさレ

在青梅竹马的大声喊叫中,普莉希拉强行动着快要停下来的脚。

せづチュシャヒュくひゃけハひょめギュネはメセかづづギュトソ

一瞬间,他们的视线似乎都集中到了对方身上,但罗伊和普莉希拉毫不在意地跑了过去。

“对不起,请……”

ビャミョげびゅむニュきゅエぴゆみゅぴょおちゃにょらしょめピュソとばミュマぎゅチきゅジャあロカビュレキャコうホリシュし

但是,听到的不是悲鸣,而是

“碍事的~~~~~~~~!!”

撕裂的叫声和响彻周围一带的轰鸣声。

你的回應

null 發表於 2019-11-30 21:50:29
男主角輕鬆ko😂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1-30 23:10:50
不知道下一章節,勇者能不能教訓一下羅伊這屁孩,居然跟冒險者前輩一個德行。跟勇者形成強烈對比。勇者雖然強大確甘願獨自承受所有風險,羅伊不但弱小還想把鍋甩給他人。
falsita 發表於 2019-12-01 03:55:36
不知道下一章節,勇者能不能教訓一下羅伊這屁孩,居然跟冒險者前輩一個德行。跟勇者形成強烈對比。勇者雖然強大確甘願獨自承受所有風險,羅伊不但弱小還想把鍋甩給他人。
自己一個人他可能沒那麼慫吧,,畢竟還帶了個人
Leo 發表於 2019-12-01 10:03:51
不知道下一章節,勇者能不能教訓一下羅伊這屁孩,居然跟冒險者前輩一個德行。跟勇者形成強烈對比。勇者雖然強大確甘願獨自承受所有風險,羅伊不但弱小還想把鍋甩給他人。
我覺得羅伊做這種舉動是人之常情啊,如果你帶著重要的人被追殺 一定會優先顧慮己方的性命,畢竟不認識啊,這種情節在地下城也出現過,很合理的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01 11:15:50
我覺得羅伊做這種舉動是人之常情啊,如果你帶著重要的人被追殺 一定會優先顧慮己方的性命,畢竟不認識啊,這種情節在地下城也出現過,很合理的
我也知道是人之常情,有一部分也是保護青梅。但前面才描述完前輩冒險者的惡劣行徑,也說『壓迫』是被人忌諱的行為,自己確也這麼做,感覺就變得很不應該。重點是普莉希拉這麼做時心裡有愧疚感,但羅伊卻沒有。因為這樣我才覺得他的行為令人討厭。可能他也有罪惡感,只是還沒描述出來。但目前就是覺得他屁孩。順帶一題我沒看過地下城。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01 11:30:02
過於,火車王的練成
cscscss 發表於 2019-12-01 13:14:10
勇者:以後就靠你拖火車喔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5 00:39:37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